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三兄弟第一幕 第三场


  时间与前场同时。

  地点秦宅书房。

  人物

  秦伯仁

  顾师孟

  老田哥铁子

  秦叔礼

  秦仲义

  顾秀才秦老太太

  〔幕启:伯仁夫妇的神色都不很好。伯仁想镇定,可是不由地显出点慌恐。师孟也想镇定,可也失败了。

  顾师孟告诉我,告诉我,这两天事情很紧,是不是?

  秦伯仁确是很紧!

  顾师孟那么,你有点准备没有呢?

  秦伯仁准备?准备什么?

  顾师孟万一……

  秦伯仁可也老别往坏处想啊!只要皇上平安,其余的都好办!

  顾师孟万一……

  秦伯仁怎么老是万一?只要圣上平安无事,新法顺利地施行,国家一定能强,我们一定能享福!(兴奋起来)

  就拿咱们这样的人说,一变了法,大权不都归几个皇族亲贵拿着!我们就可以兴办实业、修铁路、开纱厂、造轮船,外国有什么,我们有什么?

  顾师孟我们有那么多的钱吗?

  秦伯仁那好办,大家集股出钱嘛!别再打岔!下足以使老百姓有工可作,上可以使皇上与民维新;内可以百废俱兴,外可以抵制舶来之品,以堵漏鞍;我们不就可以既富且强了吗?可是,这必须有法律作我们的保障,连皇上也不能凭私心所欲,随便干涉我们的事业!(拿起两本书来)你去念念这两本书,这比十部《论语》都更有用,这才是真正的经典!

  顾师孟(接着,看了看封面)《天演论》!什么叫天演?

  秦伯仁你念去!你一明白了优胜劣败,弱肉强食,天演淘汰的道理,你就会明白当今万岁和我们为什么这样劳心焦思地谋救止图存之道!

  我们屡战屡败,分明是弱肉,西方各国强盛,处心积虑要割宰我们,我们再不奋起直追,必定亡国!

  顾师孟可是我哪有工夫读书呢?你看,家里这么多的事,都仗我跟二奶奶料理。咱们得雇个老妈子吧?铺子里的小徒弟光能帮忙买买菜,倒倒脏水,帮不上别的!

  秦伯仁你这说到哪儿去了?我们应当保持勤俭家风,不能学好吃懒作!念完了《天演论》,你再读那一本卢梭的《民约论》!

  顾师孟卢梭——他是谁?名子透着怪!

  秦伯仁卢梭是个大圣人,他说:法律者国民相聚而成立之条规也!(掀书,教她看)

  顾师孟你先别这么忙!你说的我一点也摸不着头!

  秦伯仁唉!妇人到底是妇人,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

  顾师孟可是,孩子哭了,老太太要喝茶,洗衣裳作饭,是你管,还是我管?二奶奶有俩,我一个,净这三个孩子就多么麻烦哪!

  秦伯仁算了!算了!你干你的去吧!(把书拿回来)你看,这里摔坏了一块!(珍惜)那天,我请老爷子看看,他一下子给摔在了地上!癦说宁可吃砒霜,也不看这个!

  顾师孟你别怪他老人家,连我都一天到晚不放心……你到底打算怎样呢?万一真象老爷子说的,太后……

  秦伯仁是福不是祸,是祸脱不过!反正我的心放得正,我就不怕!再说,真要是不行新法,亡了国,活着也无味!

  顾师孟唉!你的性子是真硬啊!我说,快八月节了……

  秦伯仁又快到中秋了?

  顾师孟可不是吗?咱们怎么过节呀?

  秦伯仁我顾不得过节!

  顾师孟老太太,三爷,要过节呀!

  〔院中有人叫:“秦大爷!秦大爷!”

  秦伯仁谁啊?

  老田哥(在外面)我呀,城外的老田!

  顾师孟哟,老田哥来了!快进来吧!

  〔老田哥和儿子铁子进来。他背着一小口袋粮,铁子扛着一疋家织的紫花布。

  秦伯仁老田哥!你可好哇?

  老田哥大爷!大奶奶!我好,你们都好?

  顾师孟哟,这是谁呀?

  老田哥铁子,还不给大爷大奶奶行礼?

  〔铁子把身子扭过去,不行礼。

  老田哥这孩子,就这么没规矩,下回再也不带你来!

  顾师孟老田哥,我给你沏茶去!

  老田哥别麻烦!

  顾师孟不麻烦!(下)

  秦伯仁老田哥,有什么事吗?

  老田哥二爷派人找我去啦。

  秦伯仁怎么不到铺子里找他去呢?

  老田哥唉!您是活菩萨,我先来见见您!您得替我说两句好话呀!

  秦伯仁怎么啦?

  老田哥您想,二爷找我能有好事吗?麦秋收得不好,我没交足了粮,还借了二爷几两银子,本利都还不上。这又到了大秋……唉,乡下呀,混不下去喽!

  秦伯仁怎么,难道施行新法,对你们没有一点好处?

  老田哥什么新法呀?我知道新捐新税!您到乡下看看吧,到处是卖儿卖女,投河觅井的!就说我家里,一家大小成年吃不上一顿真正粮食。您看看我,看看铁子,穿的是什么?

  秦伯仁那么你们没听见说变法吗?

  老田哥没有!变什么法也变不到我们身上来呀!地主永远是地主,官人永远是官人!现在可好,又添了洋人!

  秦伯仁洋人?你们村儿里也有了洋人?

  老田哥还没有!人没到,货物到了!您看看(拿起紫花布),您看看,铁子他妈日夜手不闲着呀,织得多么仔密,楞没人要!作得起衣裳的全穿洋布!得啦,什么也甭说了,您得救救我!二爷松一把手,我今年冬天也许饿不死!他要是一把死拿,我呀,我没有活路!

  〔秦伯仁不知如何是好,来回走了几步。立住,有意无意地翻了翻《天演论》。

  老田哥秦大爷,您就别翻帐本啦!我知道欠您多少!

  秦伯仁这不是帐本,是一本书,《天演论》。

  老田哥唉!“天眼!”但愿老天爷睁眼吧!

  秦伯仁老田哥,二爷是当家的,就怕……

  老田哥二爷当家,您到底是哥哥呀!

  秦伯仁我们这儿人口也不少,过日子也不容易!再说,欠债还钱,二爷也不是没理!

  老田哥那我知道……铁子你们有理,我们应该挨饿!

  老田哥铁子,并上你的嘴!

  秦伯仁(笑了笑)这孩子倒敢说话!你念书没有?铁子没吃没穿,还念得起书?

  老田哥这孩子,你会好好说话不会?

  铁子好好地说话?越说好话越受欺负!

  〔顾上。

  顾师孟老田哥,老太太要看看你。我把茶放在老太太屋里了。

  秦伯仁对,老田哥,你求老太太给你说点好话,比我说话更有用处!

  老田哥唉!想当年,您这儿的老人家在世的时候,也跟二爷一样精明,老太太看惯了,倒许给我加点盐!

  秦伯仁多给她老人家请几个安,多说好话,也许不至于!

  老田哥铁子,走吧!打着这点新小米子。(同铁子下)

  秦伯仁我说,我想起个好主意,能救救老田哥!

  顾师孟什么主意?

  秦伯仁咱们的地是我们兄弟三个的,有我一份儿,我不要啦,送给老田哥!我讲维新,就讲到底,不能一边儿掐着老田哥的嗓子眼儿,一边又说好听的话!

  顾师孟你想的呀都不着边儿!你那么办,老太太跟二爷答应吗?二爷恨不能一下子发了大财,怎么能出脱地呢?再说,你救得了老田哥,并不能救乡下,乡下人还多之呢!

  秦伯仁你说的也有理!可是有什么法子教乡下人不卖儿卖女,不挨饿受冻呢?

  顾师孟那事情太大了,咱们管不了!

  秦伯仁可是一个读书人不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吗?

  〔院中叔礼与铁子比武。秦叔礼:“来吧!试试谁行!”

  相扑击声,很快地叔礼被打败。秦叔礼:“哎哟!”捂着头跑进来。

  秦叔礼大哥!大哥!这小子真楞!闹着玩嘛,他真动手!

  顾师孟跟谁呀?

  秦叔礼还不是那个乡下小子?我说我学戏,练过武功,他要试试!一伸手,我就爬下了!您看,这儿都肿啦!不行,我不能栽在他手里,还得跟他干!

  秦伯仁老三,你算了吧!咱们俩也打不过他,他是耪大地的,你就行啦?

  秦叔礼一个种地的乡下脑壳,敢在这儿发威?不行,我告诉妈妈去!

  顾师孟三爷,哪有打不过人家,去告妈妈状的呢?跟我来,我给你上点药儿!

  秦叔礼真岂有此理!(同嫂下)

  秦伯仁(到门口)铁子!铁子!进来!

  铁子(进来)干吗?

  秦伯仁铁子,老三是城里人,你可别再跟他动手,你的手重!

  铁子哼!要由着我的性儿啊,我把城里的人、洋人,一个个的都捶扁了!

  秦伯仁别这么说话呀,谁又跟谁没有仇!

  铁子仇大了去啦,你不懂!

  〔仲义匆匆地进来。

  秦仲义(看见铁子)这是谁?(想起来)噢,老田哥来了?

  (没等回答,对铁)你出去玩!手老实点,别动院里的花草!

  〔铁子瞪了义一眼,出去。

  〔顾师孟在院中:“铁子,给你这个苹果!”

  秦伯仁二弟,你教老田哥来干吗?

  秦仲义为你的事!你得跟他走!

  秦伯仁怎么啦?

  秦仲义难道你还不知道?街上全哄哄动了,连茶馆里的人都吓散了!

  秦伯仁为什么呢?

  秦仲义谭嗣同,还有五位,斩罪!

  秦伯仁(楞住了)斩罪?斩罪?你,你听谁说的?不能!不能!

  秦仲义圣旨已经下来了!

  秦伯仁圣旨……新政……难道袁世凯……

  秦仲义别想那些啦,先想想你自己怎么办?

  秦伯仁(好象没听见仲义的话)斩罪!他们有什么罪呢?(愤怒)他们既没造反,又爱民爱国……

  秦仲义别再耽误着,快走!

  秦伯仁上哪儿?

  秦仲义跟老田走,到乡下藏几天去!

  秦伯仁他们没罪,我更没罪,我干吗藏起去?

  秦仲义难道你不要命吗?街上到处拿人呢!

  秦伯仁我出去看看!我没犯法!

  秦仲义我不准你出去!

  〔顾师孟进来。

  秦仲义大嫂,你忙去吧,我们在这儿说闲话儿呢!

  顾师孟你们说的我全听见了!

  秦仲义听见了?也好吧!我教哥哥藏起去,您不能说不对吧?

  顾师孟爸爸跟我忧虑了多少天了,果然不出我们所料!

  秦伯仁难道你也说我有罪?该杀?

  顾师孟我不知道你有罪没罪,我可知道你闯了祸!二弟,你哥哥闯了祸,是得藏起去。我跟他去!

  秦仲义大嫂,你就别给我们添麻烦了。在乡下,藏一个人容易,大人孩子的一群怎么行呢?您想想!

  顾师孟二弟,不是那么说!你哥哥是老实人,他一个人走,我不放心!

  秦仲义大嫂,您先歇会儿去,我好跟哥哥仔细商量商量!

  顾师孟二弟,我求求你,先让我跟你哥哥说几句私话!就是几句,耽误不了多大的时候!

  秦仲义那么就快着!(出去)

  顾师孟大宝的爹!你闯了祸,我可是不瞒怨你!你上哪儿,我上哪儿!

  秦伯仁老二的话也不是没道理,人多了招眼。

  顾师孟那么——你下乡,我回娘家。多喒你回来,我才回来。

  秦伯仁你让我安静地想一想,好不好?我心里很乱!

  顾师孟我非说明白不可!有你在家,除了婆婆,我不受别人的气。你一走,事情可就两样了!

  秦伯仁房子,地,买卖,都是我们哥儿三个的,谁能给你气受?

  顾师孟二爷二奶奶当家!

  秦伯仁我要是不回来呢?你还老住在娘家?

  顾师孟你要上哪儿?

  秦伯仁谁知道!天津,上海,广州,还许到日本去呢!我要远走高飞,看看天下是什么样子!

  顾师孟那么着,这一家子不就拆散了吗?

  秦伯仁嗯!大概也该拆散拆散了!

  顾师孟好吧,你多喒走,给我个信,咱们一齐走!我一听说上海广州,心里就冷不下,可是只要跟着你,我就什么也不怕!

  〔仲义和老田哥回来。

  秦仲义说完了吧?大嫂!

  顾师孟完了!老田哥,你多照应着他点!(往外走)

  秦仲义大嫂,去给哥哥拿上一条被子,可千万别教老太太看见!

  顾师孟万一癦看见呢?

  秦仲义就说哥哥快得差事了,到衙门住两天去!

  顾师孟好吧!(下)

  老田哥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大奶奶干吗托咐我?(没得到回答)二爷,我已经跟老太太、大爷,说了我的难处,您得高抬贵手!这疋布,你先留下,当作还利钱的吧!

  秦仲义老田,咱们的帐改天再算。你尽管装穷,反正我心里有数儿!现在,你带大爷走,到你那儿住几天去。

  老田哥大爷上我那儿去?

  秦仲义不用问为什么,我怎么吩咐,你怎么办!

  老田哥乡下连个烧饼都买不到哇!

  秦伯仁我也该受点苦,老田哥!

  老田哥可是我们吃的是糠,喝的是凉水,你怎么能受呢?

  秦仲义这儿有三两银子!拿去!

  老田哥您交给大爷吧,我不敢拿!

  秦仲义倒好象我害过你!

  老田哥我一伸手,您又记在帐上,利上滚利,我受不了!

  秦仲义老田你算精明透了!大哥,你拿上这点钱,可千万别带书!老田,到厨房跟二奶奶要点什么吃的,吃完就走!

  老田哥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秦仲义你怕有什么事,连累了你,对吧?

  秦伯仁老田哥,我住不了几天,你放心吧!你知道我是老实人!

  老田哥我信您的话!(下)

  秦伯仁老二,你谨慎小心,不能算错。可是,你再细想想,我一定得走吗?大丈夫志在四方,我并不恋家,我可是不大喜欢藏起去!

  秦仲义哥哥,聪明人不吃眼前亏,你必得藏起去!你们手无寸铁,就想造反,不是自取灭亡吗?

  秦伯仁(急)谁想造反啦?

  〔敲门声甚急。仲义慌,伯仁力作镇定。叔礼在院中喊:“来了!”

  秦仲义您到后院去!快!

  秦伯仁(害怕,但不肯动,勉强笑了笑)真要是来拿我,藏在后院也没用!

  〔叔礼跑回来。在门口说。

  秦叔礼有人来了!

  秦仲义谁?

  〔顾秀才应声而入。叔礼下。

  顾秀才我!(非常兴奋)这可好啦!这可好啦!(兴奋得忘了寒喧)全回来了,全回来了!所有的老办法,老规矩,老制度,全原封不动地回来了!我又是我了,还可以去赶考,中举人,中进士,增光耀祖!

  秦仲义老人家,先别这么高兴!伯仁可怎么办呢?

  顾秀才(不那么高兴了)就是呀!当初我劝你,你不听,事到而今,可怎么办?你要有个好歹,我的女儿怎么办?你对不起人哪!伯仁!

  秦伯仁您看新政就这么完了吗?永远不会立宪了吗?

  顾秀才你们造反一次还不够吗?国家有王法,谁造反,杀谁的头!

  秦伯仁既要造反,就不怕杀头!

  顾秀才你这话要教外边听见哪,就没了命!

  秦仲义就先别乱吵吧!想想正经事!

  秦伯仁您看看大宝的妈去吧,您不来,她还要找您去呢!她有主意!

  秦仲义这些事,一股拢总,千万别对老太太说一个字!

  顾秀才好!我找她去,看她有什么主意!(下)

  秦仲义大哥,您可别怪老秀才呀,他是为您好!

  秦伯仁看样子,仿佛我真有死罪!

  秦仲义谁知道!要抄家,也没人拦得住!

  秦伯仁那么说,二弟,你是怕我连累了你们,并不是为我!

  秦仲义您要那么说,我也就不分辩!大哥,不是我没有手足之情啊,您闯的祸实在不小!(掏出一张字纸来)大哥,你按上斗箕吧!

  秦伯仁(接过纸来)按斗箕?(看)噢,我不孝,老太太不要我了,把我驱逐在外!从此我就不算秦家的人了?(气得发抖)

  秦仲义不是!不是!现在这么写写就是了!您走后,万一官人来搜查,有这张倒填年月的字据,连老太太带一家人就不至于吃罣落了!诸事太平之后,您回来,咱们把它烧了!

  秦伯仁老二,你好狠心哪!父亲临死,嘱咐咱们什么来着?

  秦仲义您怎么啦,这不是为眼前的事吗?咱们并不分家!

  秦伯仁你嫂子呢?也不算秦家的人了?

  秦仲义大哥,这不过是作个样子骗骗官人!

  秦伯仁我不能画押!

  秦仲义难道你不怕连累上老母亲吗?

  〔叔礼进来。

  秦叔礼大哥,嫂子干吗收拾铺盖呀?亲家爹干吗来啦?你们俩嘀咕什么呢?

  秦仲义你不用管!玩你的去,我们这儿商量要紧的事呢!

  秦叔礼二哥,给我十两银子,我出去!

  秦仲义给你十两银子?

  秦叔礼唱文昭关得戴三样髯口,黑三、惨三、白三,非买齐了不可!你不给,我告诉老太太去!我不是傻子,不用细问,看也看出点稜缝来了!你们有不敢教妈妈知道的事情!

  秦仲义你这是敲诈!

  秦叔礼敲诈?走,你敢跟我一块儿见妈妈去,算你好汉!

  〔老太太在院中问:“小三儿,你怎么闷着不浇浇花呢?”

  秦叔礼妈妈来了!

  秦伯仁老二,老三,凭你们的行为,都不会有什么好前程!(愤怒地按上斗箕)给你,老二!

  秦老太太(进来)你们干什么呢?

  〔沉默一会儿。

  秦伯仁妈,您歇着去吧,什么事也没有!

  ——幕徐落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