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史  本纪第一 太祖上

太祖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姓耶律氏,讳亿,字阿保机,小字啜里只,契丹迭刺霞濑益石烈乡耶律弥里人。德祖皇帝长子,母曰宣简皇后萧氏。唐咸通十三年生。初,母梦日堕怀中,有娠。及生,室有神光异香,体如三岁儿,即能匍匐。祖母简献皇后异之,鞠为己子。常匿于别幕,涂其面,不令他人见。

三月能行;啐而能言,知未然事。自谓左右若有神人翼卫。虽龆龀,言必及世务。时伯父当国,疑辄咨焉。既长,身长九尺,丰上锐下,目光射人,关弓三百斤。为挞马狘沙里。时小黄室韦不附,太祖以计降之。伐越兀及乌古、六奚、比沙狘诸部,克之。国人号阿主沙里。

唐天复元年,岁辛酉,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为本部夷离堇,专征讨,连破室韦、于厥及奚帅辖刺哥,俘获甚众。冬十月,授大迭烈府夷离堇。

明年秋七月,以兵四十万伐河东代北,攻下九郡,获生口九万五千,驼、马、牛、羊不可胜纪。九月,城龙化州于潢河之南,始建开教寺。

明年春,伐女直,下之。获其户三百。九月,复攻下河东怀远等军。冬十月,引军略至蓟北,俘获以还。先是德祖俘奚七千户,徙饶乐之清河,至是创为奚迭刺部,分十三县。遂拜太祖于越、总知军国事。

明年岁甲子,三月,广龙化州之东城。九月,讨黑车子室韦,唐卢龙军节充使刘仁恭发兵数万,遣养子赵霸来拒。霸至武州,太祖谍知之,伏劲兵桃山下。遣室韦人牟里诈称其长酋所遣,约霸兵会平原。既至,四面伏发,擒霸,歼其众,乘胜大破室韦。

明年七月,复讨黑车子室韦。唐河东节度使李克用遣通事康令德乞盟。冬十月,太祖以骑兵七万会克用于云州,宴酣,克用借兵以报刘仁恭木瓜涧之役,太祖许之。易袍马,约为兄弟。及进兵击仁恭,拔数州,尽徙其民以归。

明年二月,复击刘仁恭。还,袭山北奚,破之。汴州朱全忠遣人浮海奉书币、衣带、珍玩来聘。十一月,遣偏师讨奚、霫诸部及东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降之。十二月,痕德堇可汗殂,群臣奉遗命请立太祖。曷鲁等劝进。太祖三让,从之。

元年春正月庚寅,命有司设坛于如迂王集会埚,燔柴告天,即皇帝位。尊母氏为皇太后,立皇后萧氏。北宰相辖刺、南宰相耶律欧里思率群臣上尊号曰天皇帝,后曰地皇后。庚子,诏皇族承遥辇氏九帐为第十帐。

二月戊午,以从弟迭栗底为迭烈府夷离堇。是月,征黑车子室韦,降其八部。

夏四月丁未朔,唐梁王朱全忠废其主,寿弑之,自立为帝,国号梁,遣使来告。刘仁恭子守光囚其父,自称幽州卢龙军节度使。秋七月乙酉,其兄平州刺史守奇率其众数千人来降,命置之平卢城。

冬十月乙巳,讨黑车子室韦,破之。

二年春正月癸酉朔,御正殿受百官及诸国使朝。辛巳,始置惕隐,曲族属,以皇北撒刺为之。河东李克用卒,子存勖袭,遣使吊慰。

夏五月癸酉,诏撒刺讨乌丸、黑车子室韦。

秋八月壬子,幽州进合欢瓜。

冬十月己亥朔,建明王楼。筑长城于镇东海口。遣轻兵取吐浑叛入室韦者。

三年春正春月,幸辽东。

二月丁酉朔,梁遣郎公远来聘。

三月,沧州节度使刘守文为弟守光所攻,遣人来乞兵讨之。

命皇弟舍利素、夷离堇萧敌鲁以兵会守文于北淖口。进至横海军近淀,一鼓破之,守光溃去。因名北淖口为会盟口。

夏四月乙卯,诏左仆射韩知古建碑龙化州大广寺以纪功德。

五月甲申,置羊城于炭山之北以通市易。

冬十月己巳,遣鹰军讨黑车子室韦,破之。西北嗢娘改部族进輓车人。

四年秋七月子戊子朔,以后兄萧敌鲁为北府宰相。后族为相自此始。

冬十月,乌马山奚库支及查刺底、锄勃德等叛,讨平之。

五年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丙申,上亲征西部奚。奚阻险,叛服不常,数招谕弗听。是役所向辄下,遂分兵讨东部奚,亦平之。于是尽有奚、霫之地。东际海,南暨白檀,西逾松漠,北抵潢水,凡五部,咸入版籍。

三月,次泺河,刻石纪功。复略地蓟州。

夏四月壬申,遣人使梁。

五月,皇弟刺葛、迭刺、寅底石、安端谋反。安端妻粘睦姑知之,以告,得实。上不忍加诛,乃与诸弟登山刑牲,告天地为誓而赦其罪。出刺葛为迭刺部夷离堇,封粘睦姑为晋国夫人。

秋七月壬年朔,斜离底及诸蕃使来贡。

八月甲子,刘守光僭号幽州,称燕。

冬十月戊午,置铁冶。

十一月壬午,遣人使梁。

六年春正月,以化葛为惕隐。

二月戊午,亲征刘守光。

三月,至自幽州。

夏四月,梁郢王友珪弑父自立。

秋七月丙午,亲征术不姑,降之,俘获以数万计。命弟刺葛分兵攻平州。

八月壬辰,上次恩德山。皇子李胡生。

冬十月戊寅,刺葛破平州,还,复与迭刺、寅底石、安端等反。甲申,遣人使梁致祭。壬辰,还次北阿鲁山,闻诸弟以兵阻道,引军南趋十七泺。是日燔柴。翼日,次七渡河,诸弟各遣人谢罪。上犹矜怜,许以自亲。

是岁,以兵讨两冶,以所获僧崇文等五十人归西楼,建天雄寺以居之,以示天助雄武。

七年春正月甲辰朔,以用兵免朝。晋王李存勖拔幽州,擒刘守光。甲寅,王师次赤水城,弟刺葛等乞降。上素服,乘赭白马,以将军耶律乐姑、辖刺仅阿钵为御,解兵器、肃侍卫以受之。因加慰谕。刺葛等引退,上复数遣使抚慰。

二月甲戌朔,梁均王友贞讨杀其兄史友珪,嗣立。

三月癸丑,次芦水,弟迭刺哥图为奚王,与安端拥千余骑而至,给称入觐。上怒曰:“尔曹始谋逆乱,朕特恕之,使改过自新,尚尔反覆,将不利于朕。”遂拘之。以所部分隶诸军。

而刺葛引其众至乙室堇淀,具天子旗鼓,将自立,皇太后阴遣人谕令避去。会弭姑乃、怀里阳言车驾且至,其众惊溃,掠居民北走,上以兵追之。刺葛遣其党寅底石引兵径趋行宫,焚其辎重、庐帐,纵兵大杀。皇后急遣蜀古鲁救之,仅得天子旗鼓而已。其党神速姑复劫西楼,焚明王楼。上至土河,秣马休兵,若不为意。诸将请急追之,上曰:“俟其远遁,人各怀土。怀土既切,其心必离,我军乘之,破之必矣。”尽以先所获资畜分赐将士,留夷离毕直里姑总政务。

夏四月戊寅,北追刺葛。己卯,次弥里,问诸弟面木叶山射鬼箭厌禳,乃执叛人解里向彼,亦以其法厌之。至达里淀,选轻骑追及培只河,尽获其党辎重、生口。先遣室韦及吐浑酋长拔刺、迪里姑等五人分兵伏其前路,命北宰相迪里古为先锋进击之。刺葛率兵逆战,迪里古以轻兵薄之。其弟遏古只临阵,射数十人毙,众莫敢前。相拒至晡,众乃溃。追至柴河,遂自焚其车乘庐帐而去。前遇拔刺、迪里姑等伏发,合击,遂大败之。刺葛奔溃,遗其所夺神帐于路,上见而拜奠之。所获生口尽纵归本土。其党库古只、磨朵皆面缚请罪。师次札堵河,大雨暴涨。

五月癸丑,遣北宰相迪辇率骁骑先渡。甲寅,奏擒刺葛、涅里衮阿钵于榆河,前北宰相萧实鲁、寅底石自刭不殊。遂以黑白羊祭天地。壬戌,刺葛、涅里衮阿钵诣行在,以稿索自缚,牵羊望拜。上还至大岭。时大军久出,辎重不相属,士卒煮马驹、采野菜以为食,孳畜道毙者十七八,物价十倍,器服资货委弃于楚里河,狼藉数百里,因更刺葛名暴里。丙寅,至库里,以青牛白马祭天地。以生口六百、马二千三百分赐大、小鹘军。

六月辛巳,至榆岭,以辖赖县人扫古非法残民,磔之。甲申,上登都庵山,抚其先奇首可汗遗迹,徘徊顾瞻而兴欢焉。

闻狱官涅离擅造大校,人不堪其苦,有至死者,命诛之。壬辰,次狼河,获逆党雅里、弥里,生埋之铜河南轨下。放所俘还,多为于骨里所掠。上怒,引轻骑驰击。复遣骁将分道追袭,尽获其众并掠者。庚子,次阿敦泺,以养子涅里思附诸弟叛,以鬼箭射杀之。其余党六千,各以轻重论刑。于厥掠生口者三十余人,变俾赎其罪,放归本部。至石岭西,诏收回军乏食所弃兵仗,召北府兵验而还之。以夷离堇涅里衮附诸弟为叛,不忍显戮,命自投崖而死。

秋八月己卯,幸龙眉宫,轘逆党二十九人,以其妻女赐有功将校,所掠珍宾、孳畜还主,亡其本物者,命责偿其家;不能偿者,赐以其部曲。

九月壬戌,上发自西楼。

冬十月庚午,驻赤崖。戊寅,和州回鹘来贡。癸未,乙室府人迪里古、迷骨离部人特里以从逆诛。诏群臣分决滞讼,以韩知古录其事,只里姑掌捕亡。

十一月,祠木叶山。还次昭乌山,省风俗,见高年,议朝政,定吉凶仪。

十二月戊子,燔柴于莲花泺。

八年春正月甲辰,以曷鲁为迭刺部夷离堇,忽烈为惕隐。

于骨里部人特离敏执逆党怖胡、亚里只等十七人来献,上亲鞫之。辞多连宗及有胁从者,乃杖杀首恶怖胡,余并原释。于越率懒之子化哥屡奸谋,上每优容之,而反覆不悛,召父老群臣正其罪,并其子戮之,分其财以给卫士。有司所鞫逆党三百人,狱既具,上以人命至重,死不复生,赐宴一日,随其平生之好,使为之。酒酣,或歌、或舞、或戏射、角牴,各极其意。明日,乃以轻重刑。首恶刺葛,其次迭刺哥,上犹弟之,不忍置法,杖而释之。以寅底石、安端性本庸弱,为刺葛所使,皆释其罪。

前于越赫底里子解里、刺葛妻辖刺已实预逆谋,命皆绞杀之。寅底石妻涅离胁从,安端妻粘睦姑尝有忠告,并免。因谓左右曰:“诸弟性虽敏黠,而蓄奸稔恶。尝自矜有出人之智,安忍凶狠,谿壑可塞而贪黩无厌。求人之失,虽小而可恕,谓重如泰山;身行不义,虽入大恶,谓轻于鸿毛。昵比群小,谋及妇人,同恶相济,以危国祚。虽欲不败,其可得乎?北宰相实鲁妻余卢睹姑于国至亲,一旦负朕,从于叛逆,未置之法而病死,此天诛也。解里自幼与朕常同寝食,眷遇之厚,冠于宗属,亦与其父背大恩而从不轨,兹可恕乎。”

秋七月丙申朔,有司上诸帐族与谋逆者三百余人罪状,皆弃市。上叹曰:“致人于死,岂朕所欲。若止负朕躬,尚可容贷。此曹恣行不道,残害忠良,涂炭生民,剽掠财产。民间昔有万马,今皆徒小,有国以来所未尝有。实不得已而诛之。”

冬十月甲子朔,建开皇殿于明王楼基。

九年春正月,乌古部叛,讨平之。

夏六月,幽州军校齐行本举其族及其部曲男女三千人请降,诏授检校尚书、左仆射,赐名兀欲,给其廪食。数日亡去,幽帅周德威纳之。及诏索之,德威语不逊,乃议南证。

冬十月戊申,钩鱼于鸭渌江。新罗遣使贡方物,高丽遣使进宝剑,吴越王钱镠遣滕彦休来贡。

是岁,君基太一神数见,诏图其像。

神册元年春二月丙戌朔,上在龙化州,迭烈部夷离堇耶律曷鲁等率百僚请上尊号,三表乃允。丙申,群臣及诸属国筑坛州东,上尊号曰大圣大明天皇帝,后曰应天大明地皇后。大赦,建元神册。初,阙地为坛,得金铃,因名其地曰金铃冈。坛侧满林曰册圣林。

三月丙辰,以迭烈部夷离堇曷鲁为阿庐朵里于越,百僚进秩、颁赉有差,赐酺三日,立子倍为皇太子。夏四月乙酉朔,晋幽州节度使卢国用来降,以为幽州兵马留后。甲辰,梁遣郎公远来贺。

六月庚寅,吴越王遣滕彦休来贡。

秋七月壬申,亲征突阙、吐浑、党项、小蕃、沙陀诸部,皆平之。俘其酋长及其户万五千六百,铠甲、兵仗、器服九十余万,宝货、驼马、牛羊不可胜算。

八月,拔朔州,擒节度使李嗣本。勒石纪功于青冢南。

冬十月癸未朔,乘胜而东。

十一月,攻蔚、新、武、妫、儒五州,斩首万四千七百余级。自代北至河曲逾阴山,尽有其地。遂改武州为归化州,妫州为可汗州,置西南面招讨司,选有功者领之。其围蔚州,敌楼无故自坏,众军大噪乘之,不逾时而破。时梁及吴越二使皆在焉,诏引环城观之,因赐滕彦休名曰述吕。

十二月,收山北八军二年春二月,晋新州裨将户文进杀节度使李存矩来降。进攻其城,刺史安金全遁,以文进部将刘殷为刺史。

三月辛亥,攻幽州,节度使周德威以幽、并、镇、定、魏五州之兵拒于居庸关之西,合战于新州东,大破之,斩首三万余级,杀李嗣恩之子武八。以后弟阿骨只为统军,实鲁为先锋,东出关略燕、赵,不遇敌而还。己未,于骨里叛,命室鲁以兵讨之。夏四月壬午,围幽州,不克。

六月乙巳,望城中有气如烟火状,上曰:“未可攻也。”

以大暑霖潦,班师。留曷鲁、卢国用守之。刺葛与其子赛保里叛入幽州。

秋八月,李存勖遣李嗣源等救幽州,曷鲁等以兵少而还。

三年春正月丙申,以皇弟安端为大内惕隐,命攻云州及西南诸部。

二月,达旦国来聘。癸亥,城皇都,以礼部尚书康默记充版筑使。梁遣使来聘。晋、吴越、渤海、高丽、回鹘、阻卜、党项及幽、镇、定、魏、潞等州各遣使来贡。

夏四月乙巳,皇弟迭烈哥谋叛,事觉,知有罪当诛,预为营圹,而诸戚请免。上素恶其弟寅底石妻涅里衮,乃曰:“涅里衮能代其死,则从。”涅里衮自缢圹中,并以奴女古、叛人曷鲁只生瘗其中。遂赦迭烈哥。

五月乙亥,诏建孔子庙、佛寺、道观。

秋七月乙酉,于越曷鲁薨,上震悼久之,辍朝三日,赠赙有加。冬十二月庚子朔,幸辽阳故城。辛丑,北府宰相萧敌鲁薨,戊午,以于越曷鲁弟污里轸为迭烈部夷离堇,萧阿古只为北府宰相。甲子,皇孙隈欲生。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