小河

  白云是我的家乡,

  松盖是我的房檐,

  父母,在地下,我与兄姊

  并流入辽远的平原。

  我流过宽白的沙滩,

  过竹桥有肩锄的农人,

  我流过俯岩的面下,

  他听我弹幽涧的石琴。

  有时我流的很慢,

  那时我明镜不殊,

  轻舟是桃色的游云,

  舟子是披蓑的小鱼;

  有时我流的很快,

  那时我高兴的低歌,

  人听到我走珠的吟声,

  人看见我起伏的胸波。

  烈日下我不怕燥热:

  我头上是柳荫的青帷;

  旷野里我不愁寂寞:

  我耳迈是黄莺的歌吹。

  我掀开雾织的白被,

  我披起红縠的衣裳,

  有时过一息轻风,

  纱衣玳帘般闪光。

  我有时梦里上天,

  伴着月姊的寂寥;

  伊有水晶般素心,

  吸我腾沸的爱潮。

  草妹低下头微语:

  “风姊送珠衣来了。”

  两岸上林语花吟,

  赞我衣服的美好。

  为什么苇姊矮了?

  伊低身告诉我春归。

  有什么我可以报答?

  赠伊件嫩绿的新衣。

  长柳丝轻扇荷风,

  绿纱下我卧看云天:

  蓝澄澄海里无波,

  徐飘过突兀的冰山。

  西风里燕哥匆别,

  来生约止不住柳姊的凋丧。

  剩疏疏几根灰发,

  ——云鬓?我替伊送去了南方。

  我流过四季,累了,

  我的好友们又都已凋残,

  慈爱的地母怜我,

  伊怀里我拥白絮安眠。
上一页
作者:朱湘
类型:诗歌
总字数:430
阅读量:202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