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的碎片

  近来觉得眼泪常常充满着眼睛,热的,它们常常会使我的眼圈发烧。然而它们一次也没有滚落下来。有时候它们站到了眼毛的尖端,闪耀着玻璃似的液体,每每在镜子里面看到。

  一看到这样的眼睛,又好像回到了母亲死的时候。母亲并不十分爱我,但也总算是母亲。她病了三天了,是七月的末梢,许多医生来过了,他们骑着白马,坐着三轮车,但那最高的一个,他用银针在母亲的腿上刺了一下,他说:

  “血流则生,不流则亡。”

  我确确实实看到那针孔是没有流血,只是母亲的腿上凭空多了一个黑点。医生和别人都退了出去,他们在堂屋里议论着。我背向了母亲,我不再看她腿上的黑点。我站着。

  “母亲就要没有了吗?”我想。

  大概就是她极短的清醒的时候:

  “……你哭了吗?不怕,妈死不了!”

  我垂下头去,扯住了衣襟,母亲也哭了。

  而后我站到房后摆着花盆的木架旁边去。我从衣袋取出来母亲买给我的小洋刀。

  “小洋刀丢了就从此没有了吧?”于是眼泪又来了。

  花盆里的金百合映着我的眼睛,小洋刀的闪光映着我的眼睛。眼泪就再没有流落下来,然而那是热的,是发炎的。但那是孩子的时候。

  而今则不应该了。

(本篇署名萧红,创作日期不详,首刊于1936年11月29日上海《大公报》副刊《文艺》第257期)

上一页
作者:萧红
类型:散文随笔
总字数:496
阅读量:195
可阅日刊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