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己集  题辞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

  屠伯们逍遥复逍遥,

  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

  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以上的八句话,是在一九二六年十月十四夜里,编完那年那时为止的杂感集后,写在末尾的,现在便取来作为一九二七年的杂感集的题辞。

  一九二八年十月三十日,鲁迅校讫记。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