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賜傳1、天官賜福


  要不是賣落花生的老胡,我們的英雄也許早已沒了命;即使天無絕人之路,而大德曰生,大概他也不會完全象這裏所要述說的樣子了。機會可以左右生命,這簡直無可否認,特別是在這天下太平的年月。他遇上老胡,機會;細細的合算合算,還不能說是個很壞的機會。

  不對,他並沒有遇上老胡,而是老胡發現了他。在這個生死關頭,假如老胡心裏一別扭,比如說,而不愛多管閒事,我們的英雄的命運可就很可擔心了。是這麼回事:在這個時節,他無論如何也還不會招呼老胡或任何人一聲,因爲他是剛降生下來不到幾個鐘頭。這時候他要是會說話,而很客氣的招呼人,並不見得準有他的好處;人是不可以努力太過火的。

  老胡每天晚上繞到牛宅門口,必定要休息一會兒。這成了一種習慣。他準知道牛氏老夫婦決不會照顧他的;他們的牙齒已過了嚼糖兒豆兒的光榮時期。可是牛宅的門洞是可愛的,潔淨而且有兩塊石墩,正好一塊坐着,一塊放花生筐子,好象特爲老胡預備下的。他總在這兒抽袋煙,歇歇腿,並數一數銅子兒。有時候還許遇上避風或避雪的朋友,而閒談一陣。他對這個門洞頗有些好感。

  我們的英雄出世這一天,正是新落花生下市的時節,除了深夜還用不着棉衣。天可是已顯着短了;北方的秋天有這個毛病,剛一來到就想着走,好象敷衍差事呢。大概也就是將到八點吧,天已然很黑了,老胡繞到“休息十分”的所在——這個辦法不一定是電影院的發明。把筐子放好,他掏出短竹管菸袋;一劃火柴,發現了件向來沒有在那裏過的東西。差點兒正踩上!正在石墩前面,黑糊糊的一個小長包,象“小人國”的公民旅行時的行李捲,假如小人國公民也旅行的話。又犧牲了根火柴,他看明白了——一個將來也會吃花生的小傢伙。

  老胡解開懷就把小行李捲揣起來了。遇到相當的機會,誰也有母性,男人胸上到底有對掛名的乳啊。顧不得抽菸了,他心中很亂。無論是誰,除了以殺人爲業的,見着條不能自己決定生還是死的生命,心中總不會平靜。老胡沒有兒女,因爲沒娶過老婆。他的哥哥有兒子,但是兒子這種東西總是自己的好。沒有老婆怎能有兒子呢?實在是個問題。輕輕的拍着小行李捲,他的心中忽然一亮,問題差不多可以解決了:沒有老婆也能有兒子,而且簡單的很,如拾起一根麻繩那麼簡單。他不必打開小行李捲看,準知道那是個男小孩;私生的小孩十個有八個是帶着小麻雀的。

  繼而一想,他又爲了難:小孩是不能在花生筐子裏養活着的,雖然吃花生很方便,可是一點的小娃娃沒有牙。他嘆了口氣,覺得作爸爸的希望很渺茫。要作爸爸而不可得,生命的一大半責任正是竹籃打水落了空!

  不能再爲自己思索了,這太傷心。

  假如牛老夫婦願意收養他呢?想到這兒,老胡替小行李捲喜歡起來。牛老夫婦是一對沒兒沒女而頗有幾個錢的老絕戶,這條街上誰都知道這個,而且很有些人替那堆錢不放心。

  他拍門了,正趕上牛老者從院裏出來。老胡把寶貝獻出去。牛老者是五十多歲的小老頭,不怎麼尊嚴,帶出來點怕太太的精神,事實上也確是這樣。老者接過小英雄去,樂得兩手直顫:“在這兒撿起來的?真的?真是這裏?”老胡蹲下去,劃了根火柴,指明那個地方。老者看了看,覺得石墩前確有平地跳出娃娃的可能:“自要不是從別處拾來的就行;老天爺給送到門上來,不要就有罪,有罪!”可是,“等等,我請太太去。”老者知道——由多年的經驗與參悟——老天爺也大不過太太去。他又捨不得放下天賜的寶貝,“這麼辦好不好,你也進來?”於是大家連同花生筐子一齊進去了。

  牛老太太是個五十多歲,很有氣派的小老太太,除了時常溫習溫習欺侮老頭兒,(無論什麼都是溫故而知新的,)連個蒼蠅也捨不得打死——自然蒼蠅也得知趣,若是在老太太溫習功課的時節飛過來,性命也不一定安全,老太太在動氣的工夫手段也頗厲害。

  老者把寶貝遞給了太太。到底太太有智慧,曉得非打開小卷不能看清裏邊的一切。一揭開上面,露出個紅而多皺的小臉,似乎活得已經不大耐煩了。老太太的觀察力也驚人:“喲!是個小娃娃!”越往下看越象小娃娃,可是老太太沒加以什麼批評。(真正的批評家懂得怎樣謹慎。)直到發現了那小小的男性商標,她才決定了:“我的小寶貝!”這個世紀到底還是男人的,雖然她不大看得起牛老者。

  “咱們,咱們,”老者覺得非打個主意不可,可是想不當;即使已想出,也不便公然建議。

  “哪兒來的呢?”老太太還不肯宣佈政策,雖然已把娃娃揣在懷中。

  老者向老胡一弩嘴;遠來的和尚會念經。

  老胡把寶物發現的經過說了一番,而後補上:“我本想把他抱走,我也沒有兒子,可是老天爺既是把他送到府上來了,我怎能逆天行事呢!”他覺出點替天行道的英雄氣概。“你也看明白了那個地方?”老太太向老頭兒索要證據。“還摸了摸呢,潮滲滲的!”老者確知道自己不敢爲這個起誓。

  “真是天意,那麼?”老太太問。

  “真乃天意!”兩位男子一齊答對。

  這時候,第三位男子恐怕落後,他哭了。在決定命運的時機,哭是必要的。

  “寶貝,別哭!”老太太動了心:“叫,叫四虎子找奶媽去!”

  老胡看明白,小行李捲有了吃奶的地方;人生有這麼個開始也就很過得去了。他提起花生筐子來,可是被老太太攔住:“多少次了,我們要抱個娃娃,老沒有合適的;今天老天爺賞下一個來,可就省事多了。可是,不許你到外邊說去!哼。”她忽然靈機一動,又把小行李捲抱出來,重新檢查,這回是由下面看起。果然發現了,小細腿腕上拴着個小紙片。“怎樣!”老太太非常的得意。

  老頭兒雖沒有發現的功績,但有識字的本事,把小紙片接過去,預備當衆宣讀。老者看字大有照像的風格,得先對好了光,把頭向前向後移動了好幾次。光對好了,可是,“嗯?”

  又重新對光,還是“嗯,怎麼寫上字又抹去了呢?”

  老太太不大信任老伴兒的目力,按着穿針的風格,撅着脣,皺着眉,看了一番。果然是有字又抹去了。什麼意思呢?

  “看看後邊!”老太太並非準知道後邊有字,這是一個習慣——連買柿子都得翻過來看看底面。

  後面果然也有字,可是也塗抹了。

  “這個象是‘馬’字,”老者自言自語的猜測。老胡福至心靈,咂摸透了點意思:“不是男的,就是女的,總有一個姓馬的;誰肯把自己的娃娃扔了呢,所以寫上點字兒;又這麼一想啊,不體面,所以又抹去了:就好象牆上貼了報單兒,怪不好看的,用青灰水抹抹吧,一個樣;大概呀,哼,有難說的事!”老胡爲表示自己的聰明,話來得很順暢;可是忽然想起這有點不利於小行李捲,趕緊補充上:“可也不算什麼,常有的事。”還覺得沒完全轉過彎兒來,正要再想,被老太太接了過去:

  “有你這麼一說!”

  老胡覺得很對不起小行李捲!

  可是老太太照舊把娃娃揣起去了,接着說:“雖然是老天爺賞的,可並不象個雪花,由天上掉下來;他有父母!要不怎麼我囑咐你呢,你聽過《天雷報》?這是一;我們不願以後人家小看他,這是二。你別給宣嚷去。給他十塊錢!”末一句是對牛老者下的令。

  十塊錢過了手,老者聲明:“六塊是太太的,四塊是我的。”老胡怪不好意思的,抓了把花生放在桌上:“山東人管花生叫長生果,借個吉利,長命百歲!”

  老太太聽着很入耳:“再給他十塊,怪苦的,自要別上外邊說去!”

  老胡起了誓,決不對任何人去說。於是十塊錢又過了手,照樣是“太太的六塊,我的四塊。”

  老胡走了。

  “四虎子這小子上哪兒玩去了?!”老者找不到四虎子。“我去,我自己去!”

  “找不到奶媽就不用回來,聽明白沒有?”老太太鼓勵着老伴兒。

  “找到天亮也得把她找着!”老者也很願努力。

  老者走後,老太太細看懷中的活寶貝,越看越愛。老太太眼中沒有難看的娃娃,雖然剛生下來的娃娃都那麼不體面。嘴上有個肉崗,這便是高鼻樑。看這一腦袋黑頭髮,其實未必有幾根,而且絕對的不黑。眼睛,更不用說,自古至今向無例外,都是大的。老太太的想象是依着慈愛走的,在看娃娃的時節。

  拍着,逗着,歪着頭看,牛老太太樂得直落淚。五十多歲有了兒子!而且是老天爺給放在門口的。就說是個丫環或老媽子給扔在這兒吧,爲什麼單單扔在“這兒”,還不是天意?這一層已無問題。然後盤算着:作什麼材料的毛衫,什麼顏色的小被子,裁多少塊尿布。怎樣辦三天,如何作滿月。也就手兒大概的想到:怎樣給他娶媳婦,自己死了他怎樣穿孝頂喪……

  可是,怎麼通知親友呢?一陣風由天上刮下個娃娃,不大象話。拾來的,要命也不能這麼說,幸而四虎子沒在家,又是天意,這小子的嘴比閃還快。老劉媽,多麼巧,也出去了,她的嘴也不比閃慢。兩條閃都沒在家就好辦了,就說是遠本家承繼過來的——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住。不對,住得那樣遠,怎能剛落草就送到了呢?近一些吧,剛生下來,娘就死了,不能不馬上送來,行;可憐的小寶貝!

  叫什麼呢?“天意”,“天來”,都不好。“天來”象當鋪的字號;“天意”,不是醬園有個“老天義”嗎?天——反正得有個天,“天官賜福”,字又太多了。哼,爲什麼不叫“天賜”呢?小名呢,“福官”!老太太一向佩服金仙庵的三位娘娘,而不大注意孔聖人,現在更不注意他了。

  這樣,我們的英雄有了準家準姓準名。

上一頁
作者:老舍
类型:现当代文学
总字数:10.3万
阅读量:1476
  • epub, 167.4KB
    下載
    Send to Email
可阅书店
Amazon AD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