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坐在上海的租界里,我们是看不到那真实的斗争,所知道的也就是报纸上或朋友们的信件上所说的。若来发些个不自由的议论,或是写些个有限度的感想,倒不如把这身所直受的人的话语抄写在这里:

  ××:

  这里的事件直至现在仍是很混沌,在‘人家’大军从四面八方包围来了的声中,当局还不断地放出和平有望的空气。前几天交通都断绝了,人们逃也无处逃,跑也跑不了,于是大家都觉得人们很能‘镇静’,自从平津恢复通车后,情形也不同了,搬家的车,络绎不断地向车站涌,我到站上去看过,行李堆积到屋梁了。

  一般汉奸走狗们活动得非常有劲,和平解决的侧面折冲还在天津进行。双方所折冲的是什么,虽有种种传说,但都不能信实,不过前几天,当局发表的谈话和布告,说这次事件是局部的问题,拒绝慰劳,禁止募捐,不许有爱国的组织与行动等看来,也很看出我们当局的意向了。可惜的是,我们虽具“和平”诚意,却不能遏止“人家”占领的决心!等到大军配备好了的时候,“哀的美顿”书会立刻提出来了。

  那时日也不会再延到多久。

  昨天又听到这样的谣言,是汉奸们向二十九军宣传的:

  一、不受共产党的挑拨。

  二、不为东北人利用。

  三、不做十九路军第二。

  他们的理由是中日邦交本不坏,只因共党从中捣鬼而弄坏了;东北人年年高喊“打回老家”去,一旦打回去也只是东北人回到故乡,别人得不到好处;看到十九路军单独抗战的结果,只是单独牺牲。特别是第三项,好似很能打动当局的心。

  不过他们所恐惧的,终将不能避免。

  我这些天生活很沉闷,天天日间睡午觉,夜间听炮声,在思量着,一旦战争爆发了,应当取怎样的行动……

  吟借给我的两部书,因为担心它们的命运,今天寄出给你们了,和土地比起来,书自然很微小,但我们能保卫的,总不要失去。好,再见!

(本篇署名萧红,为作者摘编友人李洁吾1937年7月19日来信,首刊于1937年8月5日上海《中流》第2卷第10期)

上一页
作者:萧红
类型:散文随笔
总字数:757
阅读量:268
可阅书店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