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君书  更法第一

孝公平画,公孙鞅、甘龙、杜挚三大夫御于君, 虑世事之变,讨正法之本,求使民之道。

君曰:“代立不忘社稷,君之道也;错法务明主 长,臣之行也。今吾欲变法以治,更礼以教百姓,恐天下之议我也。 ”

公孙鞅曰:“臣闻之,‘疑行无成,疑事无功, ’君亟定变法之虑,殆无顾天下之议之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见 负于世;有独知之虑者,必见訾于民。语曰:‘愚者闇于成事,知者 见于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郭偃之法曰:‘论至德者 ,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法者,所以爱民也;礼者,所 以便事也。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 。”

孝公曰:“善。”

甘龙曰:“不然。臣闻之,圣人不易民而教,知 者不变法而治。因民而教者,不劳而功成;据法而治者,吏习而民安 。今若变法,不循秦国之故,更礼以教民,臣恐天下之议君,愿孰察 之。”

公孙鞅曰:“子之所言,世俗之言也。夫常人安 于故习,学者溺于所闻。此两者所以居官守法,非所与论于法之外也 。三代不同礼而王,五霸不同法而霸,故知者作法,而愚者制焉;贤 者更礼,而不肖者拘焉。拘礼之人,不足与言事;制法之人,不足与 论变。君无疑矣。”

杜挚曰:“臣闻之,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 不易器。臣闻法古无过,循礼无邪。君其图之。”

公孙鞅曰:“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 复,何礼之循?伏羲神农教而不诛,黄帝尧舜诛而不怒,及至文武, 各当时而立法, 因事而制礼。礼法以时而定,制令各顺其宜,兵甲器 备各便其用。臣故曰:‘治世不一道,便国不必法古。’汤武之王也 ,不循古而兴;殷夏之灭也,不易礼而亡。然则反古者未可必非,循 礼者未足多是也。君无疑矣。”

孝公曰:“善。吾闻穷巷多怪,曲学多辨。愚者之笑,智者哀焉;狂夫之乐,贤者忧焉。拘世以议,寡人不之疑矣。 ”

于是遂出垦草令。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