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城记第八章


  “一人作官,众人吃迷叶。这些人全是官们的亲戚朋友。作大官的种迷叶,卖迷叶,还留些迷叶分给亲戚朋友。作小官的买迷叶,自己吃,也分给亲戚朋友吃。不作官的呢,等着迷叶。”

  “作官的自然是很多了?”我问。

  “除了闲着的都是作官的。我,我也是官。”他微微的笑了笑。这一笑也许是对我轻视他——我揭过他一小块头皮——的一种报复。

  “作官的都有钱?”

  “有。皇上给的。”

  “大家不种地,不作工,没有出产,皇上怎么能有钱呢?”“卖宝物,卖土地,你们外国人爱买我们的宝物与土地,不愁没有钱来。”

  “是的,古物院,图书馆……前后合上碴了。”“你,拿你自己说,不以为卖宝物,卖土地,是不好的事?”“反正有钱来就好。”

  “合算着你们根本没有什么经济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太深了一些,他半天才回答出:“当年闹过经济问题,现在已没人再谈那个了。”

  “当年大家也种地,也工作,是不是?”

  “对了。现在乡下已差不多空了,城里的人要买东西,有外国人卖,用不着我们种地与作工,所以大家全闲着。”“那么,为什么还有人作官?作官总不能闲着呀?作官与不作官总有迷叶吃,何苦去受累作官呢?”

  “作官多来钱,除了吃迷叶,还可以多买外国的东西,多讨几个老婆。不作官的不过只分些迷叶吃罢了。再说,作官并不累,官多事少,想作事也没事可作。”

  “请问,那死去的公使太太怎么能不吃迷叶呢,既是没有别的东西可吃?”

  “要吃饭也行啊,不过是贵得很,肉,菜,全得买外国的。在迷林的时候,你非吃饭不可,那真花了我们主人不少的钱。公使太太是个怪女人,她要是吃迷叶,自有人供给她;吃饭,没人供给得起;她只好带着那八个小妖精去掘野草野菜吃。”“肉呢?”

  “肉可没地方去找,除非有钱买外国的。在人们还一半吃饭,一半吃迷叶的时候——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人们已把一切动物吃尽,飞的走的一概不留;现在你可看见过一个飞禽或走兽?”

  我想了半天,确是没见过动物;“啊,白尾鹰,我见过!”“是的,只剩下它们了,因为它们的肉有毒,不然,也早绝种了。”

  你们这群东西也快……我心里说。我不必往下问了。蚂蚁蜜蜂是有需要的,可是并没有经济问题。虽然它们没有问题,可是大家本能的操作,这比猫人强的多。猫人已无政治经济可言,可是还免不了纷争捣乱,我不知道哪位上帝造了这么群劣货,既没有蜂蚁那样的本能,又没有人类的智慧,造他们的上帝大概是有意开玩笑。有学校而没教育,有政客而没政治,有人而没人格,有脸而没羞耻,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过了。

  但是,无论怎说,我非看看那些要人不可了。我算是给猫人想不出高明主意来了,看他们的要人有方法没有吧。问题看着好似极简单:把迷叶平均的分一分,成为一种迷叶大家夫司基主义,也就行了。但这正是走入绝地的方法。他们必须往回走,禁止迷叶,恢复农工,然后才能避免同归于尽。但是,谁能担得起这个重任?他们非由蚊虫苍蝇的生活法改为人的不可——这一跳要费多大力气,要有多大的毅力与决心!我几乎与小蝎一样的悲观了。

  大蝎回来了。他比在迷林的时候瘦了许多,可是更显着阴险狡诈。对他,我是毫不客气的,见面就问:“为什么请客呢?”

  “没事,没事,大家谈一谈。”

  这一定是有事,我看出来。我要问他的问题很多,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这样的讨厌他,见了他我得少说一句便少说一句了。

  客人继续的来了。这些人是我向来没看见过的。他们和普通的猫人一点也不同了。一见着我,全说:老朋友,老朋友。我不客气的声明,我是从地球上来的,这自然是表示“老朋友”的不适当;可是他们似乎把言语中的苦味当作甜的,依然是:老朋友,老朋友。

  来了十几位客人。我的运气不错,他们全是政客。

  十几位中,据我的观察,可以分为三派:第一派是大蝎派,把“老朋友”说得极自然,可是稍微带着点不得不这么说的神气;这派都是年纪大些的,我想起小蝎所说的老狐狸。第二派的人年岁小一些,对外国人特别亲热有礼貌,脸上老是笑着,而笑得那么空洞,一看便看出他们的骄傲全在刚学会了老狐狸的一些坏招数,而还没能成精作怪。第三派的岁数最小,把“老朋友”说得极不自然,好象还有点羞涩的样子。大蝎特别的介绍这第三派:“这几位老朋友是刚从那边过来的。”我不大明白他的意思。可是不好意思细问。过了一会儿,我醒悟过来,所谓“那边”者是学校,这几位必定是刚入政界的新手。我倒要看看这几位刚由那边来的怎样和这些老狐狸打交待。

  赴宴,这是,对我头一遭。客人到齐,先吃迷叶,这是我预想得到的。迷叶吃过,我预备好看新花样了。果然来了。大蝎发了话:“为欢迎新由那边过来的朋友,今天须由他们点选妓女。”

  刚从那边过来的几位,又是笑,又是挤眼,又是羞涩,又是骄傲,都嘟囔着大家夫司基,大家夫司基。我的心好似我的爱人要死那么痛。这就是他们的大家夫司基!在那边的时候是一嘴的新主张与夫司基,刚到,刚到这边便大家夫司基妓女!完了,什么也不说了,我只好看着吧!

  妓女到了,大家重新又吃迷叶。吃过迷叶,青年的政客脸上在灰毛下都透过来一些粉红色,偷眼看着大蝎。大蝎笑了。“诸位随便吧,”他说,“请,随便,不客气。”他们携着妓女的手都走到下层去,不用说,大蝎已经给他们预备好行乐的地方。

  他们下去,大蝎向老年中年的政客笑了笑。他说:“好了,他们不在眼前,我们该谈正经事了。”

  我算是猜对了,请客一定是有事。

  “诸位都已经听说了?”大蝎问。

  老年的人没有任何表示,眼睛好象省察着自己的内心。中年的有一位刚要点头,一看别人,赶快改为扬头看天。我哈哈的笑起来。

  大家更严重了,可是严重的笑起来,意思是陪着我笑——我是外国人。

  待了好久,到底还是一位中年的说:“听见了一点,不知道,绝对不知道,是否可靠。”

  “可靠!我的兵已败下来了!”大蝎确是显着关切,或者因为是他自己的兵败下来了。

  大家又不出声了。呆了许久,大家连出气都缓着劲,好象唯恐伤了鼻须。

  “诸位,还是点几个妓女陪陪吧?”大蝎提议。大家全活过来了:“好的,好的!没女人没良策,请!”又来了一群妓女,大家非常的快活。

  太阳快落了,谁也始终没提一个关于政治的事。

  “谢谢,谢谢,明天再会!”大家全携着妓女走去。

  那几位青年也由下面爬上来,脸色已不微红,而稍带着灰绿。他们连声“谢谢”也没说,只嘟囔着大家夫司基。

  我想:他们必是发生了内战,大蝎的兵败了,请求大家帮忙,而他们不愿管。假如我猜的不错,没人帮助大蝎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可是大蝎的神气很透着急切,我临走问了他一句:“你的兵怎么败下来了?”

  “外国打进来了!”

  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街上已经连个鬼也没有了。可是墙上已写好了大白字:“彻底抵抗!”“救国便是救自己!”“打倒吞并夫司基!”……我的头晕得象个转欢了的黄牛!

  在这活的死城里,我觉得空气非常的稀少,虽然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外国打进来了!”还在我的耳中响着,好似报死的哀钟。为什么呢?不晓得。大蝎显然是吓昏了,不然他为什么不对我详细的说呢。可是,吓昏了还没忘记了应酬,还没忘记了召妓女,这便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了。至于那一群政客,外国打进来,而能高兴的玩妓女,对国事一字不提,更使我没法明白猫人的心到底是怎样长着的了。

  我只好去找小蝎,他是唯一的明白人,虽然我不喜欢他那悲观的态度!可是,我能还怨他悲观吗,在看见这些政客以后?

  太阳已落了,一片极美的明霞在余光里染红了半天。下面一线薄雾,映出地上的惨寂,更显出天上的光荣。微风吹着我的胸与背,连声犬吠也听不到,原始的世界大概也比这里热闹一些吧,虽然这是座大城!我的眼泪整串的往下流了。到了小蝎的住处。进到我的屋中,在黑影中坐着一个人,虽然我看不清他是谁,但是我看得出他不是小蝎,他的身量比小蝎高着许多。

  “谁?”他高声的问了声。由他的声音我断定了,他不是个平常的猫人,平常的猫人就没有敢这样理直气壮的发问的。“我是地球上来的那个人。”我回答。

  “噢,地球先生,坐下!”他的口气有点命令式的,可是爽直使人不至于难堪。

  “你是谁?”我也不客气的问,坐在他的旁边。因为离他很近,我可以看出他不但身量高,而且是很宽。脸上的毛特别的长,似乎把耳鼻口等都遮住,只在这团毛中露着两个极亮的眼睛,象鸟巢里的两个发亮的卵。

  “我是大鹰,”他说:“人们叫我大鹰,并不是我的真名字。大鹰?因为人们怕我,所以送给我这个名号。好人,在我们的国内,是可怕的,可恶的,因此——大鹰!”

  我看了看天上,黑上来了,只有一片红云,象朵孤独的大花,恰好在大鹰的头上。我呆了,想不起问什么好,只看着那朵孤云,心中想着刚才那片光荣的晚霞。

  “白天我不敢出来,所以我晚上来找小蝎。”他自动的说。“为什么白天不?”我似乎只听见那前半句,就这么重了一下。

  “没有一个人,除了小蝎,不是我的敌人,我为什么白天出来找不自在呢?我并不住在城里,我住在山上,昨天走了一夜,今天藏了一天,现在才到了城里。你有吃食没有?已经饿了一整天。”

  “我只有迷叶。”

  “不,饿死也好,迷叶是不能动的!”他说。

  有骨气的猫人,这是在我经验中的第一位。我喊迷,想叫她设法。迷在家呢,但是不肯过来。

  “不必了,她们女人也全怕我。饿一两天不算什么,死已在目前,还怕饿?”

  “外国打进来了?”我想起这句话。

  “是的,所以我来找小蝎。”他的眼更亮了。

  “小蝎太悲观,太浪漫。”我本不应当这样批评我的好友,可是爽直可以掩过我的罪过。

  “因他聪明,所以悲观。第二样,太什么?不懂你的意思。不论怎么着吧,设若我要找个与我一同死去的,我只能找他。悲观人是怕活着,不怕去死。我们的人民全很快乐的活着,饿成两张皮也还快乐,因为他们天生的不会悲观,或者说天生来的没有脑子。只有小蝎会悲观,所以他是第二个好人,假如我是第一个。”

  “你也悲观?”我虽然以为他太骄傲,可是我不敢怀疑他的智慧。

  “我?不!因为不悲观,所以大家怕我恨我;假如能和小蝎学,我还不至被赶入山里去。小蝎与我的差别只在这一点上。他厌恶这些没脑子没人格的人,可是不敢十分得罪他们。我不厌恶他们,而想把他们的脑子打明白过来,叫他们知道他们还不大象人,所以得罪了他们。真遇到大危险了,小蝎是与我一样不怕死的。”

  “你先前也是作政治的?”我问。

  “是。先从我个人的行为说起:我反对吃迷叶,反对玩妓女,反对多娶老婆。我也劝人不吃迷叶,不玩妓女,不多娶老婆。这样,新人旧人全叫我得罪尽了。你要知道,地球先生,凡是一个愿自己多受些苦,或求些学问的,在我们的人民看,便是假冒为善。我自己走路,不叫七个人抬着我走,好,他们决不看你的甘心受苦,更不要说和你学一学,他们会很巧妙的给你加上‘假冒为善”!作政客的口口声声是经济这个,政治那个;作学生的是口口声声这个主义,那个夫司基;及至你一考问他们,他们全白瞪眼;及至你自己真用心去研究,得,假冒为善。平民呢,你要给他一个国魂,他笑一笑;你要说,少吃迷叶,他瞪你一眼,说你假冒为善。上自皇上,下至平民,都承认作坏事是人生大道,作好事与受苦是假冒为善,所以人人想杀了我,以除去他们所谓的假冒为善。在政治上,我以为无论哪个政治主张,必须由经济问题入手,无论哪种政治改革,必须具有改革的真诚。可是我们的政治家就没有一个懂得经济问题的,就没有一个真诚的,他们始终以政治为一种把戏,你耍我一下,我挤你一下。于是人人谈政治,而始终没有政治,人人谈经济,而农工已完全破产。在这种情形之下,有一个人,象我自己,打算以知识及人格为作政治的基础——假冒为善!不加我以假冒为善的罪状,他们便须承认他们自己不对,承认自己不对是建设的批评,没人懂。在许多年前,政治的颓败是经济制度不良的结果;现在,已无经济问题可言,打算恢复猫国的尊荣,应以人格为主;可是,人格一旦失去,想再恢复,比使死人复活的希望一样的微小。在最近的几十年中,我们的政治变动太多了,变动一次,人格的价值低落一次,坏的必得胜,所以现在都希望得最后的胜利,那就是说,看谁最坏。我来谈人格,这个字刚一出口便招人唾我一脸吐沫。主义在外国全是好的,到了我们手里全变成坏的,无知与无人格使天粮变成迷叶!可是,我还是不悲观,我的良心比我,比太阳,比一切,都大!我不自杀,我不怕反对,遇上有我能尽力的地方,我还是干一下。明知无益,可是我的良心,刚才说过,比我的生命大得多。”

  大鹰不言语了,我只听着他的粗声喘气。我不是英雄崇拜者,可是我不能不钦佩他;他是个被万人唾骂的,这样的人不是立在浮浅的崇拜心理上的英雄,而是个替一切猫人雪耻的牺牲者,他是个教主。

  小蝎回来了。他向来没这么晚回来过,这一定是有特别的事故。

  “我来了!”大鹰立起来,扑过小蝎去。

  “来得好!”小蝎抱住大鹰。二人痛哭起来。

  我知道事情是极严重了,虽然我不明白其中的底细。“但是,”小蝎说,他似乎知道大鹰已经明白一切,所以从半中腰里说起�p�Op�O���Pt.؂O��O���O�作,但是我不能不来;死的机会到了。”大鹰说。两个人都坐下了。“你怎么死?”小蝎问。

  “死在战场的虚荣,我只好让给你。我愿不光荣的死,可是死得并非全无作用。你已有了多少人?”

  “不多。父亲的兵,没打全退下来了。别人的兵也预备退,只有大蝇的人或者可以听我调遣;可是,他们如果听到你在这里,这‘或者’便无望了。”

  “我知道,”大鹰极镇静的说:“你能不能把你父亲的兵拿过来?”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