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第四幕


  时间夏天,上午。

  地点北京明宅的花园——内设神坛。

  人物

  高秀才

  高永义

  丁双喜

  高大嫂于铁子田富贵

  明大人

  丘二头

  冯铁匠

  牛大海

  吴七仙姑甲仙姑乙贺天庚

  〔幕启:宅子里的花园,一门通街,一门通宅院。有假山、荷池与小亭等。神坛在假山前,香案上有神牌,前供清水一碗,点着一根长寿香。

  〔园子本是精心布置的,但已不大象样子了:假山上长着荒草,池内荷叶枯萎,小亭外晒着几件衣服,遮住亭内。

  〔外面炮声隆隆,隐隐有杀声。

  高秀才(独自徘徊,立定,听外面的杀声、炮声)杀声震天啊!可是来到北京两个多月了,攻交民巷,攻西什库,光死人,攻不下来,怎么一回事呢?想不明白!

  莫非天朝鸿运已尽,大难来临,天下确是洋人的天下了吗?……我,我这个老秀才该怎么办呢?

  〔高永义、丁双喜匆匆地进来,先向神坛行礼。

  高永义三哥!看见田富贵没有?

  高秀才没有!怎么啦?他临阵脱逃了吗?

  高永义那倒还没有,就是这两天他不大露面儿!

  丁双喜那小子,老那么鬼鬼祟祟的!

  高永义三哥,你留点神,多盯着点他!

  高秀才是啦!大师兄,咱们已经来了两个多月,到底怎么样啊?

  高永义沉不住气了吗?三哥!

  丁双喜先生,别着急!胜也打,不胜也打,就能打胜!

  高秀才我沉得住气,我没着急!可是,咱们这个打法都合乎兵书战策吗?咱们打得勇,可也打得乱!

  丁双喜勇就行啊!管它乱不乱呢!

  高永义双喜,又勇又不乱一定更好!

  高秀才怎样?双喜,你肚子里还是少点墨水儿!大师兄,你看该怎么办呢?

  高永义三哥,还得你动动笔!

  高秀才那好啊!秀才不动笔,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说吧,老二!

  高永义你好好地编一套词儿,要明白干脆,不准转文,多抄几份儿,叫双喜去贴。

  高秀才到底说什么呢?

  高永义说清楚:进京的神团有十多万,打得都勇,应当所向无敌,可就是没有个总头儿,总打法,打不出名堂来!

  丁双喜大师兄,你去跟各路神团的大师兄说说,推出一位来,不就行了吗?

  高永义那不行!他们各不相让。我一去,他们准会故意地说:你就当总头儿吧。好嘛,咱年纪轻,道行浅,压不住台呀!先贴出些传单去。神团都那么一纷纷议论,不久就会出来个总头儿,是吧?

  高秀才嗯!嗯!老二想的对!不白进北京,老二,你长了学问!你象个文武双全的大将了!老二,咱们跟西太后要炮,有信儿没有呢?

  高永义(摇头)一点信儿没有!不懂,摸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一进北京,上边很重看咱们,可是一打起来,上边又好象不乐意真干了!

  丁双喜看那些官兵,好象不是来打仗,是故意挡着咱们,不叫咱们往前攻!拿交民巷来说,官兵一字长蛇阵拉开,密密层层,占满了长安街,叫咱们挤在南河沿那一点儿,空有天大的力气,使不开,干着急!兵有好的,可是那些带兵的……

  高秀才大师兄,这,你何以教我呢?

  高永义(渐怒)三哥!嘿!双喜说的,我都知道,我日夜着急!可我是大师兄,又得沉住了气!我要不是大师兄啊,那可就好办了,一死相拚,嘎嘣脆!

  〔高大嫂飞跑而来。

  高大嫂老二!老二!打的紧,快上去!

  高永义双喜,走!(丁双喜急下。高永义跑了两步,又立定)大嫂!你看出点来没有?

  高大嫂什么呀?

  高永义咱们一进城,就找到东边的小庙儿住下。可是明大人非把神坛请到这里来不可,天天过来烧香磕头。这两三天了,他没再来过。什么意思呢?

  高大嫂谣言很多,说洋兵快到了,莫非……

  高永义要真是那样,大嫂,我想你得把仙姑们先带出城去,决不能让姑娘们落在洋兵手里!

  高大嫂老二,我是来了不去,要去就不来!老伴儿,没啦!

  女儿,没啦!除了一肚子仇恨,我什么也没有!我死在这儿也不错!

  高永义好!可是那些仙姑呢?

  高大嫂谁没有冤枉,谁也不会舍命进北京!放心吧,老二,我们青灯照不会丢了人!

  高永义对!大嫂,你到西院看看去,看看他们干什么呢。看出点棱缝儿来,咱们好有个准备!

  高大嫂好!我就去!(入角门)

  高永义先生,好好守着神坛!(下)

  高秀才那,你放心吧!强将手下无弱兵啊!(独白)话虽然是这么说呀,可究竟有什么结局呢?看不透!好象什么都怪笼统,看不出一条清清楚楚的线儿来!怎么办呢?怎么办!

  于铁子(在亭内微弱地叫)秀才公!先生

  高秀才于铁子吗?

  于铁子是我!(已受重伤,慢慢地爬出来)是我!

  高秀才铁子,要什么,我给你拿去,你别动!于铁子先生,好先生!扶我一下,我给神坛磕个头再死!

  高秀才小老虎似的孩子,这么年轻,这么有胆量有志气,死不得呀!(搀起他)于铁子,孩子,你,你的手已经冰凉!

  于铁子手脚都凉了,心里还热!(慢慢往前移动)先生,咱们今天打的怎么样?

  高秀才还不知道。大概,大概还是很紧吧!

  于铁子先生,我们会打胜,一定!今天不胜,明天胜!(到了坛前,跪)诸位上仙,助我们一膀之力吧!我,于铁子,没出息,不必管我!请多保佑大师兄们吧!我磕头,现在磕,死了也还磕!多*勾蛄耸ふ蹋哑畚晡颐堑摹⒉唤怖淼难笕硕几吓埽也拍*安安生生地睡在地下呢!

  高秀才(搀他)行啦!行啦!回去躺着吧!告诉我,孩子,有什么话捎给你妈妈吗?

  于铁子什么话也没有,没的可说!我没打胜了,对不起神,对不起人!

  高秀才别那么说!别!国家大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可是你先流了血!血不会白流!

  于铁子(要摘下红包头,自语)不能摘这个!我要头裹着红布闭上眼,好叫阎王爷认出我是义和团!(解红腰带,对高秀才)把这个交给妈妈吧!告诉她:这不是一条腰带,是一股气,有这股气,挺得起腰板来,我们就不再受欺负!(往与亭子相反的方向走,走向宅院的角门)

  高秀才亭子在这边!在这边!

  于铁子我到那边去!宅子里有很多闲房子,我到那儿“睡”去,省得叫大师兄看见伤心!

  高秀才他们要问呢?

  于铁子不用告诉他们!我没成功就“睡”了,值不得一提!

  忘了我吧,就好象没有过我这么一个小伙子似的,我心里还舒服点!

  高秀才好吧,于铁子,你扶住这棵小树,扶住了!(于铁子扶住小树)于铁子,请你受我一拜!(跪拜)

  于铁子(无法去搀高秀才,只急切地喊)起来!起来!

  高秀才(立)于铁子,你叫一个老秀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义和团,你叫我的老骨头硬棒起来了!刚才我还忧虑,这件事的结局到底怎样呢?我自己怎样呢?你呀,于铁子,叫我不再为自己揪着心了!这些日子,我仔细想过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古有明训,那可得彼此以兄弟相待,想骑在我们的脖子上的不是兄弟,是仇敌,对不对?

  于铁子对!走吧,别等他们回来,看见我!

  高秀才走!我搀着你!(同入角门)

  〔田富贵同明大人在他们跪拜之际,贼似的从角门进来,隐于太湖石后,他们走后才出来。田富贵持铁锹。

  田富贵没别的人了,好!那个糟秀才回来,我一拳就把他送到西天去!东西在哪儿?

  明大人亭子右边,第五块石头下面。

  田富贵快!(跑至亭右,掘石)

  明大人你看,咱们还出得去城吗?洋兵可是快到啦,千真万确!

  田富贵行!我有办法!你倒是帮帮我来呀!

  明大人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指甲是养了多年的吗?碰坏了多么可惜!

  田富贵命都保不住了,还管指甲?我的明大人!

  明大人唉!真没想到,义和团会惹出这么大的祸来!洋兵一进来,鸡犬不留啊!

  田富贵当初你可那么虔诚,在自己的花园里设起坛来,天天磕头烧香!

  明大人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朝廷原来禁止老百姓练团,可是团一进北京,连西太后都不敢不说民心可用,团是义民了!我要是不信,他们敢说我是二毛子,要了我的命!你想想,要不是那样,我们这给朝廷办大事的人,哪能够轻易准小民造反呢?在这儿设坛,为是保护我跟我的一家子人呀!

  田富贵你的算盘打的真不错!(挖出一小匣)就是这个?

  明大人(急接过去)就是它!

  田富贵里边装着什么好东西?珍珠?金刚钻?

  明大人那,你甭管!跟你说一句知心的话吧:你对我好,我必对你好!等天下太平了,我给你弄个五、六品的官儿作作,一点也不难!快走吧!别叫团看见。他们在这儿多跟洋人打几天,咱们好逃得远一点!

  田富贵明大人,你阴透了!

  明大人你不阴?大家拚命,你到处捡便宜!昨天你得到的那一对翡翠戒指,值一千两银子!

  田富贵你要是看不起我呀,我的明大人,咱们散伙,各奔前程,好不好?

  明大人你看,你看,真是年轻,脸皮儿薄,禁不住一逗!得了吧!这不是挑眼拌嘴的好时候!

  田富贵那么就走吧!

  明大人这么好的宅子,这么好的花园,住了好几辈子,真舍不得呀!

  田富贵哼,洋兵一来,听说这里设过坛,要不一把火烧光才怪!

  明大人真能那样吗?

  田富贵你自己想想啊!

  明大人那,那,我不想走啦!

  田富贵你愿意烧死在这儿?你们作过大官儿的,可真罗嗦!你到底要怎样?快说!我没工夫跟你磨豆腐!

  明大人唉!搁在平日,你要敢对我这么说话呀,早就挨上了嘴巴!告诉我,到底怎么出城!要是没准谱儿,我就等烧死在自己的炕头上,反正什么好的都吃过,什么好的都穿过,这一辈子总算没白活!

  田富贵明大人,听着!你得去换换衣裳,这一套吃不开了。

  换上短打扮,我这儿有红布,你也包上头,戴上“老爷码儿”。城门上遇见团,一看是自己人,不会不放咱们出去。

  明大人有你这么一说。可是,包着头,遇上洋兵,那才热闹呢,准死无疑!

  田富贵明大人,细看看我:凭我这点聪明,能光带红布,不带白布吗?遇上洋兵,扔了红布,打起白旗,一点不费事嘛!

  明大人你这小伙子,比军机大臣还更足智多谋!可是,打着白旗,还出不去城,怎么办呢?

  田富贵那就更好了,带着洋兵,去搜拿义和团嘛!我知道团都住在哪些小庙里,一掏一个准,掏出来交给洋人,就立了大功!

  明大人好!好!我算佩服了你!我,头品顶戴,三眼花翎,给你请安啦!(请安)

  田富贵(还礼)不敢当!不敢当!大人请!(让明大人先走)

  〔高秀才听见了他们的话,由角门出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高秀才学生高中道请大人安!(并没请安)

  明大人罢啦!

  高秀才(猛啐明大人)呸!

  明大人(倒退)怎么回事儿?啐了我一脸唾沫,怪脏的!

  田富贵老梆子,闪开!要不然,我一铁锹把你拍扁了!

  高秀才田富贵,我不再跟你过话!你不止没有一点人味儿,连猫狗的味儿都没有!

  田富贵我(要打)……

  明大人别打!别打!我就怕打架!高秀才,躲开!要不然呢,你也跟我走吧,搭个伴儿!

  高秀才跟你走?看见没有?(示以手中的红带,往腰上系)我也是义和团!

  明大人你老胡涂了,不想活着了!

  高秀才胡涂?听见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全明白了!洋人洋教怎么霸道,我亲眼得见,所以我才跟师兄们到北京来。进了城,我们住的是小庙,睡的是土地,吃的是棒子面,不动老百姓的一草一木。我本想,有这么多纯正忠勇的义民,上边必然受到感动,上下实在可以一条心,一个劲儿,齐心对外,转危为安。

  可是,我把你们这上边的人看得太高了,太大了。你们另有打算,看团民不好惹,就天天叫师兄,赶到看风头不对了,你们赶紧想逃跑,又要打白旗投降,作汉奸,杀义民!你们只知有己,不知有民;只知有家,不知有国!洋人猖狂,因为你们胆小如鼠!百姓无衣无食,因为你们吸尽民脂民膏!你们吃里爬外,欺软怕硬!义和团比你们胜强十倍、百倍!师兄们有颗真心,你们浑身连一根骨头也没有!我不再多说了,看你把我怎么办吧,明大人!

  明大人这,这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田富贵快走!用不着跟这个老疯子费话!

  高秀才不准动!有我,就不准你们由这儿逃出去!

  田富贵真逗气儿呀!老梆子,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举锹要拍)

  高大嫂(急从角门出来,托住田富贵臂)田富贵!你个吃里爬外,乘火打劫的东西!我看明白了,放走孙知县的必定是你!现在,你又巴结上了这个姓明的大官儿,出卖义和团!你打算逃出去,哼哼,休想!

  田富贵臭娘们!放手!别等我要了你的狗命!(对明大人)还不快跑吗?

  明大人哎哟!我的腿抽筋儿!快来背着我!

  高秀才哈哈哈,还有比我更糟的人呢!

  〔丁双喜搀着丘二头进来,丘二头受了伤。

  高大嫂双喜,快来!别叫这个汉奸跑喽!

  丁双喜丘二头受了伤!

  田富贵(对明大人)快跑!快!

  丘二头我看谁敢跑!

  丁双喜二头,别动!我去!(拉住丘二头)

  丘二头(挣开)田富贵,汉奸,你跑不了!(抓住田富贵,扔出去,他自己也倒下)

  高大嫂二头!二头!怎么样啦?

  丁双喜二头!醒醒!

  高秀才醒醒!

  丘二头(猛地坐起来)双喜,走,还得打去!

  高大嫂什么?你受了伤,很重!

  丘二头伤重,在这儿也好不了!要死,死在明处!走,好双喜!别人拦我,你总会陪着我走吧!

  〔外面炮声大作,飞来一“巨弹”,噗哧一声落在亭畔。

  明大人(吓昏,倒下)我的妈呀!

  丁双喜(拾起“炮弹”)先生,大嫂!洋兵是快到了!看,西瓜!

  高秀才大炮打西瓜?这是开什么玩笑呢?

  高大嫂双喜说对了!官兵放西瓜,既欺骗咱们,又不得罪洋人,不是吗?

  高秀才哼!进了趟北京,确是长见识,无奇不有嘛!

  丘二头他们放假炮,咱们真玩命,谁对谁不对,老天爷知道!双喜,走!

  高大嫂你们别走!等我把大师兄请回来,商量商量怎么办!

  明大人(坐起来)师兄,仙姑!乘着洋兵还没来到,把我送出城去吧,有你们的好处!

  丁双喜你要再出声,我一枪戳死你!

  明大人别那么办,我乖乖的,我乖!

  〔高永义、冯铁匠、牛大海、吴七、仙姑甲、乙,一同回来,均甚疲惫。大家向神坛打问讯,而后坐下。

  高大嫂仙姑们,去给大师兄们烧水!

  仙姑甲

  仙姑乙是!(去烧水)

  丘二头大师兄!我把田富贵摔死了!要是我不对,你就罚我吧!

  高秀才大师兄!我控告田富贵:混入神团,居心叵测,乘火打劫,抢劫民财,其罪一;勾结官吏,临阵脱逃,其罪二;准备降敌,出卖义民,其罪三!有此三罪,死有余辜!

  高永义丘二头,你作的对!

  丘二头我对?好啦,诸位师兄,咱们再见了!

  高永义你干什么去?

  高大嫂你已经受了伤!

  丘二头我受了伤,跟着你们是你们的累赘!我去打!我不会说什么,你们要是看我象个义和团,就叫我去吧!

  冯铁匠二头!师兄!走到天边上去,我老冯会背着你!你不是累赘,是我的亲手足!

  高永义吴七哥!把他送到小庙里去,上点药!出了什么岔子,拿你是问!

  吴七好!我会不错眼珠地看着他!走吧,二头,还等什么呢?

  〔丘二头不肯走。

  高大嫂二头,听大伙儿的话吧!把病养好,不是打的更有劲儿吗?

  吴七大嫂说的对!等你病好了点,我陪着你,你打到哪里,我打到哪里!(把丘二头搀走)

  高秀才唉!团跟团不一样啊!有田富贵,也有丘二头,叫我怎么说呢?

  丁双喜(对明大人)起来!见大师兄去!

  明大人好!好!大师兄!这两天短看你们,十分抱歉!

  高大嫂是呀,你忙嘛!忙着收拾金银财宝,想逃出城去!你知道洋兵快到了,就不告诉我们一声,作个准备!

  明大人那,那是我的疏忽,很对不起!现在,我告诉你们几句良言:咱们哪,打不过外国,别钻死牛犄角!

  高永义胡说!你怕外国,我们义和团不怕!

  明大人是!是!你们不怕!我没骨头!这也不足为怪:我家大业大爵位大,难免娇嫩点;你们呢,风吹雨打惯了,就硬棒点,不是吗?得啦,事到如今,谁也别再抱怨谁,商商量量地办吧!看见这个小匣子没有?不大,里边的东西也不多,可是无价之宝,又贵重,又轻巧!你们好好地把我送出城去,咱们二一添作五,你们一半,我一半儿,好不好?

  众人(大笑)哈哈哈……

  明大人怎么?怎么?还嫌少吗?师兄们可以随我到宅里去,我多少还有几件康熙五彩的花瓶,乾隆御笔的福寿字儿,你们随便拿!

  高永义把匣子拿来!

  明大人那,出了城,把我送出城,再分东西!

  冯铁匠(抢过匣子)拿来吧!(递给高永义)

  高永义(接过匣子,扔在荷池里)去你的吧!

  明大人哎哟!那是命根子哟!

  高永义呸!你拿我们当作什么样的人了?我们是上这儿来捡瓶子罐子的吗?有你这样的大官,天下怎么会不乱呢!双喜,把他押下去,看起来!

  丁双喜是!(对明大人)走!

  明大人双喜师兄,我老老实实的!到那边,我先给你挑两件值钱的东西,叫他们瞧瞧!请吧,请!

  丁双喜少说废话,走!(押明大人入角门)

  〔贺天庚跑进来。

  贺天庚大师兄,听说洋兵进了永定门!前门城上的官兵已经逃下城来,神团上去了!可也有人说,那不是洋兵,是西北的老团。

  冯铁匠要是老团呢,更好;洋兵呢,咱们也不含糊!反正是穷棒子骨,死在哪儿也一样;死在家里也不见得有棺材!

  牛大海对!官兵撤下去,更好,省得碍咱们的事!

  高大嫂老二,你怎么说?谁没有冤屈,谁也不会当义和团。可是,高家屯这一团,多少总得算是咱们俩带出来的,咱们得给大伙儿想个好主意!

  冯铁匠大嫂,乘早儿别那么说!当义和团是天意,没人怪你们高家!大师兄,听你一句话,你说往西,我们决不会往东!

  众人对!是这么说!

  高永义师兄们,到底咱们想打痛快仗不想?

  冯铁匠想得快把牙咬碎了!

  高永义好!洋兵来了,好!咱们出城,迎着洋兵打!到城外,咱们人熟地熟,又有青纱帐,凭咱们的劲头儿,再斗点智,准能打胜仗!在这儿,西太后、明大人、田富贵,全骗咱们,叫咱们有本事施展不出来。到了城外,咱们自己作主,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不受别人的气,不上别人的当!大伙儿看怎么样?

  牛大海大师兄,你的看法对!

  高大嫂这么打不好,就那么打;打活了,才能打胜!

  冯铁匠好!大嫂说的好!怎么打都行,我就是不打白旗,给鬼子兵跪下!

  高永义先生怎么说?

  高秀才我不懂兵书战策,不敢乱说!跟你们在一块儿这么多日子,叫我看明白,民非亡国之民,朝廷乃亡国之朝廷!民可用而不用,官可杀而不杀,伤心哉!不多说,我跟着你们走,死而无怨!

  〔一巨响。吴七飞跑而来。

  吴七大师兄,洋炮打前门!官兵四下逃散!

  高永义七哥,快把我们的人全调回,在小庙外聚齐,等号令,往城外冲!

  吴七是!(飞跑而去)

  高永义大嫂,带仙姑们到西院去,调回双喜,看有粮没有,借一点,不准动别的东西。小庙外会齐儿!

  高大嫂仙姑们,走!(领她们入角门)

  高永义冯师傅,天庚师兄,你们打先锋。

  冯铁匠

  贺天庚是!

  高永义大海师兄,你督后队。

  牛大海是!

  高永义先生,你捧神牌,人到哪儿,神牌到哪儿。神保佑你!

  高秀才神保佑大家!(端起神牌)咱们的国是大国,民是良民,别叫洋人把我们当作一块肥肉,分着吃了,灭了我们!

  高永义还有,还有于铁子呢!

  高秀才他,他的红腰带,我系上了!(一个流弹飞来,打中了他)啊!(倒下)

  众人先生!先生!

  高永义(把神牌拿起来,抱在怀中,单腿跪下)三哥!于铁子!睡过去的众师兄!都好好地睡吧!有咱们,多少外国,多少洋枪洋炮,也永远分吃不了咱们,灭不了咱们!

  〔众垂首,打问讯。外面枪炮声更急,杀声震天。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