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六场


  时间前场后,片刻。

  地点状元府大厅。

  人物

  赵鹏

  赵旺

  门役

  金贞凤

  金三官荷珠

  〔赵鹏、赵旺进入大厅。赵旺把碗放在桌上,四下里看。

  赵鹏赵旺哥,你看这厅房还好么?

  赵旺还好,还好,就是太大了些,打扫起来费事!

  赵鹏赵旺哥,请坐!

  赵旺你也坐吧!喝!这些椅子都这么硬梆梆的,又大又硬!(坐,盘着腿)

  赵鹏赵旺哥,今天哪,真是双喜临门!

  赵旺怎么?

  赵鹏你看,刚才小姐来了!

  赵旺什么?小姐?(由椅上溜下来)她,她什么样子呀?

  赵鹏她么,也象你这样。

  赵旺要了饭?她现在哪里?

  赵鹏在后边梳头洗脸。

  赵旺状元,我,我还得走!

  赵鹏赵旺哥呀,你怎么这样不亲热,总想走啊?

  赵旺不是不亲热,是,是我弄不清这些事儿,多说不好,少说也不好,离开这儿倒心静。

  赵鹏此话怎讲呢?

  赵旺还是那句:多说不好,少说也不好!

  赵鹏赵旺哥,坐下!你要真走了哇……

  赵旺怎样?

  赵鹏我就又去上吊!

  赵旺可别那么办!我坐下好啦。(坐)相公,你跟小姐说了话儿没有?

  赵鹏还没有。还没有成亲,怎好说话呢?我打算请你去替我问问。

  赵旺我,我跟小姐说话,也不大在行。

  〔门役上。

  门役启禀状元公:外面来了个女人,她说她是状元夫人。

  赵旺(又由椅上溜下来)喝!又来了一个!

  赵鹏怎,怎么又一个状元夫人?赵旺哥,你看怎么办哪?

  赵旺我,我对这种事儿,没有经验。叫进来,比比吧,看哪个是真的。

  赵鹏(对门役)有请!

  门役遵命!(下)

  〔荷珠收拾干净,头上仍罩鸳鸯帕,上。

  荷珠谢谢相公!

  赵鹏(俯首,不敢看她)小姐,小姐……

  荷珠啊?这不是赵旺哥吗?

  赵旺是我!是我!你,你怎么来到这里?

  荷珠你怎么来到这里?

  〔金三官与金贞凤大摇大摆地上。

  金三官贤婿呀,小姐来了!

  金贞凤哎呀,我的,我的相公啊!苦死我也!

  赵鹏金三官,你给我下站!

  金三官贤婿呀,我把女儿带来,将功赎罪,饶恕了我吧!(下站)

  赵鹏(看看荷珠,看看贞凤)你们,你们哪个是小姐?

  荷珠我是荷珠!刚才在门外昏了过去,不知道你为什么把我当作了小姐。

  金贞凤我是小姐!荷珠,快去打水,伺候我洗脸!

  荷珠我已不是你家的丫环,伺候不着!

  金贞凤啊?你个不要脸的丫头,假充小姐,待会儿我跟你算账!(对赵鹏)相公啊,自从你走后,我日夜想念!

  闻听人说,你中了状元,我不怕风霜之苦,不远千里而来,真有一片真心啊!

  赵鹏小姐呀!当初我在困难之中,你来赠送银钱,今天又涉水跋山,前来找我,小生感激不尽!

  金贞凤相公既感激我,就也饶恕了老爹爹吧!

  金三官是呀!我家中遭了不幸,产业一空,走投无路。当年,你家衰落,我收容了你,供给你读书,这点小小好处,相公必定不肯忘记。况且,你我吵闹起来,全是王兴的挑拨,老夫一时失察,望相公多多原谅!

  赵鹏这个……

  荷珠相公,他说的都是谎话!

  金贞凤荷珠,你随我多年,知道我们不说谎话!况且,过去的事,提它作甚!

  金三官是呀,过去的事,提它作甚!

  赵鹏赵旺哥,你看呢?

  赵旺状元的事,状元自己拿主意,我不爱说人家的坏话!

  金三官赵旺说的好!一家人失散,今天又能团聚,都该欢天喜地,干吗说坏话呢!

  金贞凤相公,你我成亲,若把岳父赶出去,也不好看哪!留老爹爹在此,我要好好地劝导于他,改了他的老脾气!

  赵鹏唉!看你偌大年纪,我赵鹏以德报怨,赏你个座位!

  金三官谢贤婿!(坐)

  金贞凤荷珠啊,带我到后边梳洗梳洗吧!告诉你,你把我伺候好了,状元必定多给你工钱,还给你作好衣裳!来,我还要多嘱咐嘱咐你!来吧!

  荷珠后面有水,自己去取,我不打算再伺候你!

  赵鹏荷珠姐,我这里没有丫环,你多帮帮忙吧!

  荷珠我想马上就走!

  赵鹏你是带病之人,怎么可以走呢?

  荷珠看见相公、赵旺哥,我心里一痛快,病已好了一大半儿。

  赵鹏那我也不放你走。

  金贞凤相公,也不必勉强吧!

  金三官(端起架子)老夫看么,她走了也好!她既不肯服侍人,得罪了贞凤,还是小事,冲撞了状元公,哪个担待?

  赵鹏荷珠姐,你走,我不放心哪!

  金三官老夫倒有一计,叫赵旺送她去吧!

  赵鹏赵旺哥,你看呢?

  赵旺金三官!

  金三官啊?我是状元的老岳父,怎不叫声老太爷呢?状元公公,贤婿,你若留下他们,他们野调无腔,不有失状元府的体统吗?

  赵旺金三官,我算把你看透了!你刚坐在椅子上,就想把我跟荷珠赶出去,对吧?

  金贞凤这里的事都由状元作主,老爹爹不过是怕你们没有规矩,丢了状元的脸!

  荷珠就凭你这个老东西在这里,我就非走不可!

  金贞凤哎呀荷珠呀,你怎么管状元的老泰山叫老东西呢?我是状元夫人,我受不了这个污辱!滚出去!

  金三官对!赵旺,你也走吧!有你们俩在这里,一定会闹得状元府乱七八糟,没大没小,没上没下!

  荷珠赵旺哥,走!

  赵旺等等,等我把憋在肚子里的话说完再去!相公,他们父女来到,我说了什么没有?

  赵鹏没有,没有。

  赵旺是嘛,多说不好,少说也不好,不如不说!

  赵鹏现在就说说吧!

  赵旺不说不行了!他们父女要把我跟荷珠赶出去,就为的是怕我们泄了他们的底!金三官,这是你自己招出来的,我可要说啦!

  金三官那些陈谷子烂芝麻,说它作甚?

  赵旺那也看是什么陈谷子烂芝麻!相公,你看,当初那点银两是小姐送去的吗?

  赵鹏那……

  赵旺你听听这个:(学女音)相公啊,这里有一点银钱,作盘缠用,你快去赶考,咱们后会有期!对不对?

  赵鹏哎呀,你怎么知道呢?

  赵旺这几句是我教的嘛!

  赵鹏小姐,可有此事啊?

  金贞凤我,我,不记得!

  赵旺我没有那么大的工夫教小姐,我可教给了荷珠!

  赵鹏赵旺哥,你越说,我越糊涂!

  赵旺好好地想想吧,你是状元哪!

  赵鹏嗯!嗯!是荷珠姐送去的?

  赵旺行,有点门儿了!

  赵鹏是荷珠?是荷珠?

  赵旺不光是她送的,银子还是她自己的!

  赵鹏她自己的?

  赵旺还是卖身葬母剩下的一点银子!

  赵鹏哎呀,我的好荷珠姐呀!

  荷珠哎呀,我的娘啊!

  赵旺哎呀,我的好心啊!

  金三官哎呀,可恨的坏王兴啊!

  金贞凤哎呀,我的哎呀啊!

  赵旺这个老东西,把银子拿去,倒说是荷珠偷的,要把她卖给人贩子!因此,她逃出在外,落得这般光景!

  赵鹏金三官,下站!

  〔金三官站起。

  赵鹏荷珠姐,我谢谢你的侠肠义胆!(拜)荷珠姐,那鸳鸯帕子并未交给小姐吗?

  荷珠没来得及,他们就把我圈起来了啊!

  赵鹏好!好!赵旺哥,往下说!

  金贞凤赵旺哥,赵旺大叔!话下留情!

  赵旺我想留情,你们逼得我无情啊!你和那个老东西,见钱眼开,看中了黄龙衮!

  赵鹏黄龙衮是谁?

  赵旺就是这个娘们的丈夫!

  赵鹏啊?你,你改嫁了别人,还敢到这里充小姐?

  赵旺所以才一个劲儿叫我走嘛!那黄龙衮先把金三官赶了出来!

  赵鹏也用大棍子赶出来的?

  赵旺对!

  赵鹏剥下他的衣服没有?

  赵旺没有!这一招,黄龙衮还没有金三官那么厉害!赶出之后,金三官给我下跪央告,同他到京里告状。我又发了慈心。一路上,我要饭,他吃,他还偷人家的烧饼,不叫我知道。到了这里,他叫我少说话,我就不开口。可是,他刚坐下,就翻脸不认人,要把我赶走!那金贞凤想必也是叫黄家赶了出来,还假充千金小姐!呸!呸!呸!

  荷珠呸!呸!呸!

  赵鹏呸!呸!呸!

  金三官(跪)状元公,发发慈悲,留下我吧!有那吃不了的残汤剩饭,赏与老狗一碗半碗,感激不尽!

  金贞凤(跪)夫哇!

  赵鹏呸!

  金贞凤状元哪,那些坏主意,都是爹爹出的,与我毫不相干。留下我吧!我会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将来也中状元!

  赵鹏胡说!走!

  金三官(掏出半个烧饼)赵旺哥,你给美言几句吧!你看,那个烧饼,我给你留下了一半儿!你发发善心吧!

  赵旺我不要你的烧饼,也不再对你发善心!我看透了你,看透了!

  金贞凤状元,你不要逼人过甚哪!我会碰死在这里!

  荷珠那就碰吧,用不着商量!

  金贞凤荷珠啊,你大概有意作状元夫人吧?那,我就让给你!你可得管我的吃穿!

  荷珠你呀,心眼儿脏透了!

  赵鹏荷珠姐呀!(跪)

  荷珠起来!干吗爱跪着呢?

  赵鹏你点头,我才起来!

  荷珠我点什么头呢?

  赵鹏想那鸳鸯罗帕乃家传之物,落在谁的手里,谁就是……这么说吧,它就是媒人!我要报答荷珠姐的恩德,那帕子又落在你手,真乃天作之合!

  荷珠起来,你先把他们赶出去再说!

  赵鹏来呀!

  〔门役上。

  门役参见状元公!

  赵鹏给他们五吊大钱,赶了出去!

  金三官状元开恩,再添点吧!

  赵鹏再添五百钱,滚!

  门役走!下面领赏!(下)

  金三官唉!(下)

  金贞凤荷珠,状元娶了丫头,羞!羞!羞!(下)

  赵鹏哈哈哈哈!这就好了!这就好了!事情弄得一明二白,以后么,就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荷珠相公,你该去换换衣服,别老穿着大红袍啊!

  赵鹏好!正当如此!(下)

  赵旺荷珠姐呀,那件事儿,你想点头吗?

  荷珠你没听贞凤说吗:状元娶丫头,羞!羞!羞!日久天长,人人都这么说,谁敢保状元不变心呢?

  赵旺状元跟咱们不是一码事!你还是要走?

  荷珠你呢?赵旺哥!

  赵旺我闲了这么多天了,得去找点活儿干。在这儿吃闲饭,我受不了!

  荷珠咱们俩一块儿去找活儿,不好吗?

  赵旺好啊!两个人说话搭理的,不闷得慌呀!

  荷珠你种地,我就纺线。

  赵旺我喂牛,你就养猪。

  荷珠多么有意思儿!

  赵旺可是,咱们上哪儿去找那么一个地方呢?

  荷珠天底下,总会有那么一块地方!咱们走吧!放下我的鸳鸯帕!

  赵旺拿起我的破饭碗!

  荷珠我身体不大好,拉着我点吧!给你!(伸手)

  赵旺那,心里乱跳,不敢拉呀!

  荷珠你不敢,我敢!(拉他)走哇!正是:一对苦人情意投!

  赵旺有活就干不发愁!

  〔二人同下。

  〔赵鹏上,已经换了便衣。

  赵鹏哈哈哈哈!鸳鸯罗帕最风流,香露珠圆莲并头!

  (见帕)啊?鸳鸯帕!荷珠姐!荷珠姐!赵旺哥!赵旺哥!

  〔门役上。

  门役禀状元,他们俩走了!

  赵鹏走,走了?

  门役手拉手儿走的!

  赵鹏手拉手儿……哎呀!(昏过去)

  门役状元醒来!状元醒来!

  (幕落·剧终)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