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七矮第1回 急難遄征 小阿童初催神木劍 飛行禦寇 凌雲鳳巧試宙光盤


蜀山劍俠傳》小一輩主要人物中的七矮,原以妙一真人之子齊金蟬爲首,率同石生,南海雙童甄艮、甄兌,南海玄龜殿散仙易周之孫、易晟之子易鼎、易震,因有一轉動師兄弟未來,先只六人。金蟬想要湊足七矮之數,便就着妙一真人夫婦率領長幼羣仙往銅椰島,爲大方真人神駝乙休與島主天癡上人解圍救災,釋嫌修好之際,暗中把白眉禪師的小徒弟小神僧阿童拉上,補了七矮的缺。等銅椰島事完,分手走去。

金蟬因峨眉開府,領命下山時,教祖妙一真人對於一班同門以後所居仙府以及別的使命,多半均經妙一真人備有仙書、錦囊之類相賜,獨對自己領導這一撥,只令相機行道濟世,自覓仙府,日期、地點全未限定。看去好似比較別人少了許多限制,算計未來形勢,必定險阻艱難。暗忖:“事繁責重,自己和石生在同門中年紀最輕,經歷也淺。

雖然得天獨厚,緣福較深,近得本門心法,尤爲深造,到底初次單獨行道,身爲一行表率。加以父師伯叔俱在閉洞煉法之際,少卻好些依仗。此後全仗個人修爲,應付稍一不慎,自身受害,還貽父師之羞。”越想越覺大意不得,由此便把昔時童心全收拾起。儘管師弟兄們一起,言笑晏晏,依舊天真,遇上事卻謹慎起來。

不久行至南疆,恰遇見前輩散仙中的惟一異人枯竹老人,加以指點,得了好些益處。

跟着聯合女神嬰易靜和峨眉三英中的李英瓊等一干同門,大戰紅髮者祖。正被妖法血焰圍困,忽然小神僧阿童持了枯竹老人神符飛來,向紅髮老祖說,身是散仙韋八公轉世。

指責紅髮者祖背義忘恩,叛教之事,假意報仇,用乾天靈火將紅髮老祖擒住。嗣經嵩山二老白谷逸、朱梅和楊瑾趕來解勸,義釋紅髮老祖,迫令改邪歸正。後因秦寒萼、李文行、向芳淑三個女同門,俱爲紅髮老祖化血神刀所傷,雖經齊霞兒用大荒山南星原散仙盧嫗所贈靈丸解救,將斷了的肢體接上,保住性命,如要完全復原,仍非北海陷空島的萬年續斷和靈玉膏不可。當時別的同門已奉有師命,回山的回山,行道的行道,送人的送人,各自作別散去。只剩女神嬰易靜、癩姑、李英瓊三個女同門和金蟬等七矮未走。

易靜。癩姑、李英瓊等三人因秦寒萼、李文-、向芳淑諸同門受傷,事由自己引起,好在相隔依還嶺幻波池誅戮豔屍玉娘子崔盈,開建仙府,爲期尚遠,正好乘此時機,去往北海陷空島求取靈藥,好使受傷諸同門早日復原。金蟬等七矮一則爲友熱心,同門義重,二則年輕喜事,久慕北海陷空島磁光奇景,堅欲偕往。當下便由易靜爲首,一行十人直飛陷空島繡瓊原,先拜謁了陷空老祖,領受機宜指點。最終仍費了不少心力,經歷若干險阻,復得同門師兄弟嶽雯新收大弟於靈奇之助,始將靈藥取到,一同回飛。行近中土,易、李、癩姑三人因前幻波池主聖姑曾有遺偈,不許男子入洞,便令金蟬等七矮徑飛姑婆嶺,自與秦寒萼等三女同門送藥醫傷。

此時嶽雯正隨前師追雲叟白谷逸在衡山頂上煉丹。本定醫傷之後,由七矮中分出一人,將靈藥送往衡山,拜師之後,再由嶽雯引了靈奇,去往峨眉山凝碧崖仙府之內,拜謁師祖妙一真人,使其見識仙山景物,並得師祖恩賜。哪知金蟬等六矮年性相若,情分至厚,自一下山,便經議定:從此在外行道,禍福與共,同行同止。非有特別原因,決不無故單獨離開。中間加上一個小阿童,從小便隨白眉神僧苦修,雖然得有真傳,功力深厚,畢竟年輕,童心頗盛。偏偏一出門,便交上金蟬等六個年貌彷彿,心性相投的好朋友,又都是好事喜湊熱鬧的性情,端的契合非常,誰也不願單獨行動。和易靜、李英瓊、癩姑作別之後,在飛向去姑婆嶺的路上,衆人爲了談話方便,遁光聯合一起。

小阿童曾前往白犀潭爲天癡上人暗中解圍,銅椰島分手時節,天癡上人爲報前德,傳了他一口神木劍。嗣在南疆,巧遇前諸生的同道至交枯竹老人,指點傳授,加添了許多威力。枯竹老人並說:“照此練去,不久功力便可精純,勝過原來傳授。”小阿童原因金蟬等六人本就各有仙劍、法寶,新奉師命,又各傳授了好幾件神物奇珍,心想:

“自己只憑佛光、法寶有限兩件,師父還不許隨便輕用,飛劍更有獨缺。幸而巧救天癡上人,得了一口神木劍,又經枯竹老人祕傳。然而終覺比起同行諸友所持有些減色。”

因而稍微得暇,便即勤習。知道如以佛光遁法隨衆同飛,多快也能一起;如用劍遁,便跟不上。爲想照枯竹老人所傳,就着長路飛行練習,便和衆人說道:“我自天癡上人贈劍之後,日常習練,老覺比你們不上。後遇枯竹老友指教,剛覺出有點意思,便往陷空島求取靈藥。你們那三位師姊,不特法力高強,飛劍尤爲神異,休說外人,便你們前輩師伯叔中也找不出幾口來。她們又比我們至好,又都是女道友,我這口木劍如何拿得出手?因此一直不肯現醜。盼到今日分手,恰巧還有一段長路,正好拿它練習。受傷諸位道友,有盧仙婆靈藥醫過,已和好人差不多,只遇敵運用法力、飛劍時稍差。此時人在洞中修養,並無痛苦,稍微耽延些時無妨。我想不用佛光飛遁,運用這口本劍,隨了同飛。走起來雖然慢些,卻可就此練習,省得老跟不上。大家以爲如何?”石生首先笑答道:“小神僧怎和自家人世故起來?這也值得商量?秦師姊她們決想不到我們回來這麼快。我們七人早經議定同行同止,休說你近日功力大進,慢也沒有多少,就再慢些,誰還把你一人落下不成,靈奇如不曾得過他父師獨門傳授,飛行起來比你還要慢呢。”

甄兌也笑說道:“女同門中只秦家二師姊好強心多,偏她魔難也重。遭遇雖然可憐,畢竟禍福無門,惟人自招,她哪一次不是白眉針給引出來的亂子?開府以後,凡是女同門,各有聖姑所遺賜的法寶。她偏愛用那白眉針,此時身受,正好藉以警惕。何況我們並慢不了許多呢。”靈奇忽然眉頭一皺,插口說道:“秦師叔輕用白眉針,那還是用之於正,便有許多苦難。像鄭元規那廝,叛師賣友,家父被他累得受了許多苦罰;便弟子難遂烏私,不得常親家父色笑,也由他而起。弟子偏是法力淺弱,無力尋他。此時他投身五毒妖孽列霸多門下,益發無惡不作。將來正不知如何死法,才能叫人看了快意呢。”

金蟬笑道:“這有何難?似此妖邪惡人,授首之期必不在遠。我們此去,就許再往南疆之中走走,遇上除去也說不定。”甄艮道:“師兄休要小覷這廝,他師徒來歷、本領,我卻深知,如與相遇,還須小心呢。”金蟬微笑,還未答話,石生已接口道:“你這一說,我纔想起開府第二日,玉清大師對我和蟬哥哥所說的那一番話,許爲這妖孽師徒而發吧?”阿童便問:“說些什麼?”金蟬笑道:“這話說來太長。是否指這妖孽師徒,還拿不定。且等我們送完藥後,路上閒暇時再詳說吧。”阿童正一心運用劍遁,隨口一問,就此放過。又恰經行在一片好山水的上空,各自凌空下視,就此岔過,未再提起。

衆人一路談笑觀賞,時光易過,眼看相隔姑婆嶺不過二三百里,只前面還隔着一片高峻山巒,飛行迅速,晃眼即可到達。易鼎道:“秦二師姊新居,我們還未去過,不知是否當初崑崙派棄徒陰素棠師徒所居棗花崖故址麼?”金蟬道:“陰素棠棗花崖故居,淫邪窟宅,正經修道人如何能住?諸位師長因秦家二姊道心不純,誤爲陰魔所算,她這山洞離峨眉仙府不遠,師長、同門常由上空往來,不特要多好些照應,並且她母親寶相夫人就在附近解脫庵故址修煉。保不有昔年強仇前往侵擾,雖然所居四外俱有仙法封鎖,不愁侵入,遇上事時,她住在近側,隨時求援照護,到底好些。我先也不知她新居所在,也是那日乙師伯向她和司徒平師兄指示機宜才得知。她以前暗中曾受母命,與李瓊英師妹結交,瓊妹人本天真好義,既可憐她的遭遇,又受乃母重託,兩下情分頗厚。此外,她和萬珍、李文-尤爲莫逆。自經乙師伯指教,便尋她大姊和李、萬三位師姊告知。我與石生師弟恰巧在座,得知那地方就在昔年百禽道長走火坐僵的黑谷左近。我前借李師妹神鵰騎着飛行,曾經路過好幾次,認得那地方,形勢頗好,只惜四處均有險阻。常人足跡雖走不到,空中飛行卻是一望而知,過於明顯,容易引敵登門。如非師長仙機,必有安排,加上許多照應,以她爲人法力,住居於此,似乎不甚相宜呢。”

石生開口道:“前面這一片高山飛越過去,便可看見她洞門外的危崖和瀑布招牌了。”說時,衆人已飛向高山之上,一眼望到前面亂山雜沓之中,有三四里方圓一片山地,浮着一片雲霧,石生所說危崖瀑布似被遮住。乍看時,那雲霧並不甚厚密,急切問也看不出有什麼邪氣。一行八人俱是慧目,除金蟬雙目曾受過芝仙靈液沾潤,益發清明外,下餘七人多半都能透視雲霧。況在晴日之下,休說似輕綃一般的淡霧薄雲,任多厚密,也能看出內中物事。竟會看不見一點形影,又不似運用本門法力禁制,深覺奇怪。

石生、阿童、靈奇三人發現雲霧影裏有兩團金光,夾着兩道朱虹飛舞閃動。石生首先認出那是神尼芬陀賜與凌雲鳳新收兩小弟子沙餘、米餘的佛門降魔防身之寶伽藍珠與毗那神刀,知有仇敵來此侵犯。

石生未及開口,金蟬神目如電,上來便看出有異。再定睛往霧影裏一看,不覺大怒。

口喝:“秦師姊等爲妖人邪法所困,我們四面合攻而上,莫叫妖人跑了!”隨說,揚手便將本門太乙神雷發出,一大片金光雷火直朝霧影中打去。衆人也紛紛相繼施爲,各催遁光,飛上前去。衆中南海雙童甄氏弟兄得道多年,見聞較多,一經仔細觀察,首先看出那雲霧的來歷。忙喝:“諸位師兄弟稍慢,那雲霧乃海外散仙所煉法寶,不是邪法。

必是他門下徒弟受了妖邪蠱惑,背師盜寶,前來作怪。除同來妖人外,這廝必須生擒,放他不得。”

說時遲,那時快,這裏衆人太乙神雷剛剛連珠發出,人還不曾飛到地頭,下面雲霧突然暴漲,升高迎了過來。兩下里勢子全都電也似疾,自然一湊即合。衆中只金蟬、石生同門義重,因忿妖邪乘人於危,安心不使來敵一人漏網,前後相繼發出太乙神雷,隨縱遁光破空直上,欲往高空嚴防堵截而外,下餘六人全被那片雲影罩住。

南海雙童甄氏弟兄雖知此寶妙用,究是平日耳聞,初次見識;加以近受本門心法,兼有正異兩派之長,不欲落後示弱,意欲一試深淺,再作計較。口中說話,身仍隨衆急飛同上。卻不料來勢如此神速。二人飛劍本質本來較差,一經接觸,覺着那片雲霧不特似個有質之物,並還強韌異常,具有絕大粘吸之力。如與硬拼,飛劍難保不被裹去。勢更急驟,雖有法寶,不及施爲。再一眼瞥見仇敵有好幾個,正與凌雲鳳、沙餘、米餘三人苦鬥,邪法均頗厲害。寒萼等三女同門一個未在,不知爲何,未將洞府封閉,致被仇敵襲上門來。二人知道措手不及,口喝:“鼎,震二弟留意!”聲隨人落,各收飛劍,掙脫雲網,施展獨門地遁,往地下鑽去,晃眼無蹤。

易氏弟兄迎頭遇見雲網蓋來,也是覺着不妙。仗着各人均帶有祖父母所傳至寶奇珍,一個慌不迭將太皓鉤化爲一彎銀光,將蓋上身來的雲網強行撐住,一個忙取火龍釵往上一擲,立有一道龍形火光烈焰,朝雲網上飛去。易震原想:“此寶專破這類形如網羅的法寶,出手便可火化。”哪知火焰才一脫手,耳聽對面一個身材矮小的雙髻道童哈哈大笑。雲網着火一引,倏地由白而紅,晃眼化爲一片火雲,往四外分佈開去,並往下壓來。

當時便覺身陷火海之中,奇熱如焚。弟兄二人雙雙喊聲:“不好!”剛把九天十地闢魔神梭取出,待要往下擲去,先將身子護住再行迎敵時,猛瞥見一道青濛濛的光華射將過來,火雲立被蕩起老高。青光罩向身上,立轉清涼。四外上空的火雲烈焰仍未消散。同時耳聽喝罵連聲,又有四五道妖光、飛劍夾攻而至,易氏兄弟見勢緊急,神梭已然準備停當,剛往梭光中鑽進,將身護住,一面由旋光小門內指着衆妖人喝罵,一面正各取法寶、飛劍施爲時,猛又瞥見沙餘、米餘兩小在金光朱虹環身之下,衝焰冒火飛來,匆匆急喊道:“恩師現在洞口守護,不能分身。適才抽空用神禹令衝開烈火,幾受妖人暗算。

來敵人多,雖有破他法寶,無暇使用。請小神僧、師伯叔們速往洞口,合力誅敵吧。”

說罷飛去。

二人見雲鳳適才神禹令所發青光只將火雲衝開了些,使自己略微緩手,便即收回。

知她必是防守洞口,百忙中運用法寶,冒險來擋。沙、米兩小來時青光已去,火雲依舊下壓,吃神梭外面漩光激起千重火霞,聲勢異常猛惡,不在紅髮老祖所用血焰妖光以下。

還不知神梭能否衝焰冒火,遊行自在。猛聽小阿童一聲斷喝,緊跟着一片佛光飛起,將四外烈火逼住,向空托起,往上升去。同時又聽甄氏弟兄喝道:“此火厲害,小神僧不可將它逼遠,以免傷害生物。只停在當地,用佛法將此寶破去便了。”這原是瞬息間事,火雲一被託高,立現大片地面。南海雙童二次現身,阿童也指定空中佛光,同了靈奇降落,聯合易氏弟兄,隨手各施飛劍、法寶,向對面衆妖人夾攻;一面同飛洞口,去與凌雲鳳師徒會合。強敵在側,尚未伏誅退逃,空中還有火雲未破,見面無暇多說,一齊面向敵人各自施爲不迭。

兩下里會合以後,甄、易諸人才得看清,來敵共有七人。只三影神君沈通、風娘子趙金珍、白鬼臉何小山,是日前南疆大戰紅髮老祖,在妙相巒。碧雲塘兩地相遇,後被漏網的華山派門下餘孽。那雙髻矮道童和另兩個道裝少年,從未見過。尤其那道童,看去法力頗強,所用法寶、飛劍與衆不同,身上也不帶有絲毫邪氣。看情景,似是三眼神君沈通爲首。那道童卻單人立在一處,遇上妖人吃虧受挫時,也不出手接應。只顧單獨對敵,一面亂施法寶,一面手掐靈訣向空連指,似要發揮法寶威力,又似想將法寶收回神氣。無奈火雲爲阿童佛光所制,道童所想心思全辦不到。加以衆人這一會合,威力大增。雲風得了空隙,喘息方定,身藏異寶還未及施爲;金、石二人尚在空中佈置,也還沒有露面。可是衆妖人這一面,也感覺到形勢驟變,凶多吉少。

內中沈通、趙金珍邪法較高,但因前在碧雲塘吃過苦頭,許多重要法寶都已失去,驚弓之鳥,未免膽寒。近又得知峨眉開府以後,儘管諸長老閉關修道,門人大都持有異寶奇珍,足可防身避害。另還各有傳音告急之寶P'��'�P_�@��(��'�@�'���連紅法老祖那麼法力高強的人尚遭慘敗,如非有人解勸救免,幾乎斷送在峨眉派手裏,形神皆滅。沈、趙二人先見雷火金光自天打下,便疑敵人得信,不久必要全趕了來,心已內怯。及見道童法寶靈奇,化出火雲,敵人法寶、飛劍無功,已有兩人入土遁去,方始心喜,生出一點希冀。不料佛光飛現,火雲受制,對面敵人重又出現,互相會合,劍、寶齊施,光霞萬道,變化無窮。二人明知凶多吉少,敵人有勝無敗。尤其沈通在碧雲塘將所有毒火、妖釘吃對頭破去,只剩一兩件防身逃命之寶和兩口飛劍,再如失去,以後更難自存。由不得把以前橫行多年的驕妄心情,去了個乾淨。越想心越發慌,自己偏又法力較高,成名多年,在一夥妖人中行輩較高。風娘子趙金珍卻素來狂謬乖張,不知利害輕重,仗着煉有不少邪法異寶,南疆之役到得最後,又隨了史南溪先逃,雖曾目睹同黨妖邪慘敗,本身卻未吃着苦頭。不特不知利害輕重,反因有兩件心愛法寶先前爲凌雲鳳所破,怒火燒心,還在妄想乘隙報復,絲毫沒有退志。下餘諸妖黨多是趙金珍的情人,誰也不願當着情敵示怯。就有一兩個看出不妙的,也只暗打主意隨之進退,不肯先退,啓妖婦和諸情敵的輕視。又多妄想道童來頭甚大,法寶神奇,也許還有厲害殺手。因而互相觀望,依舊施爲。

事情本是沈通倡議,想乘隙報仇奪取彌塵幡而起。初遇道童時,又不合妄以前輩自居,說了句大話,於是勢成騎虎,休說領頭先逃,連軟話都沒法出口,只好隨衆上前。

一心盼望不要似前次碧雲塘那樣,強仇大敵連翩而至,隻眼前諸人,不再增多,雖難獲勝,至多傷卻一二同黨,等趙金珍怯敵一逃,便可同遁,不致全數傷亡。又想:“自己更擅玄功飛遁,不遇敵黨諸長老出手,決可免難。反正丟人是佔多一半,何不暫時應敵,見機而作?”沈通也是平日慣用毒火妖釘傷人,惡貫滿盈,該當遭劫,致遇上七矮這一夥疾惡如仇的照命兇星。仗着飛遁神速,原可逃死。這一停頓,雖不像在南疆初遇敵時輕視峨眉這些後輩,無如性情強做,兇橫已慣,覺着自己多年威望,見敵先退,當着同黨,面子難堪。以致只管遲疑觀望,上下強敵已一齊發動。

原來凌雲鳳自從峨眉開府通行右元洞火宅玄關,因爲當初參悟白陽真人遺留圖解,將初步紮根基的功夫忽略過去,道基不固,爲火宅乾焰所陷。雖仗楊瑾相助,妙一夫人恩憐,倖免於難,元神已受重傷。妙一真人隨賜靈丹,另加傳授,命在洞中面壁勤修,靜養若干日,復原之後再行領命下山。雲鳳見師恩深厚,益發感奮愧勵,用功甚勤。又加當時得了楊瑾柬帖指點,進境神速,不消多日便已康復,功力反更精進。這日雲鳳做完功課,方想:“不知何時才得奉命下山,會合衆同門行道濟世?”忽聽妙一夫人傳聲相召,命至太元殿外平臺待命。心中驚喜,拜命趕去。參見之後,妙一夫人賜了兩件法寶和道書、柬帖,便命即日下山。又說:“各位師長俱在殿中參修大法,無庸參謁,連左、右二元也無須經過。”並告以前收沙餘、米餘兩小徒,現在仙籟頂古捕巢,與鄭八姑門人袁化在彼參修,等候雲鳳休養復原,隨同下山行道。雲鳳自經火宅之厄,益發謹慎。因知衆同門下山多有同伴,自己雖然一樣賜有法寶、仙柬,卻是孤身一人,只帶着兩個剛成氣候的小人徒弟。師長閉關,外面羣邪縱橫,又未明指去處,好似任憑自己率意而行,覺着前路難料。無如對於師長素來敬畏,當時不敢多讀,拜恩之後,又向殿恭拜通誠。起身後,望見妙一夫人朝己微笑,意似嘉許。雲鳳方想試探着請示機宜,妙一夫人已先開口道:“你以前仙緣遇合太巧,往往把事看易,致多閃失。火宅之厄,實是玉汝於成。我因芬陀大師對你期愛,楊道友前生又是你的曾祖姑,再三爲你關說,你也頗知自愛,特將專破乙木精氣之寶賜你。有此防身,再照所傳加功精習,任何五遁禁制均難傷你。還有你門下沙、米兩徒孫,出身雖是僬僥細民,卻向道堅誠,已邀天眷。自經芬陀大師佛法改造,道基已固。又得佛家傳授,並有佛門至寶伽藍珠與毗那神刀,稍差一點的妖邪決非其敵。隨你同行,正是兩個得力助手。衆同門各有因緣,遇合非一,雖因使命不同,仍是各憑緣福修積。只要遇事小心,不似昔日輕率,也無須膽小畏難,儘可隨緣修積。下山去吧。”說罷,自往殿中走去。

雲鳳心始稍安。一想:“新得七寶尚須練習數日,師父只命便宜行事,隨緣修積,並未有什限制。身受曾祖姑、芬陀師祖與叔曾祖母深恩,何不帶了兩小前去拜望一回,就便領教?”於是先往河邊倚天崖龍象庵飛去。到後一看,芬陀神尼已經外出,只楊瑾在庵中。雲鳳拜見之後,談起來意。並說:“秦寒萼遭遇境地,實是可憐。等拜謁叔曾祖回來,意欲往姑婆嶺看望一回,再定行止,不知可否?”楊瑾笑道:“青螺峪你此時不必前往。倒是秦寒萼、李文衍、向方淑三人,現受紅髮老祖化血神刀之傷,正在洞中靜養,須候易靜等取來陷空島萬年續斷與靈玉膏,始能復原。現時靈藥已然到手,由金蟬等七矮帶回,日內即可交到。除她三人外,司徒平惟恐妖邪乘機暗算,也在那裏。此次峨眉衆弟子下山時各有恩賜,只司徒平獨得一本道書,並無法寶。他雖仗有大方真人所賜烏龍剪,畢竟只可防身,遇見厲害敵人,未免難以抵禦。你去看望他們,也許能幫點忙。不過此後遇事,總要問明來歷,不可隨意傷人和對方的法寶。我尚有事,已爲你遲了兩日。你就去吧。”

雲鳳只得率領二小,拜別起身,往姑婆嶺飛去。快要到達,忽然想起楊瑾行前所說,好似前途還有事故。暗忖:“前聽玉清大師說,異派羣邪儘管劫數將盡,因自峨眉開府以後,知道正教昌明,威力日盛,心存畏怯,互相勾結,欲乘諸長老閉關之際,專尋一於後輩同門爲仇,兇焰彼猖較前尤盛。此次下山行道,務須隨時警備,不可疏忽。姑婆嶺相隔仙府正近,如有妖邪往犯,定非弱者。自己入門不久,道力尚淺,以前雖經過數次大陣仗,均有高人在側相助,因人成事。這頭一次出手,莫要丟人。何不先在左近落下,隱了身形,掩將過去,無事自好,如若有事,敵明我暗,可以相機下手,怎麼也比冒失行動強些。”雲鳳心念一動,立和沙、米二小降落,略一商議,隱了身形。正待施展師門心法,輕悄悄沿着山麓低飛繞越過去,猛瞥見前側面一條極幽僻的暗谷之中,似有青黃光華微一閃動,知有異派中人在彼。此處相離寒萼所居洞府只七八十里遠近,只因地勢幽僻,中隔亂山危崖,不比金、石七矮來路容易發現。雲鳳先前只聽同門說起,初次上門,估計將到,準備沿途查看過去,不知途徑卻在空中。遙望前面,只是山嶺迴環,峯崖險峻,並無異狀。等發現異派中人遁光,心疑妖人正在附近聚集,尚未下手。

一心想觀察一個虛實底細,未再升空查看,徑率二小往谷中掩去。

到後一看,危崖後面坐着一個道裝少年和一個衣冠詭異的道人,俱都面有憂色。少年道:“卜師兄雖然任性,我想他那法寶神奇,不見得便會失陷在敵人手裏吧?”道人道:“你是沒參與凝碧開府盛會,哪裏知道。休看對方師長閉關,這些門人無一好惹。

何況又同了一夥妖邪前往,萬一這些年輕後輩不知我們來歷,一體看待,卜道兄素極自恃,到時再不見機,丟人不算,還將這土木精英煉成之寶失去,回山如何交代?我們師長不出頭不好,如若出頭,未來之事吉凶難料,卻怎好呢?”少年苦笑道:“我也不是不知厲害,無奈卜師兄爲朋友心熱,說他不聽。因和妖人打賭,反將我所帶法寶強借了去。行時並說,只逼對方說出那兩個對頭女子的住家,引了前去便罷。不特不願乘人於危,並還不許衆妖人混水撈魚,乘隙暗算人家。便下手時,也另是一起,不與妖人合流,對方哪有看不出來的道理?我先以爲對方諸人決非卜師兄之敵,直到遇見乙老前輩警告,才知不是好惹。並且少時對方便有援兵來。卜師兄去了這麼大一會,照理應該早佔上風,用本門傳聲相告,以防妖人乘隙下手,他一人顧不過來。如今音信毫無,定與強敵苦鬥,無法下臺。聽你這一說,我也擔起心來。如非乙老前輩再三警告,不令我二人前去,並說去了不特於事無補,反而有害,非引起兩家仇怨不可,最好由卜師兄一人鬧去,叫我二人守在這裏,也許還有轉機的話,我早去了。”正說之間,那少年忽然略一停頓,側顧驚疑道:“卜師兄居然佔了上風,乘對方援兵未來之際,我們快催他息了前念,急速回來吧。”

雲鳳見二人面無邪氣,細詳語意,分明是受了妖人蠱惑,來此侵犯,卻又不肯同流合污,單獨行事。既與神駝乙休相識,雙方必有一些淵源。聽到末兩句上,知道寒萼等已爲來敵所敗,這兩人既未存有敵意,也就聽之。當時未暇現身詢問,匆匆帶了兩小升空飛起。

剛越過前面高峯,便見右側崖前有各色光華飛舞變幻,洞門外站定司徒平,正指烏龍剪連同飛劍,與敵苦鬥。洞門已被向芳淑的納芥環奇光封住。秦、向、李三人同立洞內,卻在彌塵幡光幢擁圍之下,似想再如危急,便駕彌塵幡逃去情景,神色倉遽,頗爲狼狽。洞外斜坡上立着幾個男女妖人,正指洞中三女喝罵,得意洋洋。另一道童打扮的敵人,獨立洞左危石之上,手指十餘團青、黃二色的精光,戟指司徒平喝罵道:“峨眉小輩,速聽良言降服,引我去尋那賤婢,我不傷你們。否則,我將神雷全力施爲,你們非死不可,悔之晚矣!”雲鳳聞言,不由大怒,手指處,玄都劍首化一道精光,飛上前去。對面三影神君沈通和風娘子趙金珍、白鬼臉何小山,更是華山派中能手。司徒平獨鬥羣邪,本來勢孤,一則近來功力精進,二則烏龍剪神妙無窮,才勉強扯個平手。

側面那個道童名叫卜天童,乃土木島主商梧門人,本來不想隨衆妖人出手。只因衆妖人見司徒平等法寶、飛劍厲害,洞門又被納芥環寶光封住,急切間攻不進去,恐怕夜長夢多,時候挨久,將敵黨中厲害人物引來,不特轉勝爲敗,弄巧脫不了身。沈通來時說過大話,心雖愧作,還不好意思,就向卜天童求助。另兩道裝少年,一名文又方,一名喬紀,看出沈通心意,首先輸口。卜天童旁觀多時,看出衆妖人難佔上風,因甚恨來前沈通語氣狂傲,欲俟少挫,再行出手。等久不耐,再聽文、喬二人一輸口。已然躍躍欲試。偏巧秦、李、向三人不似司徒平持重,雖見對方有一道童只作旁觀,不曾出手,身上又未帶有邪氣,總想既與妖人同來,決非善良之輩,更看出對方功力頗深。三人略一商量,彼此負傷未愈,除彌塵幡、納芥環外,下餘飛劍、法寶俱不能由心運用。師長所賜傳音法牌雖可用來告急,無如只用一次。向芳淑頭一個捨不得用。秦、李二人俱是本門中魔難最多的人,也覺得事情如真危急,上次齊靈雲碧雲塘傳命時必有先機預示。

此時情勢尚還未到十分危急,便到真個不支時節,也只用彌塵幡護身,突圍遁走,傳音法牌可留備異日危急逃生之用。認定未出手這一個必非庸流,最好將他先行除去。寒萼隨將白眉針由納芥環中發將出去。

主意並想得不差。無如卜天童乃土木島主商梧最得意的門人,從小隨師隱修遼海,中土雖未來過,對於正邪各派的法力虛實早有耳聞。尤其是初次出門,所尋對頭都是當時負盛名的門下,惟恐閃失,除自有飛劍、法寶外,並把幾個同門至好的法寶強借了來。

一面又把他本門獨有的土、木二行真氣暗中放出,將身護住。耳目更是特別靈敏,強敵當前,心期必勝,閒立未動,卻在暗中行法查聽,三人洞中計議竟吃聽去。寒萼以爲白眉針威力神妙,至不濟也可去掉兩個妖黨。無如新傷之餘,即此一針已是勉強施爲,無力多發。又打着擒賊擒王的主意,滿擬敵人必傷。哪知敵人護身有寶,機密再吃聽去,人未傷成,反把對方激怒,口中喝罵,手揚處,立有十道青、黃光華飛來。

這時司徒平剛在百忙中運用玄功,加強烏龍剪的威力,將衆妖人飛劍、法寶破去一些。不料又添勁敵,烏龍剪雖不似尋常法寶,易爲土、木真氣所制,卻也佔不得半點便宜。衆妖人見卜天童出手,心計得售,益發猖狂,紛紛施爲,上前夾攻。司徒平正覺着再鬥下去,有敗無勝,忽見雲鳳飛來。鬥了這一會,已知對方厲害,恐雲鳳飛劍受制,忙喝:“這廝妖光能纏飛劍,師妹留意!”雲風飛劍已經電射而下,聞言心方一驚,劍光已被兩道青黃光華裹住,雖還未被裹去,已不能隨意施爲。慌不迭往回一收,竟似吃什大力吸住,雖能回飛,甚是吃力。不禁又急又怒,一面仍運玄功奮力回收;一面把神禹令取出,向外一揚,立有一股青濛濛的光氣發將出去。

卜天童因爲本門二行真氣專能吸收敵人飛劍、法寶,上來便打着如意算盤。哪知纔出手,剛把敵人飛劍絞住,覺着力量甚大,便被司徒平察覺,指揮烏龍剪飛來,將飛劍解救回去,專敵妖人。一面加強烏龍剪的威力,化爲兩條神龍般的墨色精光,滿空飛舞,急切間竟無奈他何。卜天童心想:“是何法寶,如此神奇?”正打算把另一件師門鎮山之寶取出一試,猛聽一聲清叱,一道虹光自空直下,跟着飛來一個道裝少女。忙將手一指,分出兩道光華迎上前去,剛將來人劍光裹住,便吃回收,覺着力大異常。心中驚異,暗忖:“峨眉門下所用飛劍,怎都如此神妙?難得到中上來一次,好歹也收它一口回去。”心隨念動,立縱遁光飛起,一面加急施爲,一面把未發完的二行真氣發將出去。

滿擬來人這口飛劍必落己手無疑,做夢也沒想到遇見剋星。他這裏匆匆施爲,雲鳳比他還要情急,神禹令恰好同時發動,兩下里迎個正着。青色光氣到處,二行真氣所化青黃光華立被衝破,化爲縷縷殘煙,四下飄散,這才知道厲害,不禁又驚又怒,當着一干妖人,不禁愧忿交加。

隨着雲鳳同來的沙、米兩小全都貪功疾惡,一見師父出手,早不等招呼,各將芬陀大師所傳毗那神刀飛將出去,恰是同時施爲。卜天童急遽中瞥見朱虹飛來,誤以爲是尋常飛劍之類。因正忙於另取法寶,報仇雪恨,自恃護身有寶,敵人飛刀、飛劍不被吸收,已是便宜,決難傷害,便沒有躲。哪知佛家降魔利器別有妙用,又是一個剋星,本來非受重傷不可。總算他應變機警,加以始終想收對方刀劍,一見朱虹雙雙飛來,百忙中運用玄功�'��'�P_�@��(��'�@�'��忽聽叭叭兩聲,朱虹到處,真氣竟吃破去,朱虹隨即環身繞來。這一驚真個不同小可。

總算他見機得快,土、木二遁神速非常,先前又吃真氣擋了一擋,略緩來勢;如似先前貼身繞護,那就不死也必重傷了。當時驚魂都顫,哪還再顧得取寶施爲,身形一晃,便自隱遁開去。

雲鳳不知就裏,見敵人只有一人逃遁,還有六個敵人正與司徒平苦鬥,師徒三人劍寶齊施,趕緊殺上前去。隔不多時,金蟬等七矮便和靈奇趕到,混戰起來。

同來妖黨中,有一個名叫華嶽仙童雷起龍的,在華山派門下行輩最低。但他生具異稟,工於內媚,相貌也極英俊美秀,在華山派門下有美男子之稱。入門不久,又得到了一部左道中的採補祕籍。一班異派左道中的淫娃蕩女,只要遇到他,便不肯放過。雷起龍自知修煉年淺,法力平常,除卻“採戰”一門專長外,別無所能,每有遇合,總是戰戰兢兢應付。明知女的對他已然迷戀失心,連毀去道行都所心甘,這等修道多年的真陰吸取了來大有補益,他卻一味憐香溫存,從不專顧自己。每當女的欲死欲仙的緊要關頭,他必發話警誡,曉以厲害,並還教以鎖閉真陰之訣;一面仍照舊溫存,並不離休。對方如果出於自己心愛,兩相慕悅,非由女方強迫而來,到了樂極情濃之時,除照前告誡外,並和女的說明,加以指點,彼此交換真元,互爲吸收,使雙方天地交泰,同有補益。不似別的妖邪,專一損人利己,一任女的事後毀身敗道,毫無顧惜。本身胎子就是蕩女心目中的極品人物,經此一來,對方不特愛之如命,而且感念終身。他又狡猾非常,算計羣雌如把自己視爲禁宵,必起爭殺。故每有遇合,從一上手,便與明言直告,說:“我雖憐香惜玉,識趣知情,但是一向兼愛,所歡全期永好,不能專顧一人;並且人數甚多,誰也割捨不下。照例由我尋人,不許人來尋我。所約晤期,如期而至,決不失信,使其空盼。凡是心愛女子,不論新蠅,都是一視同仁,無所軒輕。如存妒念,不特使我爲難,本身還要樹下許多強敵,損人而不利己。轉不如現在就一刀兩斷,各自東西,大家都死了這條心,以免誤人誤己,許多不便。”女的早已爲他所迷,知道所說乃系實情,也就點頭認可。即或女的生性淫妒,心中不願,無奈對此美食不肯放過,打算先快活一回,事後再施媚術籠絡挾制,一樣可以獨佔,便表面依從,不與爭論。哪知雷起龍不特學有專長,交合之間饒有情趣。並以閱人經事都多,女的心意,一見便即識透。上來所說,便是先打一個招呼,爲自己將來站個腳步,原不怕對方反口。溫存體貼更是高人一等,不似別的妖邪粗鄙強暴,專以“採戰”爲上。女的只一與交合,平日任多淫妒潑悍,也由不得要傾心聽命,百依百順,以求得他的歡心。明明不願的事,偏把他奉如神明,愛逾性命,分毫不敢拂逆。在許多有本領的情人熱愛感激、互相爭寵之下,已然得了無數便宜,不勞而獲的法寶竟有好幾十件,而且均非凡品。

三年前,他偶往海外尋一情人踐約敘舊,歸途經過小南極。因所訪情人別時說起,金鐘島主葉繽兩次聲言,要將小南極四十七島妖人餘孽一齊除去,就要下手。暗忖:

“自己是華山派烈火祖師門下末代愛徒,葉繽又是峨眉、青城諸長老的至交,路道不對,無異仇敵。”恐怕無心撞上,平白吃虧,打算繞路飛回。這條雲路因是初經,下面島嶼甚多,一算里程,相隔金鐘島不遠,左右無事,便把遁光放緩,一路觀賞過去。又飛了一陣,發現一座小島,上面花木繁茂,澗谷幽奇,風景靈秀,極爲少見。如非有人匠心佈置,決不會有如此整潔,料是散仙清修之所。他本心是想暗中窺探,稍微遊玩,便即回飛,並無別意,便隱了身形往下降落。哪知島上住的是一位隱修多年,向不輕與同道往來的女仙,法力甚高。儘管情人所贈隱身法寶神妙,並無用處,落地走沒多遠,便吃對方困住。雷起龍一則膽小害怕,急於脫身;一則又愛那女仙大甚,雖用法寶迎敵,卻不還攻。口中不住哀告乞憐,說自己學道年淺,海外各島並沒到過幾處,偶然無心路過,發現此島景物靈秀,仙境無殊,下來觀賞,實非有心冒瀆,望乞鑑諒微衷,念其修爲不易,寬免初次。同時乘着和對方問答之際,冷不防暗施邪法。那女仙見他相貌英俊,詞意誠切服低,本就心軟。只因看出他的路道不正,方想盤問明瞭來歷,只要不是故意來犯,便任走去,不與計較。因見對方神情惶急,膽小害怕,一時粗心大意,竟爲所算。

一經奸合,男女雙方俱各貪戀異常。女仙法力原高,不久明白過來,知道上當。多年女貞敗於一旦,心中雖極悔恨,偏是情濃,不捨反臉。先料這類妖人決無好心,況因對敵而起,斷定真陰必爲所盜。無如心中愛悅,不忍殺他,想是夙生冤孽,才致有此。

略微尋思,竟把心一橫,任憑擺佈,一言不發。哪知雷起龍見她玉骨冰肌,資稟秋粹;又是一個全貞修女,另有微妙,比尋常所交淫娃蕩婦迥不相同,也是越看越愛。嗣見女仙明眸欲掩,淚光瑩瑩,秀眉顰蹙,隱含幽怨,知她已清醒,心生悔恨。一面刻意求工,一面告知利害,傳以玄牝吐納交泰之術。並說自己實是害怕傷亡,情急無計,加以醉心仙姿,好心求愛,決無加害之意。女仙還在半信半疑,本心事完一同斃命。後來真陰將吐,實忍不住,對方更一再停手警誡,姑照所傳一試,竟是樂極,真元也未喪失。這一來,居然由仇敵變成恩愛。

事完坐起,重敘情話。女仙問出他是華山派門下後進,心想:“劉樊合籍,葛鮑雙修,本是神仙佳話。難得此人雖是左道,竟有天良,所說也系實情。自來無不可化之人,況其入門年淺,惡行未彰,正好早日挽回。事已至此,只率嫁他,勸其棄邪歸正,同修仙業,也不枉失身相愛一場。”便以正言厲色再三告誡說:“我向不與外人來往,本來外間的事不甚知悉。前次峨眉開府,被一女友強行邀往凝碧崖觀光,本來主人並未具柬相邀,那女友又只和主人的兩位至交相識,與他本派並無交往,因系從古未有的盛舉,主人又不問敵我生熟,來者是客,一體延納,因友及友,才被強拉了去,心還不願。到後一看,不特增長見聞,並還交了兩個好友。才知邪正之分,五臺、華山諸異派決非其敵,早晚同歸滅亡。我既甘心嫁你,自然願天地長久,合籍雙修;你如遭劫,我不獨生。

回頭是岸,人貴改過。你如真心相愛,從此棄邪歸正,速與妖師斷絕,與我同修。此島偏僻,孤懸遼海,我又喜靜,極少同道;平日休說人跡,連雲路上空也極難得有人飛過。

諸妖邪如因你叛他們爲仇,尋上門來,自有我來對付。今日實是前孽,見你膽小害怕,不合欺敵心驕,毫無防備,以致上當。我如稍微留心,你早形神皆滅了。不信你看。”

說完舉手一揮。便見上下四外有無量數的火焰金刀,電旋星飛,潮涌而來,雷起龍立被裹住,只未下落。女仙笑道:“你看如何?決不傷你。你姑且掙扎逃遁,試上一試。”

雷起龍見那火焰金刀宛如一個金色火球,將上下四外一齊包沒,焰光千重,射眼難睜,腳底已成了一片光海。雖爲女仙所止,相隔丈許,不曾上身,通體已似被絕大壓力束緊,絲毫動彈不得,自然不敢冒險妄試。急喊:“仙姊停手!我對你如有二心,異日死於金刀之下便了,試卻不敢。”女仙收了遁法,嘆了口氣道:“冤孽!我自爲你邪法所迷,醒來悲憤已極。我若稍差一點,你再昧良無情,我只等真元一喪,便將此遁發動,同歸於盡。我有準備,尚可轉劫重修,你卻形神俱滅了。如非夙孽,也不至於此。傷心的事不提也罷,此後你卻須聽我良言,好好改正修爲呢。”

雷起龍這一對坐接談,越覺她淺笑輕顰,儀態萬方,玉肌仙骨,光豔照人,令人望之,自起一種高潔嫺靜之思,不敢逼視。再聽語音輕柔,隱含幽怨,不禁想起對方累生修積,絕代仙姿,隱居遼海多年苦煉,好容易將證仙業,女貞無端爲己所毀。當時也曾想到,這類茹元葆真,正派散仙中的煉女,百世難遇,幾次想要破例採補,均以愛憐太過,於心不忍。又想圖個永久,不特未採她的真陰,反把從不全數告人的祕訣盡情相授,即使日後再懷二心,也必無法下手。經此一來,真元雖爲她保住,自己也轉禍爲福,終究比不失身要差得多。又因女仙外相溫和,容止嫺雅,無論輕嗔薄怒,淺笑微顰以至徘徊卻坐,清談娓娓,舉手移足之間,無不另有風華,自然絕豔。偏又丰姿奇秀,神韻獨超,儘管醉心傾倒,分毫狎侮不得。而內稟又是那麼稱粹醇美,着體欲融。把以前所遇邪教異派中的淫娃蕩婦,十九比成糞土。他不禁又憐又愛,又敬又愧又感激。女的再以正言相規,以前對付別人的兼愛邪說竟未敢出口。如非那些舊情人多半難惹,一斷來往,立與成仇的話,直恨不得除女仙以外,把所有情絲全都斬斷了。

女仙暗中查看他對己實是至誠,專一奉命唯謹,只是有時面上微有愁容。只料師門恩重,積重難返,尚有爲難之處,不肯忘本,原是好處,倒也原諒,並不逼他立與師門斷絕。只說:“從此改行向善,不許爲惡,更忌同流合污,致爲所累。如有爲難,速來告知,必爲你設法防備。即或難勝,我平日雖喜靜修,無多交遊,但也交有三兩至友,俱是正教中人,有極深交誼,本身法力也高,有事必來應援。大都飛行迅速,急若雷電,無論相隔多遠,片時即至。多大亂子也不必害怕,只是爲人要好;否則,便我多深情愛,也沒法幫你。最好不必戀此暫時聚首,先去擺脫了這類妖邪再來。”

雷起龍倒也知道警惕,認做轉禍爲福之機,不特當時極口應諾,而且聚了幾日,吃女仙強迫催走,戀戀辭別。一開頭先向以前所交淫女一一訣別,力說自己近來受一前輩仙真指點,痛悟前非,現已決心永謝綺緣,專事重修。爲念舊日情好,更恐時久相思,以爲自己薄倖,有所偏愛,或生疑忌,特來話別;承賜寶物,也敬以奉還。這些淫邪婦女雖極愛他,不喜此舉,紛紛勸說,但多水性楊花,淫蕩已極。雷起龍平日又處得極好,從未說過假話,雙方感情甚好,一見任怎勸說不聽,一味婉言求告,說再不回頭,立有大劫。倒也不好意思反臉。又多以爲他好色如命,不能持久。有的還嘰嘲幾句;有的竟相待更好,只逼他不再敘闊,好合上幾日纔去,否則不能放走。

這類妖邪多是邪法高強,雷起龍無力抵抗,心雖厭惡,也不得不勉力敷衍,刻意求歡。地方又多,在海內外接連飛馳了半年多,才得把一些教外情婦勉強完事。總算全把話說明,無什糾葛,又未生出仇怨嫌隙。中間也曾抽空去往女仙所居島上敘闊,起初還不敢明言經過,後吃女仙看出破綻,再四盤詰,不敢再隱,只得跪地謝罪,吐出真情。

女仙始而不甚相信,當時無話。等他聚了些日辭別,暗中尾隨,窺探虛實。不特看出悔過出於真誠,並把自己愛逾性命,時常背地默祝天神見憐,許其改過自新。但求免去這些糾纏,得與女仙同隱,長相廝守,誓當暗中力行善事,脫卻前蔥。女仙大爲感動,第二次相見,便與言明:“人誰無過,貴於能改。你只管照着那日誓願行事,我既不限你日期,也不問你以前行爲如何,放心好了。”

雷起龍經此柔情溫語慰勉,益發感奮,力思去邪歸正。無如前孽牽纏,這一年中,所有以前情人俱經擺脫,不再來往,只趙金珍一人生性淫悍,剛愎異常,又是本門師叔,極難說話。始而屢往尋訪,均值他出。等妖婦回山得知,反來尋他,雷起龍偏又去往女仙那裏。彼此屢次相左,久未謀面。雷起龍只剩這麼一處葛藤,固望早了爲是。趙金珍偏又錯會了意思,當他思戀自己,想要重拾舊歡,急欲與他敘闊。只奇怪屢去相尋,均見不到人。起初只當他情人甚多,必往別處尋歡未回。那些同類淫邪本多相識,試尋了去一打聽,竟是久斷來往。並還說起他前者來會,自稱忽遇真仙指點,將要改邪歸正,永斷情慾。聚了兩日走去,永不再來。妖婦雖不把他視爲禁臠,卻也貪戀不捨。一聽他要和衆人一起斷絕,尋找自己,必也爲了此事,又有叛教之心,不禁又氣又怒,當即到處尋找。

事有湊巧。雷起龍所交情人多由互相愛好結合,就有幾個由於對方發動,也還有點情愛。惟獨對於趙金珍,因是長一輩的師執,平日極負豔名,本門兩輩尊長多與她有過交往,別派中也有不少情人,全是左道中有名人物,無一好惹,惟恐招忌樹敵。人又淫兇悍潑,行事專橫。自從乃師金沈子爲峨眉派後輩所殺,每次相遇,必加挑逗。那麼淫豔的妖婦,不知怎的,竟不投緣。起初簡直不敢染指,見即設法躲避。妖婦先當他膽小害怕,面首本多,也未在意。後在同道妖婦口中,問出雷起龍具有專長,淫心始熾,必欲得之爲快,終以暴力強迫成事。雷起龍迫於無奈,雖然曲從,心終不喜,但卻畏之如虎。這次受了女仙指教,尋她斷絕,本是硬着頭皮前往,幾次未遇,懶得再去。女仙島上風景清奇,洞府宏麗,更有靈藥仙釀,奇花異果,任憑享受。人又具有絕代容光,不必定要真個銷魂,便可令人愛而忘死,如何還舍離開。以爲師父已死,師祖烈火祖師對第三代的門人素來放任。自己只初入門時,由師父帶往參謁過一次,便未再見。師祖近年爲報峨眉之仇,閉洞祭煉法寶,一班師伯父和先進同門尚且輕易見他不到,似自己這等末學後進決不在意。現時只趙金珍一人還未斷絕,本來打算再去尋訪,明與了斷。

這日女仙獨自出遊歸來,談起目前正教昌明,各異派妖邪劫運將到,再有數十年便即消亡殆盡。雷起龍心想:“此島孤懸遼海,地絕僻遠,隱伏在此,舊日一班同道妖邪決不知道。數十年光陰一晃就到,好在本身師父已死,等這些人伏誅數盡,自己法力也必大進,那時再夫妻二人同往中土積修外功,以求正果,豈不省心?何苦再去招惹他們,一個不巧,認作背叛師門,還有殺身之憂。”於是改了主意,更和女仙說,打算從此在島上一同隱修,不再尋找妖婦。女仙見他自從與己結合以後,那敬愛之誠全出衷心,不特承顏希旨,百事將順,從未分毫件逆,而且改過遷善之心也極真切。最難得的是他出身異派妖邪,素好好色貪淫,對於自己愛戀如命的人,竟能剋制情慾,儘管終日廝守,溫存撫愛,從不敢妄求交合。不由得大爲感動,一心一意想使他去舊從新,勉成仙業,永爲神仙眷屬。聽他這筰'��'�P_�@��(��'�@�'�已種下,先行解脫,尚且難期必免,再如置之不理,早晚總要遇上,必有事故發生。就能等到對方遭劫,他生仍要遇上。自來微風起於萍末,星火可以燎原,一時疏忽,往往鑄成大錯。起初仍勸他去,嗣因雷起龍在島上清福、豔福一併享受,日子越多,越不捨得離去,每值催詢,定必軟語央告,百計延宕。

女仙原是前輩女仙申無垢的記名弟子。因申無垢收她時事出無心,曾說她情孽糾纏已歷多世,今生任怎修持,也難以肉身證果。自己生平只收了兩個徒弟,也因情孽造下許多惡因,受累不小。並且不久就要成道飛昇,也不能多有傳授。後經再三哭求,始允收爲記名弟子,並帶往南海,尋了一座極偏僻的小島,傳了一部道書,令其照書勤習,不久他去。女仙獨居清修了許多年,從不離島一步,近年方始偶然出島閒遊。寂寞慣了,還不覺得。及與雷起龍同居了些日,不由情根日長,一人獨居,便覺孤寂無歡,也有一點不捨離開,何況雷起龍一再磨纏。女仙心想:“乃師已死,華山派徒黨雖衆,因未兩代人數太多,取材既寬且雜。教祖烈火祖師急於報仇,常年閉關煉法,頭兩代弟子惡跡昭著,時被正教中人誅戮,日漸凋零,於是成了一盤散沙,除有事相需外,幾乎無什聯繫。似雷起龍這等末學後進,一旦隱退,決無什人在意。只剩妖婦趙金珍一人尚未斷絕,稍緩前往,也還無礙。”因此耽延下去。

一個固是樂不思蜀,一個又不再催迫,光陰易過,不覺二年。這日女仙忽想起好友青門島主朱蘋,二年不見,此人不特是自己惟一至交,並還得她助益不少。上次分手時,說要閉關煉法。並說前紫雲宮中主者初鳳,也快應完劫數,不久便要往她島上寄居同修(事詳《青城十九俠》)。因她近數年中不能離開,囑令兩年後前往相訪,約期早過。

久聞紫雲三女法力高強,美豔無倫。所居海底,珠官貝闕、氣象萬千,景物奇麗。心中嚮往已非朝夕,何不趁此時機前往看望,就便一探初鳳來未?便對雷起龍道:“我往南海訪友,朱姊姊是我至交。本想連你帶去,無如路程遼遠,又要走過磨球島離朱宮。島主少陽神君爲人正道,疾惡如仇,近和峨眉、青城兩派十分交好,把華山、五臺諸異派視若仇敵。島上設有一面神鑑,千百里內人物往來,形影畢現,你我隱身法決瞞不過。

我一人前往,不隱形蹤,也必無礙。帶你同行,必放不過,我自不能坐視。宮中門人、侍者自恃師父法力,多半氣盛驕橫。休說衆寡懸殊,他們又擁有三陽真火威力,得天獨厚,難與爲敵;即便當時小勝,脫身回來,以後這條路便不能走,並且從此永無寧日,何苦惹他?你還有一妖婦也未了斷,屢次催你,老是支吾。我今此去,至少要和朱姊姊聚上三五月,我不在家,有何可戀?你正好乘此時機去往中土,把這一段孽緣勾銷。此後便可和我長相廝守,永不分離,不是好麼?”

雷起龍聞言,心雖老大不願,無如女仙前曾提過,朱蘋性情溫和,道力高深,同道之交又多,俱是散仙中的有名人物,這次約會,干將來成敗有關,不能不往。自己該辦的事,早就無法推託,女仙再走,更無話說。沒奈何只得允諾,請女仙將他存的飛劍、法寶發還,並把以前所贈的一道脫身保命的靈符也帶了去。女仙見他神色恍惚,心志不寧,當是不捨數月分離,便慰勉了幾句。笑問道:“以前那麼多妖邪,俱被你善言解說,去了糾纏。現時只剩妖婦一人,又不和她動武,至多對方無恥,強迫留你聚上幾天,雖是苟合,於你無害,要帶這麼多法寶、靈符作什?”雷起龍見女仙笑語如珠,意態溫柔,越看越愛,不知怎地心中一酸,強笑答道:“那妖婦貌似花嬌,心同蛇毒,妖術邪法又極高強,翻臉便不認人。我一向便怕見她,此行一個不巧,就許翻臉成仇。論我法力,實非其敵。這十多件法寶雖是別人所贈,我已深明用法,俱有極大威力,加上仙姊保身靈符,不特可以防備萬一,遇上昔日同道糾纏,也可藉以脫身。帶在身旁,膽壯得多。”

女仙知他性情溫和,膽子又小,不會與人相爭,況是昔年情人舊好。以前所斷情婦中頗有幾個厲害妖邪,去斷絕時,也多是這等說法,終於無事,雙方絕交均無惡聲。以爲他厭惡太甚,因而多慮。其實這類妖婦水性楊花,情愛不專,至多被她纏上幾日,略拾墜歡,不致成仇樹敵。多帶法寶用以防身,並非向人尋事,也就聽之。

雷起龍兀自戀戀不捨,又強留女仙在島上盤桓了幾天,終於惹得女仙佯怒發話,方始分手。因已兩年未與同道妖邪相見,未免情虛。又想女仙一時不致回島,打算先尋同輩中兩個交好的探詢一下,問明一些師執尊長對己有無疑念,那被自己斷絕了的情婦可有來尋之人,然後再尋妖婦絕交。哪知連尋了兩三處,所尋的人俱都未見。又不敢徑去華山、秦嶺一帶本門長幼幾輩妖邪盤踞之處探詢。這一耽延,不覺過了二十來天。這日雷起龍正想硬着頭皮去尋妖婦,巧遇一個同輩中人。一問近況,才知好些師伯叔因和南疆紅髮老祖門人勾結,慫恿乃師與諸正派作對,在妙相巒、碧雲塘兩處集衆惡鬥,連被峨眉派一班後輩殺得大敗。紅髮老祖幾乎形神皆滅,手下門人也傷亡殆盡。到場諸異派,華山、五臺兩方傷亡最多,只逃走有限幾個。趙金珍因有一心愛男寵,在妙相巒前死於秦寒萼白眉針下,恨深仇重,立誓報復。秦寒萼。李文衍、向芳淑三人俱爲化血神刀所傷,在姑婆嶺洞府以內閉洞調養,非等金蟬、易靜等將陷空島靈藥取來,不能復原。而一班法力較高的敵黨,均各受有教祖專命,分散在外,下手報仇恰是時機。現正約人報仇,定於明日,在他新闢的四川間中嘉陵江南錦屏山絕頂金雞崖玉簾洞內會集。同往報仇之後,便去海外尋人煉寶,以應三次峨眉鬥劍之用。此行至少三年。

雷起龍一聽,正教門下如此神通,自是心驚。明知此去妖婦不免糾纏,但把女仙奉如神明,不忍設詞欺她,勢在必行。而妖婦此次不論勝負,均往海外,恰是昔年許多舊歡往來遊息之所,如再尋去,好些不便。並且這次回島,已不想再來中土。他想了又想,決計一勞永逸,仍拿以前那一套去對付妖婦。滿以爲以前那麼多情婦無一好惹,俱被自己軟語說服,妖婦也必可以理喻。除被纏上幾日是意中之事而外,如被強邀同往姑婆嶺尋仇時,也不是沒法推託。真要強迫,便向她破臉斷絕,仗着所帶法寶、靈符之助,一走了事,也不傷她。實逼處此,心上人固不會見怪。絕島潛居,埋頭不出,妖婦縱然恨極,也無法尋蹤。心中打着如意算盤,以爲進退皆可由心。哪知妖婦自從聞說他與一羣淫邪斷交情形,心已生疑,再加三年匿蹤,遍尋不見,又想又恨。況當用人之際,知他本身道力雖淺,卻得有不少異寶奇珍。情人雖已斷絕交往,因都愛他過甚,所贈法寶全未要還,如何還肯放他脫身。初見面時,當他不耐清修,時久相思。一班情婦已然斷絕,如能迴心,正可據爲禁臠,好生高興。

雷起龍乘機愚弄,也還可以商量。因多時未晤,見妖婦晤面十分親熱和善,與連日所聞不符,又忙着了斷回去,便把妖婦引開,仍照前言一說。照着以往和別人斷絕經驗,爲博妖婦歡心,並還格外巴結,刻意求工。哪知妖婦淫兇刁狡,素來一意孤行,軟硬不吃,反而勾起貪慾。以前又聽同黨妖婦說過,看出他道行、法力無什增進,卻一味苦口求退,千方百計將許多舊情人一齊斷絕。哪知他近年所學俱是玄門基本功夫,又是去舊從新,打頭學起,短短年月,如何能有成就?一心斷定他另有心上專愛之人,不知隱藏何地,因爲迷戀過度,受了新人挾制,來與舊人斷絕-當時妖婦妒火中燒,欲心更熾,不特未想斷絕,反想永爲己有,供她長久淫樂。因所愛的女人不肯出面,法力當必平常。

決計姑婆嶺事完,或用柔媚之術引誘,加上法力禁制,迫令說出平日藏處,帶了同去,將所歡殺死,只和自己一人快活;或是欲擒先縱,故意答應斷絕,卻在暗中尾隨,看明虛實,下手暗算,再相機出現,軟硬齊施,迫使歸己,這樣還可免他傷心移恨,比前策更妙。

妖婦主意打定,且不說破。又因聽出雷起龍恐本門師執怪他叛教,乘機假說:“人都向上,欲求正果,我不阻你遠志。但你我恩愛多年,一旦分手,永無見期,天長地久,此恨綿綿,意欲留你十日之聚。無如我正約人報仇,當着你許多師執面前,恐其妒忿,於你不利。難得終日歡愛,如蒙見憐,便請助我復仇之後再去。以後休說我樹敵太多,不知何時便遭仇人毒手;即使無心相值,哪怕你就有如花美眷在側,我也把你當作陌路蕭郎,決不相擾,至於本門師長,日前全都疑你背叛,再尋不見,便要行法拘魂,用神火照影,遍查海內外山川島嶼,搜尋出了下落,立命能手前往,連窩藏你的人一齊誅戮,以做效尤。本來最難應付;幸我素得衆心,你所深知,只要依我十日之聚,我必爲你化解。誰要尋你爲難,便是我的仇敵。我雖爲我遲歸十餘日,不問你情形真假,有無新人,從此均保無事。何必使我恩愛一場,已然斷絕,連這十日之歡你都不允,想起傷心,於你還有好些不利之處呢?”雷起龍前與一班淫邪斷絕時,上來多半不捨,媚誘脅迫,無所不至,結局雖然如願,費力不少。似此一說即允的實是少見。起初只當她最難說話,不料如此容易。尤難得的是,自己知道教祖和諸師執忌刻兇殘,最恨叛徒,昔年法令極嚴,近數十年雖以濫收門人,照顧不到,強敵太多,無暇及此,看似比別的異派鬆懈得多,如真惹惱忌恨,卻是尋仇不已。久聞神火照影,不論藏伏何處,均能看出。女仙又喜清靜,不願外人上門,況是左道仇敵,如果因爲自己引鬼入室,當時擾鬧,或再衆寡不敵,如何對得起她?平日想起,便自心憂,想不到妖婦有此好心。又知她天性妖淫,本派中人十九對她傾倒,從無一人敢忤逆她,說話極有力量,多大的事也能化解;何況自己只是隱退,並無叛跡。因妖婦所說正對心思,不由轉了好感。只姑婆嶺之行,推託力薄膽小,不敢隨往,願在山中守候,必踐十日之約。

妖婦察顏觀色,越看出所交新歡不是旁門左道中人。心中算計,表面分毫不露,一面仍施狐媚親熱,一面力說:“自古無不忠孝的神仙,背師最犯大忌。我此次聚衆報仇,雖然勢力非弱,敵人又值重創未愈之際,但是峨眉門下法寶神奇,我們法寶越多越好。

狐女秦寒萼非只是我一人之仇,你恩師因隨同史南溪道友火攻峨眉,死在她的白眉針下,此仇豈可不報?你以前也曾對我說過,你本山野牧童,日受惡人虐待,巧遇你師父將仇人殺死,收爲弟子傳授道法,纔有今日。也曾立志誓報師恩,代爲復仇,只因峨眉派勢盛,自顧力弱,不敢妄動,延到如今。難得遇到仇人一干師長閉關不出,本身又受神刀重傷,不能運用法力、飛劍之際,千載良機,如若放過,等他把陷空島靈藥取來,人一復原,報仇二字今生休想。我也知你法力不夠,但你所得那些法寶件件神奇,威力至大,正好同往。不特助我一臂,你也報了師仇,了卻昔日心願。經此一來,所有師執、同門均證實你不曾叛教,去與外人勾結。以後任你和新情人避地雙棲,不問出頭與否,也無人尋你晦氣。比我全憑情面勉強代你解說要強得多,不是一舉兩得麼?”

雷起龍平日本極感念師恩,立志要報師仇。自遇女仙,明白邪正之分,又告誡他:

“目前正教昌明,身是旁門,邪氣猶未去盡。人家師門法嚴,對異派中人向持寬大,除非被他看出惡行,決不無故欺人。只怕同黨慫恿,自往生事,一成仇敵,萬無幸理。此後外出相遇,萬一對方是個新出行道的後輩,看出來歷,一時疾惡喜事,發話盤詰,千萬不可硬來。休看對方年幼,師長已然閉關,但奉命下山的人無一弱者,聲氣又廣,同門好手更多,休說是你,便你本門師長也難討得便宜。可把出身來歷和近年心志明言實說。他們大都天真俠腸,尤喜改邪歸正的人,話再謙和一點,不特不再歧視,甚或由此結交爲友,有事相求,一說即允,豈不是好?”雷起龍自是信服,知道此仇難報。雖然淡了前念,有時想起師恩,終覺愧負。女仙知他法力有限,法寶雖出妖邪所贈,威力卻大。可是法寶來路一望而知,內有兩件最陰毒的尤犯正教之惡,平日代收,不令帶出,實由於此。雷起龍這次如不帶寶出來,也可無事。偏因妖婦剛愎淫兇,性又奇妒,不可理喻,欲爲預防脫身之計,一齊帶在身旁。本來就難推卻,妖婦這一席話又說得妙,立被說動,勾起前仇。只恐女仙見怪,多傷正教中人,回去無法分說,便和妖婦約定:

“去是同去,但我此後避地潛修,決不無故樹敵。只殺秦寒萼一人,別人不是師仇,不問勝敗強弱,均不出手。”妖婦暗罵:“你這沒良心的小狗!只要你肯隨去,便不愁你不入我的套中。賤婢如真爲你所殺,下餘除非被我們殺光,否則決不能容。你不尋人,人家也必尋你。老想稍微敷衍我一下,便即抽身回去,與心上人長相廝守,真是作夢,今生休想!”妖婦心中咒罵,表面仍是喜笑顏開,一口應諾。雷起龍哪知妖婦陰謀毒計,商定便去前洞。

這時妖黨已來了好幾個,等在前面,多一半和妖婦有過交好;那沒到手的,也都垂涎這塊肥肉,意欲乘機進身。見妖婦帶了雷起龍去往密室,這麼多時候纔來,心中俱都不快,有了酸意。無如妖婦稱姿絕豔,令人愛不忍舍。偏又淫兇奇妒,比起同派著名淫婦香城娘子史春仙還要驕橫,但不似史春仙一味濫交,並且行輩較高。一樣也不許情人管她閒事,稍現詞色,從此斷愛絕交,再也撈摸不着,甚至翻臉成仇都不一定。所歡又多能手,全都聽她指揮,一與反目,無異同時樹下許多強敵。端的愛也愛極,怕也怕極。

表面不說,卻把怨毒全種在雷起龍一人身上。妖婦益發當衆做作,並把雷起龍爲乃師玉杆真人金沈子報仇之事,連同所帶各種異寶,以及事完歸隱,獨往海外,十九有個心上人在彼相待等事全說出來。此舉自非雷起龍所願,無奈不能阻止。人又老實,先受妖婦百計盤潔有無新歡,已覺窮於應付,知她機警異常,爲恐言多有失,只得賭氣不理,由她說去。衆人除聽說雷起龍身有異寶,覺出不大好惹,又妒羨他的遭遇處,巴不得移愛新歡,隱退越早越遠纔好,並未在意。妖婦暗中查看,見雷起龍對於所說不曾否認,面色大是不快,更加忿恨。不提。

�'��'�P_�@��(��'�@�'��起龍隨妖婦入內時,便已託詞約人先走外,下餘還有數人。趙金珍力主分成兩起前去,第三日早上在姑婆嶺會齊。衆妖人明白她想和雷起龍再敘兩日舊情,心中忿恨,不便說出,各自無趣走去。也是秦寒萼等三人命不該絕,因此一來,不特晚了兩日,凌雲鳳和金蟬等七矮帶了靈奇,先後兩起救星恰巧趕到。妖人中三個邪法厲害的妒心最盛,見妖婦如此淫悍薄情,想起峨眉派威望,這些男女弟子雖是後進,各有異寶奇珍。厲害非常,勢力雄厚,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各異派從無一人佔過上風,即便一時僥倖,也有無窮後患,何況未必。衆妖人先爲妖婦美色媚惑,未怎深計,現已警覺:“多年苦煉,能有今日,並非容易。她死了一箇舊情人,卻令大家爲她犯險拼命。”越想越不值,就此一去不來,無形中去了好多威力。假使妖婦就在雷起龍到日率衆前往,即便寒萼等各有傳音告急法牌與護身法寶,不致受害,重傷多半難免了。

雷起龍看出衆人行時多半懷忿,也覺妖婦一意孤行,過於薄情,但又沒法勸說,只得聽之。經此一來,妖婦所約男女妖黨,連雷起龍才得七人。到日雷起龍一味隱身在側,妖婦幾次催他,均推說:“我以全力報復師仇,專對付寒萼一人,已約定在先,別的恕不奉命。”妖婦雖然不悅,雙方惡戰正急,無暇分心相強,只得聽之。雷起龍惟恐自己相貌被敵人認去,樹下許多強敵,日後不得如願安居。最好始終不露身形,暗中下手將寒萼殺死報仇之後,連仇人身上所帶彌塵幡和所有法寶也一件不要,情願被別的妖人乘火打劫得去。心想:“能就此移禍於人更好,即或不能,峨眉派玄門正統,素稱寬大,與人爲善,不咎既往,自己已然棄邪歸正,避地清修,爲師報仇理所當然、日後如被尋來,也有話說。到時再一服低求告,如以爲非,任憑誅戮,決不還手。這班正教中人多通情理,只要話說得通圓有理,即可無事。女仙當然更能原諒。”心中打着如意算盤,便不肯出手。

不久,敵方救兵接踵而來。雷起龍先見凌雲鳳和沙、米二小,已覺出峨眉威力果然不凡,來人還不是那些著名人物,已有如此神通。尤其那兩個幼童喊凌雲鳳作師父,分明是末代弟子,竟會使出那等佛門異寶,所向無敵。師徒三人一到,便將洞口把住,要攻進去,簡直休想,自己這面還折了好幾件法寶。方在驚優讚羨,妖婦趙金珍見勢不佳,又來催迫助戰,一見不肯,忿忿而去。眼看要糟,幸而文又方、喬紀二人輸口,卜天童將土木二氣施展出來。剛把頹勢挽回,略佔上風,七矮同了靈奇突然飛來。內中一個小沙彌,揚手一片佛光飛起,將火雲逼向上空。聽對方口氣,還是恐傷生靈,未下殺手將它震散,否則早已破去。

雷起龍看出凶多吉少,大是膽寒,有心想逃。一則滿空已被佛光佈滿;一則又想:

“前聽女仙談過,峨眉門下除男女四大弟子,以三英、二雲和金蟬、石生等七矮爲最厲害。來人除一個身長玉立的少年外,不是矮子,便是幼童。那威鎮南疆,長得如天上金童一般,頭上戴有靈嶠三仙所贈異寶的金蟬、石生,尚未露面。莫在空中堵截,一個撞上,必當妖人一流,決不放過。”越想越怕,想逃又不敢。女仙所傳隱身之法本甚神妙,又無邪氣,不易被人看出。雷起龍終以對方諸人神目如電,不甚放心,特意藏在一塊丈許高的山石後面,心中愁慮,不時探頭外望。情知必無幸理,幾次想勸趙金珍與自己藏向一起,一同伺隙遁走,踐了十日之約,即可回島永享仙福。一則恐露形跡,恐被敵人看破,玉石俱焚;一則妖婦剛愎自恃,如若不允,反而不好。老是欲言又止,舉棋不定。

事有湊巧。妖婦眼看情勢愈緊,無奈此次雖因沈通發動,主體還是自己,衆人未退,如何能走。又見羅網周密,逃也很難。正惶急間,猛想起:“現放着一個蠢牛,身旁帶有不少法寶,不問禦敵、逃生,均具極大威力。幾次勸他出手不允,負氣離開,人又隱身,看他不見,分明近來法力大進,所說也許不是虛語。這麼大一會沒有說話,如被隱形遁走,豈非白用心計?”心念一動,立即指揮法寶、飛劍防身應敵,尋將過去。本心是逼雷起龍出手,如能轉敗爲勝,固是大幸;不然,便令施展全力,與己聯合,一同遁走。其實逃走最對雷起龍的心思,況且法寶既多,又有女仙飛遁神符,這時也還有隙可乘,並非無望,只因劫運噹噹,難於避免。如在原處隱形不動也好,這一驚疑情虛,換了地方,妖婦往原藏處低喚了兩聲,未聽答應。雷起龍瞥見場上妖人已遭慘敗,越發膽怯;又見妖婦惶急悲慘之狀,想起舊情,老大不忍。一時心慌,不敢走出,口裏卻出了聲,連喚妖婦過去。妖婦先疑他私自逃走,心中恨極,正要開口咒罵,聞聲改怒爲喜,立即追去。正值凌雲鳳見已轉敗爲勝,將洞口交與司徒平防守,自己飛身助戰,趕將過來。妖婦尋人時神色張皇,本就易起人疑;雷起龍從來在香粉叢中受人供養,未經大敵,驚慌忙亂之中,不暇思慮,只顧急於放進妖婦,靈符神光離合雖是淡淡一片霞影,怎瞞得過凌雲鳳一雙慧眼,目光到處,見霞影微現,妖婦身形立隱。心想:“原來山石後面還有妖黨潛伏。”又疑妖人隱形進去,手揚處,神禹令上寶光先將當地罩定;同時玄都劍、火雲針也夾攻而上。

雷起龍也是淫孽過多,該有此劫,致爲妖婦所累。本仗女仙神符,急切間未爲敵人飛劍所傷,防護地面又有兩畝方圓,就被飛劍攻進,也能閃避一時。無如四外上方全被禹令神光罩住,不能移動分毫。有心另施飛遁神符,獨自冒險逃走,又覺多不好也有露水之情,此時急難來投,怎好意思舍她而去?那不知死活的妖婦風娘子趙金珍,還在旁厲聲催迫出手,又不聽分說,自施邪法、飛劍想要抵禦,哪知連自己的圈子都衝不出去。

雷起龍吃她纏得心更慌亂,口中急喊:“敵人厲害,連我上清隱形防身的禁制俱被她制住,不能行動,如何還能還手?今日之事已是凶多吉少,只有設法逃生要緊。仙姊請先莫急,待我向這位道友求告,也許能看我好友的份上,放我二人逃走;真要不行,再拼不晚。”妖婦聞言大怒,厲聲怒喝:“你也是男子,怎地如此膿包?你如害怕,急速撤了你那鬼畫符,放我出去和這些小狗男女拼命便了;如若不然,休怪我無情,連你一齊開刀。我帶你這膿包來,無非因你喜新棄舊,薄倖忘恩,一口氣不出……”妖婦性暴,怒火頭上,出言無忌,及至說到這裏,覺着存亡尚未可知,此人終是可愛,如何自吐奸謀,使其寒心?於是忿忿而上,沒有往下再說。

雷起龍見她一雙媚目突射兇光,滿臉獰厲之容,咬牙切齒,戟指喝罵,大有一觸即發,翻臉成仇之勢,又聽那等說法,越發心寒。又知妖婦手狠心黑,再不放她出去,就許驟出不意,突然發難,受她暗算。當時一急,忙答:“依你,依你!”口說着話,手指處,早把禁制微撤,意欲放她出去。不料妖婦說完後悔,心料情人必已變心,外面強敵又極厲害,不由進退失矩,微一遲疑之際,凌雲鳳已乘虛而入。同時沙、米兩小新勝之後,遙見師父手持神禹令,發出青濛濛一股光華,罩定一處,劍、寶齊施,敵人未見一個,光圈之大竟達兩畝以上,甚是罕見。料定必有強敵隱遁在彼,攻不進去,立即趕來。一到便趕上雷起龍移動禁遁,放人出外,煙光明滅,現出破綻,禹令神光已然侵入。

二小機智神速,貪功心盛,更不怠慢,手指處,伽藍珠與毗那神刀立化一團金光,兩彎朱虹電射而入,人也隨同衝進光圈去。

妖婦知道自己不小心,誤己誤人,這才嚐了神禹令和這兩件佛門至寶的厲害。又見圈外劍光、寶光縱橫如織,霞芒萬道,耀眼欲花,同黨妖人已是傷亡殆盡,上面更有佛光佈滿,無異天羅。只卜天童還在苦苦掙扎抵禦,勢已不支。暗忖:“想不到這些峨眉後進竟有如此神通。看神氣,便逼得雷起龍將所有法寶使出來,也未必濟事,何況他還在膽怯首鼠。仇未報成,平白傷人折寶。再不見機速逃,等到敵人除了卜天童,再幾面一合圍,更無幸理。”妖婦心裏雖然害怕,仍自恃有防身遁逃的邪法,以爲此時還可乘隙逃走。哪知淫兇太甚,惡貫已盈,當頭遇見凌雲風的玄都劍。剛用飛劍敵住,同時沙、米兩小也已衝進,師徒一面合力將禁遁制住,現出敵形,一面分頭下手。米餘的一口毗那神刀首先飛到,妖婦見勢不佳,哪敢迎敵,忙舍一口飛劍,縱起妖遁逃去。

按說就這師徒三人下手,妖婦也難逃走,只因雷起龍該當遭劫。沙、米兩小法寶雖強,無什經歷,老是隨定乃師動手,神禹令已將一敵人罩住,又指伽藍珠上前來攻,妖婦最擅飛遁之術,竟吃逃走,正加急往斜刺裏飛去。心想:“飛遁神速,且等飛遠一些,然後乘隙上升,免受佛光照體之厄。”不料才一出圈,首遇靈奇飛來,揚手一片寒霞,擋住去路。妖婦認出那是陷空島靈威叟採用北極磁光煉成的寒霞障,怎會到了敵人手內?

略一發慌,緊跟着又遇易鼎、易震駕了九天十地闢魔神梭飛來。一個發出太乙神雷;一個隱身旋光小門之內,將那無數飛鈸似雹雨一般打到。空中火龍釵、太皓鉤也相繼飛舞剪到。妖婦一任精通玄功變化,護身有寶,幾面夾攻也難禁受。剛縱妖遁避開寒霞。神雷,一釵一鉤已左右斜飛,急如電掣,攔腰卷至。微一疏神,肩膀上連受了兩飛鈸。雖有法寶護身,受傷仍是不輕,痛徹心骨,不禁“噯呀”一聲。易氏弟兄的太乙神雷二次連珠打到,又連中了兩雷,護身妖光立被震散大半。同時靈奇的寒霞已從後追捲過來,寒光照處,妖婦猛覺奇寒透體,法寶無功。知道生望已絕,便逃出去,身中寒毒,也難於救治,何況不能,再不見機,連殘魂剩魄都難保全。當時悔恨無及,咬牙切齒,把心一橫。因知敵人俱是斬草除根的心理,不容遁脫元神,於是一面在劍、寶、雷火夾攻之下,強忍苦痛,加急飛遁;一面毒口咒罵,把所有邪法、異寶全使出來,作出情急反噬,待要回身拼命之勢。倏地回身朝靈奇所用劍光迎去,猛把身外妖光一撤,劍光立即繞身而過,斬爲兩段。火龍釵,太皓鉤跟着一絞,太乙神雷再一爆炸,妖婦立化劫灰,屍骨無存。

南海雙童畢竟見多識廣,由遠處趕來,瞥見妖婦急轉妖遁,返身迎敵,已吃太乙神雷打得在空中七翻八落,仍以全力回攻,便料妖婦想借勢兵解,遁逃元神。忙即高呼:

“莫放妖婦元神遁走!”一面急追過去,相隔較遠。易氏兄弟出世不久,覺着自從開府下山,每次遇敵都不似今日這等痛快,忽起童心,把太乙神雷連發不已,霹靂之聲震憾山嶽,並未聽清招呼。靈奇雖防到這一着,想用寒霞障將妖婦用冷火寒焰煉化,因見兩位小師叔搶前施爲,興高采烈,法寶、神雷也委實威力神妙,自己本是後輩,不便與爭,略微鬆懈。以爲神雷厲害,劍、寶合圍,何況上有佛光佈滿,如何能逃?哪知妖婦精於玄功變化,如非上來想保全身,羅網周密,措手不及,迎頭先遇寒霞障寶光一照,幾連身形都被隱去。等三人合力夾攻時,元神早借飛劍兵解遁去。休說三人,便南海雙童儘管追來提醒,也未看出一點蹤影,不過妖魂是否爲三人法寶所滅,拿他不定罷了。因未看破,少時沒想到向金蟬、石生、阿童三人提說,妖婦元神終於逃脫。不提。

這時衆妖人業已紛紛慘敗,傷亡殆盡。先是華山派白鬼臉何小山自恃煉就九九八十一片金蚨劍,又有幾粒子母戮魂珠,正在耀武揚威。忽見七矮飛來,敵勢大盛。雖然心驚,仍誤以爲這班後起人物只憑法寶。飛劍,功力不夠。自己長於玄功變化,可進可退。

心念才動,阿童佛光驟現,將卜天童土木精氣所化火雲制住,又吃沙、米兩小用佛門至寶兩下里夾攻,護身真氣立破,幾受重傷。一些同黨更是手忙腳亂,相形見絀。這一驚真非小可。何小山性雖驕狂,人極刁狡,見沈、趙諸邪尚在觀望僵持,知道形勢不妙,生死關頭,不能再顧顏面,頭一個便打了逃走主意。並恐牽動別人先逃,爲敵警覺,有了防備,累得自己也難遁脫。尤其空中佛光是大剋星,任精玄功變化,吃它照定一壓,仍難倖免。故意厲聲喝罵,把所有法寶、飛劍全使出來,表面做出拼命神氣,比誰都兇。

同時卻暗中窺伺,準備好了逃路,驟出不意,乘隙飛遁。哪知險詐太甚,反更遭殃。

易氏兄弟因在七矮當中功力較差,全仗家傳法寶。又連受姑姑女神嬰易靜告誡說:

“七矮一行,任重道遠,所遇皆是強敵。以後上場,稍覺敵人勢盛,不可明敵。九天十地闢魔神梭萬邪不侵,既有此防身利器,樂得隱藏在內,專用法寶、飛劍應戰,以期有勝無敗。”這次剛一上場,就看出卜天童厲害,愈發不敢大意,始終隱身梭中,在陣中往來馳逐,抽空便給敵人一下重的。易氏兄弟見衆妖人法寶、飛劍爲神梭所阻,邪法無功,在自生氣,窮於應付,正在高興。忽見內中一個臉白如屍的瘦妖人,正與南海雙童惡鬥,口中亂罵,滿身妖光環繞,法寶亂飛,最是猖狂。不知何小山用的是欲退先進之計,越看越覺有氣,互相一打手勢,故意停梭不進,只使各人新得的飛劍上前。暗中卻運用全力,朝那正與五臺派妖人喬紀、文又方苦鬥的火龍釵、太皓鉤分頭一指。二寶立似驚虹怒掣,撥頭向何小山飛去。同時一催神梭,照準何小山便衝。梭頭上奇光,連同那無數飛鈸,直似雨雹、飛虹一般激射出去。

何小山也是惡貫滿盈,見二易梭光停在面前不遠,並非不知此寶威力厲害。因見對方神情本是專注喬、文二人,對於自己仍不放過,抽空又放出兩口飛劍,似此一心二用,分明趕盡殺絕,欺人太甚,越想越恨。暗忖:“反正這班人已成仇敵,勝者爲強,管什來歷?”於是分劍迎敵。暗忖:“如何誘這兩小狗出面?或死或傷他一個,稍出惡氣再走。”這一盤算,時機延誤。方覺梭光掩護嚴密,敵人狡猾,無隙可乘,轉念想逃,已是無及。何小山所用獨門飛劍九九八十一片金蚨劍,本似一座光幢把全身圍了一個風雨不透。無如南海雙童甄艮、甄兌本來法寶就多,開府下山時又得了兩口好飛劍和三根霹靂鑿,俱是長眉真人遺賜,專破妖人防身邪法的仙府奇珍;又識得妖人來歷與紫金蛛的底細。初鬥法時,故意只用飛劍相持,意欲乘隙下手。何小山也知敵人飛劍神妙,爲想全身而遁,只用別的劍、寶迎敵,紫金蚨專作防身之用,並不出鬥。

甄氏兄弟初試�'��'�P_�@��(��'�7-�'�不捨毀損。方覺無隙可乘,易氏兄弟忽來夾攻,竟將妖人激怒,分了十來片妖光離身出鬥。滿擬此寶一分,勢必較弱,並且還有於母相生之妙,只要奪得一兩片,少時妖人伏誅,便不致被他化去,不料妖人本領實是高強,依然用紫豔豔無數圓形奇光將身護住,不將此寶破去,休想近身。妖人又在破口怒罵,邪法、異寶隨同施爲,層出不窮,但都隨發隨收,淺嘗輒止。二人暗忖:“此時衆妖人慘敗之勢已成,休說求勝,脫身都是難極,這個妖人如何反更驕狂起來?”這一留心,妖人的色厲內在,竟被識破。

此是華山派著名淫兇刁狡的能手,恐被萬一逃脫,當着靈奇後輩不是意思;對方咒罵又惡,不由激發怒火。便把奪寶之念息掉,驟出不意,猛施全力。甄兌先揚手一鑿飛去,甄艮也運用師門心法將手一指,飛劍威力立時暴發,恰與易氏弟兄同時發動,一道赤紅如火,長只尺許的釘形奇光,帶着數十點豆大銀光,一窩蜂似飛將出去。

何小山見敵人法寶不大,精芒若電,奇光強烈,雖覺不是易與,自恃有多年苦煉成的金蚨劍護身,並未十分在意。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動念瞬息之間,鑿光已經臨身。

兩下里才一接觸,那豆大銀光立即化爲震天價的霹靂,紛紛爆炸開來。身外光樟立被震散,轟隆之聲,山搖地撼。那夾有霹雷的一根火鑽也被衝進,當時金蚨劍光便減去好些,何小山不禁嚇了一個忘魂皆冒。何小山也真捨得,見勢危極,更不尋思,百忙中竟豁出舍了這多年心血煉成之寶,準備運用全力稍擋來勢,立即變化遁走。哪知劫數臨身,連氣都不容緩,這裏還未及擋架,易氏弟兄已連人帶寶一齊衝到。何小山知無倖免,把心一橫,待要就勢兵解時,甄艮首先防到,手指處,鑿光頓得一頓,突然暴長,化成一幢數丈方圓的烈火光幢。剛把何小山全身罩定壓將下去,九天十地闢魔神梭也早衝到飛光電旋中,加上四人的太乙神雷往上一合圍,何小山連元神也未飛起,立化灰煙而滅。

喬紀、文又方正與二易苦鬥,本就不支,忽見敵人法寶撤去,心方一鬆,想要設法隱遁。哪知二易一則看不起這兩妖人,又恨何小山猖狂,立意除他,志不在此;二則瞥見三眼神君沈通忽然遁走,雲風師徒分頭尋敵,沙、米兩小雙雙朝二妖人飛來,想把這兩個法力較弱的妖人留與兩小建功。二妖人休說不是敵手,就兩小不殺他們,上有佛光與金、石二人嚴防,也休想遁逃得出。他們這裏正在張皇覓路之間,兩小已指定一團祥輝、兩彎朱虹斜飛過來。二妖人早知這兩小厲害,未及抵禦,猛聽霹靂大震,地動山搖,滿空雷火橫飛,寶光電射,聲勢猛惡,從來未見,同時又瞥見最厲害的同黨何小山已然形神皆滅,不禁心寒膽裂。微一疏神,兩小來勢神速,毗那神刀已繞身而過,一聲慘叫,屍橫就地。

三眼神君沈通見識過七矮弟兄的威力,心想:“那小和尚,紅髮老祖尚且望影而逃,何況自己?”心膽早寒。只因迷戀妖婦,欲與同逃;又以爲卜天童土木精氣或能抵禦一時,當着外人後輩,不肯先逃示弱。強捱了一會,首見卜天童大現敗象,跟着又見同黨被困,越發驚慌,忙縱妖遁飛起時,金、石二人已將羅網布就。金蟬獨在空中主持全局,石生奉命送藥下去,欲將秦、李、向三女同門的傷醫好,使其出洞夾攻,不令妖人有一漏網,正用兩界牌護身下飛。沈通剛舍了司徒平飛起,因烏龍剪神妙迅速,進迫甚緊,連身形還未及隱,恰巧撞上。石生前在碧雲塘見過沈通,又聽女神嬰易靜說他妖釘毒火厲害,更精身外化身之法,爲華山派有名人物,卻不知妖釘毒火已被齊霞兒禹鼎收去。

於是小題大作,一下來便發揮靈嶠三仙所賜的異寶威力。沈通身剛飛起,猛瞥見一片三角的金光幻出無邊霞影直壓下來,不禁大驚。如在平日,沈通拼舍兩件法寶不要,先擋住了來勢,然後抽空化形隱遁,還來得及。想是惡貫滿盈,那麼驕狂兇暴的人,這時偏怯敵過甚。先已看出敵勢太強,心驚欲逃,再見金光飛墜,認出是件仙府奇珍,越發膽寒。以爲自有法寶均非其敵,只保元神還可有望,百忙中亂了章法。當時把牙一錯,忙施玄功,待將元神變化隱遁時,不料對方正有一件專一克制邪法之寶:多年苦功煉就的三個身外化身的影子。因而尚未飛起,便吃金光罩住。石生更不怠慢,飛劍、法寶一齊施爲,一蓬銀雨在金光霞影中飛舞交馳,連閃兩閃,沈通形神俱滅。

石生隨持靈藥往洞中飛去。等將秦、李、向三女醫好出來,妖人已全數就戮,只剩卜天童一人猶與阿童苦撐。阿童獨指佛光,將敵人土木精氣所化光雲制住,好似無法收去,不住笑令敵人降服免死。卜天童雖然倔強不服,臉上已帶惶急悲憤之容,又見金蟬已自空中飛降,和甄、易、靈奇諸人聚在一起說笑,空中禁網也已撤去。石生先在空中佈置,未與下面諸人相見,不知底細。知那光雲厲害,恐敵乘隙遁去,方想上前相助,忽聽金蟬笑呼:“石弟快來!這廝如不聽話,凌師姊自會制他。你不要管他,到這裏來吧。”石生應聲趕去一問,才知金蟬先見羣妖相次伏誅,也想合力將所餘妖黨除去。及至細一查看,敵人法力甚高,身上並不帶一絲邪氣,心方一軟,意欲逐走了事。南海雙童忽然飛上,說:“下面放光雲的小孩,乃土木島主商家二老最得意的門徒,並非妖邪一流,想是受人之愚而來,阿童將他法寶破去,嫌怨已成,不可輕放,更不可傷他,必須德威兼用,迫使就範,化敵爲友。”並說:“雲鳳已有制他之寶,用本門傳聲告知阿童。請師兄下山主持。”說完,立即撤禁同降。正值易鼎、易震、靈奇以及凌雲鳳師徒等六人會合,也因受了南海雙童之誡,聚在洞側山坡之上,正在觀戰。雲鳳已然抽空將那專破五遁精氣的師傳至寶兩極宙光盤上的子午方位對好,靜俟金蟬到來,主持施爲。

衆人見雲風道氣仙風,迥異往昔,人又謙和,俱都讚佩不已。石生聽完前事,便不再動手,隨同旁觀。

這時卜天童已幾次想收法寶逃走,均吃阿童阻住,急得厲聲怪叫道:“我這土木精氣與衆不同,你們破它不了,留在此地遺害無窮。我暫時已自認下風,有本事的,讓我收了回去,日後再見高下。免得你們既不能用,又不能收,勢必仗着神雷、佛光、法寶、飛劍將它震散,害人造孽。我已懶得和你們再打。休看你們人多勢衆,法寶、佛光厲害,我如賭氣一走,你們沒法收拾,造了大孽,受你們師長重責,卻休來怨我。”凌雲風已和衆人商定,知道阿童佛光環照之下,卜天童決難逃脫。想起甄、靈三人之言,恐對方性情激烈,不捨師門之寶,苦苦相持;如因阿童不善應付,被他看出逃生絕望,難保不橫心自殺。商慄本與師長有嫌,豈不仇怨更深?對方又是海外成名已歷數百年的前輩散仙,師徒多人向無惡跡,豈不逼出事來?見他口風雖軟,一雙怪眼兇芒怒射,滿臉均是悲憤之容。料他必定以最後一着殺手拼死圖逃,甚或自將土木真氣震破,以免落於人手,都在意中。聞言更不怠慢,忙將神禹令一指,先發出一股清濛濛的奇光照向前去,口中喝道:“小神僧請回,小師兄請你有話說呢。”同時阿童也聽金蟬傳聲暗喚,屬令速回。

便笑對卜天童道:“你這人不聽良言,且由你去,我失陪了。”說罷退去。

卜天童知道雲鳳雖不好鬥,總比阿童軟些,此時逃走雖較容易,總不捨那土木精氣。

一面迎戰,一面暗運玄功,準備奮力回收時,忽聽雲鳳發話道:“以前我們師門還有交往,雖然多年不見,總是同道之交,如何受人愚弄,無故乘我傷病同門於危?此事無論如何說法,你均理虧。其實我們擒你易如反掌,只因顧念昔日師門舊交,不肯過使你難堪。只稍引咎,立可無事,你偏不肯。你休看我學道年淺,法力不如小神僧遠甚,不能擒你,要收你那二行真氣,卻是手到拿來。我師傳法寶乃上清故物,名爲兩極宙光盤,能發兩極子午神光線,專破正反五行精氣所煉之寶。你想必也知來歷。你環身均有二行真氣環繞,此寶正是你的剋星。再不見機,不特上空光雲被我收去,你也不死必傷,甚或傷及元神。我初次試用,此寶威力至大,靈妙不可思議,萬一我道淺力弱,不能全數控制,收發由意,你卻難於禁受。爲此預爲警告,必須小心戒備呢。”卜天童早聽師長說過此寶來歷,乃本門惟一克星。聞言心雖驚懼,因想:“這類天府奇珍,對方師長怎會傳與一個末學後進女弟子之手?”正在將信將疑,雲鳳已側顧阿童,喊道:“小神僧,請將佛光收去。我看他這二行真氣所煉之寶,是否如他所言,外人無法收取?”

卜天童最苦的是那佛光將滿空光雲托住,用盡心力,無法收轉。暗忖:“宙光盤,只聽恩師說起,並未見過。就算此寶威力神妙,必不如自己的二行真氣由心收發,其應如響,神速無比。”聞言故作未聞,暗中準備,只等佛光一撤,立即收寶飛遁,日後再打報仇之策。原以爲宙光盤用時無論多快,也得一點時間施爲,何況敵人還未出現,便令先收佛光。以爲只要稍有空隙,立可收寶脫逃。哪知對方早已準備多時,手揚處,立有長圓形一盤奇亮無比的五色精光,中心有一銀色針形之物,針頭上發出極細極密的一蓬光雨,比電還亮,耀眼欲花,恰與佛光一收一發,同時發動。隱聞風雷之聲,宛如百萬天鼓一時齊鳴,電也似飛起丈許高下,便即浮空停住。針頭上銀色光線立即暴伸,向空射去。那廕庇全山的千百丈光雲立被吸住,不特一毫不能收回,那二行真氣原與心身相合,當時便已有了警兆。卜天童覺着身上一緊,似被一種極強的潛力吸住,似要往那針頭上拖去。再看那彌空火雲光焰,竟似狂濤倒傾,天河決口一般,被那一蓬銀雨裹住,晃眼便少了一半。身子又覺越吸越緊。才知此寶威力果如乃師所云。如今自己通身均是真氣環繞,連同那些受剋制的法寶,再不速逃,必被連人吸去,吃那針尖銀雨一裹,連元神也未必能夠保全。嚇得驚魂皆顫,仗着雲鳳暗中留情,並未相迫,行動又甚神速,忙運玄功掙脫束縛,一聲怒吼,破空遁去。雲鳳也不追趕。真氣無主,容易收取,滋的一聲,一時都盡。

上一頁
作者:還珠樓主
类型:其它
总字数:16.57万
阅读量:412
  • epub, 246.1KB
    下載
    Send to Email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