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高地有了名第十一章


  (21)

  在上运弹药,下运伤员多少次之后,常若桂班长伤了脚,不能再行动。他冒了火,一边骂,一边自己包扎。他本想在战斗结束后,上主峰去看看红旗,红旗上有他的签名。现在,没法上去了。

  “上不了山,我也不退出去!”他自言自语地说。说完,他爬到个冲要的地点,坐下,指挥担架。

  抢救伤员的人都把伤员送到屯兵洞,登记,并领取光荣证——将来凭证评功。有的人运下四位伤员,而只领到两个证据,因为管登记的人少,忙不过来。

  “别在那里等着!”常班长喊。“赶紧再上山!你运了多少,我有眼睛,我给你请功!信得及老常吧?”这就解决了问题,工作得更快了。

  战斗结束,同志们要把班长抬走。班长瞪开长眼睛,喊:“抬我?除非我入了棺材!给我一支卡宾枪!”缴获的卡宾枪很多,他拿了一支。拄着枪,他往回走。“哼!这还差不多!拐棍都得是胜利品!”

  到了包扎所,女护士们招呼他,他理也不理;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一手扶枪,一手放在膝盖上。老班长都好,可就是有点封建思想,看不起女人。

  看着看着,一位女护士昏倒在地。从一打响,直到现在,她没坐下过一会儿。单是补液,她已给大家注射过两万多西西。

  常班长低下去眼皮,受了感动。

  大家把女护士抬走以后,文工队的钮娴隆来了。她已经十分疲乏,可是还满脸发笑,慰问伤员。她跑过来,用双手拉住班长的大手。她的手是那么小,热,柔软,亲切,连常班长也不肯把大手撤出来了。他的老树根子似的大手被这两只小手包围住,他感到了温暖。

  “把脚检查一下吧?上点药吧?”钮同志亲切地问。老班长不知如何是好了,愣了半天,很费力地说:“同志,你多么大了?”

  “十九!可老不长身量!”

  班长又愣起来。“唉!”他叹了口气。“我的小妹妹要是还活着,今年大概有二十一二了,她属马……”

  “她,她怎么啦?”

  “不是教日本鬼子给活埋了吗!要不然,我还想不起当兵呢!小妹妹要是还活着……”

  “她可能也来抗美援朝,作护士,或是……”

  “真的!女人……不象我想的那么没有用!”

  “我把你的脚打开吧?看,血都透过来了!”

  “对!”

  …………

  贺营长带着谭明超来到三营。大部分刚下来的战士都在这里。

  刚一进洞口,小谭抱着步行机就顺着墙溜下去,坐在一汪儿水上,睡着了。他的嗓子已喊哑,嘴角裂开,脑子已昏乱——在最激烈的战斗中,他须一字不错地用暗语通话,修理机器,安装天线!哪一件事都是细致的,用脑子的事。贺营长把他抱起来,放在炕上。

  营长自己也疲惫不堪,可是不肯去休息,他去慰问每一个战士,庆祝他们的胜利。

  战士们,刚由枪林弹雨中走出来,心神还没安定下去。他们的耳已震聋,牙上都是泥沙。他们确已很睏,而想不起去睡;他们饥渴,而懒得去吃喝。他们只呆呆地坐着,好象忘了自己。他们好象还在等候命令,再去冲锋,再去杀敌。他们的钢铁般的意志,在激战之后,还有余勇;他们的钢铁般的身体,虽然已很疲乏,可是还不能马上松软下来。他们连烟也顾不得吸。他们自己不愿说话,也不愿别人说话,他们的心好似还在战场上,一时转换不到别的事情上来。

  贺营长了解他们,从前他作战士的时候也是如此。他安慰他们,劝他们喝水吃东西。虽然他们不愿意动弹,可是深入心灵的纪律性还使他们服从营长。他们开始喝一点水,咬一小块饼干。

  这小小的动作使他们的余勇由心里冲出来,他们要求再回战场,去消灭更多的敌人。

  连贺营长自己也有同感。他刚把“老秃山”的全部地形都摸清楚,愿意在山中继续指挥,获得攻与守的全部经验。可是他对大家说:

  “二营已经上去了,咱们应当休息。咱们这一仗打的不小!我糙糙地算过了:山上不是只有一个加强连,是两个!咱们正赶上敌人换防!咱们哪,至少消灭了五百个敌人,这不坏!山上,以前咱们估计,有六七十挺机枪,不对!至少有八十挺!想想,一共三里多地长的小山,有八十挺机枪,够呛!可是,不但机枪,连坦克也都教咱们打哑叭了,不简单!咱们缴获了多少东西,还捉到那么多俘虏!‘老秃山’是真厉害,可是咱们把它攻下来了!”

  营长一算胜利账,大家马上兴奋起来,争着说刚才的战斗经过。一提战斗经过,大家才确切地感觉到胜利与光荣。因为胜利与光荣是由他们的战斗得来的。连方今旺也骄傲地说:“营长,我带回两只卡宾枪来!”

  营长鼓励大家,特别对方今旺说:“你行!就照这样往下干,别松劲,你也能作英雄!”

  看大家已然有说有笑,营长去给团长打电话,报告他已转移下来。团长首先庆祝他的胜利。

  对首长,贺营长勇于检讨自己——所以他立过那么多大功,还能始终保持住英雄本色。他说:“团长,仗并没完全打好。大家的确一致地运用了新战术,可是还不彻底。攻二十五号,两次被地堡堵住。我们打的极勇,可是还欠灵活。班、排干部的指挥能力还不够,往往用全力死打一个地堡,忘了战斗的全局,忘了出奇制胜。打这样的仗,我体会出来,班、排的干部应占最重要的地位。只有他们打的机动灵活,战斗才会全面如意。当然,我该负全责,在战前准备期间,我的功夫还没下够!……”…………

  唐万善上士很满意自己的工作。首先,他采取了一条好路线。这条路绕脚一点,可是安全。“多走几步路,少挨炮,不上算吗?”他这么说服了大家。

  他的话比谁说的都多,可是都发生了作用,并没白费。他随时鼓动大家,给大家出主意。看大家实在疲乏不堪了,他就说几句笑话,招大家笑笑,并且设法使大家轮流休息。到必要时,他还找个解决了的地堡,召集大家开个小会,让大家发表意见。象个魔术家似的,他随便往身上一摸,就摸出糖或香烟,送给大家。他还带着一筒牙膏,给伤员抹在口中,润一润唇舌,假若一时找不到水的话。

  最使他满意的是他始终没对任何人耍态度、始终有说有笑,而不起急。他体会到:战斗不但使人勇敢,也增多了涵养。他打算在战后写一段快板,说明这个道理。战斗结束了,他还要求再上去搬运缴获的武器。最后,他背着五条枪,同炊事班长和小理发员,押着四个俘虏,往回走,走他发现的路线。

  这时候,大概已是三点钟左右。若是没有美帝侵略,这应是山村中鸡声报晓的时候。因为一夜的疲劳,身上的武器又重,上士落在了后边。

  前面小理发员忽然狂叫了一声。上士马上端枪向前飞跑。

  小理发员被人家按倒在地,正乱滚乱踢。炊事班长跳过去,一枪把子打中敌人的头。另外一个敌人逃跑,上士赶到,开枪,没有打中。他细一看,被打破头的原来是个李伪军——在这里打埋伏,想劫救俘虏,可能也把小理发员捉去。

  可是,那四个哥伦比亚俘虏始终连动也没动。他们大概看清楚:逃了回去也还是给美帝侵略军挡头阵,作炮灰,不如当俘虏可以保住性命。

  那个李伪军满脸是血。上士教班长给他包扎一下。包扎好,李伪军摘下美国造的手表,送给上士,上士啐了一口,呸!然后用朝鲜话说:“美帝走狗,跟着走!”

  一边走,上士一边教导理发员:“无论在哪里,时时刻刻,都要警惕!记住我的话吧!”

  …………

  闻季爽拚了命。他的浮桥起了作用。木桥未断,两桥齐用,一往一来,减少拥挤。木桥一断,就用浮桥和那两只小船。小船走的慢,改用绳子拉纤。同时赶修木桥。为修木桥,他下到水里去,呼喊:有人就有桥,同志们,干哪!

  大家齐喊:干哪!十分钟,把桥修好!

  闻季爽的脚上受伤,不肯退下去;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他是团员,必须带头。桥修好,他去站岗,指挥交通,催促大家快走:“快走啊!快!别等炮火打来!”

  因为有激烈的炮战,敌人不能为所欲为,渡口有时候能维持半个钟头的安静。可是,敌人的炮火忽然来到,一分钟就能落一百多弹,木桥又断!再下水,再抢修!闻季爽的棉衣湿透,面上光滑,所以炮弹碎片不能深入。虽然如此,他已身受六伤,仍然坚持。一边工作,他一边喊:死活为了人民!死活要在桥上!

  这样,我们的弹药、药品、干粮,仍旧源源而来。我们的伤员能及早下去就医。

  …………

  同时,不管炮火多么密,我们的有线电话始终畅通。线断就接,接上又断,再接。不敢照亮,摸着黑去查,摸着黑去接。离河不远的一条线,在这一夜,断了三百六十节!

  同时,通讯员们冒着炮火,到各处送人,送信。他们的路熟,他们掌握了敌人炮火的规律,他们又不顾一切地争取立功。

  同时,我们的炮兵及时地支援了步兵,破坏铁丝网,破坏工事,压制敌人的炮火,阻截敌人的增援反扑;没有一个人擅离阵地,都决心与阵地共存亡!

  同时,我们的运输员,受炮火威胁最大的运输员,有了伤亡,马上从新组织起来,前仆后继地上运弹药,下运伤员。运输连连长年岁既大,而且有病,也还亲到阵地去指挥,并且用自己的双肩当作梯子,背靠陡坡,使抬担架的踩着他的双肩过去,好教伤员少受震动与痛苦!十四个担架一连气都从他的肩头上走过去!

  同时,我们的医生与护士都尽了他们最大的力量,拿出最多的机智,减少伤员的痛苦,设法使伤员快活舒适。存水用尽,他们就设法到弹坑里取水;弹坑的水尽,他们便跑到河边去,冒着猛烈的炮火取水。伤员们要喝粥,他们便燃起炭盆,用水壶熬粥。他们从一个洞子跑到另一个洞子,去照顾伤员,医治伤员,洞与洞之间有四条封锁线!他们不仅医治自己的伤员,也照顾受伤的俘虏。看着俘虏们得到治疗,拿起蛋糕来吃,他们感到快活——他们执行了宽待俘虏的政策。就是这样,人人奋勇,个个当先,一个思想,一个意志,我们在三小时内粉碎了“老秃山”上的一百九十五个地堡,砍掉了“老秃山”的秃头,挖掉监视上下浦坊的眼睛!

  (22)

  二营的四、五、六连轮守“老秃山”。

  我们采取了“前少后多,随伤随补”的打法,把武器放在打中敌人心窝的地方,用最少的兵力,消灭最多的敌人。

  二十四日天刚亮,敌人用三个连的兵力大举反扑,连扑两次。中午,敌人越发疯狂,接连不断地冲锋。下午四时,敌人由南由北,各以一营的兵进犯,配有坦克十二辆,我们的炮火发扬了威力。

  我们的坦克出动,由高射炮掩护。

  我们的战士守住阵地。

  这一天,我们歼灭了五百多敌人。单是英勇的四连九班就杀伤了一百五十个敌人,班中只有二人受伤。交通壕全被炮火打平。

  二十五日,拂晓下雨,敌人利用雨声,悄悄地全面反扑,用了四个连的兵力,还有八辆坦克。一上午,敌人冲锋九次!敌人的炮火开始摧残山上的地堡。

  这一天,敌人又伤亡了七八百人。

  二十六日中午,敌人的飞机出动。先只扫射,而后轰炸。

  听到轰炸的消息,乔团长报告给几天未得休息的师长:“师长!可以睡了,敌人放弃‘老秃山’!”

  “怎么?”

  “敌机轰炸山上!”

  “命令我们的人都下山,不留一个!好教敌机专炸自己的地堡,炸不着我们一个人!轰炸后,我们再上去。”师长说完,一歪身就睡了,嘴角上微笑着。

  我们的战士都下了山,我们的高射炮和敌机搏斗。陈副师长有些失望:“难道敌人刚说必定夺回‘老秃山’,就这么完了吗?”

  团长回答:“敌人已伤亡了两千来人,也许不愿再死两千了!”

  二十七日,敌机继续轰炸——用自己的钢铁炸碎自己的钢铁,大军火商们的确作了好生意。并且,没有炸到我们一个人,只把许多敌人尸体炸得粉碎。

  敌人广播:“老秃山”已无军事价值。

  二十八日,连敌机来的也不多了。

  我们攻下了“老秃山”,守住了“老秃山”,胜利的红旗在主峰上随着春风飘荡。

  …………

  二十八日,金日成元帅和彭德怀司令员函覆克拉克:同意先行交换病伤战俘,并建议应即恢复停战谈判。

  三十日,周总理兼外交部部长发表了关于朝鲜停战谈判问题的声明。

  我们的志愿军能强攻能坚守,“老秃山”一役就是强有力的证明。同时,我们一贯坚持的是和平政策!

  …………

  这一战,除了山上的武器,敌人还使用了七个到十个炮群,打了十万余发炮弹。敌机出动二百多架次,投弹五百多枚。

  我们共歼敌人二千零六十二人,缴获坦克四辆,火箭筒五门,六○炮一门,五○重机枪三十二挺,轻机枪四十挺,半自动步枪七十只,卡宾枪五十二只,手枪十只,马枪一只,望远镜十一个,照像机二十个,步行机三部,电话单机十四部,电话总机一部……击毁坦克四辆,击落飞机三架,击伤飞机五架,击伤汽车两辆。

  我们攻和守的部队出现了三百六十六名功臣,集体立功的班、排、连、营共十五个单位。

  …………

  无名高地果然有了名!

  我们的胜利的消息传遍了全世界。

  敌人自打嘴巴的响声也传遍了全世界——先说必定夺回“老秃山”,没隔两天又说它已无军事价值。

  敌人的内哄也传遍了全世界:哥伦比亚抗议把她的部队放在最危险的地方,而且当受到攻击的时候,美军竟坐视不救,使哥伦比亚营遭到惨败!华盛顿赶紧辩驳:并无此事啊!而且,小小的一个哥伦比亚营的营长怎会晓得美军司令部的调度与布置呢!

  敌人的登陆进攻叫嚣也疭哑了许多,好象有什么硬东西卡住了喉咙。

  …………

  谭明超回到连部,马上就又向连长要求任务。他已经休息过来,不但忘了疲乏,而且觉得0�T0�T���@!���TP�T^P�T�了!”他斜翻着眼对自己说。

  连长教他到“孤胆大娘”的住处附近去查线。

  他嫌那里的工作太清闲,可是又一想呢,去看看“孤胆大娘”也有点意思。这些日子只顾了打仗,几乎把她忘了。敌人夺不回“老秃山”,就不住地乱轰炸,乱开炮,虚张声势。

  离那棵老松不远的地方,电线被炸断。谭明超正在接线,腿上受了伤,倒下。

  炮又来了。他听得出,炮还是往这里打来,他想快快躲开,可是腿已麻木,不能动弹。

  这时候,他觉出来,有人压在他身上。

  炮弹炸开,他身上的人还不动。他慢慢地从下面挪出上半身来。

  他和“孤胆大娘”脸对了脸。

  她的太阳穴上往外冒血。他的脸上并没显出痛苦,还是那么镇定,和祥,好象刚睡熟了似的闭着眼,说不定哪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他腿上的血染红了一片她的白裙,她头上的血滴在他的脸上。

  不久,英雄营长贺重耘在古松的下面,借着春月的清辉,向“孤胆大娘”致了敬礼。

  小司号员郜家宝和卫生员王均化,两位青年英雄,搀着谭明超,在英雄营长的身后,向她敬礼!

  贺营长转身,望了望“老秃山”。“后边的那些山也都得拿下来!”他对三个青年们说。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