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墓  

  黑的大理石,白的大理石,在这纯洁的大理石底下,静静地躺着我的母亲。墓碑是我自家儿写的——

  “徐母陈太夫人之墓

  民国十八年二月十五日儿克渊书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