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第十章


  (19)

  营长在红旗前面交代:“我暂在那个地堡里,”他指了指。“过一会儿,我搬到南边去,随时联络!参谋长,整顿队伍,猛攻二十七号!”这时候,二十七号的一个大地堡正猖狂地向主峰射击。“教栗河清先消灭它!”

  栗河清,一个瘦条温雅的四川人,正在附近。得到命令,他不慌不忙地瞄准,只一炮,把那个狞笑着的怪物打翻。“进攻二十七号,先占领,然后再搜索。”营长继续交代。“照原定计划,教六班去打敌人的连部!教栗河清先消灭那两辆坦克,别教它们跑掉!”

  参谋长带着队伍向二十七号进攻。

  营长转向黎连长:“整顿队伍,往下压,攻二十五号!二排打的地堡,由三排搜索。”

  黎连长往下走,小司号员紧跟在后边。

  “好哇,小伙子,你有了功!”连长夸奖小郜。连长非常高兴:他怀疑了好多时候的战术,竟自完全成功;首长们是真有学问啊!上来的这么快,这么齐,真象一盘机器啊!

  “连长,咱们先插上的红旗!”小郜要表表功。“一齐插上的!”眼前尽是英雄的事迹,连长也拿出英雄气度来。

  “咱们先插上的!”

  “放开点心吧,小鬼!两面旗上的血都一样的红!”小司号员不敢再说什么。

  贺营长立在两面红旗前面,瞰视全山。他不能不感到光荣。可是,他赶快想到实际问题上来,告诉通讯员:“到一连调一个排来,在这里抢修工事!快!”通讯员应声跑下去。

  营长看出来:二十七号较比好守,前面是开阔地,我们的炮火可以拦阻敌人,机枪可以封锁阵地。二十五号才是敌人反扑必经之路,那里高,那里窄,我们不易仰攻,也无法多用人力。我们须在适当时间,放弃了它,坚守主峰和二十七号。主峰上必须有坚固的工事,还必须在拂晓以前修好!敌人反攻必在拂晓,他知道。

  这时候,栗河清用三颗炮弹,把一辆坦克打翻,把另一辆打起了火。

  贺营长笑了笑。敌人已被我们打乱,失去组织联络,否则那些坦克、火焰喷射器……要都发扬了火力,恐怕我们……想到这里,连每战必胜的英雄都轻颤了一下!“真象个大刺蝟,每一根刺是一挺机枪!”他心里说。

  他来到“指挥所”。它附近的小地堡已都不出声,有的冒着烟,有的垮下去。

  谭明超已把敌人的尸体拉开,用军毯盖好,用土掩盖了血迹。

  “营长!”他的眉清目秀的脸上带出兴奋与紧张。“敢情手雷那么厉害!那些尸首都对不起来,不知道哪条胳臂该配哪条腿!”

  “那就是侵略者该得的惩罚!你害怕不?”

  “不!不怕!”为证明自己不害怕,小谭挑着眉毛往四下看,“这里不是满好吗?”

  “满好?”营长笑了。“敌人还没开炮!一开炮,你把命喊出来,步行机也未必传出话去!”

  “屯兵点还有人预备着呢!可是我一个人就行,我愿意把命喊出去!”说着,谭明超紧靠门口坐下,因为步行机的天线必须放在门外。

  “通讯员!”营长叫,“你立在门口,监视着后山坡!不要动!”然后对小谭说:“向营指挥所报告情况。”他坐在小谭的旁边。

  小谭得意,今天果然如愿地和英雄营长坐在一处,作英雄的喉舌。

  这时节,进攻二十七号的部队被敌人阻截在山洼里,那里有成群的地堡。栗河清跳入交通壕。他必须解决那些地堡。但是,火箭筒的威力大,至近也须打四十米以外,否则会打伤了射手自己。眼前的地堡全只隔十米左右!怎么打呢?

  他不慌不忙地想办法。想出来了!在壕沿上,他连发六炮,打中六个地堡!炮出口,他跳入壕沟,自己没有受伤!他创造了新的射击法!

  地堡打开,有名的六班的萧寒班长,接到参谋长的命令,带领一个战斗小组,进攻敌人的连部。

  柳班长去找他的队伍。

  指导员姚汝良率领二排,在上主峰的半路中遇到黎连长。二人约好先分开,一左一右,边打边进,在与一排会合的集结点会合,一同进攻二十五号。

  敌人的排部是控制两条主干交通壕的一座大地堡。由主峰下来,必由此经过,才能上二十五号去。因此,这座地堡吸引住不少我们的战士。

  姚指导员要赶过来指挥,可是还没赶到就负了伤。他坐下,手捂伤口,指挥由主峰下来的人。

  柳班长看见了他,飞跑过来。他已俘掳了六个,消灭了十来个敌人。但是,那还不能解恨。敌人残害了成千成万的和平人民,单是龙岗里就有三千多尸体,多数是妇孺!一见指导员受伤,他的愤恨更深了!“指导员!”他叫了声,立刻蹲下去。“我给你包扎!”

  “不必!赶快到那儿去!”指导员指了指那个拦路的大地堡。“不要都挤在那里死攻它!留几个人封锁住它,其余的人向二十五号进攻!连长在右翼呢!”指导员的嗓子已喊哑,脸上煞白,可是两眼冒着怒火。

  “我……”柳班长咬了咬牙,找不到话说。

  “快去!这是我的命令!快!争取时间!”

  是的,争取时间!他自己就正在争取要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尽到他的责任。每一秒钟里都有意志对痛苦的最激烈的斗争,他已看见必然来到的死亡,可是要在死前抵抗痛苦,争取多呼吸几次,好多尽一分钟一秒钟的责任!他是共产党员!

  “我执行命令!”柳班长一狠心,把头扭开,冲向大地堡;耳中带着比野炮手雷还更响亮的声音——姚指导员的悲壮的哑涩的语声。

  二排长正在地堡前指挥。柳班长传达了指导员的命令,并请求:他带三个人设法解决地堡,排长带领别人迂回过去。排长同意。

  “留神!”排长嘱咐,“这个地堡是三层的,上中下都有人!”排长走后,四人定计。他们有一挺轻机枪。有人主张:只用机枪封锁,暂且不往里攻。

  姚指导员的语声仍在柳班长的耳中。班长说:“消灭它!消灭它!咱们的机枪在外面封锁它,我独自摸进去,你们俩听见我的声音,进去;听不到,别进去!都进去以后,我守中层,不教下层的人上来,你们俩攻上层,上层不会有好多人。你们解决了上层,咱们三个一齐攻下层!同意?好!我进去!”班长蹿到地堡跟前。

  这时候,武三弟看见了姚指导员。指导员向他招手。“给你!”指导员把身上的两颗手榴弹交出来,“去!把这两个扔到二十五号去!”

  接过手榴弹,武三弟愣在那里了,泪在大眼睛里转。“去吧!不要难过……”指导员说话已很困难。“你看,那里躺着的都是谁?”

  武三弟看了看。“敌人!”

  挣扎着,指导员笑出了声:“敌人,一死就是一片!去吧,孩子,再打死他们一片!”

  武三弟说不出话来,可是脑子并没有闲着。灵机一动,他飞跑下去。

  找到了沈凯,他已喘不过气来。“要,要担架!抬,抬指导员!”然后,他象野马似的往二十五号跑。

  柳班长解决了那个大地堡。在一堆死尸中,他发现了一个中国人。他猜到:这是台湾来的美帝走狗,替敌人偷听我们的电话的。他的怒火冒起三丈,狠狠地踢了死走狗几脚,咬着牙骂:“畜生!畜生!畜生!”他抓到两个俘虏,可能是排长排副,因为都带着手枪。他派了个战士把俘虏送交营长。敌人的炮火到了。

  我们的山上的、河边的、以及“老秃山”山脚下的交通线一律受到猛烈的轰击。我们的运输队,担架队都受到损伤。我们的电线随时被炸断。驿谷川上的木桥被打坏。战斗越来越激烈。

  “老秃山”在照明弹下,象一团火雾,忽明忽暗,忽高忽低,中间飞啸着无数的子弹。四山也都在爆炸,起火,冒烟,石走沙飞,天空、山上、地上、河中,都在响,象海啸山崩;炮声连成一片,枪声连成一片,分不清什么是什么。可是,“老秃山”上只落了空炸炮弹。主峰上象下着火雪。

  敌人有隐蔽,我们在地面上,空炸可以不会伤及敌人。我们的炮火还击,展开了炮战。

  这时候,谭明超真的要把命喊出来了,敌人的炮火是那么紧密,地堡已然象一只风中的小船,左右乱摆。他不能再倚墙坐着,省得摇动步行机——机器是在他怀里。炮震乱了音波,一会儿清楚,一会儿喑哑。他修理机器,他舍命地喊呼。他把嘴角喊破,流出血来。空炸,一会儿就炸断了天线。他冒着炮火出去,寻找木棍,寻找皮线,架起天线。一会儿,木根又被炸断。他不屈服,不丧气。看一眼英雄营长,他就来了力量;跟英雄在一处就必须克服困难。他渴,水已喝光,还渴!出去找皮线的时候,他看见地上扔着一个敌人遗弃的水壶。拾起来一看,水壶,那么小的一个东西,上面却有五个弹眼!“好家伙!仗打得真厉害!”他赶紧扔下它。

  在又一次出去找皮线的时候,小谭看见一个敌人的尸体上有个水壶。他把壶取了下来。打开盖,闻了闻,原来是酒。本想扔掉,可是一转念头:“给营长拿回去!”他热爱英雄营长。

  “营长,酒!”小谭得意而又恭敬地递出酒壶。营长看了看,看清它是敌人身上的东西。他问:“从敌人身上拿下来的?”

  小谭点头。

  “恨敌人不恨?”

  “恨!”

  “把它扔出去!”

  小谭把它扔了出去,心里更佩服营长,也就决定忍耐,不再怕渴!

  两个俘虏被带进来。一进来,那个排长赶快把手表摘下来,献给营长。他是从另一种世界来的,只知道买卖,贿赂,劫抢。他还不晓得志愿军是什么样的人。

  营长摆了摆手。他很着急,不会说外国话。他明知无益,却还用中国话告诉俘虏:“志愿军保护朝鲜的一草一木,永远不私取一草一木!你们打仗是为发财,我们打仗是为保卫和平!”

  保存住自己的手表,排长高了兴。他用半通不通的朝鲜话说:“美国的不好!我们是哥伦比亚!”

  营长急于知道山上到底有多少敌人,可是话不通!他的脸红起来。“没有文化不行啊!连外国话都必须学啊!”他对小谭说。

  他教通讯员把俘虏带下去。

  “告诉三连,我搬到排部大地堡去。”营长告诉通讯员。“二连的电话还通,我自己告诉他们。”

  到了大地堡,营长详细地看了一切,把文件都放在一处,准备带回去。他发现了十几个打好了的背包,整整齐齐地放在一块儿。莫不是敌人今天换防么?他揣测。莫不是撤下去的刚要下山,我们就攻上来了么?对!是这么回事!要不然,那些坦克怎会到我们攻上来才发动机器呢?这样,山上也许就多了一倍的人!要走的还没走,上来的也许都已上来!

  自从一上山,营长就有这个感觉:敌人的火器比我们估计的还多!现在,敌人的兵力又增加了一倍!没有这么多敌人,专凭那么多地堡和火力,已经够难打的了,何况又增多了敌兵呢!他又调一连的一个班,来助二十五号。信号升起,我们占领了二十号。

  营长想抽调二十七号的一部分兵力,增援进攻二十五号。可是,想了想,他不能那么办。他料到,到山上的哥伦比亚人被消灭的差不多了,才是美国兵来增援的时候。他须留着二十七号的人迎击敌人的反扑。

  他很想到二十五号去看看,为什么还攻不下来。可是,他往外一迈步,小谭就抱住他的腿。“营长,你不能出去!通讯员会替你出去看!”

  …………

  由主峰下来,王均化见一个伤员,包扎一个,而后扶着或背着,把他们安置在可以隐蔽的地方;用白面撒上记号,好引起担架队的注意。他也把烈士们都移到一处,作好记号。一连气,他包扎了二十多个伤员。都作完,他往二十五号走。

  没走好远,他看见小司号员东张西望地跑着,好象不知往哪里去好!他喊了声:“小郜!”

  郜家宝跑到,抓住小王的手,急喘着说:“快!连长受了伤!”

  两个青年象箭头似的飞跑下去。

  过了刚被我们解决了的敌人排部,沿着由二十六号到二十五号去的主干交通壕,都是三五成群的地堡。过了这些零散的地堡,就到了二十六与二十五号两峰之间的山洼。这个山洼就是我们的一、二、三排的会合地点。我们要在这里集结,因为再过去就是一道关口——大大小小共有七八十个地堡!不过这一关,休想攻上二十五号去!

  攻上主峰以后,各战斗小组分头去打地堡,一边打一边往二十五号进展,都要到山洼会合。

  黎连长带着小司号员和一个通讯员向二十五号前进,他希望先到山洼,和副连长会合,部署怎么过关。他非常高兴,因为战士们都能按照计划分头进攻,把敌人打得七零八落,证明了新战术的优越性。而且,他反倒比小郜更谨慎了。小郜初次上战场,有机会就要试试手中的武器。一路上,每见一个地堡,他就想打上前去,都被连长阻止住。最后,连长把小郜在路上拾得的冲锋枪夺过来:“小孩子不要乱放枪!”

  “连长,我会打,我学习过了!”小郜往回要枪。“学习过也不行!”连长经过这次的战术思想学习,还和从前一样勇敢,可是稳健多了,机警多了。同时,在攻上主峰之后,他领略到“老秃山”的厉害。以前,看到一两个地堡,他闹着玩似的就可以攻下来。可是,在这里,地堡是那么多,几乎使人没法防备,枪弹从四面八方,从头上、脚下、半中腰,都可以打过来!稍一失神,就中了敌人的暗算。

  连长向来没这么谨慎过。他是那么谨慎,几乎使他有点看不起自己了!几次,他几乎喊出来:“你们滚出来,和老子在平地上干干!”可是那有什么用呢,敌人就是不出来,只在地堡里暗中伤人!

  再前进,面前是个大地堡,正往外打枪。郜家宝要动手,被连长一把抓住,扯倒在地。连长卧着往四下里看,见后面有自己的人。“得干掉它,别教它挡住后面的人!”他自言自语地说。

  “我去!”小郜急切地要求,“试试我行不行!”“等着!”连长细细端详地堡。

  枪不打了,枪眼关上了钢板。

  “真逗人的火呀,狡猾的敌人!”连长咬牙痛恨。“非干掉你不可!”这并非完全是任性,连长很怕它再忽然开火,教我们后面的人吃亏。他想好主意:“小鬼,我打枪,招敌人再打开钢板还击。你到后面去,敲打后面枪眼的钢板。去!留神!”连长开了枪,敌人果然还击。

  小郜绕到后边,叮叮当当地敲打钢板。

  敌人中了计:没关上前面的钢板,就到后面去开枪。“掩护我!”连长告诉通讯员。然后,猛一蹿,接近地堡,把手雷扔进去。

  连长决定进去搜索。他必须彻底消灭这个拦路的地堡,好教我们后边的人顺利前进。

  小心地搜索完,连长带着通讯员和小郜急速前进。正在前进,敌人的一冷枪打中连长的腹部。又一枪,打伤了通讯员的腿。连长当时昏迷过去。

  见连长受伤,小郜发了狂!他爱连长!拿起通讯员的两个手雷,他不加任何考虑,就往前冲,想去消灭那放冷枪的敌人。可是,找不到敌人在哪里。他镇定了一下,决定先救护连长,急跑回来,找人给连长包扎。

  他遇到小王。

  连长的肠子被打穿。小郜已忍不住泪。王均化唤醒连长,连长手按着肚子,想坐起来,没有成功。头一句他问的是:“我们的人呢?”

  “都向二十五号攻呢!”王均化说。“连长,我给你包扎一下!我慢慢地,不会疼!”

  “不必包了!”连长说话已很困难。“你们俩,去告诉三连的人,必须攻下二十五号,这是我的命令!”说罢,他闭上了眼。过了一小会儿,他的眼又睁开:“扶我起来!”王均化快而准确地把连长的腹部包扎起来。连长右手按着腹部,左手扶着王均化,郜家宝支着他的腰,立了起来。

  英雄看了看二十五号山峰,眼中落下两点泪来:“我没能完成任务!好孩子们,放下我吧!”

  两个青年轻轻地放下连长,连长已不再呼吸!

  王均化忍泪端详地形,找到一个藏弹药的小洞。他急忙给通讯员包扎好,送他进小洞坐下,把枪也交给他。“拿着枪,你在这里看守着连长!过一会儿必定有人来抬他!”然后,转身和郜家宝抬起烈士,放在小洞旁边。

  郜家宝叫了声:“连长!我去给你报仇!”然后对小王说:“走吧!你带我去打,你有经验!”

  “我一定带着你!”王均化回答。

  敌人确是被我们打乱,到处乱跑乱躲。两个青年还没走几步,就遇到三个敌人。王均化喊了声:打!手榴弹就随着出去,打死两个,逃了一个。

  两个青年再往前走,遇到个大地堡在壕沟边上。王均化指挥:“你在壕沿上打三枪,敌人必还击你,我就扑过去!”郜家宝照计而行,王均化乘机会滚到地堡前。听一听,里边有人声。小郜也滚了过来,要绕到后边去,象刚才敲钢板似的那么办。小王一把拉住他。小王用带着的夹板推开了封护地堡枪眼的钢板,敌人刚要开枪,小郜的手雷已塞进去。等里面安静了,小郜要进去搜索,又被小王拉住,怕里面万一还有个活的呢。他有个手电筒,告诉小郜:“我照这一角,你在那一角。要是里边有人,见亮必打枪,可打不着你!”二人就那么进去,里边已经没了活人。他们拖出两挺重机枪,放在门外,打扫战场的会把它们拿走。他们背起卡宾枪,又各拾几个手榴弹放在袋里。

  出来,他们看见了我们的一排的人正和拦路的大地堡争斗。小王教小郜去打,他自己往前滚,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伤员,离地堡不远。滚到伤员身旁,他一手按着伤员的头,背着他往前爬。伤员若一抬头,就还会挨枪。他面向地堡爬,越靠近地堡这一面,就越不会教地堡的机枪打着。到地堡一旁,他把伤员包扎好,安置在一个石崖下。

  一排的战士看见了他们,非常惊异:“你们俩怎么在这儿呢?”

  两个青年告诉他们,连长已经牺牲。大家听了,一齐发誓,爬也要爬上二十五号去,执行连长的遗嘱!在一排刚才过来的方向还有伤员,王均化告诉小郜:“在这里等我,别独自去打,我先去包扎伤员!”

  小王去包扎伤员。都包扎好,他把重伤的二人放在安全的地方,嘱咐轻伤的持枪保卫。然后劝告一个还能行动的:“你下去叫担架,省得他们负第二次伤!”这样细心地布置好,他回来找小司号员。下了壕沟,正往前走,他头上来了一枪,把他的帽子打飞。这就是俘虏史诺所说的暗火力点。幸亏他的身量矮!他急忙翻上沟来。

  找到了小司号员。郜家宝在等待小王的时节并没闲着,他从伤员身上取了十三颗手榴弹,三个手雷,一根爆破筒,三百发枪弹。枪上满是灰土;怕发生障碍,他从衣上撕下一块布来,把枪擦好。一边擦枪,他一边安慰伤员们:“好好休息,一会儿担架就来!”

  两个青年又见了面,都很高兴。在战场上,分别几分钟都好象许久没见了似的。要不分别这么一会儿,他们或者也不会注意彼此的样子。现在,彼此不由地打量了一番。郜家宝看看朋友:王均化的头上脸上都是泥土与炮烟,只有眼圈与嘴圈白一些。他浑身上下全是血点血块,衣服撕破了多少处,裤子只剩下了半截——因为卧倒与爬行那么多次。小郜告诉小王:

  “连长活着的时候,老叫咱们小鬼,真象!”

  “少说废话,打去!”

  两个青年带好武器,向前进攻。一边走,王均化一边告诉小郜:

  “小郜!咱们俩要是有一个受伤,另一个可别管,照常往下打!咱俩是好朋友,可不能因为照顾朋友就耽误了战斗!咱们都是青年团员!你明白我的意思?”

  小司号员点头。“明白!我同意!”

  就是这样,两个青年团员,包扎了四十多个伤员,打了七个地堡,缴获了成堆的武器,消灭了六十来个敌人,还捉到一名俘虏!

  (20)

  营指挥所的电话:二十五号怎样?

  团指挥所的电话:二十五号怎样?

  消息来到:姚指导员重伤!

  消息来到:黎连长牺牲了!

  消息来到:大地堡群打不通!

  没人能拦得住贺营长了,他必须亲自出去看看!不打下二十五号,战斗不能结束!他必须完成任务,否则无以对英雄的称号!

  小谭与通讯员百般地拦阻,都没有用。

  “闪开!这是打仗呢!”营长再没有一点温和的样子。他的脸忽红忽白,二目瞪圆,身量忽然高起一大块来。通讯员要跟着,营长不许。“你在这里盯住后山,不许动一动!一有动静,赶紧找我!”

  营长独自闯出去。

  一到外面,营长不由地感到轻快。他的眼扫视着四面八方,他的脚步轻快而准确。他恢复了旧日的战斗生活,又呼吸到战场上的苦涩的腥气。

  这点快意不大一会儿就过去了。他掏出来手枪。这个战场与众不同,他没看见过。炮声连成一片,敌我双方正在炮战。东一个西一个的地堡,打了这么半天,还在喷射着火热的钢弹。照明弹,十个二十个,悬在高空。下面,满山烟雾灰沙,不辨东西南北。各种信号,我们的与敌人的,连续打起。炮声,枪声,爆炸声,哨子声,人声,到处乱响,脚下面的土地在震颤。侵略与反侵略的力量象多少霹雳击打着这座秃山。贺营长不能不承认这是他生平所经验过的最凶恶的战场,只有我们的战士才敢来强攻。

  再看,地上几乎摆满敌人的尸体,他须紧跳,才不至于被绊倒。离开头的钢盔,孤立的穿着靴子的腿,踩扁了的水壶,折了半截的卡宾枪,遍地皆是。

  望一望,主峰与二十五号之间的大地堡群象一座小火山,这里起火,那里冒烟,有的地方疯狂地往外打枪。贺营长点了点头,“不怪攻的不快,的确难打!”他心里说。

  他首先遇到一连的孟连长,一位性烈如火的山东人,带着被调来的一个班来助战。

  “孟连长!”营长没想到他会在这里。“你应当照管着你的全连,教副连长到这儿来!”

  “营长!我不放心,我不能不来!营长,你回去!”

  大家的脸全是黑的,只有营长的脸还没有灰土,所以容易认出来。旁边有两三位伤员,都赶紧蹭过来,抱着营长的腿。“营长!回去吧!我们负了伤,一定不下去,还去打,一定拿下二十五号来!”

  他们是这么爱戴营长,营长受了感动。“你们不要再上去!我布置一下,必定回去!”

  “营长,回去吧!这里的七八十个地堡已经解决了一大半,廖副连长已经上去了,就快到二十五号!营长放心吧!”

  营长望了望,的确,二十五号下面的地堡正在起火,廖副连长真已攻到山下。营长放了心。“孟连长,听着!不要硬打正面,用少数人吸引敌人,从侧面攻,迅速解决地堡群!而后,赶快下去,支援廖朝闻!”

  “我一定执行命令!营长放心吧!”

  营长还想去看看廖副连长,可是不放心后山坡,于是,安慰了伤员,往回走。

  回到指挥所,来了好消息:二连报告,敌人连部已被萧寒攻下,而且打死三个敌人军官,缴获了山上的电话总机!“通讯员!盯住了山后,敌人的连部既被打垮,美国兵可能从山后攻一下。”营长说完,把敌人的卡宾枪,手榴弹,搬到身旁。

  “干吗?营长!”小谭哑着嗓子问。

  “没人警卫这里,敌人攻上来,咱们得自己动手打呀!”“没那个事!敌人攻不上来,咱们有炮!”

  “多留神,少吃亏!我自幼就是这样!好吧,向营指挥所报告二十五号的情况!”

  刚报告完,通讯员喊:“敌人的坦克,在公路上往南跑!”

  这正是二十五号打的最激烈的时候,敌人的坦克想是来向二十五号开炮!

  “要炮,打‘狼线’!”营长喊。

  来的不止坦克,还有敌兵,至少是一排。

  我们的炮到,几条火墙砸在坦克上,和敌人身上。敌人没攻上来。贺营长认识到:步炮协同作战是这次致胜的关键之一。没有战前的炮火猛袭,敌人的地堡和铁丝网就必原封不动,豪无破坏,那就增多了步兵进攻的困难,或者没有攻上来的可能!没有炮战,敌人的炮火必定为所欲为,步兵和运输部队必定受到很大的损失。没有炮兵支援,象刚才那样,步兵就会腹背受敌,不能迅速占领全山。这样认识到,他才更深入地了解到新战术的特点与优越。他长了经验。

  廖副连长,同黎连长一样,学习了新战术之后就真照计而行。从一进铁丝网,他就始终且战且走,不贪功,不恋战。只是,有的地堡极难打,而且非打好就没法过去。敌人的工事设计是毒狠的。这可就耽误了我们的时间,损失了人力。

  在集结点,副连长整顿了队伍,把自己的和二排与三排的都从新组织好,才开始进攻大地堡群。这是一场恶战。打下四十个地堡,廖副连长才找出一条路,由右侧抄过去。这是在一条千万发飞动着的子弹中间找出的路!这也必然地是一条血路!

  过了大地堡群,廖朝闻数了数,只有九个人,连他自己在内。

  可是,他心中有底:经过这次战前准备与学习,每个人都知道打完一处,再到哪一处去。他不必等候后边的人,他们自己会奔向目标。

  前进。快到二十五号了,又是一个大地堡,比一间屋子还大,里面有五○机枪和重机枪。

  功臣巫大海用两个手雷,解决了它。

  打开地堡,副连长下令:“都到地堡旁边隐蔽,擦枪。靳彪,用机枪封锁敌人。”

  机枪手靳彪,在红旗上签了碗口大的名字的靳彪,才十九岁,身量不高,胆子比天还大,独自向前。

  武三弟好象自天而降,忽然出现。“副连长,我跟他去,我会掩护!”大眼睛看清了副连长点头,急步追上靳彪。

  二排长仇中庸带着几个战士赶到。副连长暗中得意,自己料事如神。有过战前那样的准备,谁也不会一散开就迷头。

  这十几个人,除了副连长和两位战士,都已至少负过一次伤。可是,二十五号已在眼前,谁也不肯退下去。仇排长头上已受伤,却仍安安详详地说了句笑话:“副连长,你的腿的确是快,一点伤没有!”副连长平日爱自夸腿快。副连长笑了。“腿快?我可没往后跑!从突破口到这里,我还没卧倒过一回!我快,我灵活,枪弹跟狗一样,专咬死眼皮的!”

  大家全笑起来,精神为之一振。大家一致地感觉到:冲过那么多地堡,现在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仗了。地堡可恨,里边有什么坏胎,无从知道。现在可好了,活的敌人从山上下来,咱们就把他打成死的,多么痛快!

  枪擦好,进攻。

  一连的几位战士赶到,暂在地堡后休息。

  敌人一个班两个班的往下扑,我们等他们走近,开火,都被打倒。

  大家越打越高兴,要马上攻山。副连长不许。“在这里多消灭些敌人,咱们进攻不就更容易了吗?”

  敌人下来一个排,从壕沟里外分路来扑。我们的两挺机枪分头迎击。敌人不肯死战,拨头就往回跑。副连长决定:“追!紧追!跟敌人一齐上山!”

  敌人紧跑,我们紧追,我们的脚尖踢着敌人的脚后跟。山上的敌人不敢开火,怕打了自己的人。我们“平安无事”地攻上了二十五号!

  我们打起胜利的信号!

  在山上,敌人继续反扑。我们的战士越战越勇。靳彪伤了两腿,还爬了上来,用机枪猛打。仇排长血流满面,不退。巫大海三处受伤,不退。

  二十二时三十分,结束战斗的信号打起来。

  副连长和靳彪掩护,大家转移。

  接防的二营四连来到。

  副连长带着队伍从原来进攻时的突破口出去。在这里,副连长的手被铁丝划破。“真他妈的!打完了,倒流了血!”他挂了气。一蹿,他蹿下山去,象条小豹子似的。

  贺营长到主峰,会见二营李营长。主峰上又多了两面红旗——一营一连的一面,二营四连的一面。

  一连修工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旧地堡,两个旧暗火力点。贺营长提了意见:用地堡作指挥所,用暗火力点屯兵。这里屯上两班人,主峰就必万无一失。然后,他又告诉给李营长,一些怎样防守主峰与二十七号的意见。

  “防备拂晓!”他恳切地说。“防备拂晓!一切工事必须在拂晓前修好!祝你成功!”

  与二营长握手分别,贺营长扛着一挺轻机枪,带着小谭和通讯员下山。

  “营长!”小谭已然困得睁不开眼,但还挣扎着说话。“把枪给我!”

  营长笑了。“一夜没摸着打一枪,还不许我扛点胜利品?”

  真的,一位打过多少次硬仗,老是领头冲锋的英雄,居然在一百九十五个地堡中间,没摸着打一枪,这是多么不好受的事啊!

  可是,他学会了怎么不由自己冲锋,开枪,而粉碎了一百九十五个地堡的本领!他实践了对首长们的诺言——只去指挥,不去战斗。他执行了命令:严格遵守时间,多路突破,缩短纵深,全面铺开,各奔目标。并且,在两个半小时内,结束了战斗,歼灭了敌人!

  他已不是当班长排长连长的时候的贺重耘了。他控制住为牺牲了的同志们报仇的悲愤,不去亲手杀死一个或几个敌人。他要尽到指挥员的责任,歼灭全山的敌人,消灭山上所有的地堡!他要对得起党与上级对他的期望,成个智勇双全的指挥员!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