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第七章


  石队长抬了抬头,又低下去。

  “往前来点!”老郑又表演了一招。

  石队长往前凑了凑:“放牛,赶车,挑粪……”“说那些干什么!”老郑截断内侄话。

  “挑水,升火,跑腿,都行!”石队长脸上居然有点害羞,本来吗,在举人公宅子上还能放牛挑粪!

  举人公留下了他。他又请了个大安道谢。举人公当着老郑的面说清:每月给这小伙子一块钱的工钱,管吃管住;他得挑水,升火,砍柴,扫院子,跑路,和……举人公相当的满意,一块钱能买这么多的工作。石队长心中说了许多真要命!

  老郑把内侄带到下属,不管是十九岁的的丫头,还是没有胡子的仆人,一律是内侄的长辈;石队长一一的给作了揖,然后用大手捧着碗,必恭必敬的给大家端茶,他不敢坐下,背倚着门板呆立,看看这位,瞧瞧那位,象个刚抱来的小狗似的。

  “照应着点,”老郑也向大家作揖。“他没出过门,有点想家!”

  “别说咧!”石队长哭丧着脸。“俺刚忘了,你老又提!”

  大家都笑了。石队长也转悲为喜,随着大家笑。

  老郑给了内侄一角钱,又托咐了大家一番,才偷偷的去看梦莲。

  梦莲的眼上有个小小的黑圈,脸上的皮肤象是松了许多似的。她一夜没曾合眼。晚上七点钟,她就上了床,刚一躺下,她的泪就不知道怎么来的,流满了她的脸。她没有哭,而只任着热泪往外流。一会儿,她迷忽过去,看见一山穿着新衣服约她出城去玩耍。她看见东门外的松林,松林象下过雨后那么翠绿:上面罩着一片没有一点云雾的青天。她可是看不见太阳,所以天是那么蓝,那么静,而没有热力,没有光,好象一种要死的天,蓝得可怕,静得可怕。她害了怕,她想抓到一山的手,而一山不见了。她喊“一山!一山!”树林里回应着她的声音。她把自己惊醒。她的胸口发痒,头痛,泪还在流。

  屋内很黑,屋外很黑,她把头蒙上,把自己藏起来,蒙在黑暗里。她咬了一咬牙,自己的苦痛须自己受,她不愿意任何人知道一山的事。大家知道了,适足以增加二狗的威风——她和老郑都猜到二狗是凶手——而使王举人更气馁。在被子里,她低声的唤一山,口中的热气碰在被子上,回来,又碰在自己的脸上。

  她又到了松林中,一山拉着她的手。她不是那种粗壮的,内感的,女性;她不肯把肩靠着他的,而只教他握着她的手。可是,有他在身旁,她究竟得到一点别人所不能给她的安全之感。她觉得快活。她不敢想结婚后的一切,她知道治家,作饭,生儿养女,都是使她头疼的事。她只愿意这么淡而不厌的和一山在一处,没有忧愁,没有顾虑,脚底下是柔软的,香甜的松枝松叶松花,头上是绿枝和枝叶间隙中的青天,忽然,他们被包围了,四面都是比野人还狠毒的日本兵,枪弹由四面飕飕的飞来,她想掩护着一山,一山想掩护着她,他们跑由一株大松跑到另一株大松。一个枪弹穿透了他们俩,由他的背后穿入,胸前穿出,又穿入她的背。她抱着他,一齐向上飞,象两个蝴蝶,又象一根箭穿到一处的两颗血淋漓的心。他们飞,飞到很高,一只飞机从他们上面飞过,把他俩碰落。落,落,落,落在一个悬岸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她喊了一声“一山!”又把自己惊醒。噢,日本人,日本人,已侵入了她的梦境,而一山是躺在了大槐树下!

  一夜没睡,她感到孤寂,苦痛,绝望。有时候,她似睡不睡的,耳中轻轻的响,眼前飞舞着许多象飞尘那么小的金星,她半意识的觉得生与死相距并不远,而且愿意死——死至少会给她一种无忧无虑的安恬。可是,她没有死。很早的,她就听见了父亲的嗽声——举人公上了年纪,每天都起得早。她也起来,轻轻的漱了口,擦了脸,坐在床上等候天明。她决定不教父亲知道一山的死与她的痛苦。

  她等着,等着;等着什么?她开始觉得烦躁。她想去狂跑,跑出东门,跑出松林,头也不回的跳在大河内,教河水洗碎了她的身体,洗净了她的苦恼。可是,不能,不能,她不能那么轻轻的赦放了自己。生命是不容易得来的,也不能轻易的舍掉。现在是在打仗,她至少须挺胸向着枪弹走,不能去跳河。

  老郑来了。他可是不会花言巧语的安慰人——安慰往往是善意的欺骗。梦莲看见松叔叔,想再哭,可是眼圈辣,泪仿佛已经干了。

  “我的内侄来了,举人公已经给了他事作。”松叔叔找不着别的具体的事实,只把这一件浮在心头的事情说出来。“内侄?”她低声的问。

  “一山的朋友,假充我的内侄!”

  “他在哪儿呢?”她立起来,心中好象看见了光明。“别忙!别忙!他会拿着他的时候来看你!”松叔叔不忍再多看这样不快乐的莲姑娘,搭讪着告辞。

  梦莲的心热起来。仍然很烦躁,但是心中有了力量。一会儿,她想一山没有死。一会儿,她又以为他确是死了。但是,假若他是死了,就白白死了吗?被疾病夺去生命的,还会诅咒老天爷,而况是被敌人打死的呢?她心中此时的敌人不仅是些短腿的狰狰可怕的敌兵,而是更具体当作为报仇的一种肉靶子样儿的东西。应当报仇,应当把刀和子弹插入那些块会走路的肉里!

  她等着。等得不耐烦了,她便向窗外,门外,望着。她希望看着一个新的面孔——一山的朋友。这个人一定会给一山报仇!

  倒好象松叔叔有意骗她,她看不到那个新面孔。室外的每一个脚步声,都使她心里乱跳,可是她所希望见到的人没有来。

  天擦黑的时候,举人公出去有应酬。院里的侦探们全都仿佛怠了工,各自去我休息的方法。梦莲点上了灯,拿起一本一山送给她的书,对着书名发楞。

  一抬头,她看见个新面孔,一个七棱八瓣的面孔,他手里提者一把铜壶,壶嘴儿冒着一点热气。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不知道。他立在门板前,仿佛是怕把自己的影子印在窗子上。

  看她没有动作,他极快的走过来,把背倚在山墙上。“我姓石,一山的好朋友!”他的黑棋子似的眼对准了她的,声音很低,很恳切。“我奉命令到这里来工作,你得帮助我!不许再哭,帮助我给一山报仇!有什么事,写在皮鞋里,喊我来擦皮鞋。不要对我多说话!我告诉你什么,我会自己拿定时候来看你!对举人公,对二狗,你要敷衍,套他们的话。不要净想一山,得想给他报仇!”没等她说话,他把一壶热水倒在脸盆里,然后当声的说:“要水就喊俺一声,俺小名儿叫石头!”说罢,大脚噗噗喳喳的走出去。

  梦莲看着他走出去。她的身子立不起来,也忘了怎样说话,她好似受了催眠术。

  她的心跳得很快,可是也很有力,很痛快,就象看着耍真刀真枪的武戏时,刀或枪刺过去,而并未真的刺着的那样。她觉得她也有了事作,她自己会跳上台去,耍一套刀枪。她已不是梦莲,一个没办法的,可怜的梦莲,而是一个必须作些什么的角色。抗战的热气充满了她的全身。

  石队长甚忙,可是也很自在。他的心里极忙,忙得象刚开春的蜜蜂。他的脸上和身上可是沉稳的象个老牛。王宅所有的人都喜欢他。他不常说话,可是只要一开口就招人笑。他的嘴很甜,一张嘴不是“二叔”就是“四大妈”。他的手又很勤,人家的眼睛向茶壶那边一转,他马上端过茶去;人家刚要欠身,他过去把火添上。他有力气,又不偷懒,他一个人作了三个人的事。

  他并不教大家起疑心,因为他替他们作事,并非故意的讨好,而自有他的打算——一种狡猾的诚实。他常常念道:“俺可就是吃的多咧!”大家放心了他,他的热心帮忙,敢情是为多吃一口。于是,四大妈在餐后,还给他藏起两个大饼子来。

  他不爱多说话,可是抽冷子也会说个顶放肆的农村间的笑话,招得大家把肚子笑疼。别人笑,他板着脸。女人们脸红了,他满不在乎。连男带女都善意的指着他说“真是活宝!”

  在他的种种工作中,他最喜欢挑水。自从他上工,王宅的水缸,坛子,罐子,永远是浮着沿儿的水。一看缸中空了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马上他挑起水桶就走。他不仅到离王宅最近的井去汲水,他各处去找井,他的理由是试一试各井的水,看看哪一口井的水最甜。

  当他挑水桶在街上走的时候,他的眼睛给同他来的弟兄们点了名。他们谁也不招呼他,大家的眉毛往上一挑便彼此会意。有的面向南,手抓抓头,他知道了:这家伙是住在南门外。有的用手摸摸鼻子,他知道了:这家伙已住在城内。他不用向他们作暗号,因为他的水桶上有很显明的“王宅”两个字。他把水桶换换肩,他们知道了:要小心。他把水桶放下,休息一会,他们晓得等候命令。

  他真勤,真爱挑水,王宅的人都晓得了他有挑水的瘾。看他,当挑出空桶的时候,他故意的教水桶左右的摇摆,口中哼唧着又象老鹰叫,又象是一种什么古怪的梆子腔,他的快活简直象每顿都吃肉馅的饺子似的,当把水挑回来,离朱漆大门不远的时候,喝,他一手扶着一头的绳子,水桶纹丝不动,他的大脚象在地上弹似的,快步如飞。直到晚上入寝,他才摸着肩上红肿起来的肉,偷偷的说几声:真要命!

  他不敢早睡,也不敢晚起,他怕夜里说梦话,教别人听去。别人都睡了,他才睡;别人都没起来,他先起来;这样,他才放心自己。他很疲乏,有时感到焦躁,可是他须管住自己的脾气——真要命!

  在井台上,他遇见了李德明——也挑着一副水桶来打水。石队长一边汲水,一边下命令:“你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形,赶快回来!不容易进城,就到老郑那里去,他会帮忙!”李德明迈步就走。石队长急切的说:“水桶!真要命!”

  文城的人这几天颇有点死而复活的样子,而敌人的检查与防备也就更严的,所以石队长告诉李德明“不容易进城,就去找老郑。”

  文城的人们不晓得军情,但是敌军一调动,他们便想到国军来反攻。他们的苦痛无法解除,他们的耻辱无法洗刷,他们的生命无法得到安全,除了国军反攻。在最初,他们怕敌兵。后来,他们恨敌兵。现在,他们觉到敌兵是应当被杀死的东西。敌兵的调动多半是在夜里,文城的人们在晚上九点钟就不敢出门,可是他们的耳朵并没有聋。他们听到城外火车的不断的响声,城内路上的马嘶与车声。他们不能入睡,不约而同的想到“里应外合”。假若国军真攻到,他们愿意破出命去参加战斗。他们觉得唐连长虽死而并未曾死,他永远活着,光荣的活着。他们才是真死了呢,虽然还带着一口气。他们收纳了石队长带来的人,冒脸!但是他们愿意冒险,只有冒险才能救活他们自己。他们没有打听,而自然的认识了王宅的新来水夫。他装得那么象;但是他瞒不了大家:大家久希望来个英雄;现在,英雄来了!

  象蚂蚁相遇,彼此碰一碰头上的须,象蜂巢有什么危机,蜂儿们马上都紧张起来,文城的人们虽然没有任何显明的表示与动作,可是全城都有一种不活动的活动,不言而喻的期待,安静的紧张。象听见树叶飘落,便知秋已来到似的,王举人的心里也有些不安。他知道的比大家更多一点,可就也更多一些不安。他知道敌兵是出去消灭山下的军队,可是他知道出去的敌军已经有不少已经回来——带着彩,或已经一声不出了。

  他常常无缘无故的出一身冷汗。假若国军攻到,他怎么办呢?是的,他是为保护他的生命财产才投降的;但是,这是个可以邀得谅解的理由吗?他觉得自己是已立在悬崖上,一阵风便能把他吹下去——粉碎他。他没有从什么气节,名誉上着想而忏悔,他只后悔投降了敌人而仍不能安全。这种后悔慢慢变成愤怨,恨老天爷为什么把他放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教他前怕狼,后怕虎的受罪!

  正是在他这么怨天尤人的时候,石队长把带来的信交给他。

  “怎么?你——”王举人的脸上白得象张纸。

  “我是石队长,请你写回信!”

  “写回信?”

  “到了你将功折罪的时候了!”石队长的话象预备了许多时候的,简单扼要的。

  “我并不知道多少他们的事,你看……”他说不下去了,他的喉中被一股怨气噎住。

  “从今天起,你得设法多知道点他们的事,告诉我!”“干什么呢?”

  “我们好反攻!”

  “反攻?又打仗?又——”他以为日本人既攻下城来,文城就从此不会再有战事,一直到他整整齐齐的入了棺材。他死后,日本人是永远占据着文城呢,还是国军再打回来呢,便与他一点不相干了。

  “当然!快写信!我给你半天的限,你要是想陷害我呢,我还有许多同伴呢,会在一点钟内要你的老命!我挑水去啦!”石队长很有礼貌的走出来。

  王举人足足的发了半个钟头的楞。弄来弄去,原来他自己的家里就是个战场——两边的人都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动手打起来,怎么办呢?

  他不敢多在家里,谁知道什么时候石队长一变脸,就把他打死呢!

  他也不敢多到维持会去。平日,他只截三跳两的去一会儿,有什么要紧的公事,自有人送到他的家里来。现在,假若他天天去,而且东看看,西问问,岂不教日本人疑心他么?没办法!

  这时候,梦莲来了,他吓了一跳。他仿佛已经不大认识了她,他很喜欢看见她,可是又觉得她很疏远,疏远了已经好久好久。

  她很瘦,眼上有个黑圈,好象刚才病过一场似的,可是,她的脸上带着一点琢磨不透的笑意。

  “爸爸!”她的确是笑了。

  “干什么?”

  “二狗这两天怎样?”

  “什么怎样?”

  “那件事!我想啊,爸爸,一山大概是死了!”她低下头去。

  “怎么?”

  “老没有来信了!”她抬起头来,赶紧又低下去。“噢!”他燃着了火纸,想了一会儿。“你想明白了?二狗不坏!”

  “我是这么想,咱们跟二狗亲密一点,他好多帮你忙!这两天,”她望外打了一眼,把声音放低,“外边好象又乱。他要是多告诉咱们消息,兵来将挡,咱们好有个准备呀!”“好孩子!对!”举人公要笑,但只抿了抿嘴,表礐�����`=����������h���>  二狗进大门。石队长挑着满满的两大桶水也进大门。他往旁边一闪,为是让开二狗,可是水桶一歪,洒得二狗的皮鞋与裤腿上全是水,二狗的小眼瞪得无法再大一点,“混账!混账!”

  石队长放下水桶,解开破袄,脱下来,跪下,给二狗擦鞋嘴中唏唏的干出气,他说不出什么来。

  二狗的气消下去一点,口中还骂着,可是没有前两声那么有力了。“滚开!越擦越脏!”

  “我叫石头,乡下人!”石队长羞惭满面的慢慢往起立,轻轻抖着破袄。“老爷!你要教俺赔,俺可贴不起咧!”梦莲在二门里向外探了探头。二狗立刻摆出宽大与漂亮:“谁教你赔?赔得起!”说罢,疾步往里走,希望追上梦莲。她已经走出相当的远,但是忽然立住,回了头,二狗的眼晕了一小下。

  真要命!就是那么故意的把水洒在二狗的皮鞋上,石队长教二狗认识了他。

  拿好了时候,他又找到梦莲:“给我个戒指,要金的!”他指着她的手。

  她把小手垂下来,象要把它藏起来似的。她手上的戒指是一山给她的。

  愣了一小会儿,她极快的打开梳装台上的小抽屉,拿出个金戒指来,交给他,她完全信任石队长,不想细问什么,她是书香门第的女儿,她丢得起一个戒指,即使石队长是有意骗她。

  石队长用手掌掂了掂戒指,笑了一下,走出去。

  借了一件干净的蓝大褂,石队长去拜访刘二狗。到了刘宅大门,他很客气的求门上给他传进去:“王举人那里来的人,王小姐派我来的!劳驾了,你老!”

  二狗的卧室很大很低很黑。屋子很大,但是没有什么空气。门关着,窗户都用厚纸糊得严严的。屋子很大,可是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床上,地上,桌子上,全乱堆着东西,而且应当在地上的是在桌上,应当在桌上的反倒在床上。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颇有几件玩具,什么兔子王,铁片作的小炮车,和走马灯,都占据着较比重要的地位。二狗喜爱玩具。他也喜欢动物,壁上挂着四五个鸟笼,有碧玉鸟,小黑八哥,和画眉;鸟们由食罐中弹出来的谷粒和谷皮洒满了地。桌上,有一玻璃缸金鱼;缸上扣着二狗的一顶帽子,小金鱼因为缺乏空气,都斜着喘吸着最后的呼吸。地上,在痰盂夜壶果子皮脸盆之间,爬着一条大狼狗。这是个有家具与玩物的小动物园,腥臭,杂乱,黑暗。这里的最重要的动物是二狗,穿着洋服。

  石队长一进门坎,眼前一黑,几乎呕吐出来。他还什么也没有看清,手上已觉得有个什么湿渌渌的东西在舐他。“夜司!”二狗的声音,在呼叱那条大狼狗。他只知道说一个英国字,“夜司”。狗是外国种,当然得有洋名字,因此它便成了有毛的“夜司”。

  夜司——假若“狗象主人”的话是真的——是狗中的坏蛋:它永远先舐人家的手或向人摇尾求怜而后冷不防的咬住一口肉不撒嘴。它连三岁的娃娃也照样的咬。

  “夜司!”二狗赶过来。

  夜司向它主人翻了翻白眼,喉兀兀的响了一阵,才又爬在盆子罐子之间,端详着石队长的大脚。

  “你?”二狗没想到梦莲会派这个愣家伙来。

  “就是俺!那天俺太对不起咧!”

  “你出去!谁稀罕你来道歉!”二狗指着门,夜司的耳朵又竖起来。

  “王小姐教俺来的!你看!”石队长用戒指晃了二狗一下。“王小姐跟俺姑父好,俺是她的心腹人咧!”

  “你坐下!”

  “俺不敢咧!”可是,石队长把倒在地上的一个凳子扶起来,大大方方的坐下了。“俺家小姐可想你咧,这不是她的戒指?”他把戒指端端正正的放在手心上。

  二狗混身的每一个汗毛眼都炸了一下,伸手抢那个戒指。石队长的大手一扣,把戒指扣住,“你老坐下!听俺说!”二狗被催眠了过去,乖乖的坐下。

  “丁一山是怎么死咧?”石队长的黑眼珠象钉子似的,把二狗的灵魂钉牢。

  “她知道了?”二狗问。

  “她怎会不知道呀!她没疑心你,你是她的好朋友咧。”“一定不是我!”二狗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爱的是你和丁一山;一山死啦,她不爱你还爱谁?可是,你得告诉我,谁打死一山的?”

  “我,”

  “你听着!”石队长越来越起劲。“你听着!你要是知道谁是凶手,把他逮住,给一山报了仇。教城里的人都知道一山死了,王小姐才好大摇大摆的跟了你,是不是?看,”他把大手打开,又露出一次金光,“王小姐说咧,把一山的尸首找到,好好的发送,她就眼你定婚咧!”

  二狗沉默了好大半天,他决定牺牲田麻子。

  “梦莲是真心实意吗?”他问。

  “给你!”石队长把戒指拿起很高,手指一松,戒指落在二狗的手掌上。

  二狗觉得手掌上似乎落了一滴烧滚了的油!

  “想想吧!”石队长继续训话:“人家一位千金小姐,把戒指给了你,是闹着玩的事吗?”

  二狗看看手上的金戒指,看着看着,手指一拳,紧紧的握住它。“好!田麻子!”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