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骑手  第五场


  时间与前场同时。

  地点蛙儿的家。

  人物母亲打手蛙骑手父亲三姐〔幕启:母亲独坐屋外。膝上放着蛙儿的绿皮。打手窥探。

  母亲三姐说的也有理:越怕出头越受委屈!

  蛙儿本来不肯赛马去,他懂得养精蓄锐不心急。

  可是呀,他不肯叫三姐含泪忍气,他也愿试一试自己的本领高或低。

  他与我轻声地仔细地相商议,好不好暂时脱下绿蛙皮?

  脱下蛙皮他就是美男子,是呀,心藏珠玉自会貌英奇!

  可是呀,脱下皮肤他寒冷,无法度过三更灯火五更鸡!

  他必须几番大胆去冒险,功成圆满才敢不再要蛙皮!

  可爱的蛙儿气壮心细,千嘱咐万嘱咐看守这件生命之衣!

  对!对!我一动不动守在这里,象守着生病的娃娃寸步不离!

  蛙儿,蛙儿,快快回来吧,不要贪玩等到日偏西!

  你的命啊交在我手里,只有看见你啊我才能够自在呼吸!

  〔打手冷不防地跳过来,夺取蛙皮。母亲不放手,被打手踢倒,把蛙皮抢去。

  母亲救命啊!救命啊!

  你,你,要东西要钱,请你随便取,千万别伤了那张皮!

  打手我来是为放一把火,风高火旺,顷刻烧完一切破东西!

  意外得到这件宝贝,

  不烧不杀,留下你。

  好叫你啊,痛苦更大,抱着冰冷的蛙儿日夜啼!(下)

  〔母亲想追,但无力气立起来。

  母亲神哪!慈悲的神哪!

  我造过什么孽?叫谁受过屈?

  为什么,为什么,把赐给我的宝贝又忽然夺回去?“地母”啊,你叫蛙儿养足力气,你叫他逢人细讲你的好言语!

  正是为试试他的力量够不够,他才暂时脱掉那张皮!

  “地母”啊,你怎么不施展无边法力,保佑蛙儿,惩罚杀人放火的坏东西?

  〔蛙骑手唱着走来。

  蛙骑手马走如飞心狂喜,这回的胜利解去犹疑,虽然还未练成钢筋与铁骨,可是啊的确赛马能得第一。

  再能苦练二三载,

  必定翻山越岭不觉疲!

  那有多么快活多么好,我会阔步疾行一日千里!

  到处宣扬“地母”的好言语,叫人间没有强把弱的欺!

  妈妈,妈妈,我回来了,遵你嘱咐,我没敢耽延到日向西!

  啊?妈妈!妈妈!

  母亲儿!我的儿!强盗啊劫去了你的皮!

  蛙骑手啊?什么?妈妈!什么?

  母亲强盗,强盗,劫去你的皮!

  〔蛙骑手昏倒。

  母亲儿呀,儿呀,不是为娘不在意,你走后,我抱着它呀片刻未曾离!

  谁知道,祸事忽然从天降,我想拚命都已来不及!

  蛙儿!蛙儿!醒醒吧!

  快与妈妈同想好主意!

  蛙骑手妈妈呀,不要伤心,事不怨你!

  都怪我呀粗心不仔细!

  那强盗必是头人派来的恶爪牙,你赤手空拳,气衰年老,怎能敌!

  妈妈呀,我丑我俊无关系,只死啊为酬三姐的恩爱我愿意化腐为奇!

  况且啊,“地母”的神旨不可违背,我早晚必须脱掉那张皮。

  这一关迟早必须过,

  只可惜我没有细想这招棋。

  我应带着他前去赛马,一觉寒冷就披上宝衣!

  妈妈呀,不要伤心哭坏身体,大事已去,无须相对苦悲啼!

  母亲儿呀,你的马匹在哪里?

  蛙骑手在门前草地落汗、休息。

  母亲你能不能熬过今夜晚?

  蛙骑手熬不过报晓的三遍鸡!

  母亲好,我骑上你的青骢马,去找头人要宝衣!

  我的血泪,哀求,与母爱,也许能感动豺狼放弃杀机!

  蛙骑手我劝老娘不必去,恶兽不会放松口中的鸡!

  母亲好吧,叫为娘紧紧搂抱你,等三姐回来定主意!(抱他)

  〔有马蹄声,三姐同父亲上。

  三姐(回顾)千谢万谢好邻居,肯将快马借给我们骑!

  要不然,日落西山难到家里,惦念蛙郎,我心里着急!

  (对父亲)一路之上我思来想去,莫非蛙郎变了模样赛马得第一?

  父亲他若是蛙郎,应当道喜,你不嫌他丑,当然更爱他颜如玉!

  母亲三姐,三姐,快点来吧!

  三姐(跑)母亲因何这样着急?

  (看见蛙骑手)啊?你是,你真是那个美骑手,为什么面色苍白身软如泥?

  父亲儿呀,莫非劳累伤了元气?

  喝杯烈酒把神提?

  蛙骑手三姐!三姐!握住我的手,我们至死不相离!

  三姐啊?死!死!红花刚刚才佩起,说什么死别与生离?

  母亲三姐,三姐,把他交给你,我去找头人索要蛙郎的皮!

  三姐(哭)皮!皮!蛙郎,蛙郎,是我害了你!(抱他)你活我活,你死我死,决不相离!

  父亲(对妻)去找头人有何用?

  他久把咱们全家视作仇敌!

  母亲我去!我去哀求说好话,好话不行啊,一头撞去至死不屈!

  蛙骑手(声音微弱)妈妈!妈妈!不必去!

  母亲神的孩子呀,等着我,你必须熬过三遍鸡!〔母亲要走,父亲拦阻,拦不住。父亲追下。

  三姐蛙郎啊,难道你熬不过鸡鸣三遍?

  蛙骑手三姐,安心吧,在你的怀中至死也欢喜!

  三姐靠紧点,靠紧点,叫我的热泪往你身上滴!

  你莫开言,莫焦急,

  休费精神休耗力!

  倾尽我的爱泉的泪,

  象甘露滴入莲心里!

  泪流完啊,还有热血,我的心,我的血,我的生命全都交给你!

  〔光渐微。父亲回来。

  父亲白日西沉凉风起,将蛙郎啊轻轻地移到屋中去!

  唉!神啊!我平生老实不敢多事,为什么用重重苦难将我的背压低?(边唱边与三姐将蛙郎抬起)

  蛙郎有颗金子的心,

  为什么不许他活下去?

  三姐呀,守着他,寸步不要离,我升起火来添些暖气!

  蛙儿呀,莫道人间只有寒冷,温暖就在咱们这寒家里!

  〔灯熄,暗转。灯再明,屋里。已至半夜。三姐仍搂抱着蛙郎。鸡鸣第一遍。

  三姐惊闻一声鸡,泪尽还要啼!

  神哪,禁止金鸡唱,

  别叫旭日按时升起!

  鸡鸣三遍啊,蛙郎,蛙郎,就、就、与世长离!(大恸,泪已成血,滴在他的脸上)

  蛙郎,听我说仔细,

  火旺屋中暖,金鸡并未啼!

  神爱你,我爱你,

  父母爱你,邻人都爱你!

  活起来,活下去!

  把“地母”的话呀播种在人心里!

  蛙骑手(微弱地)三姐,你的泪落在我脸上是暖的!

  三姐(用灯照)我的泪变红,热血,热血,全给你!若是我的热血能将你救活,我愿流尽,流尽最后血一滴!

  为救你,我不惜死,

  救活你呀,好到山南山北传播好消息!(拾起短刀,割破左臂,将血涂在蛙郎身上)

  我的血用爱凝成,

  我的爱都交给你!

  是不是热血涂哪里,哪里觉温暖?

  蛙骑手是!是!三姐,为救我呀苦了你!

  三姐(继续涂血)说什么苦了我,你我原来是一体!

  没有你,我会惨死在头人家,没人怜我心诚貌美丽!

  我只是森林里的一棵花,不见阳光,叶弱花枝细!

  是你,是你,给我带来恩与情,叫我的心中有了生意!

  我们并肩去下田,

  我们携手砍柴去。

  同爱羊与牛,

  同爱鹅与鸡,

  日子虽苦啊,

  我们的恩爱带来欣喜!

  你丑,我不嫌你丑,

  我的眼啊看到你心中去!

  你美,我就更欢喜,

  勤劳、勇敢、英俊,天仙也难比你美丽!

  从今后,我管你叫青蛙骑手。

  你心第一,品第一,赛马也第一!

  从今后,你不必再要那张皮,永远哪,穿着我的热血作成的衣!

  你到山北,我愿随你到山北,你到河西,我愿随你到河西!

  我们一同说,一同唱,说呀唱呀“地母”的好心意!

  那该多么美,

  没有贫富,没有恶霸与奴隶!

  那该多么美,

  好百姓啊不再受官欺!

  那该多么美,

  有无相通,

  北京和这里互送好东西!

  〔父亲上。

  父亲三姐!三姐!鸡鸣二遍!

  三姐他身上心里可已不战栗!

  蛙骑手感谢贤妻!感谢贤妻!

  春风又吹到我的身上和心里!

  世间没有妙药与灵丹,起死回生仗着你的爱心无穷无息!

  三姐蛙郎啊,蛙郎!(昏倒)

  蛙骑手父亲!父亲!快救三姐!

  神哪,别将死罪转给我的妻!

  〔父亲给三姐扎裹止血。鸡鸣三遍。

  父亲三姐,好儿媳!

  救人的不会毁了自己!

  蛙骑手三姐,热心把我们凝在一起,我们的身、心永不分离!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