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三兄弟第二幕


  时间一九一二年春初,傍晚。

  地点秦宅。

  人物

  秦

  顾师孟

  秦赵氏

  秦叔礼方妈

  凤贤

  秦大章

  秦二利曾墨侠

  秦仲义张二铁子

  顾秀才

  邱立本

  秦伯仁邢也达

  冯策鲁遇斋

  〔幕启:距前幕已十多年了。这十多年中,中国有了极大的变化。清朝的皇帝已退位,中华民国成立了。

  前幕出现的人物也不能不变:他们的模样、思想,以及服装,都有了变化。嗯,连秦宅的房子与屋中的摆设也变了。

  〔首先让我们看看秦仲义吧。他已不是布铺的掌柜,而是一个小纱厂的经理了,握有纱厂全部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从前他的心眼就很厉害,现在,因为有了更多的财产,更高的地位,就更厉害了。从外表上看,他可是显着开朗了,不但嘴里说着新名词,而且有时(特别在照像的时候)穿上西装。以前,家里没有用人;现在,家中也用着两个仆人;出门时,他有自己的包车。现在,我们眼前的新式屋子,原是前幕的那个书房,已经换上可以推开的玻璃窗;纸糊的“棚”已改成灰顶。旧式的桌椅已换上洋式的——就是清未民初的那种中不中,西不西,最难看的东西。摆设也改了良,粗劣的西洋磁器、玻璃杯,搪磁痰盂等代替了中国的胆瓶果盘等。这一时期发了财的人似乎已辨不清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伯仁夫妇在外漂流了十多年,伯仁参加了那时候的革命工作,已作了参议员。南京政府派代表到北京来,约袁世凯南下。伯仁也随着回来。仲义在家中预备了酒席,约了几个客人,欢迎哥哥。

  〔幕启时,顾师孟往里走,二奶奶迎接。顾显着很开阔,象个已见过世面的妇人,打扮得也时髦。二奶奶显着憔悴,还穿着老式衣裳。顾提着礼物。

  秦赵氏(带感情地)哟!大嫂!一幌儿十几年啦!(接过礼物,放在一旁)

  顾师孟(也激动地)可不是吗!二妹妹!喝(看屋中)咱们家改了样啦!

  秦赵氏谁说不是!大嫂你也变了样,可是更漂亮啦!

  顾师孟(得意地)唉!走南闯北的,总算是开了眼!有钱呢就花,没钱呢就忍着,凡事不往心里去!

  秦赵氏那敢情好!大哥呢?他不是作了革命官儿吗?

  顾师孟待一会儿就来。什么革命官呀?我们是跟着南京代表来的,来约袁世凯到南边去。他忙的很!

  秦赵氏孩子们呢?怎么不带他们来呢?

  顾师孟大宝——学名子叫宝新——入了中学堂,还算聪明!二的呀……

  秦赵氏男的女的?在哪儿生的?十多年,你们敞开儿不来信,大家伙都日夜念道你们!

  顾师孟今儿个上海,明儿个广州,老没个扎脚的地方,你哥哥又是个革命党,写信干吗?二的是个小姑娘,在汉口生的,名子就叫汉媛,也上了学。怕耽误他们的功课,没带他们来。你有几个了?

  秦赵氏还是大章跟二利他们俩!去年小喜了一个!

  顾师孟哟,你看!他们也都上学啊?什么都是小事,儿女们的教育可顶要紧!

  秦赵氏识文断字是要紧的事!唉!你看我……

  顾师孟怎样?老二待你还不错吗?现在改了民国,男女平等!有什么委屈告诉我;你不敢,我可敢,跟他干!

  秦赵氏大嫂,我这几年哪……(要哭)

  顾师孟说吧,二妹!

  秦赵氏甭说了,一言难尽!

  顾师孟老二要讨小老婆,是吧?我在外边看多了,男人一有俩钱,准闹这个毛病!

  秦赵氏也难说,钱在谁手里,权柄就在谁手呀!

  顾师孟等我见着他的,我教他知道知道咱们妇女不是好惹的!

  秦赵氏我的委屈还多之呢,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顾师孟待会儿咱们细说,我先看看老太太去。她还抽烟吗?

  秦赵氏简直不大起床了,难伺候透啦!

  顾师孟雇了人没有?

  秦赵氏两个呢,一个老妈子,一个男的。可是雇来的人怎能伺候好了她老人家?老妈子砸个茶碗,洗破了一只袜子,都是我的罪过!哟,提起老妈子,我还没张罗给您倒茶呢!(叫)方妈!

  顾师孟我可要新沏的!不管茶叶好坏,得是新沏的!就是这点北京人的习惯还没改了!

  秦赵氏方妈!(外面应声)沏茶!(外应:“是啦!”)

  顾师孟在外边跑啊,住旅馆不是什么舒服事,可有一样好,茶水方便!走吧,看看老太太去!

  〔老三跑进来。

  秦叔礼(激动地)大嫂!大嫂,您怎么一声不出就来啦?

  顾师孟老三,我是谁,还鸣锣开道吗?

  秦叔礼您是谁?搁在十年前,可有您这样走南闯北的女人?

  顾师孟年头倒是变了!老三,你怎么好哇?

  秦叔礼我呀,不好!我盼了星星盼月亮,盼您回来,好跟您诉诉委屈!

  秦赵氏三爷,难道家里有人欺负过你吗?说话别不得人心哪!

  秦叔礼二嫂,说实话,大嫂比谁都疼我!

  秦赵氏又说我是磁公鸡?

  顾师孟老三,你怎么这么瘦啊?难道你也……

  秦叔礼有时候陪着妈妈,吃一口半口的!

  顾师孟那象什么话呢!

  秦叔礼您看哪,小瘦长脸,戴上髯口,我的扮像甭提够多么好看啦!

  顾师孟你还玩票哪?

  秦叔礼您怎么啦?九城里谁不知道秋云馆主啊!

  顾师孟我告诉你,老三,这不行!你哥哥革命,你抽鸦片烟,成什么话呢?待会儿当着客人,你可千万别说有烟瘾!

  秦叔礼有革命的,有不革命的,戏才唱得热闹啊!〔方妈端了茶来。

  秦赵氏方妈,见见大奶奶!

  方妈您好哇?太太可真少兴!(“少兴”即年轻。)(递茶,问赵)还有事吗?

  秦赵氏你去吧!(方下)

  〔叔礼乘这机会去看礼物。

  秦叔礼喝,南京板鸭!这个算给我的吧!

  顾师孟放下!都得先教老太太看看!

  秦叔礼好,我听您的。大嫂,我叫三奶奶去!头次见面,您可得给她点礼物!(下)

  顾师孟老三成了家?

  秦赵氏快二年了!

  顾师孟你怎么没说?

  秦赵氏我一张嘴说不了八宗事儿呀!

  顾师孟她怎样啊?

  秦赵氏长得呀跟画儿里的美人一样,嘴也甜甘,就是不会干活儿,连拆洗被子都不会!

  〔老三同老婆上。

  秦叔礼凤贤,见见大嫂,给大嫂磕头!

  顾师孟嘿!别磕头,现在是民国了!

  凤贤老嫂比母!什么民国不民国的,总得磕!(跪下叩首)

  秦叔礼得!大嫂,我们讨赏!

  顾师孟我没带着什么呀!

  凤贤甭听他的,他见了大嫂,乐得不知怎么好啦!

  顾师孟(摘下一只手镯来)得,咱们妯娌俩分着戴吧,一人一只!(凤不受,顾给她戴上)走吧,看老太太去!

  秦叔礼(对二奶奶与三奶奶)你们俩拿着东西先去,我跟大嫂说句话。(二人携礼物下)大嫂,我告诉您,二哥呀,把咱们的地跟铺子全卖了,在天津开了纱厂。我在家,他分给了我几个股儿;大哥在外,老二干脆任什么也没交代!您得跟他讲讲,我们弟兄三个的财产,不能教老二独自占了!

  顾师孟亲是亲,财是财,我会提醒你大哥!

  秦叔礼大哥也得替我说两句呀!

  顾师孟你自己没长着嘴?

  秦叔礼您不知道哇,老二越来越厉害,我说不过他!

  顾师孟不厉害怎么开得了工厂?(说着往外走)也怨你自己,年轻轻的,染上嗜好……

  秦叔礼我怕猛孤仃地断烟,坏了嗓子!您不知道我唱的多么好!待会儿我唱几句,您听听!

  顾师孟无论怎么说,抽烟不对!

  〔大章进来。

  秦叔礼大章,这是你大妈!

  秦大章大妈,Howdoyoudo?

  顾师孟哟,这小子怎么说英文呢?

  秦大章什么?大妈你懂英文?怪不得你敢山南海北地走呢!

  大妈,求你件事,你得帮助我跟爸爸说,让我到美国留学去!

  顾师孟你,你中学堂还没毕业哪吧?

  秦大章越早去越好啊!爸爸事事学洋派儿,可惜半路出家,学不到底;我要早早地上美国去,科班出身,有多么好!

  秦叔礼我就吃亏没坐过科,唱得好,武工可还不到家。

  顾师孟大章,什么事不能一冲子性儿,得细细地想想,多商量。这是我出门在外多年学来的乖!老三,来吧!(同礼下)

  〔大章看他们出去,到门口轻轻地叫。

  秦大章二利!二利!(二利象小猫似的从什么地方走过来)你怎这么胆小哇?她是咱们的亲大妈!

  秦二利我才不胆小,我是要在暗中偷看,看大妈是不是女侠客!

  秦大章你呀,你念《施公案》入了迷!你没看见大妈吗?她又漂亮又有学问,懂英文!

  秦二利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我还得到院里偷偷地看去!(又怕又兴奋地往外跑)

  〔曾墨侠与他碰在门口。曾相当潦倒。

  曾墨侠!站住!(利立定)二利,《施公案》念到第几续了?念到百鸟朝凤,棍打凤凰腿没有?来,(掏出一部小书)给你,《小五义》,比《施公案》还热闹!

  秦二利里边有女侠没有?有画儿没有?

  曾墨侠都有!你念去吧!

  秦二利谢谢你,曾叔父!(下)

  曾墨侠(进来)大章世兄,听说你伯父回来了?

  秦大章我爸爸预备下酒席给他接风。

  曾墨侠妙哉!妙哉!我来对了!

  秦大章我爸爸可没下帖请您,怎么办呢?

  曾墨侠我跟你大爷是自幼儿同学,有帖没帖的,我坐下就吃!

  秦大章客人都是革命党,您怎好往里搀呢?

  曾墨侠你还年轻,不知其详。想当初,西太后杀了谭嗣同,我就告诉你伯父:皇太后杀得了谭嗣同,可杀不死革命!

  你伯父一闻此言,乃远走高飞,到处鼓吹革命。你伯父走后,我告诉你父亲,富国之道,实业为本,所以你父亲才弃商兴工。

  秦大章那么您自己怎么混成这个样儿呢?

  曾墨侠我呀,天生是个策士!专会给别人出好主意,不管自己的利害得失。既是策士,我就最合适办党。我听说了,有点头脸的人都要办政党!你伯父必然用得着我,所以我必须见他一面!

  秦大章无论怎么说,您不能入席!

  曾墨侠吃不吃的,我非见见你伯父不可!

  〔仲义在院中喊:“方妈!茶水预备好了没有?”方妈:“都预备了!”仲义:“张二,厨子来了没有?”张二:“早来了!”仲义进来。

  秦仲义(好象没看见曾)大章,怎么不摆上果子?

  秦大章我不知道!

  秦仲义问问你妈去!

  秦大章好吧!(下)

  曾墨侠仲义兄!

  秦仲义墨侠,我告诉你,这么破衣垃圾(音撒)的,不要紧自上我这儿来!

  曾墨侠老兄,咱们可是多年的朋友啊!

  秦仲义你要真够朋友,就不该老麻烦我来!在街上碰见,你该远远地躲开!我这儿忙得很,没事就请出吧!曾墨侠唉!革了命,还是这么不平等啊!

  秦仲义你自己要强,也开个纱厂,咱们不就平等了吗?(掏出一块“站人”来)拿去!

  曾墨侠(接钱,看了看,又听了听)这恐怕是块闷板吧?

  秦仲义闷板谁白给你一块?

  曾墨侠唉!(往外走)

  〔大章端着一盘果子,上。

  秦大章走啊?告诉您,别在门口等着我伯父,他是要人,不会管您的事!

  曾墨侠唉!我要是运气好,也会成了要人!(下)

  秦仲义大章,你行!对这种人就得这样!我还是心太软,给了他一块“站人儿”!

  秦大章真的?(放下果盘)

  秦仲义好在是块闷板!

  秦大章爸,大妈来了,敢情她懂英文!真行!爸,什么时候送我到美国去?

  秦仲义中学堂毕了业再说吧!

  秦大章越早越好啊!

  秦仲义说着容易啊,一年得花两三千美金!

  秦大章钱花在儿子身上,才是正地方啊!

  秦仲义这话说的好!你小子有出息!我答应下你,你一毕业我就送你走!咱们可得定个合同!

  秦大章定个合同?

  秦仲义得定合同!第一,不准你娶洋老婆!第二,你必须学染织!第三,回来之后,到咱们厂子里作事,跟工人一样,慢慢地一步一步往上升!你赞成,我供给你!你反对,吹!半路儿你不履行条款,我停止供给!

  秦大章爸,您太厉害了!

  秦仲义一点不厉害!这是最好的办法!

  秦大章去学什么,就不许我自己有点主张吗?爸!

  秦仲义没有!我为了富国裕民才办工厂。你是我的儿子,我的事业也就是你的事业。这是你的天职!

  秦大章等伯父回来,我问问他。

  秦仲义不必问他,他是书呆子,有股子热气,可不懂经济!〔张二上。

  张二老爷,有位姓田的要见你。

  秦仲义姓田的?干吗的?

  张二我不知道。

  秦仲义你怎么不问明白了?饭桶!大章,你看看去!(章下)

  把厨子叫来。

  张二(到门口)庞师傅!二老爷叫你!

  〔庞答应:“来喽!”上。

  庞师傅二老爷!(行礼)

  秦仲义老庞,今天的菜……

  庞师傅您甭嘱咐,我管保样样好!我在御膳房当过差,不能丢了人!

  秦仲义你可不能照御膳房那么开价钱!我不是皇上,一两银子吃一棵菠菜!

  庞师傅那还用说!不是我捧您,您现在比皇上还大呀!〔大章上。

  秦仲义你去吧,老庞!(庞下)谁?

  秦大章城外老田哥的儿子。

  素仲义铁子呀?不见!等等,他什么打扮?

  秦大章穿着军衣。

  秦仲义军衣?是官的?还是兵的?

  秦大章兵的。

  秦仲义不见!

  张二是!(下)

  秦大章他不是来闹事啊?

  秦仲义他闹什么事?咱们把地卖了,跟田家断了来往。〔门外叫“老二!”

  秦仲义谁呀?

  〔顾秀才同邱立本上。

  顾秀才我!

  秦仲义你老人家可老没来了!立本兄,你好?

  顾秀才(抢话)我先说明白了,今天我来,不为看你,也不为看你哥哥,我是来看女儿!

  秦大章好硬棒!(溜下)

  秦仲义您不看看自己的女婿?

  顾秀才我不看革命党!唉!大清国就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亡了,那么多王公大臣会都束手无策!

  秦仲义但分有办法,皇上哪肯退位!十多年杀的人还少吗?

  顾秀才叛逆之徒就得杀!你嫂子呢?

  秦仲义在后边呢!

  顾秀才我看看她去!(下)

  秦仲义(捂着嘴笑了一阵)真是个顽固老儿!

  邱立本不过是呢,咱们对革命也别期望太大!我留英五年,我深知英国人就善于保守,而善于保守不是全无好处的!

  秦仲义立本兄,近二年来,你作事可有点不起劲!凭你的学问,你不该这么不振作呀!

  邱立本唉!你知道,凭我留英五年,法律政治无所不通,回到国来,楞会闲了两年零八个月!后来,好容易才在中学堂找到几个钟头,教ABCD,真乃荒天下之大唐!我告诉你,仲义,中国没有什么希望!

  秦仲义不能那么说,立本!现在革命已经成了功,再那么一制定宪法,我们的权利有了保障,国家就会富强起来!当初我大哥只讲维新,不讲革命,没弄出什么名堂来。这一次是真的革命,皇上已经退了位……

  邱立本毛病就在这儿!我说句扫兴的话,一个皇帝下了台,也许有许多人想作皇上!

  秦仲义你呀,立本,可太守旧了!说点正经的吧,我又织出一样新布来,你还得给琢磨几个英文字,我好去印商标啊!

  邱立本人家英国货印英国字,你何必呢?

  秦仲义现在买什么东西的不看看有洋字没有呢?你不懂生意经!好好去琢磨琢磨,待会儿请你吃御膳房的厨子作的菜!

  〔二利飞跑进来。

  秦二利大爷回来了!身高丈二,头如笆斗!还跟着一员大将!

  (跑下)

  秦仲义(急往外迎)哥哥!大哥!

  〔伯仁穿得非常朴素,不慌不忙地进来。田铁子,现已改名铁根,同上,但留在院中没进来。

  秦伯仁老二!

  秦仲义大哥!(相视,黯然)

  邱立本伯仁兄,还认得我吗?

  秦伯仁啊,你是立本!光阴过得多么快,一幌儿……

  邱立本您可一点儿不老,还是当年的丰采!

  秦伯仁丰采?哼!不过依然是一肩明月,两袖清风而已!伯父还硬朗?

  邱立本他老人家吃斋念佛,不问世事了!

  秦伯仁唉!变了!都变了!(看屋中)老二,这不象咱们的家了!

  秦仲义十几年了,哪能还是旧样子呢?(说话之间掏出那张字据)您看,十三年前我什么都不懂,教您在这个上按斗箕。现在我也知道革命是好事了。(划洋火)来,您自己烧了吧!

  秦伯仁你烧吧!那时候咱们都年轻无知!

  秦仲义(把字据烧了)大哥,我现在明白了:我是创事业的人,我要的是法律、秩序。有法律,才没有横征暴敛;有秩序,才能安心作事。您看,从此以后,太平得了太平不了呢?

  秦伯仁那很难说!咱们国家的问题很多,太多,我不敢说都能一下子弄得妥妥当当!目前,最教我不放心的是袁世凯!

  邱立本戊戌变法,就是他出卖了你们维新派,不是吗?

  秦伯仁就是嘛!

  秦仲义那么,您反对他作总统?

  秦伯仁尽我所有的力量!戊戌变法,我们向皇上磕头,结果是砍了维新派的头!如今到底有些不同了……

  邱立本袁世凯就不会杀人吗?

  秦伯仁难说!也许杀头的事不那么容易罢了!

  邱立本伯仁哥,别太关心政治了吧!一个人能活多少年,也该顾到点自己……

  秦伯仁我还没学会吃喝玩乐!

  邱立本并不一定去吃喝玩乐!自己读读书,找点乐而不淫的消遣,钓钓鱼,玩玩古董,也有快乐!

  秦仲义立本,不能这么说!大哥的地位,我的事业,是紧紧相关的。咱们这样的人没有政治权利,什么事业也弄不起来!

  铁子(在门外)怎么回事呀?

  秦伯仁哟!把他给忘了!(往外走,叫)铁根,真对不起,回到家来,我动了心,把你忘了!快进来!(铁进来)

  秦仲义这是谁?

  秦伯仁老田哥的儿子!现在官名子叫铁根。

  铁子就是刚才你不见的那个人!

  秦仲义老脾气没改,还是这么硬!

  邱立本你们说话儿,我到后边看看大嫂去。(下)

  秦伯仁我叫不惯铁根,就叫你小田哥吧!告诉我,你怎么当了兵?

  铁子爸爸妈妈全饿死了,我跟我弟弟都当了兵。

  秦伯仁老田哥饿死了!

  铁子老两口儿都饿死了!

  秦伯仁惭愧!我的言行不能一致!当初,我有意把我那份儿地送给老田哥,可并没那么办!

  秦仲义小田哥,咱们可是无仇无怨,我早把地卖了,咱们断了来往!

  铁子你卖了地,可没放松利滚利的债!

  秦仲义说吧,你到底干吗来了?

  铁子一不求钱,二不要饭,我是来跟大先生要个主意。他下火车,我也下火车,我看见了他。

  秦伯仁咱们有缘!说说你要什么主意?

  铁子这十年来,乡下越来越没法混,一群一群的年轻人都当了兵。我们没别的路儿可走!

  秦伯仁我们没有多少工厂嘛!

  铁子我们这群拿枪杆的恨皇上,恨作官儿的!是我们革的命!

  秦仲义你们革的命?谁说的?那我大哥是干什么的?别乱吹呀!

  铁子是我们逼着军官们起义的!打武昌,打汉阳,都有我!我还挂了彩!

  秦伯仁嗯!嗯!

  铁子打跑了皇上,可谁也没提老百姓的事!我们白卖命,到今儿个连饷银都领不到了!大先生,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办?我要是在营里混下去,早晚有一天非砍了头不可,我嘴直心快,容易得罪了上司!

  秦伯仁你的话呢很有道理,可也别太急,四万万人怎能一时半会儿就都有了办法呢?

  铁子先说我自己吧,我应该干什么去?

  秦伯仁老二,你的厂子里怎样?

  秦仲义我不能收这么大的徒弟!

  铁子我从前常帮着妈妈织土布,学一学就能摆弄机器。

  秦仲义我惹不起你呀!

  铁子厂子里有个拿过枪练过操的人也有用!

  秦仲义怎么?

  铁子有个兵变,闹土匪,你难道不想法子保住厂子?我在行!

  秦伯仁小田哥想的不错!

  秦仲义兵变?闹土匪?难道革了命,天下倒得大乱吗?

  秦伯仁那很难说!

  铁子我亲自看见过兵变,也打过土匪!其实呢,土匪也是没饭吃的老百姓!

  秦伯仁小田哥,我跟老二再商量商量,你先到厨房吃点什么去!

  铁子我不吃!明天我再来吧!

  秦仲义我说,你是不是逃兵呢?

  铁子我不作那样的事,我是来送公文的。有了别的事,我去请长假。(下)

  秦仲义您看这家伙行吗?

  秦伯仁怎么不行?力气是力气,心路是心路。帮助一个人总是好事!

  〔张二进来。

  张二大老爷,有客。(递名片)

  秦伯仁别再叫“老爷”,叫我“先生”吧。

  张二是!先生!

  秦仲义谁?

  秦伯仁邢也达。请!仲义,你先躲躲,这个人当着生人不说实话。

  秦仲义好,我看看菜饭去。(下)

  〔张端着灯领邢上。

  秦伯仁也达,你的消息可真灵通!(张下)

  邢也达大人物到京,谁能不知道呢?

  秦伯仁也达,有话快说呀,我还没拜见老母呢!邢也达要不我怎么喜欢你呢,没有官僚派儿,总是这么爽快!大概你也多少猜到我干吗来了?

  秦伯仁我告诉你实话,我反对袁老总作总统,他的钱不会打动我,他的势力我不怕!

  邢也达伯仁兄,伯仁兄,你可也得看实力呀!

  秦伯仁什么实力?

  邢也达比如说,兵没饷,袁公有办法,别人就弄不转!

  秦伯仁他有什么办法?借外债?我反对清朝皇上借外债,也反对民国总统借外债!那是饮鸩止渴!

  邢也达那……

  秦伯仁我更反对那些想借外债,以饱私囊的小政客!邢也达政体改革了,谁敢那么办呢?

  秦伯仁那,你知道!

  邢也达伯仁,说话请含蓄点吧!你是南边政府的有力的人,袁公很器重你,你要是肯帮他点忙,你至少可以作个次长!

  秦伯仁也达,难道我是为作次长才革命的?那叫分肥,不叫革命!

  〔张二进来。

  张二先生,鲁老爷跟冯老爷。

  秦伯仁请!(张下)

  邢也达伯仁,你仔细想想我的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咱们万不可冒犯实力派!

  秦伯仁请你也记住我是革命党!

  邢也达可是革命党到底有多大力量呢?你太忙,我们改天再谈吧。(往外走)请记住,顶好不要离开北京!

  秦伯仁难道谁敢软监起我来吗?

  邢也达可也没准儿!

  〔张领鲁、冯上。

  鲁遇斋也达!伯仁!

  秦伯仁好哇?冯公!遇斋!

  冯策啊——……

  邢也达都不送!不送!(下)

  鲁遇斋伯仁,也达说了什么?

  秦伯仁你不能不知道吧!

  鲁遇斋我是这么看,满清皇帝退了位,民国成立,总算是亘古未有的事,谁作总统似乎不太要紧!

  秦伯仁你敢保袁世凯不作皇帝?

  鲁遇斋就是他作皇帝,究竟不是爱新觉罗氏了!

  秦伯仁革命是为老百姓干点什么,不专为推倒皇室啊!冯公,您怎么说?

  冯策啊——无所谓!为革命,我倾家荡产,这一回,内阁里没有我就不行!

  秦伯仁冯公,难道革命是为咱们自己吗?

  冯策啊——我心口如一,别人呢,心里这么想而不便这么说!

  〔仲义上。

  秦仲义冯公!遇斋兄,饭好啦,请吧!

  冯策啊——我可还另有个约,这儿的菜要是……

  秦仲义冯公放心吧!我找的是御膳房的厨子!冯公,告诉我一句,从此以后是不是就天下太平了呢?不把这个弄清楚了,我吃不下饭去!

  冯策我看天下一定会太平!

  秦伯仁可是老百姓还很穷很苦啊,冯公!

  冯策自有史以来,老百姓就没有丰衣足食过!不要梦想世外桃源吧!老二,不要死看着你那小小的纱厂,本钱要灵活着用,天下太平你有生意,不太平也有生意,那才行!

  秦仲义可是,规规矩矩作生意不好吗?

  冯策天下可有一个规规矩矩作生意的?英国用大炮逼着我们买鸦片,你能说英国不是工商最发达的国家?

  秦伯仁冯公,我一向拿您作老前辈,您怎么……

  冯策啊——你要说我老朽昏庸,是不是?你要那么说,当初党里就不该要我呀!

  鲁遇斋算了吧,先喝酒去吧!

  〔远处枪响。

  秦仲义嗯?枪响!你们听!

  冯策没事!没事!

  〔又是一排枪。

  秦仲义等等,事情不大对!

  〔四外枪响。

  鲁遇斋冯公,我们走吧!

  秦伯仁谁也别动!先弄明白了是怎回事!

  〔叔礼飞跑进来。

  秦叔礼了不得啦,大概是兵变!街上连巡捕都没有啦!

  秦仲义(在屋门口喊)张二,把大门锁好!(见远处有火光)那边起了火!

  秦伯仁(见老三要往内院跑)老三,别动!别惊动老太太去!

  冯策怎么一回事呢?

  秦仲义要是天津也……我的事业!都是你们闹革命,闹革命!要了我的命!

  〔近处也有了火光。

  秦叔礼大哥!大哥!怎么办呢?

  秦伯仁遇斋,咱们还得离开北京!

  鲁遇斋难道袁世凯故意制造兵变?要是那样,咱们休想逃出北京去!

  秦伯仁这儿是他的巢穴,他不肯到南京去!

  鲁遇斋他就这么毒辣?敢烧抢北京?

  秦伯仁我知道他,戊戌年是他,现在又是他!(愤怒)又是他!又是他!

  鲁遇斋十几年的革命啊,废于一旦!

  〔火光更亮了。

  秦叔礼大哥,这可怎么好噢!

  秦伯仁怎么好?喝酒去!

  〔一个流弹打碎了玻璃。冯吓得坐下了。

  秦仲义冯公!冯公!

  冯策好厉害的袁世凯!

  〔家中大小惊惶地跑来,连厨师傅也在其中。

  秦伯仁不要乱!都有我呢!厨师傅,开饭!

  秦仲义谁吃得下去呢?

  秦伯仁让我们庆祝咱们革命的失败!哈哈哈!——幕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