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莊的變遷第1章

    1

    李家莊有座龍王廟,看廟的叫"老宋"。老宋原來也有名字,可是因爲他的年紀老,誰也不提他的名字;又因爲他的地位低,誰也不加什麼稱呼,不論白鬍 老漢,不論纔會說話的小孩,大家一致都叫他"老宋"。

    抗戰以前的八九年,這龍王廟也辦祭祀,也算村公所;修德堂東家李如珍也是村長也是社首,因此老宋也有兩份差——是村警也是廟管。

    廟裏掛着一口鐘,老宋最喜歡聽見鐘響。打這鐘也有兩種意思:若是隻打三聲——往往是老宋親自打,就是有人敬神;若是不住亂打,就是有人說理。有人敬神,老宋可以吃上一份獻供;有人說理,老宋可以吃一份烙餅。

    一天,老宋正做早飯,聽見廟門響了一聲,接着就聽見那口鐘噹噹噹地響起來。隔着竹簾子看,打鐘的是本村的教書先生春喜。

    春喜,就是本村人,官名李耀唐,是修德堂東家的本家侄兒。前幾年老宋叫春喜就是"春喜",這會春喜已經二十好幾歲了,又在中學畢過業,又在本村教小學,因此也叫不得"春喜"了。可是一個將近六十歲的老漢,把他親眼看着長大了的年輕後生硬叫成"先生",也有點不好意思。老宋看見打鐘的是他,一時雖想不起該叫他什麼,可是也急忙迎出來,等他打罷了鍾,向他招呼道:"屋裏坐吧!你跟誰有什麼事了?"

    春喜對他這招待好像沒有看見,一聲不哼走進屋裏向他下命令道:"你去報告村長,就說鐵鎖把我的桑樹砍了,看幾時給我說!"老宋去了。等了一會,老宋回來說:"村長還沒有起來。村長說今天晌午開會。"春喜說:"好!"說了站起來,頭也不回就走了。

    老宋把飯做成,盛在一個串門大碗①裏,端在手裏,走出廟來,回手鎖住廟門,去通知各項辦公人員和事主。他一邊吃飯一邊找人,飯吃完了人也找遍了,最後走到福順昌雜貨鋪,通知了掌櫃王安福,又取了二十斤白麪回廟裏去。這二十斤面,是準備開會時候做烙餅用的。從前沒有村公所的時候,村裏人有了事是請社首說理。說的時候不論是社首、原被事主、證人、廟管、幫忙,每人吃一斤面烙餅,趕到說完了,原被事主,有理的攤四成,沒理的攤六成。民國以來,又成立了村公所;後來閻錫山巧立名目,又成立了息訟會,不論怎樣改,在李家莊只是舊規添上新規,在說理方面,只是烙餅增加了幾份——除社員、事主、證人、幫忙以外,再加上村長副、閭鄰長、調解員等每人一份。

    ①串門大碗,即一碗可以吃飽的大碗。

    到了晌午,餅也烙成了,人也都來了,有個社首叫小毛的,先給大家派烙餅——修德堂東家李如珍是村長又是社首,李春喜是教員又是事主,照例是兩份,其餘凡是頂兩個名目的也都照例是兩份,只有一個名目的照例是一份。不過也有不同,像老宋,他雖然也是村警兼廟管,卻照例又只能得一份。小毛自己雖是一份,可是村長照例只吃一碗雞蛋炒過的,其餘照例是小毛拿回去了。照例還得餘三兩份,因爲怕半路來了什麼照例該吃空份子的人。

    吃過了餅,桌子並起來了,村長坐在正位上,調解員是福順昌掌櫃王安福,靠着村長坐下,其餘的人也都依次坐下。小毛說:"開腔吧,先生!你的原告,你先說!"

    春喜說:"好,我就先說!"說着把椅子往前一挪,兩隻手互相把袖口往上一捋,把脊樑骨挺得直蹶蹶地說道:"張鐵鎖的南牆外有我一個破茅廁"

    鐵鎖插嘴道:"你的?"

    李如珍喝道:"幹什麼?一點規矩也不懂!問你時候你再說!"回頭又用嘴指了指春喜,"說吧!"

    春喜接着道:"茅廁旁邊有棵小桑樹,每年的桑葉簡直輪不着我自己摘,一出來芽就有人摘了。昨天太陽快落的時候,我家裏去這桑樹下摘葉,張鐵鎖女人說是偷他們的桑葉,硬攔住不叫走,恰好我放學回去碰上,說了她幾句,她纔算丟開手,本來我想去找張鐵鎖,叫他管教他女人,後來一想,些小事走開算了,何必跟她一般計較,因此也沒有去找他。今天早上我一出門,看見桑樹不在了,我就先去找鐵鎖。一進門我說:'鐵鎖!誰把茅廁邊那小桑樹砍了?'他老婆說:'我!'我說:'你爲什麼砍我的桑樹?'她說:'你的?你去打聽打聽是誰的!'我想我的東西還要去打聽別人?因此我就打了鍾,來請大家給我問問他。我說完了,叫他說吧!看他指什麼砍樹。"

    李如珍用嘴指了一下鐵鎖:"張鐵鎖!你說吧!你爲什麼砍人家的樹?"

    鐵鎖道:"怎麼你也說是他的樹?"

    李如珍道:"我還沒有問你你就先要問我啦是不是?你們這些外路人實在沒有規矩!來了兩三輩了還是不服教化!"

    小毛也教訓鐵鎖道:"你說你的理就對了,爲什麼先要跟村長頂嘴?"

    鐵鎖道:"對對對,我說我的理:這棵桑樹也不是我栽的,是它自己出的,不過長在我的茅廁牆邊,總是我的吧?可是哪一年也輪不到我摘葉子,早早地就被人家偷光了"

    李如珍道:"簡單些!不要拉那麼遠!"

    鐵鎖道:"他拉得也不近!"

    小毛道:"又頂起來了!你是來說理來了呀,是來頂村長來了?"

    鐵鎖道:"你們爲什麼不叫我說話?"

    福順昌掌櫃王安福道:"算了算了!怨咱們說不了事情。我看雙方的爭執在這裏,就是這茅廁究竟該屬誰。我看這樣子吧:耀唐!你說這茅廁是你的,你有什麼憑據?"

    春喜道:"我那是祖業,還有什麼憑據?"

    王安福又向鐵鎖道:"鐵鎖你啦?你有什麼憑據?"鐵鎖道:"連院子帶茅廁,都是他爺爺手賣給我爺爺的,我有契紙。"說着從懷裏取出契紙來遞給王安福。

    大家都圍攏着看契,李如珍卻只看着春喜。

    春喜道:"大家看吧!看他契上是一個茅廁呀,是兩個茅廁!"

    鐵鎖道:"那上邊自然是一個!俺如今用的那個,誰不知道是俺爹新打的?"

    李如珍道:"不是憑你的嘴硬啦!你記得記不得?"鐵鎖道:"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我現在才二十歲,自然記不得。可是村裏上年紀的人多啦!咱們請出幾位來打聽一下!"李如珍道:"怕你嘴硬啦?還用請人?我倒五十多了,可是我就記不得!"

    小毛道:"我也四十多了,自我記事,那裏就是兩個茅廁!"

    鐵鎖道:"小毛叔!咱們說話都要憑良心呀!"

    李如珍翻起白眼向鐵鎖道:"照你說是大家打夥訛你啦,是不是?"

    鐵鎖知道李如珍快撒野了,心裏有點慌,只得說道:"那我也不敢那麼說!"

    窗外有個女人搶着叫道:"爲什麼不敢說?就是打夥訛人啦!"只見鐵鎖的老婆二妞噹噹噹跑進來,一手抱着個孩子,一手指划着,大聲說道:"你們五十多的記不得,四十多的記得就是兩個茅廁,難道村裏再沒有上年紀的人,就丟下你們兩個了?"

    李如珍把桌子一拍道:"混蛋!這樣無法無天的東西!滾出去!老宋!攆出她!"

    二妞道:"攆我呀!賊是我捉的,樹也是我砍的,爲什麼不叫我說話?"

    李如珍道:"叫你來沒有?"

    二妞道:"你們爲什麼不叫我?哪有這說理不叫正頭事主的?"

    小毛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有你男人在場,叫你做什麼?走吧走吧!"說着就往外推她。

    二妞把小毛的手一撥道:"不行!不是憑你的力氣大啦!賊是我捉的,樹是我砍的!誰殺人誰償命!該犯什麼罪我都領,不要連累了我的男人。"

    在窗外聽話的人越擠越多,都暗暗點頭,還有些人交 頭接耳說:"二妞說話把得住理!"

    正議論間,又從廟門外走進個人來,有二十多歲年紀,披着一頭短髮,穿了件青緞夾馬褂,手裏提了根藤條手杖。人們一見他,跟走路碰上蛇一樣,不約而同都吸了一口冷氣,給他讓開了一條路。這人叫小喜,官名叫繼唐,也是李如珍的本家侄子,當年也是中學畢業,後來吸上了金丹,就常和鄰近的光棍們來往,當人販、賣寡婦 、販金丹、挑詞訟無所不爲,這時又投上三爺的門子,因爲三爺是閻錫山的祕書長的堂弟,小喜抱上這條粗腿,更是威風凜凜,無人不怕。他一進去,正碰着二妞說話,便對二妞發話道:"什麼東西唧唧喳喳的!"

    除了村長是小喜的叔父,別的人都站起來陪着笑臉招呼小喜,可是二妞偏不挨他的罵,就頂他道:"你管得着?你是公所的什麼人?誰請的你?"

    二妞話沒落音,小喜劈頭就是一棍道:"滾你媽的遠遠的!

    反了你!草灰羔子!"

    小毛攔道:"繼唐!不要跟她一般計較!"又向二妞道:"你還不快走?"

    二妞並不哭,也不走,挺起胸膛向小喜道:"你殺了我吧!"

    小喜掄轉棍子狠狠地又在二妞背上打了兩棍道:"殺了你又有什麼事?"把小孩子的胳膊也打痛了,小孩子大哭起來。

    窗外邊的人見勢頭不對,跑進去把二妞拉出來了。二妞仍不服軟,仍回頭向裏邊道:"只有你們活的了!外來戶還有命啦?"別的人低聲勸道:"少說上句吧!這時候還說什麼理?你還佔得他的便宜呀?"

    村長在裏邊發話道:"閒人一概出去!都在外邊亂什麼?"

    小毛子揭起簾子道:"你們就沒有看見廟門上的虎頭牌嗎?'公所重地,閒人免進。'你們亂什麼?出去!

    窗外的人們也只得掩護二妞走出去。

    小毛見衆人退出,趕緊回頭招呼小喜:"歇歇,繼唐!老宋!餅還熱不熱了?"

    老宋端過一盤烙餅來道:"放在火邊來,還不很冷!"說着很小心地放在小喜跟前。

    小喜也不謙讓,抓起餅子吃着,連吃帶說:"我才從三爺那裏回來。三爺託我給他買一張好條几,不知道村裏有沒有?"

    小毛道:"回頭打聽一下看吧,也許有!"

    李如珍道:"三爺那裏很忙嗎?"

    "忙,"小喜嘴裏嚼着餅子,連連點頭說,"事情實在多!三爺也是不想管,可是大家找得不行!凡是縣政府管不了的事,差不多都找到三爺那裏去了。"老宋又端着湯來,小喜接過來喝了兩口,忽然看見鐵鎖,就放下碗向鐵鎖道:"鐵鎖!你那女人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啦!你看那像個什麼樣子?唧唧喳喳,一點也不識羞!就不怕別人笑話?"

    鐵鎖想:"打了我老婆,還要來教訓我,這成什麼世界?"可是勢頭不對,說不得理,也只好不作聲。

    停了一會,小喜的湯也快喝完了,餅子還沒有吃到三分之一。福順昌掌櫃王安福向大家提道:"咱們還是說正事吧!"小喜站起來道:"你們說吧!我也摸不着,我還要給三爺買條几去!"

    小毛道:"吃了再去吧!"

    小喜把盤間裏的餅一卷,捏在手裏道:"好,我就拿上!"說罷,拿着餅子,提起他的藤條手杖,匆匆忙忙地走了。

    王安福接着道:"鐵鎖!你說你現在用的那個茅廁是你父親後來打的,能找下證人不能?"

    鐵鎖道:"怎麼不能?你怕俺鄰家陳修福老漢記不得啦?"春喜道:"他不行!一來他跟你都是林縣人,再者他是你女人的爺爺,是你的老丈爺,那還不是隻替你說話?"

    鐵鎖道:"咱就不找他!找楊二奎吧?那可是本地人!"春喜道:"那也不行!白狗是你的小舅,定的是楊三奎的閨女,那也有親戚關係。"

    鐵鎖道:"這你難不住我!咱村的老年人多啦!"隨手指老宋道:"老宋也五六十歲了,跟我沒有什麼親戚關係吧?"小毛攔道:"老宋他是個窮看廟的,他知道什麼?你叫他說說他敢當證人不敢?老宋!你知道不知道?"

    老宋自然記是,可是他若說句公道話,這個廟就住不成了,因此他只好推開:"咱從小是個窮人,一天只顧弄着吃,什麼閒事也不留心。"

    李如珍道:"有契就憑契!契上寫一個不能要人家兩個,還要找什麼證人?村裏老年人雖然多,人家誰也不是給你管家的!"

    小毛道:"是這樣吧!我看咱們還是背場談談吧!這樣子結不住口。"

    大家似乎同意,有些人就漫散開來交 換意見。小毛跟村長跟春喜互相捏弄了一會手碼,王安福也跟閭鄰長們談了一談事情的真相。後來小毛走到王安福跟前道:"這樣吧!他們的意思,叫鐵鎖包賠出這麼個錢來!"說着把袖口對住王安福的袖口一捏,接着道:"你看怎麼樣?"

    王安福悄悄道:"說真理,他們賣給人家就是這個茅廁呀!人家用的那一個,真是他爹老張木匠在世時候打的。我想這你也該記得!"

    小毛道:"那不論記得不記得,那樣頂真,得罪的人就多了。你想:村長、春喜,意思都是叫他包賠幾個錢。還有小喜,不說鐵鎖,我也惹不起人家呀!"

    王安福沒有答話,只是搖頭。閭鄰長們也不敢作什麼主張,都是看看王安福,看看村長,看看小毛,直到天黑也沒說個結果,就都回家吃飯去了。

    晚上,老宋又到各家叫人,福順昌掌櫃王安福說是病了,沒有去。其餘的人,也有去的,也有不去的。大家在廟裏悶了一會,村長下了斷語:茅廁是春喜的,鐵鎖砍了桑樹包出二百塊現洋來,吃烙餅和開會的費用都由鐵鎖擔任,叫鐵鎖討保出廟。  
上一頁
作者:趙樹理
类型:现当代文学
总字数:7.95万
阅读量:618
  • epub, 118.0KB
    下載
    Send to Email
可阅书店
Amazon AD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