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骑手  第三场


  时间秋收之后。

  地点蛙儿家外面。

  人物仆甲大姐二姐三姐父亲母亲蛙儿〔幕启:景如第一场,但屋子靠后一些。靠近台口,大树数株,左右都有小道。中间一小道,通到蛙儿的家。屋子增加了一间,原有的两间也修理齐整。屋外堆起新的禾草,时时有牛羊与鸡鹅的鸣声。不问可知,蛙儿家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仆甲引大姐、二姐上,往蛙儿家走。

  仆甲头人一定猜的对:三姐出嫁必后悔!

  大

  二姐她怎能不后悔?

  食无粮,眠无被!

  破烂的洞房中,

  共枕伴蛙睡!

  乘着她后悔,我们哪,费几句好话儿叫她知难而退:劝她乖乖地转回家,

  依旧作奴婢伺候我姐妹。

  剩下丢了老婆的小青蛙,气也气个死,活着更无味!

  他若是一时死不了,

  头人会给他千百个死亡的好机会!

  仆甲(看见小屋,惊异)哎呀不对!哎呀不对!看(指),三姐并没有活受罪:破烂的房屋修整齐,

  一间新屋绿树如屏山作背!

  (牛羊等鸣声)听,家禽人畜唤秋晴,丰衣足食的乡村风光与风味!

  姑娘啊,回去吧,

  三姐的光景好,没受罪!

  纵然万语千言,字字甜如蜜,恐怕呀,她也不肯意转心回。

  大姐她受罪,正好劝她早回家;她享福,哼,我施巧计将她毁!

  她命里注定该当作马牛,她自在逍遥就是犯罪!

  小青蛙,狂妄的小妖魔!

  必须早日铲除,不许他作祟!

  快走,老仆人!三姐好比小飞蛾,我们会将蛛网织在她屋内!

  〔三姐手提乳桶,唱着由旁边走来。她更健美可爱了。

  三姐秋高气爽牛羊肥,勤俭持家生活美!

  (看见她们)啊?姐姐们怎么有闲情,不嫌地僻山高来看小妹?

  大姐山高挡不住姐妹的爱,

  二姐地僻拦不住马如飞!

  大姐我们日夜思念好三妹,

  二姐梦里啊呼唤你千万回!

  大姐想到啊你受饥寒姐酸心,

  二姐想到啊你不快活姐落泪!

  三姐多谢大姐与二姐,我婚后的生活比婚前美:不劳大姐多关心,

  不劳二姐代落泪!

  我们一家恩恩爱爱,

  同心协力,人旺畜力肥!

  姐姐呀,即使我再苦上一千一万倍,宁死也不去作奴婢!

  现在啊,每日里清风吹送我的歌声,我相信,青山明月听见也心醉!

  大姐三姐呀,随我们回去吧,头人想你彻夜难安睡!

  三姐他呀,想我如想失去的一头牛!

  二姐你这么说话就造了罪!

  头人关心你快活不快活,头人关心你洗面用水还是用泪!

  三姐请你们替我告诉他,我每逢回想过去才落泪!

  大姐三姐不要太无情,叫我们的善心如白费!

  即使你有吃也有穿,

  你的丈夫可是三分象人七分倒象鬼!

  头人为此日夜愁,

  也急坏了我们两姐妹!

  你想啊,哪个新妇不愿夸新郎,只有你,提起新郎就含羞带愧。

  三姐我为什么羞?为什么愧?

  蛙郎的貌随心田美!

  他敬双亲他爱妻,

  他爱牛羊与山水。

  他爱山中的每朵花,

  不肯损伤一根蕊!

  他不辞劳,不畏苦,

  他一边歌唱一边抡动锄与锤!

  二姐三姐你是迷了心,分不清哪是丑陋哪是美!

  三姐什么是美?什么是美?

  难道就是皮鞭打烂别人的头与背?

  大姐三姐你夸丈夫美,不过是嘴上刚强,心中却后悔!

  你可敢同他去出游?

  你可敢携手同他去赴会?

  三姐告诉我要赴什么会,准叫你看见手拉手儿我们一对!

  二姐秋收已过谢神恩,百里之内老少男女齐赴赛马会。

  姑娘们打扮得比花更美,环绕着英俊的骑手啊歌传情,舞姿媚!

  你的蛙郎可敢去,

  疾驰骏马放光辉?

  你可敢当众给他牵着马,叫声绿脸情哥呀,祝你得胜归?

  三姐(低首思索)……

  大姐三姐呀,你若没有衣装去赴会,姐姐借给你,锦衣成套,珠翠成堆!

  三姐红莲不靠胭脂染,红颜不靠装饰放光辉。

  二姐到底你敢去不敢去?

  证明你并不口是心非。

  大姐二姐,不要逼她强点头,叫她难过,嘴硬心中馁!

  三姐我心口如一爱蛙郎,我敢陪他并肩携手去赴会!

  二姐不幸啊,蛙郎若从马上掉下来,跌碎了玻璃眼珠哪里去配?

  大姐是呀,眼珠易跌碎,跌碎不好配!

  三姐你们心里没有一个好念头,你们的舌上有毒,唇污秽!

  恕我不让你们家中坐,再见吧,你我相逢在赛马会!(含怒往家中跑)大

  二姐哈哈,三姐中计冒了火,哈哈,青蛙必定去赛会!

  快快回家禀老父,

  青蛙赛马必跌碎!

  拔去父亲的眼中钉,

  老人家必定厚酬我姐妹!

  大姐事不宜迟,叫他三分田与财,你,我,他各得一份,公平分配!

  二姐叫他立下字据来,那就是你我应得的嫁妆费。

  赛马会上你我找情郎,有情,有财,你我比天仙美十倍!

  仆甲那边来了蛙姑爷,上前迎接还是后退?

  〔她们急藏在树后,仆也藏起。蛙儿与父母各执农具自田中归来。

  父亲蛙儿呀,这几天为什么笑声少?

  莫非身上不舒服?

  母亲莫非是恐怕头人未息怒,找上门来图报复?

  蛙儿双亲哪,儿已是成了家的人,理应当少贪游戏多辛苦!

  母亲金鸡未唱你起床,日落西山你手脚不停住,你已够辛苦,

  操劳勿过度!

  蛙儿妈妈呀,我虽早起晚睡多辛苦,可是啊,我的力量还不足!

  前几天,又梦见了慈悲“地母”,给我指出光明路。

  父亲莫非还是那三条?

  蛙儿是!一叫世人不再分贫富!

  二叫百姓不受官欺侮!

  三是一条大道通北京,有无相通,汉人与我们万世永和睦!

  母亲感谢神明,慈悲的“地母”!

  做到这三条啊,人人都在天堂住!

  父亲蛙儿呀,“地母”还有什么新嘱咐?

  蛙儿叫我呀,先把精力养十足:日行千里不疲劳,

  雪地冰天不觉寒苦,

  天南地北逢人说,

  说这三条光明路!

  父亲可是呀,百姓和头人心不同,头人必将你拦阻!

  蛙儿所以呀,我才应当操劳再操劳,养足力量,穿山越岭如猛虎!

  〔三姐跑来。

  三姐父亲母亲请去用饭,饭后啊请你们休息一下午!

  父

  母亲贤孝儿媳多么可爱,真是我呀我二老的掌上珠!(下)

  三姐蛙郎,蛙郎,我问你,赛马会将到,你可以驰马赛箭邀神福?

  蛙儿好三姐,容我想一想!

  三姐想一想?噢,噢,莫非你怕相貌丑,姑娘们不给你欢呼?

  我会用尽全身力,

  喊破喉咙,我给你欢呼!

  蛙儿好三姐,的确真心热爱我!

  三姐我爱丈夫正如你爱我这小媳妇!

  好,好,你我携手去,赛马会上叫千人万人认识我的好丈夫!

  蛙儿三姐容我细细想一想!

  三姐难道你失去勇敢变成懦夫?

  蛙郎,去吧!去吧!

  携手同行,堂堂的小夫妇!

  你常言:“打算得胜先别怕!”

  我们藏躲,头人的锐气足!

  大姐二姐刚才来看我,想必是测探虚实面善心毒!

  蛙儿我,我,我……

  三姐为什么迟疑不决,吞吞吐吐?

  为什么叫我伤心想啼哭?(掩面跑下)

  蛙儿三姐莫伤心,我去,我去!

  好好地商量切莫啼哭!(追下)

  〔大姐等从树后探头,轻轻地出来。

  大姐二姐你可听清楚?

  二姐还是那三条催命符!

  大姐没有穷没有富,谁去享福谁受苦?

  二姐百姓不受官欺侮,作官还有什么好处?

  仆甲一条大路到北京,逛逛北京真舒服!

  大

  二姐呸!呸!头人本会作买卖,干什么有无相通修大路?

  青蛙青蛙的确是妖魔,咱们赶快回家禀告老父!

  请他快快想出计千条,别等青蛙闹得天翻与地覆!(同下)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