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愛國心第一幕

佈景


  唐公館的大客廳。陳設精緻,但帶日本風味。國籍日本而嫁給中國人的唐夫人,完全日本裝束,年約五旬,坐在沙發椅上做針線。唐亞男,她的女兒,也是日本裝束,年約十六,坐在一旁看報。田媽——女僕——正在打掃桌椅。

  

  亞 男 媽,您歇一會兒罷!您不是說您的眼睛不很舒服麼?

  唐夫人 恐怕不能趕上你的生日,倘若現在還不發狠做幾針!

  亞 男 趕不上亦不要緊,反正那天我可以穿中國衣服。穿日本衣服多麼費神。這裏的裁縫又不會做,件件要您啦自己動手。倒不如咱們以後穿中國衣服痛快些。

  唐夫人 我願意做給你穿,只要你乖乖的聽話。反正我閒着。

  亞 男 您啦真是每天忙到晚——不是忙這,便是忙那——還說閒着?照我看媽媽要算家裏最忙的一個人。您瞧,哪件事少得媽媽?慢說別的,只要媽媽一天不下廚房去,他們不是打破碗,便是不按時候開飯。前天張家媽媽也是這樣說,說媽媽雖是五十多歲了,卻比二十來歲的人還要精敏能幹。我看這話很對,媽媽!

  唐夫人 還說什麼“精敏能幹”。老了,已經老了,一年不如一年了。可是現在總算享福了。你們兄妹總算長成了,你的哥哥也做了督辦。現在用不着愁吃愁穿。回想三十年前,你爸爸在東京碰見我的時候,那是多麼苦啊!

  亞 男 媽媽,常聽到您談及三十年前爸爸和媽媽的故事,現在倒要問問爸爸究竟怎樣碰到媽媽的?——您可以告訴我麼,媽媽?

  唐夫人 這話說起來可長。那時候你的爸爸才二十來歲,是革命黨。因爲逃亡到日本,在東京進了大學,恰巧碰着與我同班。不久我們做了極親密的朋友。我們交換教授——他教我中文,我教他日文,雖然你的舅太爺非常反對——因爲他看不起中國人——不到兩年,我與你爸爸就結婚了。噯呀!結婚後,可是過了不少的苦日子!現在想起來,還是心酸!

  亞 男 呀!怎樣呢?

  唐夫人 可憐你的爸爸幾乎幾次把命送掉!最危險的是你出世的那年,你的爸爸因爲革命被中國政府捉住了,不到二十四小時就要拿去槍斃;幸虧你的舅太爺,費盡了心血,好容易才把他救出來!不然,孩子,哪有今天!

  亞 男 如此說來,媽媽豈不是爸爸的救命恩人?

  唐夫人 哼!說什麼救命恩人!只要他少給一點氣我受就得了!現在他的年紀大了,比不得從前年輕,那時我說一,他不敢二;我說二,他不敢三;真是聽話。現在可不成了,動不動就使脾氣,我的話簡直是他的耳邊風。

  亞 男 媽媽,請您別冤枉爸爸罷。從前的事情我們不知道,現在的情形我們是很明白的。爸爸真是聽媽媽的話。有時,媽媽,您脾氣來了,罵起爸爸來真是可怕!可憐爸爸哪敢開口?

  唐夫人 好了!好了!你們兄妹現在都袒護你們的爸爸了,所以把我的話不當話了!

  亞 男 這是哪裏話,媽媽!您啦是媽媽,他啦是爸爸,我們做兒女的哪有什麼袒護不袒護?哈哈!媽媽這多年紀,說起話來較十八歲的姑娘還要好勝!這真要笑壞人了!還說我們袒護爸爸,哈……哈……哈……哈……


  少 亭 妹妹,你又在和媽媽鬧什麼?媽媽,您又在替妹妹作衣服麼?

  唐夫人 你妹妹的生日快到了,我想替她趕起這件衣服來過生日。

  少 亭 媽媽真是偏心。這樣疼姑娘,不疼兒子。我過生日的時候,偏偏沒有媽媽這樣疼我——替我做件新衣服!這——這不是偏心麼,媽媽?

  唐夫人 孩子,這並不是媽媽偏心。媽媽只能做日本衣服。你是向來不喜歡穿日本衣服的。這怎能怪媽媽偏心?

  少 亭 對了!對了!這可不能怪媽媽!

  亞 男 不對!不對!因爲哥哥用不着媽媽做!有別人做呢!

  少 亭 好了!好了!用不着爭了!媽媽特別疼你,我決不眼紅。我要上衙門去了。(轉向田媽)田媽,叫他們預備車!

  田 媽 着!少爺!


  唐夫人 今天不是星期六麼?

  少 亭 對。

  唐夫人 那麼就在家裏歇歇罷。

  少 亭 不。這幾天衙門裏正忙。既然領了國家的薪俸,我們當然應該替國家出力作事。


  田 媽 少爺!車已經預備好了。

  少 亭 媽媽,我去了。

  唐夫人 去罷。可是一定要回來吃午飯。今早我已經吩咐廚子清燉了一隻老鴨,爲你們父子三人吃午飯。你的爸爸這兩天有點喉嚨痛。鴨子是清火的,看看吃了會好點不。

  少 亭 怎麼不請大夫來瞧瞧?

  亞 男 爸爸說不要緊,用不着。

  唐夫人 從前他做總長的時候,不管有病無病,動不動不是往西山跑,便是進醫院去。如今真正有了病,他又不肯請大夫。現在聽說外面的時症很厲害,你爸爸的喉嚨痛,我實在不放心。等會兒還是打個電話給謝子福郎大夫,叫他來瞧瞧。

  少 亭 這次外面排日風潮非常厲害。我想找個德國大夫來!

  唐夫人 德國大夫?

  少 亭 聽說德國大夫比日本大夫好,媽媽不贊成德國大夫麼?

  亞 男 咱們中國人幹嗎不找中國大夫?

  唐夫人 中國大夫也好,德國大夫也好,隨你們的便罷。我老了,管不着這些閒事。你上衙門去罷。務必回來吃午飯。聽見沒,孩子!

  少 亭 一定。(轉詢田媽)外面在下雨麼?

  田 媽 很大的雨,少爺。


  唐夫人 又在下雨?幾個月來差不多每天不是下雨,便是颳風。喂!田媽,你趕快上門口去瞧瞧,看看管門的把國旗收進來了沒有?他是糊里糊塗的,不管天晴下雨,總是把面旗子扯在外面。你趕快去瞧瞧罷。

  田 媽 着,太太。


  唐夫人 中國真是一個多風多雨的國家,我們日本卻不是這樣;並且天然的風景,也比這裏美麗。

  亞 男 往年哪像這樣多雨?今年特別罷了。但是像北京這樣厚的沙土,也應該多雨纔好。外面這麼大的雨,可是我還要上學去呢!

  唐夫人 今天不是放假麼?

  亞 男 是。但是學校裏有特別事。

  唐夫人 有什麼了不得的事,像這樣大雨天還要跑去?

  亞 男 請媽媽別管什麼事!讓我去就得了!

  唐夫人 你既不怕雨,你就去罷。早去早回。千萬回來吃午飯。

  亞 男 我先去換衣服。

  唐夫人 換衣服?換什麼衣服?

  亞 男 換套中國衣服去。

  唐夫人 爲什麼要換中國衣服?身上穿的衣服不舒服麼?你討厭日本衣服麼?你的媽媽是日本人,你討厭麼?

  亞 男 啊!媽媽?您爲什麼又生氣呢?(扭到母親懷裏)媽媽請您別生氣,好不好?

  唐夫人 看看今天誰敢上學去!

  亞 男 我是主席,怎能不去,媽媽?

  唐夫人 你是主席?你們學校裏又開什麼會?

  亞 男 辯論會……辯論會。讓……讓我去罷,媽媽!

  唐夫人 不準換衣服去!

  亞 男 這哪成呢,媽媽!您想,她們是爲“抵制日貨”開會,我這個做主席的穿一身的日本衣服,這是一場大笑話嗎?媽媽,您從前也做過學生的,請替女兒設身處地的想想!

  唐夫人 孩子!我的良心叫我不准你去開會抵制日貨!這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權利!

  亞 男 (哭)媽啊,媽啊!開會的時候快到了,再不去要遲了!(又倒在母親懷裏)媽媽!讓……讓我去罷!

  唐夫人 好寶貝!聽話罷,不要去。時候已不早了。外面又下這麼大的雨。午飯也快好了。乖乖,聽話罷。媽媽歡喜你!

  亞 男 人家要罵我!我非去不可!

  唐夫人 罵你什麼,寶貝?

  亞 男 罵我是賣國奴!

  唐夫人 別管人家的謾罵,反正她們是沒有家教的!好孩子!去,到我房裏去把那捲藍線拿來,媽媽等着用呢。(亞男一面擦眼淚,一面欲下,唐夫人忽然止之)回來。

  唐夫人 還是讓我自己去罷,免得你又去亂翻一頓,結果還是尋不着我要的那捲線。


  周女士 你怎麼啦,亞男!

  亞 男 (急忙擦乾了眼淚)我……我沒什麼,你剛來麼,芝芳?

  周女士 怎麼一個人坐在這兒哭?

  亞 男 哭?誰哭?

  周女士 你別騙我罷。我已瞧見了。我特來約你去開會的。時候已經快到了,你還不趕快去換衣服?難道今天你還好意思穿着日本衣服去做主席麼?

  亞 男 要去,當然要換中國衣服。不過我現在不能去。你來得真巧,我正想打電話給你。

  周女士 爲什麼?

  亞 男 因爲我陡然肚子痛起來了,痛得我忍不住哭了!好姐姐,請你代我做主席罷。對不住,我實在不能去。

  周女士 (冷笑)哈哈。亞男,你又在騙我!我決不相信你現在是肚子痛不能去,我想你一定有別的緣故。哈哈,亞男,我已猜中了,已猜到八九分了!

  亞 男 好姐姐,不管我有什麼緣故,總之,我今天不能去!請你替我代表一切就得了。並望向諸位同學道歉!

  周女士 不成!不成!今天的主席我決不能代表!無論如何,非你自己出馬不可!今天這主席不但我不能代表,就是誰也不能代表!

  亞 男 爲什麼?

  周女士 因爲全校同學只有你配做這個主席!

  亞 男 好姐姐,請別挖苦我罷!

  周女士 這是真話。我挖苦你幹嗎?你還是同我一塊兒去罷!


  亞 男 芝芳姐姐,無論如何,我是不能去的,因爲我媽——

  周女士 哦?是你媽不准你去麼?

  亞 男 不是!不是!我媽從來沒有過這種意思!

  周女士 亞男,你去不去全權在乎你自己,誰也不能勉強你!不過你應該知道她們今天爲什麼一定要你做主席?你知道麼?

  亞 男 我……我不知道!難道她們還有什麼特別用意麼?

  周女士 當然。

  亞 男 好姐姐!你可以告訴我麼?

  周女士 你向來是很聰明的,我想你一定想得到!


  亞 男 好姐姐,你是我的多年同學,惟有你知道我的家庭情形最深,請你照直把同學們對於我不滿意的地方告訴我罷!

  周女士 她們今天要特別留難你!因爲全校同學只有你是日本化!她們預備在開會的時候當衆羞辱你!

  亞 男 芝芳姐!請別說了!我早就明白了她們對我的態度!無奈,唉,真是一言難盡!(哭泣)然而我決不怪她們!只怪我自己生壞了家庭!

  周女士 其實你的苦處我早就知道了!不過,亞男,咱們中學已經畢業了,咱們千萬不可忘記,治國平天下應該先從“齊家”起!倘想世界革命,不可不先從家庭革命下手!你說我這話對不對,亞男?


  唐夫人 我以爲誰在這兒講演呢,原來是周小姐啊!

  周女士 (向唐夫人鞠躬)伯母,您啦好麼?

  唐夫人 謝謝,周小姐,你也好麼?——怎麼這向沒見你來玩玩?

  周女士 因爲這幾天有點事,沒有常來請安。

  唐夫人 不敢當,不敢當。周小姐真是念書人,說話特別客氣。

  周女士 這是哪裏話,侄女年輕,不懂事,諸事還要伯母指教。(看手錶,轉向亞男)亞男,我要走了。離開會只有二十分鐘了。

  亞 男 好罷。你快去罷。

  周女士 (向唐夫人)少陪您啦,伯母,我要上學去了。

  唐夫人 怎麼不坐一會兒去?

  周女士 改日再來請安。再會再會。


  唐夫人 周家小姐又來幹什麼,亞男?你簡直不聽媽媽的話!我早就對你說過:周家小姐不是個好東西!叫你少跟她來往!你……你偏偏不聽!剛纔她又來幹嗎?是來約你去開會,對不對?

  亞 男 不是。她特來告訴我明天學校放假。

  唐夫人 明天明明是星期日,學校是照例放假的!顯然你又在我面前撒謊!還站着幹嗎?還不快去看看你的爸爸——問問他的喉嚨好了沒?


  田 媽 (在內)我們……我們把這話去評評太太!看看誰不懂事!評太太去!評太太去!看看誰不懂事!


  唐夫人 你……你又在和誰吵?呀!

  田 媽 太太!憑您啦說說!看看誰不懂事!他……他還說我不懂事!真是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唐夫人 幹嗎這麼急?有話慢慢的說!究竟怎麼一回事?

  田 媽 我說太太!您不是叫方順每天把那面“太陽旗”扯在門口嗎?

  唐夫人 對呀!難道方順沒照着我吩咐的幹嗎?

  田 媽 哼!他何曾把太太的話當着話!他今天只扯了那面“五顏六色”的旗。待我去的時候,那旗還在大雨裏淋着。當時我就責問他爲什麼不把那面“太陽旗”同時扯出去!您猜他說什麼?他說:“你管得着嗎?你是什麼臭東西!這年頭還扯日本旗?你甘心做亡國奴麼?……”這一類的話痛罵了我一大頓,您看我氣不氣,太太?固然他扯什麼顏色的旗都無關緊要,可是他應該把太太的話當話纔對!

  唐夫人 豈有此理!我不信方順有這大的狗膽!去!把他叫來!讓我來當面責問他!

  田 媽 他現在躲在門口不敢進來。只要太太喚他一聲,他不敢不來。

  唐夫人 (向內呼)方順!方順!你還不替我滾進來!呀?


  方 順 太太!

  唐夫人 方順!你好大的膽!

  方 順 回太太的話,小的膽子非常小,總是規規矩矩的侍奉太太;太太說一,小的不敢說二。

  唐夫人 你把我的話當了話嗎?

  方 順 俗語說得好:“端了人家的碗,應該服人家管。”小的既是吃了太太的飯,當然不敢不聽太太的話。

  唐夫人 那麼我叫你每早把那面日本國旗扯在門口,你爲什麼不照我的話行?

  方 順 這確不能怪小的。小的一面把旗剛扯出去,一面老爺就命我收進來。

  唐夫人 這話是真的麼?

  方 順 小的豈敢撒謊!

  唐夫人 好大膽!好大膽!原來是他!原來他在暗中抵制我!去!田媽!到書房裏把那老東西叫來!今天非說個“水落石出”不可!

  田 媽 把哪一個老東西叫出來,太太?

  唐夫人 這家裏有幾個老東西,蠢婆娘?

  方 順 叫你去請老爺來,懂嗎?


  唐夫人 好大膽!好大膽!原來他在抵制我!我還睡在夢裏呢!好罷!今天非鬧個清楚不可!

  方 順 太太,請您啦不必氣。千錯萬錯都是小的錯。平心而論,這事也不能怪老爺,只怪門口那些過路的人。他們時常在咱們門口寫些“賣國賊,亡國奴,親日走狗”種種不好聽的話。這樣,才把老爺惹氣了,所以叫我此後不要扯日本旗。

  唐夫人 你還在這裏嚕囌?還不替我滾出去!

  方 順 着!


  唐夫人 我把你……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東西!

  唐華亭 太太!您又是爲什麼生氣?

  唐夫人 我早就知道你巴不得我早死!我死了,你就可以稱心!也可以討姨太太!你們中國人是歡喜討姨太太的!好罷!拿刀來!我願死!我已經預備了!你……你…… 你拿刀來罷!我……我已經預備了!

  唐華亭 太太!這是哪裏話!又是誰得罪了您?

  唐夫人 用不着多說!拿刀來就得了!拿刀來就得了!我願意死!我願意死了!

  亞 男 媽媽!

  唐夫人 “媽媽”?——什麼媽媽?你的媽媽早就死了!

  唐華亭 就是我得罪了您,太太,請照直告訴我,也犯不着拿孩子出氣!

  唐夫人 孩子?他們不是我的!我哪有這種福氣!

  亞 男 (泣)媽媽!(倒在母親懷裏,但唐夫人用手推開)媽媽!媽媽!

  唐夫人 你的媽媽早就死了!你只有爸爸!

  唐華亭 倘是我得罪了您!打我幾下!請千萬別拿我的孩子出氣!

  唐夫人 你的孩子!你的孩子!這家裏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好沒良心的東西!你沒老孃,哪有今日?忘恩負義的!記不記得三十年前在東京做叫花子?記不記得光緒末年幾乎把命送掉了?好沒良心的東西!狗尚且知恩義!哦!如今做了官,發了財,兒子少爺也做了督辦,你就忘形了!就忘記了那塊“太陽旗”!哼!殊不知你之所以有今天,都是虧了那塊太陽旗!好一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亞 男 啊!媽媽!請您別說了罷!我知道您爲什麼生氣了!其實這事滿不與爸爸相干!是我不準方順扯日本旗!這事完全與爸爸不相干!您要打,打我!您要罵,罵我!孩兒現在跪下,求您別冤枉爸爸!


  唐華亭 太太!太太!

  唐夫人 田媽!把方順叫來!快!

  田 媽 着!


  亞 男 媽媽!

  唐華亭 太太!孩子跪在您面前,您瞧見沒?


  唐夫人 方順!究竟誰不准你扯日本旗?照直說!

  亞 男 是我!是我!媽媽!

  方 順 ……

  唐夫人 照直說!

  方 順 小姐。是小姐叫我的。這事不與老爺相干。

  唐夫人 好!現在這家裏沒你的事了!你有什麼好差事請便罷!

  方 順 呀?太太!您啦辭我的事麼?

  唐夫人 沒多話說!請你拾打拾打走罷!

  方 順 我方順並沒幹錯什麼事,太太怎能無緣無故的辭我的差事?無論如何,還要請太太說個明白!就是我不吃唐公館裏的飯,還要上別家去吃飯呢!人家談起來,不是說我偷了唐公館的東西,便是說我幹事不盡職,所以唐公館纔不要我!

  唐夫人 好罷。就爲幹事不盡職,所以我不要你!

  方 順 太太!憑天理良心,我幹事還不盡職?從清早六點幹到夜深一點,還要怎樣盡職,太太?

  唐夫人 那麼我叫你每早扯旗,你爲什麼不照我的話行?

  方 順 這確不能怪小的,太太!

  亞 男 只能怪我!只能怪我!媽媽!

  唐華亭 這事誰也不能怪!只能怪我!只能怪我!是我叫方順不扯日本旗!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日本是中國的仇敵,我恨日本!所以我不願把敵國的國旗扯在我的門口!

  亞 男 爸爸!爸爸!

  唐華亭 看看你把我怎樣!看看你把我怎樣!

  唐夫人 我是日本人,我愛日本!中國是我的仇敵,我恨中國!所以我不願把中國的國旗扯在我的門口!

  亞 男 媽媽!媽媽!

  唐夫人 看看你又把老孃怎樣!

  田 媽 太太!老爺!請您倆別吵了罷。其實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扯紅旗白旗都無關緊要,何必這樣的生氣呢?可憐把小姐哭壞了!小姐,您啦起來,別哭了罷!


  方 順 田媽這話很對,小的現在想出一個辦法來了,不知該說不該?小的以爲最公平的辦法是“二一添着五”——今天扯五色旗,明天就扯太陽旗,不知太太老爺以爲小的這個辦法如何?


  少 亭 怎麼你們全在這兒,連舅爺坐在小客廳裏你們都不知道麼?媽媽,請趕快過去罷。舅舅說有要緊的事跟您商量呢。

  唐夫人 舅舅在什麼地方!

  少 亭 小客廳裏。

  唐夫人 (指着華亭臉上說)你應該放明白點!拿點天良出來!你還記不記得三十年前,一個秋天的月夜裏,在日本秋水湖裏的小舟上,你曾對我說的什麼話?難道你都忘記了麼?


  少 亭 這是怎麼一回事,妹妹?

  亞 男 問爸爸!

  少 亭 爹爹,媽媽剛纔這話怎講?您又和媽媽吵了麼!媽媽剛纔爲什麼提及三十年前的事?爹爹究竟說了什麼,在哪時候?

  唐華亭 不忍重提!到如今我只有一個悔字在心頭!

  少 亭 爲什麼,爸爸?告訴我們罷,爸爸!

  唐華亭 告訴你們亦無妨。當年我亡命到日本,遇着你的媽媽。那時我們都年輕,不久就發生了戀愛。一天夜晚,月亮很好,我們倆蕩着一隻小舟在秋水湖上。那時,我不知爲什麼要求你媽媽嫁我;但是她說:“我愛你,但是我不願嫁你。因爲我是日本人,我不願離開我的可愛的日本。”

  亞 男 那時爸爸怎樣回答媽媽呢?

  唐華亭 那時我就向你媽媽說:“你愛我,你就應該嫁我;愛國是人之天性,而且是至上的美德,你是日本人,當然愛日本。可是你嫁了我,你還是可以依舊愛你的日本。”

  亞 男 哦?難怪媽媽到現在還是愛她的日本!
上一頁
作者:熊佛西
类型:其它
总字数:1.25万
阅读量:163
  • epub, 20.0KB
    下載
    Send to Email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