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

  一說起禪智內供的鼻子,池尾地方是沒一個不知道的。長有五六寸,從上脣的上面直拖到下頦的下面去。形狀是從頂到底,一樣的粗細。簡捷說,便是一條細長的香腸似的東西,在臉中央拖着罷了。

  五十多歲的內供是從還做沙彌的往昔以來,一直到升了內道場供奉的現在爲止,心底裏始終苦着這鼻子。這也不單因爲自己是應該一心渴仰着將來的淨土的和尚,於鼻子的煩惱,不很相宜;其實倒在不願意有人知道他介意於鼻子的事。內供在平時的談話裏,也最怕說出鼻子這一句話來。

  內供之所以煩膩那鼻子的理由,大概有二,——其一,因爲鼻子之長,在實際上很不便。第一是吃飯時候,獨自不能吃。倘若獨自吃時,鼻子便達到碗裏的飯上面去了。於是內供叫一個弟子坐在正對面,當吃飯時,使他用一條廣一寸長二尺的木板,掀起鼻子來。但是這樣的吃飯法,在能掀的弟子和所掀的內供,都不是容易的事。有一回,替代這弟子中童子打了一個噴嚏,因而手一抖,那鼻子便落到粥裏去了的故事,那時是連京都都傳遍的。——然而這事,卻還不是內供之所以以鼻子爲苦的重大的理由,內供之所以爲苦者,其實卻在乎因這鼻子而傷了自尊心這一點。

  池尾的百姓們,替有着這樣鼻子的內供設想,說內供幸而是出家人;因爲都以爲這樣的鼻子,是沒有女人肯嫁的。其中甚而至於還有這樣的批評,說是正因爲這樣鼻子,所以纔來做和尚。然而內供自己,卻並不覺得做了和尚,便減了幾分鼻子的煩惱去。內供的自尊心,較之爲娶妻這類結果的事實所左右的東西,微妙得多多了。因此內供在積極的和消極的兩方面,要將這自尊心的毀損恢復過來。

  第一,內供所苦心經營的,是想將這長鼻子使人看得比實際較短的方法。每當沒有人的時候,對了鏡,用各種的角度照着臉,熱心地揣摩。不知怎麼一來,覺得單變換了臉的位置,是沒有把握的了,於是常常用手託了頰,或者用指押了頤,堅忍不拔地看鏡。但看見鼻子較短到自己滿意的程度的事,是從來沒有的。內供際此,便將鏡收在箱子裏,嘆一口氣,勉勉強強的又向那先前的經几上唪《觀世音經》去。

  而且內供又始終留心着別人的鼻子。池尾的寺,本來是常有僧供和講論的伽藍。寺裏面,僧坊建到沒有空隙;浴室裏是寺僧每日燒着水的。所以在此出入的僧俗之類也很多。內供便堅忍地物色着這類人們的臉。因爲想發現一個和自己一樣的鼻子,來安安自己的心。所以烏的絹衣,白的單衫,都不進內供的眼裏去;而況橙黃的帽子,壞色的僧衣,更是生平見慣,雖有若無了。內供不看人,只看鼻子,——然而竹節鼻雖然還有,卻尋不出內供一樣的鼻子來。愈是尋不出,內供的心便漸漸地愈加不快了。內供和人說話時候,無意中扯起那拖下的鼻端來一看,立刻不稱年紀的臉紅起來,便正是爲這不快所動的緣故。

  到最後,內供竟想在內典外典裏尋出一個和自己一樣的鼻子的人物,來寬解幾分自己的心。然而無論什麼經典上,都不說目犍連和舍利弗的鼻子是長的。龍樹和馬鳴,自然也只是鼻子平常的菩薩。內供聽人講些震旦的事情,帶出了蜀漢的劉玄德的長耳來,便想道,假使是鼻子,真不知使我多少膽壯哩。

  內供一面既然消極地用了這樣的苦心,別一面也積極地試用些縮短鼻子的方法,在這裏是無須乎特地聲明的了。內供在這一方面,幾乎做盡了可能的事。也喝過老鴉腳爪煎出的湯;鼻子上也擦過老鼠的尿。然而無論怎麼辦,鼻子不依然五六寸長地拖在嘴上麼?

  但是有一年的秋天,內供的因事上京的弟子,從一個知己的醫士那裏,得了縮短那長鼻子的方法來了。這醫士,是從震旦渡來的人,那時供養在長樂寺的。

  內供仍然照例,裝着對於鼻子毫不介意似的模樣,偏不說便來試用這方法;一面卻微微露出口風,說每吃一回飯,都要勞弟子費手,實在是於心不安的事。至於心裏,自然是專等那弟子和尚來說服自己,使他試用這方法的。弟子和尚也未必不明白內供的這策略。但內供用這策略的苦衷,卻似乎動了那弟子和尚的同情,駕反感而上之了。那弟子和尚果然適如所期,極口地來勸該用這方法;內供自己也適如所期,終於依了那弟子和尚的熱心的勸告了。

  所謂方法者,只是用熱湯浸了鼻子,然後使人用腳來踏這鼻子,非常簡單的。

  湯是寺的浴室裏每日都燒着。於是這弟子和尚立刻用一個提桶,從浴室裏汲了連手指都伸不下去的熱水來。但若直接地浸,蒸汽吹着臉,怕要燙壞的。於是又在一個板盤上開一個窟窿,當作桶蓋,鼻子便從這窟窿中浸到水裏去。單是鼻子浸着熱湯,是不覺得燙的。過了片時,弟子和尚說:

  “浸夠了吧。……”

  內供苦笑了。因爲以爲單聽這話,是誰也想不到說着鼻子的。鼻子被湯蒸熱了,蚤咬似的發癢。

  內供一從板盤窟窿裏抽出鼻子來,弟子和尚便將這熱氣蒸騰的鼻子,兩腳用力地踏。內供躺着,鼻子伸在地板上,看那弟子和尚的兩腳一上一下地動。弟子常常顯出過意不去的臉相,俯視着內供的禿頭,問道:

  “痛罷?因爲醫士說要用力踏。……但是,痛罷?”

  內供搖頭,想表明不痛的意思。然而鼻子是被踏着的,又不能如意地搖。這時擡了眼,看着弟子腳上的皸裂,一面生氣似的說:

  “不痛。……”

  其實是鼻子正癢,踏了不單不痛,反而舒服的。

  踏了片時之後,鼻子上現出小米粒一般的東西來了。簡括說,便是像一匹整烤的拔光了毛的小雞。弟子和尚一瞥見,立時停了腳,自言自語似的說:

  “說是用鑷子拔了這個哩。”

  內供不平似的鼓起了兩頰,默默地任憑弟子和尚辦。這自然並非不知道弟子和尚的好意;但雖然知道,因爲將自己的鼻子當作一件貨色似的辦理,也免不得不高興了。內供裝了一副受着不相信的醫生的手術時候的病人一般的臉,勉勉強強地看弟子和尚從鼻子的毛孔裏,用鑷子鉗出脂肪來。那脂肪的形狀像是鳥毛的根,拔去的有四分長短。

  這一完,弟子和尚才吐一口氣,說道:

  “再浸一回,就好了。”

  內供仍然皺着眉,裝着不平似的臉,依了弟子的話。

  待到取出第二回浸過的鼻子來看,誠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縮短了。這已經和平常的竹節鼻相差不遠了。內供摸着縮短的鼻子,對着弟子拿過來的鏡子,羞澀地怯怯地望着看。

  那鼻子——那一直拖到下面的鼻子,現在已經誑話似的萎縮了,只在上脣上面,沒志氣地保着一點泄喘。各處還有通紅的地方,大約只是踏過的痕跡罷了。既這樣,再沒有人見笑,是一定的了。——鏡中的內供的臉,看着鏡外的內供的臉,滿足然地眨幾眨眼睛。

  然而這一日,還有怕這鼻子仍要伸長起來的不安。內供無論唪經的時候,吃飯的時候,只要有閒空,便伸手輕輕地摸那鼻端去。鼻子是規規矩矩地存在上脣上邊,並沒有伸下來的氣色。睡過一夜之後,第二日早晨一開眼,內供便首先去摸自己的鼻子,鼻子也依然是短的。內供於是乎也如從前的費了幾多年,積起抄寫《法華經》的功行來的時候一般,覺得神清氣爽了。

  但是過了三日,內供發現了意外的事實了。這就是,偶然因事來訪池尾的寺的侍者,卻顯出比先前更加發笑的臉相,也不很說話,只是灼灼地看着內供的鼻子。而且不止此,先前將內供的鼻子落在粥裏的中童子那些人,若在講堂外遇見內供時,便向下忍着笑,但似乎終於熬不住了,又突然大笑起來。還有進來承教的下法師們,面對面時,雖然恭敬地聽着,但內供一向後看,便屑屑地暗笑,也不止一兩回了。

  內供當初,下了一個解釋,是以爲只因自己臉改了樣。但單是這解釋,又似乎總不能十分的說明。——不消說,中童子和下法師的發笑的原因,大概總在此。然而和鼻子還長的往昔,那笑樣總有些不同。倘說見慣的長鼻,倒不如不見慣的短鼻更可笑,這固然便是如此罷了。然而又似乎還有什麼緣故。

  “先前倒還沒有這樣的只是笑,……”

  內供停了唪着的經文,側着禿頭,時常輕輕地這樣說。可愛的內供當這時候,一定惘然地眺着掛在旁邊的普賢像,記起鼻子還長的三五日以前的事來,“今如零落者,卻憶榮華時”,便沒精打采了。——對於這問題,給以解釋之明,在內供可惜還沒有。

  ——人類的心裏有着互相矛盾的兩樣的感情。他人的不幸,自然是沒有不表同情的。但一到那人設些什麼法子脫了這不幸,於是這邊便不知怎的覺得不滿足起來。誇大一點說,便可以說是其甚者且有願意再看見那人陷在同樣的不幸中的意思。於是在不知不覺間,雖然是消極的,卻對於那人抱了敵意了。——內供雖然不明白這理由,而總覺得有些不快者,便因爲在池尾的僧俗的態度上,感到了這些旁觀者的利己主義的緣故。

  於是乎內供的脾氣逐漸壞起來了。無論對什麼人,第二句便是叱責。到後來,連醫治鼻子的弟子和尚,也背地裏說“內供是要受法慳貪之罪的”了。更使內供生氣的,照例是那惡作劇的中童子。有一天,狗聲沸泛地嗥,內供隨便出去看,只見中童子揮着二尺來長的木板,追着一隻長毛的瘦狗在那裏跑。而且又並非單是追着跑,卻一面嚷道“不給打鼻子,喂,不給打鼻子”而追着跑的。內供從中童子的手裏搶過木板來,使勁地打他的臉。這木板是先前掀鼻子用的。

  內供倒後悔弄短鼻子爲多事了。

  這是或一夜的事。太陽一落,大約是忽而起風了,塔上的風鐸的聲音,擾人地響。而且很冷了,在老年的內供,便是想睡,也只是睡不去。輾轉地躺在牀上時,突然覺得鼻子發癢了。用手去摸,彷彿有點腫,而且這地方,又彷彿發了熱似的。

  “硬將他縮短了的,也許出了毛病了。”

  內供用了在佛前供養香花一般的恭敬的手勢,按着鼻子,一面低低地這樣說。

  第二日的早晨,內供照例地絕早地睜開眼睛看,只見寺裏的銀杏和七葉樹都在夜間落了葉,院子裏是鋪了黃金似的通明。大約塔頂上積了霜了,還在朝日的微光中,九輪已經眩眼地發亮。禪智內供站在開了護屏的檐廊下,深深地吸一口氣。

  幾乎要忘卻了的一種感覺,又回到內供這裏,便在這時間。

  內供慌忙伸手去按鼻子。觸着手的,不是昨夜的短鼻子了;是從上脣的上面直拖到下脣的下面的,五六寸之譜的先前的長鼻子。內供知道這鼻子在一夜之間又復照舊地長起來了。而這時候,和鼻子縮短時候一樣的神清氣爽的心情,也覺得不知怎麼地重複回來了。

  “既這樣,定再沒有人笑了。”

  使長鼻子蕩在破曉的秋風中,內供自己的心裏說。
上一頁
作者:芥川龍之介
类型:短篇小说
总字数:3912
阅读量:119
可阅书店
Amazon AD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