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第一幕


  第一场

  时间一九五八年初春,早晨。

  地点北京某胡同内。

  人物

  平海燕

  王仁利

  李珍桂

  林三嫂

  井奶奶刘超云

  诸所长李天祥

  〔幕启:某胡同的一株大树下,树叶刚出芽。平海燕立,

  王仁利倚树而坐。

  平海燕怎样啦?大叔!

  王仁利行了,不要紧啦!

  平海燕我陪您到医院去看看吧?

  王仁利不用!不用!刚才我心里一阵闹得慌,现在过去了!

  好姑娘,好同志,甭管我啦!我再定定神,就可以去上班!

  平海燕那我可不放心!您要是不愿意上医院,我把您送回家去,然后打电话给您请半天假吧?

  王仁利别,别请假!工作正紧张,我哪能动不动就请假呢?(立)

  平海燕那么,我去给您找点开水,喝完再走?

  王仁利也不用,好同志!唉!同志,你知道吗?在解放前,我专受警察的气!

  平海燕您从前……

  王仁利卖力气吃饭,什么都干过,也蹬过三轮儿。哼,一想起当年的警察,再看看今天的警察,真,真是一言难尽!我受过多少欺侮啊!

  平海燕您受的那些气呀,我也赶上了个尾巴!

  王仁利你比我幸福多了,姑娘!我呀,并不比那时候街面上的任何人特别坏,可也不特别好,没作过对社会有好处的事!一想起来,我心里就发愧!

  平海燕那时候您就恨旧社会!

  王仁利同志,那时候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我只能偷偷摸摸地出个坏主意,报复一下!

  平海燕您举个例子吧!

  王仁利啊——在北京沦陷时期,人人得给日本兵行礼!有一天我故意慢行礼。日本兵好揍了我一顿。后来,我拉上一个喝醉了的日本兵,我也好好地揍了他一顿!

  平海燕大叔,您有根!

  王仁利别叫我脸上发绕了吧,同志,我有什么根哪?我没作过什么对人有益的事!

  平海燕您现在可是挺好啊!

  王仁利现在我要是再不要强,还算个人吗?北京一解放啊,救了我的命!

  平海燕您现在是……

  王仁利去年还蹬三轮,现在是运输工人了。

  平海燕家里的日子过得还好吧?

  王仁利很好!很好!

  平海燕家里都有什么人哪?

  王仁利(回答不上来)有……啊,有……同志,谢谢你,我行啦,赶紧去上班!(欲走)

  〔李珍桂上。

  平海燕大叔,我陪您走几步吧!(同王走)

  王仁利同志,同志!你回去吧,回去吧,我真行啦!

  平海燕我跟您走几步,看看您是不是真行啦!

  王仁利好,你看!(大步走,平随下)

  李珍桂(呆呆地看着王的背影)他?他?他上这儿干吗来啦!莫非……

  平海燕(回来)李大妈,我问您上哪儿去?您干吗直勾勾地发楞啊?

  李珍桂(不愿意回答)啊,啊,我上车站接我的儿子天祥去!

  他复员了,回来住几天,然后到工厂搞生产去。

  平海燕天祥就回来?那可真好!

  李珍桂是呀!我说,刚才那个人,你认识吗?

  平海燕不认识。他走着走着直晃悠,我把他搀到树下边坐了一会儿。我问他家里有什么人,他好象不愿意说。李珍桂不愿意说……

  平海燕哟!我忘了告诉他,我们管替人民寻亲觅友。难道他也许把家里的人丢啦?解放前那些年,天下大乱,有多少多少人家丢了亲人!

  李珍桂还不光丢了啊,我的好姑娘!卖儿卖女的事多得很呢!那个人不住在咱们这溜儿吧?

  平海燕我没问他在哪儿住,他不象是咱们这一区的。

  李珍桂也没问他姓什么吗?

  平海燕问啦,他姓王,从前是蹬三轮的,现在是运输工人。

  李珍桂噢……

  平海燕怎么啦?李大妈!

  李珍桂没,没什么!我既作街道工作,就得关心别人哪!

  平海燕在您当治保委员以前,您就爱帮助别人!

  李珍桂你真会鼓励我!好,我快走吧!

  平海燕我给您叫辆三轮吧?

  李珍桂不用!我会坐电车去,一会儿就到!噢,再告诉你一件事,小平!我们院子的林三嫂,前些日子,不是逛厂甸把孩子丢了,叫小刘同志给找回来了吗?平海燕是呀,林三嫂三十好几了,还象个孩子,喇喇忽忽的!

  李珍桂从那天起,她积极起来,进步的还真不坏哩!咱们都得给她打气,对不对?

  平海燕对!我马上看看她去!您快走吧,大妈!

  李珍桂我马上走!一会儿就回来,我想准有大汽车送我们!(下)

  〔林三嫂挑着水桶出来。

  平海燕三嫂!挑水去呀?

  林三嫂是呀,我挑,省得又麻烦你们的小刘同志啊!

  平海燕哼,恐怕小刘不见得高兴!

  林三嫂他不高兴,我们可全高兴了呢!李大妈,我,还有全院的人都说了:咱们院子里这么多人,可是天天小刘同志来给井老奶奶挑水,说不下去!今天由我开个头儿,我抓早去挑,挑满了缸!

  平海燕三嫂你真行!

  林三嫂好嘛,就专凭小刘同志给我找着了孩子,我也得卖卖力气!你看我多么马虎呀,净管自己看这个看那个,会把小虎儿给丢了!

  平海燕好在不会真丢了!

  林三嫂那不是因为你们真负责任吗?好家伙,别说真丢了,丢一会儿还差点把我急死呢!

  平海燕三嫂,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去,您也出去找点工作,跃进一下,不好吗?

  林三嫂是呀,我也想过啦,在家里跃进不起来呀!

  平海燕对!得出去加入个什么组织!

  林三嫂可是呀,就怕老林不愿意!

  平海燕请李大妈劝劝他呀!大伙儿不是都愿意听李大妈的话吗?

  林三嫂对!

  〔井奶奶出来。

  平海燕老奶奶,您好哇?好几天没看见您啦!

  井奶奶(开玩笑地)你这个姑娘不想着老奶奶嘛!看人家刘同志,林三嫂,真跟我的亲儿女一样!

  平海燕论岁数,我得是您的孙女,老奶奶!

  井奶奶哎!你们真叫我这老婆子心里痛快啊!八十岁了,没想到你们对我都这么好,叫我还想再活八十!三嫂啊,挑半桶吧,我一个人喝不了那么多水!

  林三嫂半桶哪行呢?小刘同志待会儿一看,缸没满,他准得又去挑!

  井奶奶真是的,谁见过当巡捕的给老街坊挑水呢?

  林三嫂老太太,现在不叫当巡捕的,叫人民警察!

  井奶奶我知道啊!可是,五十年前的话呀说着顺嘴儿!

  平海燕老奶奶,您也不光说五十年前的话,对眼前的事也挺关心的!

  井奶奶真会说话呀!你的话就好比玫瑰花儿张开了嘴儿,一股子香味儿钻到我心里去!嗯,嗯,我得告诉你:李大妈呀,刚才上车站接儿子去了。

  平海燕是呀,我刚刚碰见了她,她高高兴兴的!

  井奶奶高高兴兴的?在她出门之前,我去让她喝我一碗刚沏好了的茶。她呀,在屋里掉眼泪呢!

  林三嫂掉眼泪?那不象李大妈呀!她是咱们这儿的积极分子,不管风里雨里,什么事都走到前面,没皱过眉,干吗掉眼泪呢?难道她不爱她的儿子天祥吗?

  井奶奶三嫂,你可千万别乱说!她搬到这儿来的时候,老伴儿已经死啦,她只带着天祥,母子俩呀寸步不离,别提多么亲热啦!

  平海燕您没问过李大妈,她的老伴是谁,从哪儿搬来的?

  井奶奶问过,她只说是由城外头搬来的,别的呀,什么也不说!

  平海燕城外头还有什么亲戚吗?

  井奶奶天祥告诉我,他还有个叔叔!

  林三嫂说也奇怪,这几年了,咱们谁也没见过这个叔叔!

  井奶奶三嫂,我可不准你刨根问底地去问李大妈!你的嘴笨,说话没有分寸!

  平海燕对,三嫂,老奶奶想的对!咱们都愿意帮助人,可别叫人家觉得不好受!

  林三嫂哎!我就是个爆竹筒子!好,我多干事儿,少说话!

  可是老奶奶也爱发脾气,不象李大妈那么有耐心,会说服人!

  井奶奶反正我比你强点!

  平海燕老奶奶,您想,李大妈干吗掉眼泪呢?

  井奶奶我猜呀,莫非她还另有儿女,所以一听说天祥回来,勾起来伤心?

  平海燕嗯!您想的有点意思!老奶奶,您得下点工夫,随机应变地问问李大妈和天祥。咱们不能袖手旁观,看着别人掉眼泪呀!

  林三嫂哼,我就不掉眼泪。遇见难事,我哇哇地哭!(看见刘超云来了)哟!小刘同志来了,我快跑!(跑下)

  刘超云(赶过来)老奶奶,这是怎么回事?您叫林三嫂给挑水啦?

  井奶奶哪是我的主意呀,她自己要去!得啦,谁挑不一样啊,反正我老婆子沾了大伙儿的光!

  〔诸所长走来。

  诸所长井奶奶!您好啊?

  井奶奶好啊!诸所长!来,说会儿话吧!

  诸所长不啦,我有事去!小平,你回去查一查拣来的失物,有到期上交的赶紧交上去,我一会儿就回来!老奶奶,再见!(下)

  平海燕我就去,所长!老奶奶,过两天,天长点儿,我来给您拆洗被子!

  井奶奶那就更不敢当啦!再说,李大妈已经定下了,你说晚啦,好姑娘!

  刘超云小平,你去吧,我招呼着老奶奶!

  平海燕老奶奶,再见!有什么事只管叫我们作,我们都是您的儿女!(下)

  井奶奶哎!哎!(望着平的后影)多么体面的姑娘啊!从前哪,我见着穿制服的就躲到远远的去;现在,我越看你们就越爱你们,你们简直都象鲜花似的那么叫人爱看!

  刘超云老奶奶,别夸奖我们了吧!我们的工作并没都作好!

  我们哪,大多数都年纪轻,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井奶奶你呀,小伙子,谦虚的有点过火!给我挑水的是你,给林三嫂找到孩子的也是你!那天,为救火,你还受了点伤!

  刘超云那……那都算不了什么!

  井奶奶算不了什么?你不明白呀,我们这上了年纪的人,从前遇见的净是惨事儿!现在呀,你们叫我这黄土埋了半截的老婆子心里老热乎乎的!

  〔林三嫂挑水回来。

  林三嫂哟!刘同志,还在这儿哪?

  刘超云专等跟你换肩儿呢,三嫂!我来!(抢水桶)

  林三嫂别抢!不把水倒在缸里,不能算我完成任务呀!

  井奶奶三嫂啊,叫他挑进去吧!要不然,你再丢了孩子,他可不管找啦!

  林三嫂老奶奶,您也学会拿我开心啦?(把水桶让给刘)

  井奶奶活到老学到老嘛!(笑)

  〔胡同口外有大汽车停住声,众人告别声。

  林三嫂大概是天祥回来了!真快!(迎过去)〔李天祥扛着行李,同妈妈上。

  林三嫂大兄弟,天祥!回来啦?

  李天祥回来喽!你好哇?三嫂!老奶奶,您更硬朗啦!(放下行李)

  井奶奶唉!我大概永远死不了啦!近来连伤风咳嗽都跟我请了假喽!好孩子,你,你简直象个小老虎嘛!

  李珍桂老奶奶,他不光是身体好啊,还学了文化,已经是初中毕业的程度啦!

  井奶奶文武双全,横是快作元帅了!

  李天祥我复员了,老奶奶,作不了元帅!

  李珍桂天祥过两天就下工厂,我看他作个劳动模范,倒有把握!

  刘超云(出来,仍挑着桶)天祥!天祥同志!(伸出手去)

  李天祥(握手)超云!服务的劲儿还是这么大!(就手儿接过水桶去)

  刘超云怎么回事?

  李天祥怎么回事?有复员军人的地方,叫你去挑水,听说过吗?

  井奶奶别挑喽!谁也别去!我的肚子装不下四桶水!

  刘超云这回不是给您挑,是给林三嫂!

  林三嫂给我挑?

  刘超云啊!你只顾了老奶奶,不看看自己的缸!

  林三嫂我的缸空啦?

  刘超云大概从昨天就空了!

  林三嫂嘿!要是开个竞赛大会,比比谁马虎呀,我准得头奖!

  〔众大笑。

  (幕)

  第二场

  时间前场后一日,星期日清早。

  地点某公园内幽静的一角。

  人物丁宏

  王秀竹

  王新英沈维义〔幕启:某公园极为幽静的一角,王秀竹愁苦地坐在一块大石上,丁宏无可如何地来回走,手里拿着张报纸。

  丁宏秀竹,上月评比,你的工作成绩很出色,照这样下去,不久就能做个先进工作者,你应该更积极,高兴嘛!

  王秀竹是,我是要积极。只有忘我的劳动,我才能报答党跟毛主席的大恩大德。

  丁宏这就对了。秀竹,事情要一样一样地解决,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事都摆出来,弄得什么也解决不了!

  王秀竹唉!

  丁宏秀竹,别发愁!别的事能不能很快地解决,你我都不知道。可是,你准知道再加把劲儿,就能做个先进工作者,你也准知道我真心爱你!

  王秀竹丁宏,我真感激你,能够爱我这么一个人!

  丁宏难道只是感激?

  王秀竹我,我也爱你!

  丁宏这不结啦,还不赶快结婚,等什么呢?

  王秀竹正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叫你再想一想。你工作积极,为人正直,有眼睛的好姑娘都会喜欢你,你何必非抓住我不放手呢?我,我,十三岁就……

  丁宏为什么老记着那段历史呢?是那个可恨的旧社会把你推进火坑里去的,不是你自己的过错!

  王秀竹可是,可是,进过火坑的女人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回事!一想起来,我就浑身乱颤,手脚出凉汗!

  丁宏(坐在她旁边,温柔地)秀竹,亲爱的,勇敢点,勇敢点!不再想那个,想现在,想将来!你看,今天你已经是个好工人,病治好了,有了文化,谁问你过去的事呢?你再加加油,明天就可能作个劳动模范!你应当比谁都更高兴,干吗发愁落泪呢?

  王秀竹(有了点笑容)丁宏,你多么好哇!假如我没经过那回事,清清白白地遇见你,我们的爱情该多么干净美丽啊!

  丁宏看,你还是没解开扣儿!咱们现在的爱情就干净,就美丽!我建议咱们下星期天就结婚,不能再等!

  王秀竹再稍等等吧!要是咱们能够找到我的妈,叫你的父母和我娘看着咱们结婚,有多么好啊!

  丁宏咱们不是没有找啊,找不到可有什么办法呢?寻人广告登了不止一次,可是……谁知道她老人家……

  王秀竹别乱猜吧!要说死呀,我应当是头一个!病死,打死,折磨死,都很现成,我既没死,叫党给救活,我就相信妈也必定还活着呢!

  丁宏咱们先结婚,也不妨碍寻找妈妈呀!

  王秀竹她老人家一定也正找我!谁知道她掉了多少眼泪,伤过多少次心呢!对啦,还是先找到妈妈!要是咱们光顾自己的幸福,可还叫老人家天天掉眼泪,咱们不是太自私了吗?想想看,一家子先团圆了,咱们再结婚,不是喜上加喜吗?

  丁宏好,我听你的话!可是,上哪儿找去呢?怎么找呢?

  王秀竹先找我的弟弟!他年轻,不会象老人那么容易……

  丁宏那就赶快再登寻人广告吧!

  王秀竹对!可是,谁知道弟弟改了名字没有呢?他也不知道我现在叫王秀竹呀!

  丁宏就用你的小名好啦。小名叫什么?

  王秀竹叫招弟儿。我的确招来了弟弟,可是又把他丢了!

  丁宏唉,那年月,够多么惨哪!

  王秀竹(出神地回忆)当初啊,我也就十来岁吧,老拿弟弟当个活洋娃娃,给他梳小辫儿,(丁宏一边听一边翻阅报纸)给他眉毛中间点红点儿,他老实极了,我怎么摆弄他,他也不着急!我一给他梳小辫儿,我们就一齐唱:小小子,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干吗呀?点灯说话儿,吹灯作伴儿,明儿早晨起来梳小辫儿!(泣)

  丁宏秀竹!看,看这里!怎么?又哭啦?别哭!别哭!看这段新闻!(指报)这儿说:母子失散了二十年,会叫人民警察给找到了!他们既然能替别人找到妈妈,也就能找到咱们的妈妈!告诉我,老人家们在解放前是住在北京吗?

  王秀竹也是,也不是!

  丁宏怎么也是也不是呢?

  王秀竹爸爸妈妈原住在北京,可是日本兵在这儿的时候,混不下去了,爸爸上了张家口。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看见爸爸!据说,他死在那里!

  丁宏不管怎么说,人民警察准有办法!走,咱们马上到派出所去!

  王秀竹我,我不敢去!

  丁宏这是什么话?你知道今天的人民警察都是多么可爱!

  王秀竹不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一提起那段历史,我就光会哭,说不上话来!

  丁宏有我帮助你,你不会光哭,不说话!走吧!

  王秀竹我想,还是写信好!一边哭一边写,只耽误自己的时间,不耽误别人的工夫!

  丁宏也好!马上回去写!你说,我写!

  王秀竹走吧!你多么好啊!

  丁宏你怎么光说我好呢?说得我怪不好受的!

  王秀竹你是好!你是好!在解放前,我没遇见过你这样的男人!

  丁宏要是不解放,我也找不到你这样的姑娘!走吧?亲爱的!(把报纸扔下)

  王秀竹也好吧!(携手缓缓同下)

  〔王新英与沈维义同上。

  王新英维义,你去陪妈妈、姐姐吧,不用跟着我!

  沈维义姐姐会招呼着妈妈,我跟你走走吧!看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儿!

  王新英维义,你去吧!去吧!别管我!你越照顾我,我心里越不得劲儿!你多么幸福,妈妈那么硬朗,姐姐又那么关心你!看我……

  沈维义新英,你的脾气是有点古怪!

  王新英本来嘛,我这个倒霉蛋儿,几岁的时候就入了孤儿院!你一点也不知道那时候的孤儿院是什么样子,我逃跑过两三次!解放后,我入了教养院,我又逃跑过一次,可是又自动地回去了!

  沈维义我真不放心你!你现在不会由学校里跑出去吧?

  王新英那也难说!一想起妈妈、姐姐来呀,我就要到处去找,找遍了全中国!(拾起那张报纸,随便地看)星期天,每个园子都唱好戏!

  沈维义新英!我去跟妈妈要点钱,请你听《闹天宫》,好不好?

  王新英我没有心程看戏!

  沈维义新英!你不该这样,这会把你的身体搞坏!

  王新英维义,维义,看!(指报)

  沈维义(看)这可是好消息!上派出所去,走!你还记得父母的名字?

  王新英记得!父亲叫王仁利,早死在外边啦!母亲叫王桂珍。

  沈维义姐姐呢?

  王新英就记得小名,招弟儿!大概姐姐也只记得我的小名儿,我的小名叫小马儿。

  沈维义那就行了!这儿(指报)不是说,只要有姓名就行吗?

  王新英恐怕不那么简单!

  沈维义新英!你应当信任咱们的人民警察,他们有智慧,有热情!

  王新英可是呀,维义,万一找不到,我的心里可就更沉重了!

  沈维义你光有顾虑,没有行动,也不对呀!

  王新英行动!行动!失散了十五年,我跟他们面对了面也不认识呀!

  〔丁宏与王秀竹又回来。

  丁宏对不起,这份报是我的,还没看完!你们不看了吧?

  王新英给你吧,同志!谢谢你!(递)

  丁宏(接报)秀竹,咱们快走吧?

  王秀竹快走!假若几天之内把他们找到,我不得乐坏了吗!(同下)

  王新英看样子,他们也是找人的!嘿,说句老话儿,人民警察真积了大德啦!

  沈维义嗯,那位女同志还就许是你的姐姐呢!

  王新英哪有那么巧的事?你没听见她叫秀竹吗?

  沈维义你刚才说的,只记得她的小名儿,你怎么知道现在她不叫秀竹?

  王新英你太乐观了,维义!

  沈维义不象你,顾虑这个,顾虑那个,顾虑专家!

  王新英那,都因为自幼儿丢了母亲!你有什么委屈,一直地就去找妈妈说说委屈,心里就轻松了。我有了委屈跟谁说去?藏在心里!你能堂堂正正地当着妈妈落泪,我有眼泪只能掉在枕头上!

  沈维义你的心理分析不坏,该作个小说家!走吧,上派出新去,别再耽误着!

  王新英万一,万一到了那儿,民警说:只有这么三个名字,叫我们上哪儿找去?我,我受不住!

  沈维义你怎么知道他们会那么说呢?顾虑专家!你不去,我替你去,我已经记住了那三个名字!

  王新英好!我去!你呢?

  沈维义当然陪你去!

  王新英不去告诉你妈妈一声?

  沈维义不用了!妈妈知道,我要是丢了,她会去托人民警察把我找回来!(同下)

  (幕)

  第三场

  时间第二天,中午。

  地点李珍桂家中。

  人物

  李天祥

  井奶奶

  林三嫂李珍桂〔幕启:李天祥独当看书,时时看看手表。他穿着短夹袄,上面有一块补钉,补得不大好看。井奶奶进来。

  井奶奶天祥!

  李天祥(急立)哟,老奶奶!没听见您进来!

  井奶奶你念书念入了神嘛!

  李天祥快坐下,老奶奶!

  井奶奶我站站,直直腰好!天祥,你这哪是休息呢?不说出去逛逛公园,看看电影,一天到晚拿着本书,老念!老念!

  李天祥老奶奶,过两天我去搞工业,不得预备预备吗?况且,我这儿也没光念书!

  井奶奶还干什么哪?

  李天祥外面火上蒸着包子,我看着呢!(看表)还有五分钟就得了!老奶奶,您尝尝我作的豆沙包子吧,准叫您满意!

  井奶奶你在哪儿学的蒸包子呀?

  李天祥部队里呗!

  井奶奶真是一人学会了八宗艺呀!那块补钉也是自己补的呀?补的可差点劲!我要戴上老花镜,还能补得更好看点!

  李天祥是吗?老奶奶!可是您不会演戏!

  井奶奶什么?

  李天祥我说您不会演戏!

  井奶奶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

  李天祥老奶奶,这是名演员倪明霞到部队慰问我们,给我补的!

  井奶奶倪明霞?就是那个长得象仙女、嗓子比笙管笛箫还好听的姑娘?

  李天祥就是她!

  井奶奶真了不得!那么大的角儿还肯补衣裳,真了不得!补的再难看一点,我也没的说了!

  李天祥是嘛!您这么一想,这就跟绣花儿一样好看了!

  井奶奶唉!年头儿变得呀,净出叫人想不到的事!我说老大,别光学这个那个,也得张罗个媳妇,省得衣破无人补啊!

  李天祥当然喽!您等着吃我的喜酒吧!

  井奶奶你看,我还当是你不要媳妇呢!

  李天祥老奶奶,我又不是杜勒斯!

  井奶奶什么毒、辣、私?提又毒、又辣、又自私的人干吗呀?

  李天祥老奶奶,杜勒斯是美国的,他说呀,咱们这儿不要家庭啦!

  井奶奶噢!他怎么知道咱们的事情?地道瞎扯!我就盼着你娶个又能干又漂亮的小媳妇,你妈妈呀,光是街道上的事儿就忙不过来啦!有个儿媳妇,也好帮帮她呀!

  李天祥妈妈可真进步了,真拿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作!

  井奶奶可是呀,她有时候坐着发愣,眼泪在眼圈里转!

  李天祥真的吗?真的吗?

  井奶奶我又不是那个什么斯,能够造谣言吗?

  李天祥她为什么落泪呢!想我?我常写家信哪!

  井奶奶告诉我,天祥,她是你的亲娘不是?

  李天祥是亲娘不是?(稍迟疑了一下)是!是!她是最好的妈妈!

  井奶奶嗯!我再问你一句,她还有过别的儿女没有?

  李天祥我不知道!

  井奶奶你怎么连有兄弟姐妹没有都不知道?

  李天祥知道,没有!没有!

  井奶奶她结婚以前的事,你没问过吗?

  李天祥问过!妈妈什么也没告诉过我!

  井奶奶在你们搬进城里以前,你不是有个叔叔,还是舅舅,他也没对你说过什么吗?

  李天祥也没有!老奶奶,您为什么问这些个呢?

  井奶奶我愿意叫咱们都高高兴兴,没有一个人暗地里掉眼泪!掉眼泪的年月过去啦,不是吗?

  李天祥老奶奶,您说的好!据您看,妈妈为什么偷偷地掉眼泪呢?

  井奶奶我这可是乱猜呀,老大!比方说,你妈妈是改嫁过来的,没有把孩子带过来……

  李天祥老奶奶,那……那不会!老奶奶,妈妈一会儿就回来,我不便问她,您跟她说说好不好?假若您真猜对了,我一定想法子找到她的儿女!

  井奶奶你愿意?

  李天祥我添两个兄弟姐妹不好吗?全国的人民都是亲人,何况一母所生的呢?

  井奶奶好!我跟你妈妈说,两个老太太容易说到一块儿。你也别闲着,去找那个叔叔或是舅舅,问问他,你现在是小伙子了,他不至于还不肯对你说实话!

  李天祥可是,好几年没通信了,叫我上哪儿去找呢?

  井奶奶去问派出所呀!

  李天祥喝,老奶奶,您可真有办法!

  井奶奶我哪有办法呀!我就知道派出所的同志什么都管,还管给我挑水呢!

  李天祥对!就那么办!(闻)嗯?怎么有点糊味儿?

  林三嫂(在门口)天祥!锅燕干了吧?

  李天祥哎哟!忘了!(往外跑)

  林三嫂(入)老奶奶,大伙儿老说我马虎,其实呀,谁也不能永远不粗心!

  井奶奶老给自己宽心丸儿吃,三嫂!我当初作小媳妇的时候啊,连说错一句话,婆婆都能闹一天!我的心哪老在嗓子眼儿这溜儿!

  林三嫂喝!那够多么难受啊!现在可好喽,没有那样的婆婆啦!哼,古时候做媳妇的得受多少罪呀!

  井奶奶什么古时候呀,那是不远的事儿!你们这年轻的就是不知道从前的苦处!

  李天祥(上)得啦,幸而没把锅烧炸了!老奶奶,您在这儿吃包子,我出去办那回事!(拿起外衣)

  林三嫂怎么?天祥!就准老奶奶吃呀?

  李天祥也有你的,三嫂!告诉我妈,不用等我吃饭!(下)

  井奶奶三嫂,咱们不能把他们的都吃光了啊!

  林三嫂嗐!老奶奶,我就那么没心眼儿?您放心,我尝七个八个的就行了!

  井奶奶你呀,三嫂,简直是个大孩子!

  林三嫂我逗着您玩哪!我呀,打定了主意,到街道食堂给大伙儿作饭去!您看我有点出息没有?

  井奶奶好!好!你去吧!可有一样儿,你跟三爷商量了没有?

  林三嫂跟他商量干吗?我作的是正经事!

  井奶奶那不大好吧?

  李珍桂(上)老奶奶!三嫂!

  井奶奶李大妈,你又上哪儿去了?看,跑得这么喘嘘嘘的!

  李珍桂反正一天不闲着呗,作了就是作了,还说什么呢?

  井奶奶不是叫你表功,是我要听听!

  李珍桂好吧,我不敢不听老奶奶的话!我呀,一早出去,在大树底下捡着一串儿钥匙。

  林三嫂一串儿钥匙?准是锯碗的丢了的。锯碗的管配钥匙呀!

  李珍桂锯碗的不那么早出来,三嫂!我没顾得干别的,就找了小平去。我们俩都想啊,带着一串钥匙上班的也许不是银行的就是邮局的。多半是邮局的,邮局开门早啊!我们俩就往各处邮局一打电话,果然找到了失主儿,是个女同志,急得都说不上话来啦!

  林三嫂她就马上来,取了走啦?

  李珍桂小平忙,我又怕邮局的女同志脱不开身,我就飞跑给送去了。别的都是小事,我怕把丢东西的人急坏了!

  林三嫂李大妈,您的心眼可真是好哇!

  李珍桂什么好不好的,能替别人伸把手的就伸把手!

  林三嫂李大妈,我跟您学,我打定了主意,去到食堂帮忙!不会作菜,我可会挑水买东西什么的呀!

  李珍桂食堂里正缺你这么一把手!来吧!来吧!可是,你跟三爷商量了吗?

  井奶奶你看如何?李大妈也这么说不是?

  林三嫂我要一跟他商量啊,他准不许我去!他都好,就是有点自私!

  李珍桂三嫂,你必得跟他商量好了。你要是不愿意自己说,我跟他说去!

  林三嫂对!您说比我说更有劲儿!(下)

  井奶奶李大妈你行,真会拉拢人!

  李珍桂团结人,老奶奶!大伙儿的事大伙儿办,先得讲团结。

  井奶奶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呀!

  李珍桂对了!咱们胡同的食堂就快开啦,我得去找点家伙,送到食堂去。(找东西,放在一处)

  井奶奶我帮帮你吧?

  李珍桂老奶奶坐着歇歇吧!您岁数大了,我们都该伺候您!

  井奶奶我要帮助你几句话!

  李珍桂那好哇!您岁数大,经验多,您说吧!

  井奶奶李大妈,我看哪,你有心事!

  李珍桂心事?我不愁吃,不愁穿,里里外外都顺当,有什么心事呢?

  井奶奶咱们哪可都是过来人!咱们没法儿忘了从前的事!

  李珍桂一忙啊,可也就把那些不痛快的事儿忘啦!

  井奶奶可是你常想,还掉泪呢!

  李珍桂还掉泪?我不是爱掉眼泪的人,井奶奶!

  井奶奶我看见好几次了!

  李珍桂您看错了吧?老太太!

  井奶奶李珍桂,你这个实在人怎么学着说谎呢?

  李珍桂我不会说谎!我是想啊,话说出来有好处,就说;没好处,说它干什么呢!老奶奶,我去给您拿两个包子来,您尝尝,天祥作的馅子!

  井奶奶我不吃!你不对我说实话,我不吃你的包子!(要走)

  李珍桂您慢着点,我搀着您吧!

  井奶奶甭管我!李珍桂!

  〔林氏夫妇吵起来。

  李珍桂哟!林家的两口子又吵上啦!(急往外走)

  井奶奶你歇歇,我管管他们去!

  李珍桂您甭分心,交给我吧!

  林三嫂(闯了进来)李大妈,您说这个人可恶不可恶?我听您的话,刚一跟他商量,他就横着来了!他说,我要到食堂去,谁管孩子呢?

  李珍桂咱们有托儿所呀!

  林三嫂我也是那么说。可是,他说,谁出托儿的那份钱呢?

  李珍桂三嫂,三爷说的也对!这么办,你不必整天工作,几时有空,来给挑挑水什么的就行!

  井奶奶你出去,我给你照应着孩子!

  李珍桂要不然呢,你就参加缝纫小组,那有些收入!

  林三嫂可是,我的活计拿不出手去呀!我就是个笨人,我恨我自己这么没本事!

  李珍桂不能那么说,三嫂!我去跟三爷商量商量,你先把这些盆盆罐罐送到食堂去,然后看三爷喜欢你去作什么,再看你愿意不愿意。商量着办,什么事就都好办!协商好了,你有不会的,我教给你!好,我找三爷去!对,还得给孩子带俩包子,我就是疼你们的小虎儿!(下)

  井奶奶唉!这个人光知道帮助别人,可就是不说自己的委屈!(三嫂拿筐子装家伙)三嫂,你慢着点,别给碰碎了!

  林三嫂看您说的,我就那么不中用!(说着,把小瓦壶的嘴儿碰掉)得!我是没用,壶嘴儿掉啦!

  (幕)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