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霞丹雪第三场


  时间前场后片刻。

  地点严府。

  人物

  严喜马明(御史,边老生)杨顺(御史,二花脸)路楷

  严世蕃

  沈青霞歌伎(四或八人)

  〔幕开:台上已摆好席位,严喜坐在台口等候客人。〔马明、杨顺上。

  马明(念)严府开酒筵。

  杨顺(念)一醉两三天!

  啊,马大人,未曾入府,我告诉你几句好话!

  马明大人请讲!

  杨顺想我杨顺,多蒙老函相收为义子,真是开市大吉,万事亨通。这作官的秘诀么,一是多拜干爹,二是拚命搂钱。马大人,你要活泼一些,上司叫你奴才,你要高声答应;上司赏酒,就大碗地来喝,一饮而尽!

  马明怎奈我不会饮酒!

  杨顺会也要喝,不会也要喝,才是正理!啊,严喜,我的好朋友,我来的可太早了么?

  严喜不早不晚,正是时候!请吧,老函相的干儿,少丞相的义弟,我的杨大人!请吧!

  杨顺严喜,我的老朋友,你讲的好!好!好!哦,哈哈哈……

  〔严喜引杨顺、马明入。

  严喜启禀少丞相:杨大人、马大人到。

  严世蕃(内)有请!

  〔路楷引严世蕃上。

  严世蕃(唱西皮散板)

  严府摆下了消闲酒筵,消愁解闷酒当先。

  美味珍馐歌女妖艳,

  准能够打动那小穷官!(昂然入主座)

  杨顺杨顺参见义兄,请受大礼!

  严世蕃义弟少礼!

  杨顺见了干哥哥,又是少丞相,理当大礼参拜!(行礼)

  马明参见严大人!

  严世蕃罢了,坐下!

  马明

  杨顺谢座!

  〔杨顺与路楷同坐一席,马明坐一席。

  路楷(看)怎么沈青霞还不来呀?

  严喜我看看去!(出)

  沈青霞(内)走啊!(上,唱流水板)

  来到了相府莫羞惭,

  正人哪怕见奸官,

  昂头阔步赴酒宴,

  乘机会细端详那严世蕃!

  严喜哎呀,沈大人,你好大的架子,来晚啦!

  沈青霞就烦通禀一声!

  严喜随我进来。启禀少丞相:沈大人到。

  严世蕃嗯!

  沈青霞严大人,列位大人,这厢有礼!(坐马明旁)

  严世蕃列位大人,今日闲暇无事,特约列位前来饮酒取乐,必须开怀畅饮,杯杯要干,盏盏要尽!路大人,你来监酒,倘违酒令,罚他三大杯!

  路楷得令!来,先干这一大杯!

  〔众饮。

  严世蕃好!严喜,斟上!再干这第二杯!

  马明(有难色,又不敢拒绝)严大人……

  严世蕃不要多言!干这一杯!传唤歌伎,前来歌舞!

  严喜是!歌伎们走上!

  〔四或八歌伎走上,行礼,舞蹈。马明已有醉意,离席,路楷推他,混在歌伎中,东摇西摆,严世蕃等大笑。沈青霞不忍睹,用力抑制怒气。舞蹈告一段落,歌伎结队急下。

  严世蕃马大人,再进一杯!

  马明大、大、大人,下官不、不善饮酒,不能再吃了!

  路楷吃了吧!不吃要罚三大杯!

  马明吃不、不下去了!

  严世蕃(执杯离位,揪马明耳灌酒)我看你吃也不吃!哦,哈哈哈……(归位)

  〔众大笑。沈青霞不语。

  马明(狼狈归席,伏桌上)吃、吃不下去了!

  沈青霞(怒形于色,持酒离席,唱)

  官职大小品位差,一样忠心报国家,

  为什么大官敢把小官耍,怒气难消我去灌他!

  严大人,马大人已醉,不能回敬。下官替他还敬一大杯!

  严世蕃我也尽兴了!

  沈青霞严大人岂可自违酒令?来,来,来,我先尽这一杯!(饮,又斟满)这一杯么是大人的!

  严世蕃我赐你酒筵,休得放肆!

  沈青霞官大官小俱是朝廷恩赐,说我放肆,你就不该戏耍马大人!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马大人怎样喝的,我也怎样回敬!(灌严世蕃酒,摔杯)告辞!

  严世蕃回来!

  沈青霞有何话讲?

  严世蕃沈青霞!你可知我严府的厉害?

  沈青露岂有不知之理!你父子谗害忠良,引用奸佞,恃宠贪权,罪恶如山。我要把这欺君误国之罪,奏明圣上!你有何话讲,请到天子面前与我对质!(唱)

  我有忠心你有权,正人原不怕高官,

  你我朝中去相见,

  谁是谁非质青天!(下)

  严世蕃反了哇,反了!(唱)

  好一个大胆小狗官,

  揪着耳朵灌我严世蕃,忙传校尉将他赶……

  路楷且慢!

  严世蕃啊?(唱)

  路楷如何把我拦?

  路楷请大人息怒,听卑官一言。

  严世蕃有话快讲!

  路楷大人若派校尉捉拿沈青霞,他乃一名士,又是邹应龙、冯丹雪等的一党,恐有不便!

  严世蕃依你之见?

  路楷明争不如暗斗,等他参奏之后,我反奏一本,定他个诽谤大臣、沽名钓誉之罪,在朝廷上重责一百,然后发往边疆为民,永不叙用,岂不削减了一个对头?

  严世蕃发往边疆,尚难解我心头之恨!

  路楷现今宣府都督出缺,大人为何不派个心腹之人接任,把沈青霞发到那里,相机杀掉,人不知鬼不觉,岂不甚好?

  杨顺义兄啊,就派小弟去镇守宣府,必把沈青霞的人头送来献礼!

  路楷严大人,若派下官与杨大人同往,必能助他一臂之力,结果那沈青霞!

  严世蕃待我与老丞相商议,派你二人前去。

  杨顺义兄啊,你是我的重生父母!(叩谢)

  路楷是下官再造爹娘!(叩谢)

  杨顺到了任所,我每月必奉上千两黄金!

  路楷下官也必有孝敬!

  严世蕃路大人,你早些打点本章,参奏沈青霞!

  路楷遵命!

  严世蕃嘿!刚才之事真是从何说起!

  严喜少丞相,这个醉鬼怎办?(指马明——仍伏案睡)

  严世蕃将他轰了出去!(下)

  严喜(推马明出去)滚你妈的吧!(下)

  〔幕闭。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