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青蛙


  楼上的声音从窗洞飘落下来了。

  “让我们都来看吧,秦铮又回来了,又是同平野一道……”

  秋雨过后,天色变做深蓝,静悄的那边就是校园的林丛。校园像幅画似的,绘着小堆小堆的黄花;地平线以上,是些散散乱乱的枝柯,在晚风里取暖;拥挤着的树叶上,跳跃着金光。

  秦铮提篮里的青蛙,跳到地面,平野在阳光里笑着,惊惧的肩头缩动着,把青蛙装进篮里。

  裙襟被折卷一下。秦铮坐在水池旁愉快着,她的眼睛向平野羞涩地笑,别离使她羞涩了。

  平野和她的肩头相依,但只是坐着,他躲避着热情似的坐着。一种初会的喜悦常常是变做悲哀的箭,连贯地穿了两个心颗,水珠在树叶上闪起金光滚动着,风来了,水珠落了。也和水珠一样,秦铮的眼泪落了,落到平野的衣襟上,手上,唇上,这情人的泪,水银似的在平野的灵魂里滚转。

  平野觉得自己的生命这算是第一次有意义。

  “不要哭啊,小妹妹……”

  楼上的声音响震着玻璃窗时,秦铮扭动她的肩头,但不看上去,她知道这又是她的妹妹秦华在作怪。

  提篮里的青蛙要去寻水,粗糙地呼吸着。

  秦铮从来爱玩小孩子的事,从乡间回来特地带回两个青蛙,现在青蛙是放在水池里了。

  晚天染着紫色红色的颜料,各自划分着,划分得不清晰了,越加模糊下去。

  “这次我到乡下去,受罪极了,猩红热、虎列拉,……各样的传染病都有。只有传染病,没有医生,患病者只有死。——在这样的世界上,我也真希望死了。因为你,我死的希望破碎了。你不是常说吗?想要死的人,那是自私,或是个人主义的变态。”

  平野吻了她手一下,并且问:

  “那里工作怎样?”

  平野又像恢复了自己似的,人像又涌上他的心来,他不再觉得自己是在喊口号了。

  他们的声音低下来,暗下来,和苍茫的暮色一样,苍茫下去。

  南楼宿舍睡在夜里了,北楼也睡在夜里,久别的情绪苍白着,不可顿挫地强硬起来,纠缠起来。

  踱荡着他们的热情似的,穿着林丛踱荡,踏着月光踱荡,秦铮是愉快着,讲了一些流水似的话,别离不再压紧她了。她轻松在跳着舞步。可是平野的心情正相反,他徘徊着,他作窘,平野为了她的青春所激动。

  关于这个秦铮是忽略了,她永不知道她的青春可能激动了别人,在一个少女这是一件平常的事。

  平野引她到树丛的深处去,他颤栗地走着,激动地走着,同时秦铮也不会觉察这个。

  两个影子,深藏在树丛里了。

  南楼的影子倒在水池里,太空镶着无数的星座,秋夜静得和水晶似的透明。

  从树丛颤巍着那里走出来了。秦铮的头发毛散了,衣裙不整齐了,怕羞的背影走上楼梯去。

  平野站在月光中的池旁,目送她。每次他送秦铮回宿舍时,她都是倒踏着梯级向他微笑着,缓缓地走进去。现在秦铮没有回头,她为了新的体验淹没了。

  平野的心思平静下来,满足同时而倦怠地转向北楼去。

  青蛙叫了,要吵破这个秘密似的叫了。


  这是一个回忆,完全是一个梦中的回忆。

  平野醒转了来,铁窗外石壁的顶端,模糊着苍白的星座。深壑的院宇,永恒的刮着阴惨的风,住在这里的人,有的是单身房,有的是群居,有的在等候宣告死刑,也有些在挨混刑期。

  等候大刑的人,他们终夜不能睡着,他们吼叫出不是人的声音来,但是他们腿上的铁锁和手上的木枷并不因为吼号而脱落,依然严紧地在枷锁着。五个人中的两个人是瘫落在墙角里,不喊叫也不挣脱。使你看到,你可以联想起那是两个年老的胡匪被死恐吓住了?但,他们不是,那两张面孔,并不苍白;手足安然的,并不颤索。

  提着枪打着裹腿的人,整夜是在看守着这五个人,这是为了某种事体。提枪的人,总是不间断地在袖口间探望自己的手表,就像希望着天快亮起来似的。但,天亮起来又有什么事体要发生呢?这个事件,看守人和被看守人都像明白似的。被看守人嚎叫着,他们不能滚转,提枪的人在那里踱来踱去。

  其中的一个向着那两个永不知嚎叫的人说:

  “怎么你们的不是行抢,只为了几张碎纸在身上就……”

  说话的那个人,被提着枪的绞断了话声,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知惧怕什么叫枪,他大骂了一阵,没有法治他。提枪的那个人仍然是走来走去,一面看他袖口间的表。

  平野,他是个永久要住在这里的一个犯人,因为法律判断他是这样。

  因为三年前的那天晚间,他同秦铮在校园里谈一些关于乡间和工作的事,第二天,秦铮的父亲处死刑了,第三天,秦铮被捕了。接着就是平野。

  现在秦铮和平野是住在同一个铁包的院里,现在已三年了。放在水池里两个青蛙变作了一群小青蛙,在校园里仍是叫着。

  在三年之中,他们总是追随三年前的旧梦,平野醒转来了。醒来他寻觅不见秦铮,他又闭起眼睛,窗子铁栏外,有不转动的白色的月轮,外面嚷着这样的声音,平野听到了:“又是五个:两政治犯,三个强盗犯,提出去。”过了一刻,车轮的声音轧过了,渐远了。

1933年8月6日


(本篇署名悄吟,首刊于1933年8月6日长春《大同报》周刊《夜哨》第1期)

上一页
作者:萧红
类型:散文随笔
总字数:1884
阅读量:210
可阅书店
Amazon AD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