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第一章

这条胡同名叫大音寺前巷。这个名称虽然带点佛教气味,但居民都说这儿真是个红尘闹市。要绕过这儿,才能走到吉原大门[1],门前的回顾柳[2],枝条如丝,长长地下垂着。三层妓楼的灯影映射在黑浆沟[3]里,楼上一片喧哗的声音一直传到这胡同来。路上车水马龙,从早到晚络绎不绝。在这儿, 灯红酒绿的盛况是数也数不清的。

从三岛神社拐过弯后,并没有象样的房屋,尽是些屋檐倾斜了的十所一栋,二十所一栋的连檐房,因为生意萧条,家家都关着一半儿门;有的人家外面晒着用纸剪成稀奇样儿的古怪玩艺儿,这东西上面涂了一层胡粉[4],背面糊着竹签,样子活象涂了彩色的串香干[5]。晒这玩艺儿的不止一家两家,太阳刚露头就搬出来,太阳倾斜时就收进去,全家老小一起动手,花费的工夫倒也不少。这究竟是什么玩艺儿呢?一打听原来是为了制造福神竹耙[6]用的。每逢冬月酉日,神社[7]举行庙会时,贪心的善男善女们都要买这种竹耙。这些人家从正月里取掉门松的那天开始,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做这种东西,说来这不过是一种副业,可是却和真正的生意人没有两样。他们入夏以后更格外忙碌,浑身都染得五颜六色,看样子预备过年穿的新衣裳也是指望这项收入的。

“南无大鸟大明神,如果保佑买福神竹耙的发了财,那咱们这些造竹耙的也就能得到万倍的利益了。”人们虽然口口声声这样叨咕着,但是人生万事不如意,从来还没有听说过这些人家里有谁发了大财呢。

这一带的多数居民是靠妓院谋生的。有一家男人是在茶馆做什么的,老是哗啦哗啦地摆弄着鞋牌[8]。一到掌灯时候,就披着外褂出门去,看那股神气倒像是出去游玩似的,可是说不定再也见不着他出门时替他在背后打钻火[9]的老婆了,因为他也许今晚在十人斩[10]的刀下送了命,也许为了制止强迫的情死而遭了殃。听说这家姑娘是头等妓楼的雏妓,又听说是在那七家饭馆之中的一家馆子里带引客人[11]的,提着带字号的灯笼跑来跑去。可是这姑娘满了师以后做什么呢?要希望将来作一个大红大紫的名妓,那也未免太可笑了。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俊俏的徐娘,身穿一套干净的唐栈衣,脚穿深蓝色分趾袜子,雪驮[12]发出嗒嗒的响声,忙忙碌碌地来到饭馆后门,扑通扑通地踏着吊桥[13] 的木板,喊道:“绕到前面去道儿远,从这儿递给你们吧。”从她怀里的那个小包袱看来,不难猜到这就是附近人家所说的女裁缝。

这儿一般的风俗和别处不同;规规矩矩系好带子的女人没有几个,大家都喜欢系条华丽的宽内带[14],上了年岁的还说得过去,连那个十五六岁、口含酸浆皮的小姑娘竟也是这个打扮,自然有些人见了就要闭上眼睛。可是,在这种地方又有什么法子呢?一个娘儿们昨天还是沟沿班[15]里的妓女,叫什么“紫”[16]的芳名还留在人们的耳朵里,今天去和光棍老吉摆着做不惯的烤鸡的宵夜摊子,要是赔光了本,就像烤鸡似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会重回老巢去。因为她仿效老板娘的模样比一般娘儿们够味,因此,邻近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不学她的样儿的。

再看看秋季九月里演仁和贺戏[17]时大街上的情景吧。只不过是七八岁的男孩子,倒把露八的口技和荣喜[18]的作派摹仿得维妙维肖,而且很快就有进步,要是孟母看见了,说不定会吓得马上搬家哩。这些孩子如果得到称赞,就踌躇满志起来,学习那些艺人在花街里绕着圈表演的惯例,也在附近大街上绕一圈。他们从小养成了的轻狂习气,,年满十五岁就已经早熟得可怕,手巾搭在肩上[19]满怀情意地哼着风流小调,在花街里荡来荡去。连在课堂里学歌,也“唉咳呀,唉咳呀”地打着花街流行的小调拍子,在运动会上,差点表演了歌妓的《运木小调》[20]。教育这些顽童真不容易,老师的苦心是不难想像的。

在入谷附近,有个育英学校,虽然是私立的,却有近千个学生,狭窄的校舍挤得水泄不通,可见得老师是很有名望的。一提“学堂”,附近的人个个知晓。在这学校读书的孩子里面,有个孩子的爹是消防夫,他逢人就说:“咱爹在吊桥的望火楼[21]里哩。”他不要人教就懂得这行,常常学他爹爬梯子,悄悄爬到围墙上去,因此就有一个孩子急忙去告诉老师说:“老师,他把防盗板[22]弄断了。”原来这孩子的爹是包揽词讼的师爷。还有一个孩子,同学讥笑他说:“你爹是马[23]吧?”那颗小小的心也怕听到这名称,听了以后直羞得满脸通红。还有个孩子,平常住在别院里,头戴垂缨帽,身穿上等料子的洋服,打扮得油头粉面。他本来是一家妓楼老板的宝贝儿子,却像(原版为象,之后同)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公子,那个被讥笑爹是马的孩子一看见他,就跟在后面,“少爷,少爷!”连喊着。

在这许多孩子里,有一个龙华寺方丈的儿子,名叫信如,这孩子是注定要换穿黑沙法衣的,他的头发还不知能够留到几时哩。可是,难道这孩子是自愿的吗?因为他生来就喜欢埋头读书,有些同学就看不惯他那种斯文样子,常常恶作剧地逗弄他,用绳子缚住死猫,扔到他面前说:“这是你的本行呀,超度超度它吧!”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现在他是全校第一名,再没有谁敢欺侮他了。藤本信如今年十五岁,个儿不高不矮,虽然信如的名字是用训音[24],但那剃平的头顶总觉不同凡俗,从他的风度上看来,他倒满像是佛门弟子了。



[1] 曾经设在东京的公娼街吉原花街进口处的一座大门,妓院多集于门内。

[2] 吉原大门旁的一棵柳树,因嫖客于翌晨回家时,至此回顾妓楼,不胜留恋,故有此名。

[3] 系设在吉原花街三周的大明沟名,当时有十二尺宽,传说原为将花街与外街隔离,以防妓女逃跑而设。因妓女将没用完的铁浆倾倒此沟中而得黑浆沟之名。

[4] 烧贝壳磨成粉的白色颜料。

[5] 原文作田乐豆腐。把香干切成长方块,用竹签串连,加味后粘甜酱烤,用作下酒的菜。

[6] 每年冬月酉日,东京市内各大鸟神社均举行庙会。那天在神社内外贩卖大小竹耙,上面系有福神面具和模型的币帛、解斗等。据说买这福神竹耙的人能终年获福,因此参拜神社的人都要买它,以取吉利。

[7] 即指吉原附近的大鸟神社。

[8] 日本人进屋脱鞋,因此有些茶馆、旅馆、妓院门口有专管客人木屐的,他们有很多有号码的小木牌,供客人出来时凭牌取屐履。管牌的人同时担任保镖、拉客等职务。他们相信拼命弄响鞋牌,生意就会兴隆。

[9] 在日本,那些做有性命危险的工作(消防夫、或替人保镖等)的人们出门时。家里人在他背后打钻火,以取吉利。

[10] 在吉原妓院里历来就有很多受妓女的欺骗失恋或是破产的嫖客,用刀杀死妓女与妓院所有的男女,然后自杀的情死事件。十人斩是所杀很多的意思,又称千人斩。

[11] 日本花街内有很多饭馆,媒客们先在这里叫条子,饮酒取乐,然后到妓院去。因此饭馆里有专门带引嫖客往妓院去的人。这儿指的是大门旁的七家饭馆。

[12] 日本花街的人与风流子弟爱穿的一种草履。在竹皮草履的底子上贴着一层牛皮,后跟上钉着金属片,走路时会发出特别的响声。

[13] 有些吉原花街的馆子后门沿着黑浆沟,故门口搭着小吊桥。

[14] 内带是日本妇女系在正带里面的带子,良家妇女都要系正带,只有花街的妇女才只系内带。

[15] 黑浆沟一带的下等妓院。

[16] “紫”是日本古典文学作品《源氏物语》的主角名,日本妓女爱用此书卷名和女主角名做她们的花名,例如“若紫”、“小紫”等等。

[17] 又名“俄”戏,即兴滑稽戏。在此即指“吉原俄戏”,每年九月在吉原花街里分两次演出,演员是当地的艺人和歌妓,届时在花街里每家大饭馆门口演滑稽戏、舞踊等。

[18] 露八和荣喜都是明治时代吉原的名艺人。

[19] 日本风流子弟把迭好的手巾放在肩上,在花街里游荡,以表示他们神气。

[20] 搬木工人在运木材时合唱的歌,后来歌妓在演出节目时也唱这首歌。

[21] 在吉原花街的每个太平门门口都搭着吊桥,桥下即黑浆沟,桥旁都有望火楼,消防夫轮流在这里值班。

[22] 为了防贼设在围墙上的木栅。

[23] 嫖客钱不够时,跟随他去要账的人的外号叫“马”,也附带做妓院保镖、拉客、打杂等工作。

[24] 日本人念汉字时有“音读”与“训读”之别,“信如”系僧侣名,但如用“训音”就和俗名一样了。
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