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归



答赠恩沱了一三友


  我是一只孤独的雁雏,

  朔方冰雪中我冻的垂死;

  忽然一晨亮起友情的春阳,

  将我已冷的赤心又复暖起,

  我的双翼回温而有力,

  仿佛雪中人入了炭盆的室中;

  已毙的印象复活于眼前,

  又如走马灯上的人物憧憧。

  我还不乘此奋飞而南,

  飞回我梦中不敢思念的家乡?

  虽说早春还有吼空的刀风,

  那痛快之死不比这郁结之生远强?

  许久朋友们一片好意,

  他们劝我复进玉琢的笼门,

  他们说带我去见济慈的莺儿,

  以纠正我尚未成调的歌声;

  殊不知我只是东方一只小鸟,

  我只想见荷花阴里的鸳鸯,

  我只想闻泰岳松间的白鹤,

  我只想听九华山上的凤凰。

  北地的玄冰吸尽我的热力,

  我更无力量去大气里遨游,

  在江南我虽或仍无奋飞的羽毛,

  江南本身就是一片如梦的温柔。

  江南的山鲜艳如出浴的美人,

  这里的永远披着灰土的旧衣;

  江南的水仿佛高笑的群儿,

  这里的只是一个羸童寂寞的独嬉。

  江南夏日有楼阴下莫愁湖荷,

  一足的白鹭立于柳岸的平沙,

  蝉声渡过湖水,声音柔了:

  归去罢!江南正是我的故家。

  江南秋天有遮檐的桂树,

  争蜜的蜂声仍噪于黄花之丛间;

  江南冬季有浮于溪面的梅馨:

  归去罢!江南正是我的故园。

  和暖的春阳在江南留恋,

  有如含情之倩女莲步舒徐;

  伊在这里迫于狂徒般匆匆归去,

  随了伊归去罢!江南正是我的故居。

  岁月流的真快,转瞬又到炎夏,

  归去同游罢!艺术的燕燕,

  归去同游罢!雏鹰与慈鸟:

  这地方不可久恋……
上一页
作者:朱湘
类型:诗歌
总字数:552
阅读量:199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