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

(独幕剧)


全剧登场人物


  王三

  王妻

  赵五

  张七

时代


  一八八八年

地点


  某大都会

布景


  一间很破陋的屋子。王妻正盼望着王三回来,果然王三就回来了。可是夫妻见面,妻的情态非常热,夫的情态却非常冷。他的一副面孔叫人看了,仿佛觉得世界末日就要到了。看了他一身一手的鲜血斑点,不消说,更是叫人感觉一种杀气。

  

  王妻 你从哪里回来?

  王三 从哪里回来?你说我从哪里回来?你瞧瞧我这双手,你瞧瞧我这一身,你瞧瞧我这刀上的血!

  王妻 那么我先取盆水来,你洗手。


  王妻 其实,你那身衣服亦应该换一换。

  王三 换?拿什么换?唉!我怎么会吃了这碗倒霉饭!

  王妻 不吃又怎么办呢?

  王三 我简直不能瞧我这身衣服,一瞧,我的手脚发软,我的心发酸,我的眼发花,仿佛看见无数冤魂怨鬼围着我哭哭啼啼!

  王妻 那么你就脱去这身衣服罢!

  王三 脱去?脱去了,拿什么来替换?

  王妻 你不是还有一件短夹袄吗?

  王三 短夹袄?短夹袄不是狗儿去年穿到棺材里去了吗?

  王妻 那么……

  王三 唉!

  王妻 那么今早在我妈家里借了一件大褂,本来预备去当钱来替奶奶医病的,现在你就先换上罢。

  王三 奶奶的病怎样了?

  王妻 还是那样。

  王三 那么还是拿去当罢!

  王妻 你先换上罢。奶奶的病我再想法子。


  王三 怎么是女人的大褂?

  王妻 是我妈的。别人谁肯借衣服给我们当。

  王三 这我怎能穿?

  王妻 在家里穿穿不要紧。

  王三 出外呢?

  王妻 再想法子。


  王三 不要挂在这里!

  王妻 那么挂到哪里去?

  王三 砸到后面井里去!

  王妻 那么?

  王三 那么?……

  王妻 你真不想再吃这碗饭么?

  王三 难道你愿意我做一辈子的“刽子手”么?难道你愿意你的丈夫一辈子杀人么?你以为我是专门到这世界上来杀人的么?你惟愿我整天整夜的被冤魂怨鬼压着么?

  王妻 你今天干吗生这么大的气?我又没得罪你!

  王三 气!哼!

  王妻 你今天在外面受了谁的冤么?

  王三 冤?冤大着啦!唉!(仿佛见鬼似的)你们!你们!我求你们不要跟着我!饶了我罢!我向你们谢罪!(跪下)你们觉得你们死得冤枉么?但是——但是这不能怪我呀!我不过是听人使用的一个小差役……上头命令下来了,我怎能不执行呀?我真是想救你们的,心有余实在力不足啊!朋友……朋友……请你们饶了我罢!……请你们饶了我罢!别要整天整夜的跟着我!


  王妻 再喝一口水罢。

  王三 这是谁的哭声?

  王妻 你不要管他。

  王三 这是奶奶的声音!我要进去看她!好像她在叫我!你听,这不是……


  王妻 谁呀?

  赵五 我呀!

  王妻 你是谁呀?

  赵五 我是来收房钱的!

  王妻 不得了!不得了!收房钱的赵五又来了!

  王三 欠他几个月了?

  王妻 三个半月。

  王三 (仿佛又见鬼似的)呀!你们又来了!我请你们不要来了!你们为什么这样死死的缠着我?我与你们究竟有什么冤仇?

  赵五 (仍在外面)里面究竟有人没?


  赵五 里面死了人么,怎么还不开门?

  王妻 请进来罢,门没闩啦!


  王妻 我说是谁,原来是五爷,您从哪儿来?您请坐罢。

  赵五 王三在家么?

  王妻 没有。您是来取房钱么?

  赵五 是的。你们的房钱已经欠了三个多月,我们上头已经说坏话了,今天非交清不可。不然,不但要你们马上搬家,恐怕还得请你们坐牢呢!

  王妻 还是请您通融几天罢。我们实在没有钱。这几天连我们老太太害病,都没有请医生!

  赵五 谁叫你们不请医生?

  王妻 我们很想请医生,但是……

  赵五 但是没有钱,对吗?

  王妻 五爷真是晓得我们穷人的苦处。所以房钱还得请您迟延几天。

  赵五 这可不成!欠了三个多月,不能再迟延了!你们不要使我为难罢,我也是帮人收租的。倘若这房子是我的,像你这样的人住,就是不给钱也不要紧。可是我们的东家那可不成!欠了他的房钱,不但要搬家,还得坐牢!

  王妻 还是求您费心向房东老爷说个情面,通融这个月,下月决不再通融。

  赵五 (痴望着王妻)其实像你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欠人的房钱,你有多大年纪呀?

  王妻 你这话问得太奇怪!

  赵五 我问你有几岁?

  王妻 你为什么要问我的年纪?

  赵五 我不过是随便问问,并没有什么意思。多少?

  王妻 二十四——不,四十二。

  赵五 我看你只有二十四。你要是有几件漂亮衣服穿上倒很不坏。真是一朵鲜花插在污泥里!哈哈哈哈!

  王妻 你笑什么?

  赵五 我不过是随便笑笑罢了,并没有什么另外的意思。哈哈哈哈!

  王妻 请您不要笑了罢,笑得使人怪难受的!

  赵五 好,我不笑了。我问你,王三究竟上哪儿去了?

  王妻 出门去了。

  赵五 他一会儿回来么?

  王妻 恐怕他一时不能回。房钱迟早总要给您的,请您不必在这儿等候罢。

  赵五 房钱迟付早付,倒不要紧,不过……

  王妻 不过?

  赵五 不过我想乘王三没有回,在你这里歇一会儿。

  王妻 那么您尽管歇息,不过没有茶给您喝。

  赵五 用不着茶,和你谈谈就很止渴了!房钱请你放心,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我。万一你们没有钱,我替你们给,亦不要紧。

  王妻 这倒不必,只要请您迟延几天,我们就感恩不尽了。

  赵五 这没有什么不可,不过——不过王三究竟上哪儿去了?

  王妻 上衙门去了。

  赵五 上衙门去了?

  王妻 对,上衙门去了。

  赵五 是与人打官司去了么?

  王妻 不,他向来在衙门里当差。

  赵五 做官么?

  王妻 做官。

  赵五 做什么官?

  王妻 做一种官。

  赵五 做哪种官?

  王妻 很大的一种官。

  赵五 你能说得出他的官衔么?

  王妻 这倒说不清。我只知道他在衙门里权柄很大,一切的人命都操在他的手里!

  赵五 一切的人命都操在他的手里?

  王妻 对!都在他的巴掌心里。

  赵五 这倒很奇怪,你的当家的既然在衙门里有这么大的权柄,就应该很有钱。为什么你们还这样的穷,连房钱都付不出呢?

  王妻 这是因为我们当家的不要钱。

  赵五 这也许是你们当家的不会做官。

  王妻 不,他很会做官!

  赵五 既会做官,为什么不会弄钱呢?你瞧,现在哪个做官的没有发财?

  王妻 这是因为我们当家的太老实。

  赵五 做官就不应该老实,老实就不应该做官!我近来很厌烦替人收租钱,很想找个官儿做做,可惜没有门路。你可以向王三说说,看看他有什么门路。万一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差事,我亦可以暂时帮帮他的忙,替他计划计划发财的方法。

  王妻 这真好极了。等我们当家的回来了,我与他商量商量。真是,他真是太老实了!在衙门里做这大的官,还会没有钱过活,说来谁肯信!

  赵五 只怪他太老实,太愚蠢,手腕太不灵,将来你瞧我的!

  王妻 我准相信您会弄钱。因为您替人收了这多年的租钱,是很有弄钱的经验的!嗳呀,我要进去了,我们老太太醒了!

  赵五 你们老太太真是病了么?

  王妻 可不是吗?天天想请医生来瞧……

  赵五 为什么不请?也是因为没有钱么?我这儿借你两块钱罢。


  王妻 这就不敢当了!我觉得您真是一个心肠慈善的慈善家!

  赵五 我也觉得你真是一个很可怜很可爱的美人!


  王妻 对不住,我要进去看老太太了。

  赵五 我一会儿再来。王三回来了,请不要忘了我的事。


  张七 三嫂,三哥回来了没?

  王妻 刚回来。

  张七 在家么?

  王妻 在里面。

  张七 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很生气罢?

  王妻 可不是吗?你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这么生气?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见神见鬼的。

  张七 也难怪他要生气!今天衙门里本来要杀两个人,哪知杀第一个就连砍七刀,头才下来。轮到杀第二个的时候,三哥到底不肯下刀,好像疯了似的跑出了杀场。旁边当时又没有别人敢去代替,不得已,只好改到今天下午再去结果他。现在他们叫我来请三哥下午再去,叫他不要怕!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说也奇怪,三哥经手杀了这么些人,从来不怕,不知他为什么今天这样的害怕?

  王妻 三哥既是这样害怕,你为什么不代替他干呢?

  张七 我哪儿成?我只能做三哥的副手,叫我做正手,我就干不了了!

  王妻 这件案子你们分到多少钱?

  张七 据说分到三哥名下有二十块钱,到我名下有十块钱。

  王妻 钱还没有分下来么?

  张七 案子还没了,怎么就可以分钱?你去劝劝三哥罢,叫他赶快去完了这件案子。倘若他不去,不但这二十块钱分不到手,恐怕差事也难保!

  王妻 他已经说过他宁可做叫花子,再也不愿干“刽子手”了!

  张七 不愿再做刽子手了?

  王妻 对。

  张七 你让他不干么?

  王妻 他不愿干,我也没法儿勉强他干。

  张七 你想不想他干?

  王妻 我虽然不愿他干,可是又不能不想他干。你想,现在我们的房钱欠了三个多月,老太太还病在床上,等钱来请医生;米也没有了;冬天也快到了,棉衣还不知道在哪里。你瞧,倘若他认真不干,我们这一家怎样过活?

  张七 假如现在有二十块钱的收入,亦很可以救济一下。

  王妻 可不是吗?

  张七 那么你赶快设法劝劝他罢。

  王妻 我实在没法。你呢?

  张七 我倒有个法子。三哥不是很欢喜喝酒吗?我现在身边还有一瓶白干酒。(由衣袋内取出一瓶酒来)我们想法劝他喝酒,待他喝得差不多了,再把大刀交给他,你看他还怕不怕杀人!

  王妻 怎么你身边常常带着酒?

  张七 没有一个刽子手身边可以离酒的。没有酒,心不横,刀不硬,手没劲。

  王妻 你三哥平日杀人不喝酒么?

  张七 喝的,可是喝的太少。今天那个人他所以连砍七刀头才落地的缘故,都是因为他没喝醉!现在我们要把他灌醉!把他灌得醉醺醺的,叫他心不由主!他现在在里面么?你去请他来,让我来灌他,待他醉了,不由得他的心不横硬起来,不愁他手上的大刀不向人头上砍去!

  王妻 那么我去叫他。他已经来了!


  王三 我以为是收房钱的赵五在这儿逼账,吓得我半天不敢出来,原来是老七在这儿高谈阔论!

  王妻 赵五本是来过,刚走。

  王三 房钱怎样?

  王妻 他说今天非要不可,停会儿他再来!

  张七 咱们衙门里的饷也许快要发了罢?

  王三 得了罢!我就饿死,也不再指望衙门里的那几块造孽钱!

  张七 三哥,你这话我不很明白。

  王三 这有什么不明白!就是“刽子手”这碗饭,我起誓不吃了!

  张七 三哥要不干了么?

  王三 这哪是人干的活,整天整夜的杀人!世界上可干的事多着啦,为什么要整天整夜的刀不离手,手不离刀的过着屠夫的生活?

  张七 三哥这话对,不是三哥提醒我,我倒糊涂了!咱俩这碗饭简直不是人吃的!从此咱俩再不吃这碗饭了!三嫂,拿两只大碗来,我要与三哥喝上几碗,痛快一下!

  王三 真是闷气得很!

  张七 可不是吗,喝上几碗白干,心里定会舒服点!


  王三 说来也怪,早晨那个死鬼怎么连砍七刀,头才落地?莫非这里头有什么冤屈?

  张七 这是三哥心里不愿意,所以人头难落地。


  王三 我真是不愿干这个杀人的勾当。你不厌烦这个勾当么,老七?

  张七 哪能不厌烦?不过是没有法子。你想咱们不干这个把戏,咱们干什么?


  王三 咱们不能做点小买卖么?

  张七 做小买卖?本钱呢?

  王三 借去!

  张七 哪里借去?哼!谈何容易,这年头做买卖!何况你还没有本钱,就是有本钱也不容易!

  王三 那么咱们帮人打杂去?

  张七 帮人打杂去?上哪儿打杂去,请问?

  王三 托人找去!

  张七 谁肯替你找去,这个年头?


  王三 那么咱们干吗去?

  张七 你说!

  王三 你说!

  张七 我说咱们还是杀人去!

  王三 还是杀人去?

  张七 还是杀人去!


  王妻 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七 他已经醉了!他已经醉了!快!拿他的大刀和血衣来!

  张七 快给他!刚好,杀人的时候正到了!


  王三 你……你们这……这干吗?

  张七 叫你杀人去!

  王三 杀人去?

  张七 对,杀人去!


  王三 这是什么声音?

  王妻 奶奶的呼声!


  赵五 王三回来了么?

  王三 这是什么声音?

  王妻 这是收房钱的赵五敲门!


  赵五 这……这……是怎……怎么一回事?

  王妻 这是因为他喝醉了!

——幕——

上一页
作者:熊佛西
类型:其它
总字数:4275
阅读量:4
  • epub, 7.9KB
    下载
    Send to Email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