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四场


  时间二年后。

  地点金家大厅内。

  人物

  金三官

  赵旺

  王兴

  黄员外金贞凤〔金三官非常高兴,准备迎接女儿女婿。

  金三官赵旺!赵旺!

  〔赵旺上。

  赵旺什么事,员外?

  金三官到厨房看看,杀了鸡没有?

  赵旺员外接姑奶奶、姑老爷,叫杀鸡,谁敢不杀呢?

  金三官我是叫你看看去,要是还没杀,就算了。

  赵旺要是已经杀了呢?

  金三官那也算了。成心说废话!

  赵旺好吧。(要走)

  金三官回来!

  赵旺好,回来喽!

  金三官要是已经杀了鸡,把那只肥的给我留下!

  赵旺是啦!(下)

  金三官王兴!王兴!

  〔王兴上。

  王兴来了!参见员外!

  金三官王兴,心腹人!你看,姑老爷说过:我耕地,他出牛。我今天好不好就把他的牛都要过来?

  王兴那么,他要是也耕地呢?

  金三官是呀,你找个他不认识的人,把我的牛贵贵地卖给他呀!

  王兴员外,你真有智慧!就这么办!

  金三官还有,我留他在这儿住几天,天天好茶好饭的款待,开销小不了!你跟他说说,叫我上他那儿住几天去,不是两不吃亏吗?

  王兴又是个好主意!可我怎么说呢?

  金三官你就说:我们员外上了年纪,常闹腰酸腿疼的,何不请他去住住姑老爷的楼房?楼上干燥,没有潮气呀!王兴,你看,我活了一辈子还没住过楼,我要尝尝那个滋味!

  王兴行,我跟他说,准行!女婿应尽半子之劳嘛!〔门外有车辆停住声。

  金三官他们来了!王兴,你出去迎接。我在这儿等着,拿出点老丈人的威风!你快去!

  〔王兴下。

  金三官哎呀呀呀,这门亲事不坏!不坏!真不坏!那天,黄龙衮居然带我去见知县太爷,当着县太爷的面儿,他说:知县把兄弟啊,金、黄两家是一家人了!我老丈人的财产,就跟我的财产一样,把兄你要多多照应!哈哈哈哈!

  〔王兴引黄员外、金贞凤上。

  黄员外岳父大人在上,小婿大礼参拜!

  金贞凤爹爹在上,孩儿叩头!

  金三官(人模狗样地受礼)起来,起来!啊,贞凤,你倒又胖了一些!

  金贞凤是呀,心宽体胖。黄家吃的好,喝的好,诸事顺心哪!

  金三官儿呀,后边休息去吧!

  金贞凤遵命。(下)

  金三官贤婿请坐!

  黄员外谢座!

  金三官王兴,去看看姑老爷带来的仆人,告诉他们喝点水,可以回去了,我这里有人伺候姑老爷。

  王兴是!(下)

  金三官贤婿,今天天气甚好!

  黄员外是呀,天气甚好!哈哈哈哈!

  金三官贤婿,不知明天天气如何?

  黄员外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呢?哈哈哈哈!

  金三官有了贤婿,老夫就不怕那坏天气了!哈哈哈哈!

  黄员外是呀,乘着今天天气好,岳父该出去活动活动。

  金三官你叫我上哪里去呀?噢噢噢!莫非请我去住你的大高楼么?是呀,你曾说过:你住这里,我去住大高楼!

  黄员外小婿说的是去住“那”大高楼,没说去住“我的”大高楼!

  金三官你说的是什么大高楼呢?

  黄员外县城的城门楼子比我的楼还高啊!

  金三官取笑了,哈哈哈哈!贤婿,你也说过:我耕地,你出牛,你要不出是个大马猴!现在,正是耕地的好时候……

  黄员外老岳父,你又听错了!我说的是:你自己去耕地,还管喂我的牛!

  金三官又取笑了!我金三官什么时候下过地,喂过牛呢?

  黄员外岳父啊,从今以后,你就要去耪地喂牛了!

  金三官贤婿,不要老开玩笑啊!

  黄员外谁开玩笑?我说的是真话!贞凤过门的时候,你没送嫁妆,我特意前来讨要!

  金三官当初说好,你不要嫁妆。

  黄员外我的话,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说的是:“今天哪,谁提嫁妆,是个大王八”。“今天”就是提亲的那一天。现在,我与贞凤已成了亲,还能不要吗?

  金三官那,那,你要什么呢?

  黄员外全要!我说过:你的房,我来住,咱们是一家呀!

  金三官这是真话?

  黄员外谁有工夫说闲话?

  金三官你,你这是敲诈呀!(立)我自有地方去讲理!

  黄员外上哪里去?

  金三官找县太爷去!

  黄员外那是自讨无趣!前几天,当着知县,我的把兄的面儿,我说:我老丈人的财产,就跟我的一样,我那么说了,你还直点头啊!

  金三官那,那也不过是句空话,何足为凭?况且,那句话并不是那个意思呀!

  黄员外不管是什么意思吧,我的把兄,县太爷,给写下了文书证件!(掏出来,拍了拍)

  金三官给我看看。

  黄员外看不看都一样:产业是我的了,你请出!

  金三官你,你,你爱贞凤,怎能赶出贞凤的爹呢?

  黄员外谁说的我爱那个胖丫头呀?我娶她,就为的是这份财产!

  金三官你!你!

  黄员外好好地听话,好好地走出去,别着急,也别生气!常言说的好: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我要不吃你,怎能合天理!请!

  金三官这是我的房,我的地,我不会老老实实地走出去!

  黄员外讲打吗?

  金三官打!打!打!

  黄员外好!王兴!王兴!

  〔王兴持大棍上。

  王兴姑老爷有何吩咐?

  金三官王兴,打!

  王兴得令!(打金三官)

  金三官怎么打我?

  王兴不打你,打谁?你个一毛不拔的老磁公鸡!

  金三官来人哟!救命哟!

  王兴甭嚷!没用!你是老虎掉在山涧里了,伤人过众,谁也不会帮助你!我现在是姑老爷的管家了,大伙儿全听我的!

  金三官赵旺!赵旺!

  〔赵旺上。

  赵旺来喽!干什么?

  金三官救命!救命!

  赵旺救谁的命?

  金三官他们要把我打出去!

  赵旺当初,赵秀才不是叫你给打出去的吗?那回是丈人打女婿,这回是女婿打丈人,半斤八两,一边儿大!

  黄员外哈哈哈!这家伙说话倒有点意思!

  金三官赵旺,赵旺,发发善心吧!

  赵旺一发善心,你就揍我!那回,我还给刘大叔一点粮食,你揍了我一顿!我把五两租金送给个要上吊的人,你又揍了我一顿!善心发不起呀!

  黄员外赵旺,说得好!别管他,好好在这儿干活,我给你长工钱!

  赵旺我看你也不是好东西!

  黄员外什么?王兴,把这俩都打出去!

  赵旺别打!你不愿意要我,我还不愿伺候你呢!(走)

  金三官(拉住赵旺)赵旺,别走,帮帮我!救救我!

  赵旺我是混账,奴才,怎么帮得上你呢?

  金三官我是混账,我是!你快去告诉小姐一声,叫她来看看我这儿挨揍呢!

  黄员外赵旺,滚!

  赵旺我管不了你啦,求你的心腹人吧!(指王兴,走)

  金三官王兴,心腹人,你给我说句好话!

  王兴这就是好话——看打!

  金三官我,我会到北京,告御状去!

  黄员外走不到北京,你个老梆子就饿死啦!王兴,给我打!

  金三官(跪,叫)赵旺!赵旺!咱们一块儿走!(下)

  黄员外哈哈哈!老梆子跑了,待我好好收拾收拾那个胖娘们!(与王兴同下)

  (幕)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