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的血迹

  雄壮的长白山蜿蜒在辽宁省的东北部,而其余脉则迤逦至吉林与黑龙江之领域;它那雄浑的姿势,真不愧称为北国天然的障屏。那儿有丰富的产物,肥沃的土地,繁茂的森林,还有人民因适应环境而特具有的强健的体魄,热烈奔放的情感。北地的风光虽不及南国的温柔,绮丽;然而它的伟大,雄浑,也足使它傲视一切的。

  九一八早晨,敌人强暴的行为,轰动了全世界,群众的怒吼声也随着高潮的增长而潮漫了全国。有血性的勇敢的人民,不惜牺牲地用血与肉去渍染了敌人的炮弹,而那些无力抵抗的老懦的人民,也受了敌人铁蹄的蹂躏而填满了沟壑。长白山一集团的居民的安宁,无疑地也起了动播,然而他们为了生存,为了自由,岂肯束手待毙,让那些凶恶的猛兽任意吞噬吗?不!他们怒吼着,他们不甘屈服,他们要奋斗,要挣扎,除非高耸的山峰陷为平野,头颅与血肉化为灰烬!他们同心合意地要给敌人以重大的致命伤,为被残害的同胞复仇,要敌人知道神明华胄的子孙不是他们所想象那样懦弱。

  一股像瀑布大的仇恨在燃烧,使他们为争自由求生存的热情更为腾沸;一集团不同的意志已熔冶成了一颗共同的不可磨灭复仇的心了!

  他们为了避躲敌人的侦探及强烈武器的摧残而潜伏在山穴之中,也曾穿着草绿色的战衣出没于稻禾田中而时给以敌人不意的袭击;因此,残缺的山河,还留得这弹丸般的干净之土,灿烂的青天白日的国旗还能在太空中飘扬!

  时光很快地逝去,变色的山河在敌人掌之下已是五年了,他们也在风雨飘摇四面楚歌的环境中渡过了这悠长的岁月。凶暴的敌人也渐渐感觉得这班青年的生存,是实现整个大陆政策美梦的掣肘,而且有无限的危机潜伏,于是下了一个残灭无余的决心。

  敌人大量的兵力逼临了,然而经验过数年的战争经验陶冶的他们,是沉静着毫不惊惶,藉了天然的护障及沉着应战更使敌人一筹莫展,最后的方法,也只有取包围的形式将整个长白山包围起来。又相持了八个月,他们用掠夺方式得来的军火,及储藏的食粮物已告罄,而他们所具有的:还是一颗热烈的共同的复仇心,一腔慷慨激昂为民族求生存而奋斗的壮志!

  在这个时候,敌人的总攻击令又下了,无疑地,是这一集团忠勇的战士们的末日到临,因为他们已失掉了战斗力了。敌人的大炮轰破了他们的根据地,坦克军冲溃了他们的阵线,漫天的飞机在投着巨量的炸弹,炮声弹影里,化石和头颅化成了灰烬在空中飞扬,嵯峨耸矗的长白山是陷落了,他们是坠灭了,永恒地安息了,他们的鲜血所渲染了的原野开遍了灿烂的鲜花,象征着他们为民族求生存而奋斗的精神彪炳尘寰!

(本篇署名萧红,创作日期不详,首刊于1936年9月18日上海《大沪晚报》第3版)

上一页
作者:萧红
类型:散文随笔
总字数:1048
阅读量:210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